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第五十一章 血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周云亭一愣。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随即意识到他所说的那种感觉的确出现了似有千百只蚂蚁钻入他的皮肤之下、一路往他的骨头里噬咬……痛入骨髓!

    血毒。这该是血毒。这东西比较罕见,因而一时间竟忽视了。

    某些妖类,譬如蛇蝎之属,化人形之后的神通通常是“血毒”。血液中有剧毒,比未开灵智时更加猛烈霸道。这是由于体内灵力的作用,叫毒性发生生物学与神秘学层面的变化。其中一些因素可以现代科学技术解释,另一些则与许多修行事一样、在目前算是“或属另一套体系”的。

    只是李清焰的真身该是燕……他哪来的血毒!?

    然而已容不得他细想。面颊上的刺骨之痛已开始随灵力向周身转移。他由此知道那妖魔所言非虚他运起灵力想要将毒迫出,但这毒极其诡异,如附骨之疽一般难除。

    排云掌力因这接连变故而渐退,李清焰又避出几步远,伸手从地上扯下一片铁板,卷成个筒、围在自己腰间。陷坑之内的狂暴灵力一旦消退,他体表的创伤就开始复原。只几次呼吸的功夫,便有一层新的肌肤生出……仿佛从未遭受重创。

    于是周云亭意识到,的确该收手了。

    并非因为他要对这妖魔讲什么君子风度从古至今斩妖除魔乃修士天职,对待这些邪魔外道,本不需要讲什么江湖道义,只管大家一起上便是。

    而是因为再拖上一段时间,事情会变得不可收拾。

    他亲自出手使用排云掌这样的神功,本该一招毙敌,赢得漂亮。然而事情并未依着他所料的方向发展,竟被妖魔碰到了。这时候再使用神通禁制或者可将其格杀,但那边有个女人坏事。

    他自己下场已算纡尊降贵,再追击下去便会被认为是“不依不饶”。以他的身份做这样的事,恐怕要与他那儿子一样,沦为笑柄。

    还是因为……体内的“血毒”已随灵力流转,走到了会阴处。他现在只觉得那里奇痒难耐,很有伸手进去狠狠地挠一挠的冲动。

    情势至此……周云亭猛地收手。陷坑之内的灵力立时消散,之外那层巨大禁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往裴元修那里瞥了一眼,瞧见那个叫黄华婧的女人仍在盯着这边。

    便厉喝:“下三滥的手段。你敢用毒!”

    声音不大,却能叫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李清焰笑起来:“我是妖魔么。自然无所不用其极周校长如果因为这一掌没能毙了我,尽可以再试一次。”

    周云亭背起手,在原地略踱了两步:“哼,我说过一击,就是一击。岂会同你这种人出尔反尔。”

    他又走了两步:“今次且饶你性命。但日后你如果为非作歹被我瞧见……嗯……”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因为某个羞于启齿的部位实在太痒,而那痒又开始转成痛。即便他这样铁打的身躯也快熬不住了。他咬了牙:“……绝不饶你!”

    “周立煌,跟我走!”

    而后他从陷坑中掠起,纵至坑边捞了周公子就往茫茫夜色中疾奔,甚至没同裴元修说上半句话。

    他走得如此干净利索,叫陷坑之外的人面面相觑。黄华婧愣了一会儿才把话筒凑到嘴边:“观……”

    但裴元修伸手把话筒按下,轻舒一口气:“好了。黄小姐,你的忙也算帮完了。”

    黄华婧略犹豫一会儿:“好吧。”

    又去看李清焰:“但就这样结束了?裴公子,你之前担心他会死,可我看他似乎并不很吃力说说看,你这位朋友身上还有什么猛料,也许对我有用。”

    李清焰这时候在往他们这里走。**上身,腰间围一块钢板。裴元修微微皱起眉看他:“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这位朋友……身上的秘密太多。”

    他一挥手,远处两个特情局的行动队员持枪迎上去,将李清焰截下。只说了两句话,他乖乖伸出手,被戴上手铐、押至车中。

    “我去和他谈谈。”裴元修说,“你剪好的片子先送我,我送给老林看。得他点头你才能播不然惹出来的麻烦不是你能想象的。”

    ……

    ……

    李清焰在厢车里坐了两分钟,裴元修拉开车门跳上来、又关上。随手丢给他一件大衣、一件衬衫、一条长裤,瞪起眼睛看他:“我需要一个解释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疯了。”

    李清焰双手略一用力,将手铐挣开。又把腰间的钢板撕下来,开始穿衣服。

    “不然还能怎么办?之前严肃生不信我,不用这种法子他还会怀疑我。”

    裴元修侧身转脸:“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用得着这么玩儿命吗?挑衅周云亭和他斗,只为了叫严肃生觉得我们、他,是真要杀你然后为自己洗清嫌疑?清焰这只是一个案子,是你的工作你要把命也搭上?”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跑去促进会做卧底,你这次从那儿脱身,我们再等些日子再找人潜进去。可是你现在”

    李清焰穿好了衣服,坐到他面前:“我们不能谈得太久。严肃生会起疑心。我想要继续待在促进会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还因为我自己。杨桃的事和促进会正在的进行的计划有关联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想要找到我忘记的东西,我觉得两者之间的联系很大。你是我的朋友,我想你能理解。”

    裴元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叹气:“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才不想看你有事……算了。一会儿我们就上路。原计划不变走到清江大桥的时候,我会想法子叫你和严肃生脱身。陈部长我得留下,不然没法儿交差。”

    李清焰笑着拍一下他的肩膀:“谢了。”

    但裴元修没笑:“还有一件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依我对周云亭的了解……他不会善罢甘休。他这个人江湖气重,出手也很快。”

    “他刚才走了,但我猜在明早之前,就会叫别人来找你。今天晚上,你闲不下来了。”

    “再有,黄华婧对你很感兴趣。但我建议你别和那个女人有太多接触她是个麻烦。不是因为周云亭今晚忽然跑来我也不会找她。一会儿我把她赶走,她如果找你,别理。”

    李清焰笑笑:“好。”

    裴元修又看看他,似乎想问个什么问题。但最终只低叹口气:“活着回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