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潜行追凶

第344章 天才少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根据资料显示,金昌尹很熟悉中国文化,且让他的儿子和义子都学习过汉语,所以当金准水听见中文时,他并未感觉到异样。只是面对眼前忽然冒出的华人,他露出了提防。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卓乐峰!”

    “卓乐峰?我没印象!你到底要干嘛?” 金准水想要挣脱,可卓乐峰的气力在他之上,让其不能轻易离去。

    “聊聊你兄弟的事。金宰佑当天出车祸,为何你不在车上?”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警察吗?哎……”金准水的声调刚刚大了点,就感觉手腕一疼。

    卓乐峰抓住他的拳头一个使劲,瞬间让对方身体都扭了过来。

    金准水反应速度一流,但是在力道和控制力上明显跟卓乐峰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只是稍微掌控,就让金准水哀嚎连连。

    “松开,松开。你弄疼我了。”

    “这才刚刚开始,如果你跟我说实话,我会让你更痛苦。”

    “混蛋,可恶,我要叫警察了。”

    “哈哈,堂堂庆南帮金昌尹的义子,遇到这种小事就喊警察,你让庆南帮其他人的脸面往哪搁。行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帮你说。当天金宰佑出车祸,早在你的意料之中。因为是你对他的车子做了手脚。你很熟悉他的驾驶习惯,所以只有你知道他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失误和大意。所以,你料定那车子会出问题,于是并没有跟他在同一辆车子上。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金宰佑是金昌尹的儿子,而你只是金昌尹的义子。有他在,你总会被人认为是跟班。只有他废了,你才能独挡一面。”

    “你……你,一派胡言!”金准水气的脸蛋通红,破口大骂,“你血口喷人,毫无根据。”

    “你说我血口喷人!那你说说看,假如不是你做的手脚,还有谁会对金宰佑动手?你清楚你义父一直在调查真相,但是你为何不帮你义父,你和金宰佑不是兄弟吗。你应该很关心他,可为何还在俱乐部天天跟这些人玩电竞。我看你更多是在幸灾乐祸。”

    “你混账。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帮忙调查。”

    “呵,调查!就你这样嫉妒心爆棚,没人在乎的废物能查到什么。我看凶手就是你。”

    “你给我滚开。我查到什么不用对你说。你给我滚开,我不会伤害宰佑,不会,不会!”大声的呼喊连带着情绪的激动,金准水的双眼冒出泪花。他的表情很痛苦,可同样带着一丝愧疚。

    毫无疑问,当天发生的事情,金准水至少清楚一些,至于罪魁祸首是不是他?其实卓乐峰也不确定。他之所以这样质问,全然只是一种试探。

    身后传来叫嚷声,俱乐部的同伴们看见金准水被人欺负,立马冲上来准备帮忙。卓乐峰不想现在就惹出**烦,便道:“听着,假如你真当金宰佑是兄弟,又看在你义父这么多年对你视如己出的份上,你就该尽早将真相告诉你义父。我还会来找你,我一定会查出真相。”

    趁着身后那群人扑上来,卓乐峰抓起金准水推了出去。冲着前方的车群,他头也不回的逃窜。对付这群小年轻,卓乐峰还是很有经验。只是绕了几条街,便彻底甩开这些人。不多久,他便悠然自得的开始在街上闲逛。

    又是去了趟超市,买了点吃喝的东西,现在便大摇大摆的班师回朝。

    刚进酒店房门,卓乐峰就被钟凯欣抓着立马询问隔壁女孩的事情。卓乐峰也没多说,放下东西就和钟凯欣一起来到那个房间。

    一见面,女孩显得很激动,可和面对钟凯欣一样,她依旧显得有些拘束,甚至钟凯欣意识到,女孩和卓乐峰其实也才第一次见面。

    本来钟凯欣还好奇女孩在屋内为何还带着帽子,这次,当女孩将帽子和口罩摘下后,钟凯欣才意识到这是一个美丽却可怜的女孩。

    女孩的五官很好看,面容也很清秀,但是苍白中透出不健康。她剃了一个大光头,即使这样也能看出头顶上一些白白凸凸的痕迹。

    “她就是蒲安北,蒲氏三兄弟的妹妹。蒲安北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大笔医疗费。一直接受化疗的她头发也掉了很多。”卓乐峰露出心疼的表情,“安北,辛苦你了。”

    “不辛苦,还是多谢卓哥替我们四兄妹安排。我大哥之前鲁莽,差点酿成大错。卓哥不计前嫌还能帮我们,我真的非常感激。”说着有些激动,蒲安北连连咳嗽。

    钟凯欣上前赶忙搀扶她坐下,安抚道:“安北妹妹,之前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生病了,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拉着行李上下楼。”

    “不怪你,还多谢姐姐去接我。”

    卓乐峰解释道:“蒲安东接了雇主的活,要来解决掉斯潘雅迪。事后蒲安南和蒲安西一并过来帮忙。但是他们兄弟三人内心并不想杀人,特别是无辜的人。我知道后,便反过来聘用他们做保镖,护送我们这次韩国之行。因为他们没有杀了斯潘雅迪,得罪了雇主,安京市那边也待不下去。加上蒲安北需要出国治疗,我便趁着这次韩国之行,安排他们兄妹四人在韩国碰头,事后一起先去美国。”

    “原来是这么回事。”钟凯欣恍然大悟,“那你还不如早点告诉我真相。”

    “我没告诉你真相,是担心你性子太直,一见面便把她哥哥的情况告知。”

    “怎么?我哥哥出事了?” 蒲安北果然很焦急,“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北,别激动,听我慢慢说。”

    将蒲氏三兄弟的情况介绍了一番,卓乐峰又重点提及他和金昌尹的约定,所以在此之前,蒲氏三兄弟不会出大问题。但是和金昌尹的约定显然没那么容易达成,卓乐峰又把刚刚他逼问金准水的过程说了一通。

    “通过我观察金准水,我发现此人内心充满了矛盾。他又希望别人接纳他,同时似乎又在排斥外界的一些东西。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过分自信往往就是自卑的另外一种表现,而极度自卑往往会导致人格扭曲,进而想要用极端的方式展示自我。在金准水的身上,我恰恰看见了这两点。”

    钟凯欣不解道:“过分自信和极度自卑,这是两种非常矛盾的状态,为何会在同一人身上?”

    这次,卓乐峰并没有回复,他将视线转向了蒲安北。

    还略有羞涩的蒲安北理解到了卓乐峰眼神的含义,终究,她解释道:“当一个人习惯性的喜欢分析别人或找出别人的缺点,以彰显自己的高明时,往往这是过度自信的外在表现,实则确往往是一种内心自卑,想要自我证明价值的行径。特别是当某人在并不擅长的领域常常否定别人的意见时。他实则是内心不自信。这听起来很矛盾,实则不然。因为就人的内心而言,过度自信和过度自卑往往是一线之隔。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而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个人经历环境。假如一个人成长于鲜花之中,可他却是鲜花中的绿叶。那他就很容易在行为上展示自信表明自己和鲜花一体,但是在内心,他却依然记得自己是绿叶,所以或多或少都会显示一种自卑。”

    钟凯欣若有所思:“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能理解了。也就是说,金准水其实很骄傲自己是金昌尹的义子,但是因为他身前还有一个金宰佑,所以经常在日常行为中表现出一种内心自卑。比如,他只能做金宰佑的导航员,却不能自己做主角。”

    卓乐峰补充道:“再比如,在汽车俱乐部,他却主要玩电竞,他其实就是想要和金宰佑表现出不同,甚至想超越他。我之前刺激他,也是因为我确实怀疑他。从现在来说,金准水会是一个突破口。”

    钟凯欣忙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针对此人?”

    “这就需要安北妹妹的帮忙了。”

    “安北妹妹的帮忙?”钟凯欣有些惊讶。

    蒲安北稍作迟疑,不一会儿面露笑意:“说不上帮忙。本身这事就是因为我三个哥哥而起。卓哥放心,我会尽快将更多有关金准水的资料整合后交给你,同时拿到金准水最近的社交通讯记录。用我独创的方法分析交际网络,给出关系图。”

    这一说,让钟凯欣更加雨里雾里:“喂,你们在说什么啊。安北妹妹要干嘛?”

    卓乐峰咧嘴笑道:“蒲氏四兄妹各个都是身怀绝技。以前蒲氏三兄弟行动前,他们的妹妹都会提前将各种资料整理给他们,甚至给出各种备选方案。同时在行动中,安北妹妹也是他们最强有力的后援。凯欣,你还不知道安北妹妹饱览群书,同时精通黑客和各种机械电子设备操作吧。她可是一个能独挡一面的后援天才。只是自从安北妹妹生病后,他们的哥哥就不让她太劳累了。这次我也不想让安北妹妹太累。你的主要任务还是休息。如果可能再来给我提供帮助。”

    “卓哥放心吧,我的身体条件我清楚。那我们就抓紧时间,现在我就开始搜集整理金准水的信息。”

    说着,蒲安北将随身携带的行李箱打开。除了里面有两台笔记本电脑之外,他们还留意到另有一个小箱子。这个小箱子内装着各种小机械零部件,有些已经组合完毕,有些却根本不知道有何用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