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2002之纳米人生

第十一章 基因测试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班长,你现在在哪个部门工作?”蔡阴培问道。顶 点 X 23 U S

    自从夏梦总部大厦竣工,夏梦集团旗下公司进驻后,夏梦集团旗下的公司实行的是人才共享制。

    在夏梦集团还未成立前,陈义哲名下几间公司彼此间的项目合作就非常频繁,夏梦集团成立后,为了真正实现项目的深入合作,以及人才间的思想碰撞,陈义哲才在内部推出了“牛人共享”计划,通过天启计算工作效率和项目计划,然后合理让夏梦旗下各个公司实现对牛人的“共享”

    也就是说,夏梦集团可以共享夏梦所有签过正规合同的员工,在合同的条款中这一共享制度便已经用大字体写得清清楚楚。

    它的优势主要是能够获得适应环境双重要求所必需的协作,在不同产品和服务间实现人力资源的弹性共享,为职能和生产技能改进提供了机会。

    由于都是夏梦集团旗下的公司,因此不会出现双面间谍的情况泄露公司机密;而且因为天启给出的方案,工作压力刚好是在员工承受的范围之内。

    当然,原本许多人以为夏梦会让马儿吃和以前一样的草载比以前更多的人跑和以前一样的距离。

    不过共享计划实施之后,许多人发现他们的工资最少提升超过了30%,而有些工作效率极高的人更是翻了两三倍。

    原本就已经薪资极高的夏梦员工,又拉开了和其他企业的差距。

    如今的夏梦集团,单单是员工薪资的支出,一个月就要超过8亿人民币,一年下来超过百亿。

    按照目前夏梦24542名员工计算,夏梦的平均月工资是3.2万。要知道,夏梦的员工98%以上都是技术员工,所谓的中高层员工基本上很少,因此,中高层拉高了平均工资的值并不高。

    众所周知,夏梦集团虽然已经成为国内,乃至世界的商业一霸,但是它奇葩的扁平化组织结构一直让人诟病。

    大工业时代,企业的组织架构都是金字塔式的,强调专业化的劳动分工。高层授权中层,中层领导基层,各个等级严格分工,形成一条严格的等级指挥链。在这样的组织架构中,执行力强大,职能建立也很明确,企业运营稳定、准确、可靠。

    而扁平化组织结构呈现出无边界的网状,看不到领袖也看不到下属,开放式的网状平台平行互联,多点联动,组织边界在淡化,个体在崛起。

    因此夏梦的员工也被外界称为“u盘化生物”,概括起来就是“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而这也是陈义哲为何实施“牛人共享”计划的其中一个原因。

    虽然外界之前一直吐槽扁平化其实是组织不健全的表现,真正的扁平化公司是绝不可可能存在的,因为在实际的社会组织中,一个人管理超过百人便很难,但是纵观夏梦的发展过程,即使发展到了今天两万多的员工,但是其中高层仍旧没有增加多少,反而比夏梦集团成立之前还要少。

    然而很神奇的便是夏梦的管理从来没有乱过,一切井然有序!

    后来,当夏梦的ai面试官出现后,外界才猜测,夏梦集团整一套的人才引进和管理应该都是由一套系统管控着的。

    话说回来,当蔡阴培问完话后,林晓霖不好意思地回道,“我才敢入公司不到一个月,现在在夏梦电子的工艺设计部门工作。你呢?”

    “我啊?”蔡阴培笑道,“我现在在研究部门工作!”

    “做什么研究?”林晓霖好奇问道。

    “被人研究!”蔡阴培回答道,表情有点严肃。

    “啊?”林晓霖目瞪口呆。

    “我说你们两个,你们当着我的面谈论工作,这让我压力有点大。”陈义哲捂着额头无奈道。

    “你是大老板,我们在你面前才压力大好不?”林晓霖看了一眼陈义哲低头道。

    陈义哲举起左手,然后右手手指指了指左手手腕处戴着的一款市面上没出现过的智能手表说道,“工作效率优先,夏梦集团可不喜欢加班制,就如老蔡说的,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你们和我现在的关系就是老同学。”

    “嗯!”林晓霖点了点头。

    “那就好,今晚说好的请你们吃饭,你们说想要吃什么,随便点吧。”陈义哲笑着道。

    “哈哈,我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有好几个月没来这里了,我可是天天想着你这个餐厅流口水。”蔡阴培对着陈义哲说道。

    “那你今天就尽量放开肚子吃吧,反正你吃不胖的。”陈义哲无奈道。

    “班长,来到这里,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不用客气。”蔡阴培笑着对林晓霖说道。

    “哦,好的。”林晓霖顿了下,接着道,“可是我现在都不知道想吃什么。”

    “让老陈介绍一些特色给你吧。”蔡阴培提了提“眉毛”道,虽然他那眉毛处一片光滑。

    “可以吗?”林晓霖望着陈义哲。

    “要不要试下我家乡的一些特色小吃?”陈义哲问道。

    林晓霖点了点头。

    “吃香菜吗?”

    “嗯。”

    “那要不要点这个?”陈义哲指着餐桌屏幕对林晓霖说道。

    “薄饼?”林晓霖看着屏幕显示出来的菜品问道。

    “嗯,清代有诗人写过一首诗‘春到人间一卷之’,咏的就是薄饼,这是厦门人的一大发明,而我老家基本许多人都是近代从福建迁移过来,因此,这一发明也随之而来。主要是以春卷皮,豆芽,五花肉,炸虾,腊肠,火腿,萝卜干以及最后的香菜做点缀包裹而成。”陈义哲详细解说下菜品。

    林晓霖望着陈义哲,迟迟才叹道,“感觉你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呵呵,厦门话‘婆’同‘薄’同音,而‘薄饼’其实是从‘婆饼’演绎过来的,班长,幸好老陈是男的,要不,误会就深了。”蔡阴培笑道。

    “蔡阴培,读书那会你说话结结巴巴,没想到现在竟然也变得能说会道了。”林晓霖真的感觉到蔡阴培是从里到外变了一个人般。

    “没办法啊,本来就长得一般,若是再不好好学学说话,那估计就真的要做一辈子单身狗了。”蔡阴培感叹道。

    “那现在找到另一半了吗?”林晓霖问道。

    “额……”蔡阴培不好意思地道,“这不是工作忙吗,班长,你有没有什么闺蜜介绍下?”

    ……

    三人闲聊着,很快地选择好了菜品。

    然后林晓霖便看到陈义哲右手打了个指响对着餐桌说道,“伊伊,菜品你已经知道的了,请尽快上菜。”

    这个时候餐桌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好的,收到。是否要为新来的女士测下口味再做菜?”

    陈义哲看了林晓霖一眼,后者也正望着他,陈义哲笑道,“不需要了,就用公模吧。”

    “因地区、气候、物产及风俗习惯的不同,人们的口味爱好也不一样,如江浙人口味偏鲜甜,川湘人口味重酸辣,北方人口味偏咸,并嗜葱蒜,闽粤口味偏清淡。因此,所谓的测口味,其实便是厨师系统会根据你的个人口味进行调料。”一旁的蔡阴培说道。

    “哦,那公模?”

    “共模就是我的口味。”陈义哲笑道。

    “他的口味最大众!”蔡阴培吐槽道。

    “不过听着‘伊伊’这个名字总感觉很熟悉?”林晓霖皱着眉头道。

    “伊伊家这间餐馆听过没?”陈义哲问道。

    林晓霖立马反应过来,连忙点头,“伊伊家是你开的?”

    第一家伊伊家其实是在09年中旬的时候在羊城开业,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基本上攻略了国内所有的一线城市。

    这家餐馆最大的特色便是全智能化餐馆,采购是人类员工负责,但是各种食品原材料的检验得通过机器的检验,餐馆的厨师是一部大型机器,就连上菜也是由机器人负责……

    因为其无人智能化的噱头,再加上价格公道,味道也美味,因此在短短时间便在全国的一线城市遍地开花。

    “我只是提供了技术支持,不过餐馆的主人你也认识,也是我们的同学。”陈义哲提示道。

    “翁治本?”在林晓霖看来,高中那会,和陈义哲走得最近的同学就只有他了。

    “呵呵,那家伙高考考了个三本,读了半个学期就没有再去读,而是转去新东方学厨艺了。这不,去年年初找上我,说要开一家让所有人都放心且又能吃得起吃得下的餐馆,赖在我家不走威胁了我好久,我最后只好答应技术上支持他,不答应不行啊!”陈义哲无奈道。

    林晓霖虽然只是梨涡浅笑,但是那一双会放电的美眸此刻却已经都眯了下来,“我记得翁治本高中那会很胖,果然是做厨师的底子!”

    “现在更胖!一个顶老蔡四个!”陈义哲吐槽。

    说着话,只见餐桌屏幕忽然一行字闪动了起来,“薄饼上桌!”

    然后,林晓霖便看到屏幕从中间往左右滑入,一道菜便真的“上”桌了,一只手从餐桌屏幕下托着餐盘缓缓升上来,然后放在了一旁的屏幕上,紧接着屏幕又合上了。

    “这薄饼怎么那么小?”林晓霖惊讶地道。

    只见长形餐盘上铺着九个薄饼,而每个薄饼大概只有春卷的二分之一大小。

    “这可是为了满足你们女士吃饭的形象,不用吃得一口油。”陈义哲说道,“你夹一个试试啊!”

    林晓霖把一个小薄饼夹进小口里,嚼了几下,她这时真的感觉一种被食欲满足感包围的幸福感,这小小个精致得如同圆月细筒的小吃实在太美味了。

    “怪不得伊伊家那么受欢迎!”林晓霖感叹道。

    “伊伊家的厨师机器还没有达到我这个的程度!”陈义哲说道。

    “即使一半的水准,那也已经够了。”一旁的蔡阴培说道。

    林晓霖点了点头,对蔡阴培的话表示赞同。

    伊伊很快的又上了水晶饺,蚝烙,菜头丸子等等一些陈义哲老家的特色美食小吃。

    沉浸于美食的林晓霖和蔡阴培很快就没有再说话,等到最后一道简单的甜品红糖豆花吃完,林晓霖才意犹未尽地对蔡阴培叹道,“怪不得你吃后念念不忘,估计我在这里呆一个月,最少要胖个十几二十斤。”

    “不用担心,班长,你即使胖个十几二十斤也是美女一个。”蔡阴培说道。

    “蔡阴培,你这样的甜言蜜语我就不相信你还要人介绍。”林晓霖问道。

    “我是做生物研究的,里面的同事基本上都是男人,想要撩也找不到女人撩。”蔡阴培又叹了口气。

    “他主要研究的是基因测试以及测试仪设备生产这一方面的工作。”陈义哲说道。

    其实蔡阴培从事这一方面的研究也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爷爷死于癌症,他的父亲叔叔在他年少的时候也相继死于癌症,而到了他这一代,他的堂哥已经走了,原本05年底也要走的他,却是被陈义哲从鬼门关抢救了回来。

    原本以为康复的他,没想到一年后又复发,陈义哲又帮他把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杀死,可是隔了一年后又是如此。

    陈义哲这才意识到蔡阴培的癌症并不是简单的由环境生活引起,而是深入基因的东西,问了蔡阴培后,他才把家族的事情告诉给了陈义哲。

    后来,蔡阴培便退学进入了夏梦工作,其实一开始正如蔡阴培说的,做的是被研究的工作,而且每隔一段时间,癌症总会复发,这也是为何他变成光头无眉大侠的原因。

    “测试仪?也就是测试基因的设备?”林晓霖问道。

    “嗯。”陈义哲点头说道。

    “班长,你可别小看测试仪,生产测试仪可是需要机械,电子,化学,物理,分子生物,信息软件等学科的结合,这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也难以覆盖的生产工艺范围。”蔡阴培解释道。

    “班长,知道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定义吗?”此时陈义哲问道。

    看到林晓霖摇头,陈义哲继续说道,“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涉及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生物技术,空间技术等多领域的革命,简单的说,测试仪的研发生产需要除新能源和空间技术之外的所有第三此工业革命中所出现的技术的融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