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绝地求生之无敌系统

第288章:韩落月的过去(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事已至此,苏越只能在心里狂念三字经。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人之初,性本善。

    妹妹在怀我不乱。

    也不知道是三字经**好,还是因为转移开了注意力。

    让小苏越稍微有些挺拔的架势又缓慢消散了下去。

    “呼……”苏越无声的轻吐了一口气。

    差点就禽兽不如了。

    毕竟面对自家妹妹勃qi什么的……

    丧心病狂,太丧心病狂了。

    当然,这其中小丫头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谁让她躲在自己怀里还不安分,挺翘软弹的小屁股总是动来动去,或许是因为一个姿势趴太久让她有些难受吧。

    而在此时,又听身旁的韩落月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有说过吧,我的父亲在几次差点强暴我的时候,我的母亲都阻止了他。”

    “对。”苏越点了点头。

    同时,心里疑惑更甚。

    做母亲的,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受迫害,出身阻拦,为什么韩落月反而会更加讨厌她的母亲?

    这时,借助着窗外依稀闪起的雷光,苏越看到了脸色有些发白的韩落月。

    仿佛,因为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让她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你以为……她是为了我,才会拦住父亲的么。”韩落月的嘴角忽然扯出了一道凄凉的惨笑。

    不……不是笑容,表情有些微妙的复杂。

    轻扫一眼过去会以为她在笑,但仔细看的话,则会发现她的嘴角压根就没勾起弧度。

    冷的让人可怕。

    “什,什么意思?不是为了避免你受到侵害才会拦住你父亲的行动吗?”

    韩落月没有马上回答苏越,如蝶翼般的睫毛轻轻扇动之间,又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我的母亲……她对我,对芸芸,其实都没有爱意,没有母爱,没有亲情的爱,甚至对我们充满了浓浓的嫉妒,巴不得我们姐妹两人在她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应该不太可能吧,哪里会有做母亲的视自己的骨肉为眼中钉的……”苏越扯开嘴角,干笑了两声。

    却被韩落月当即摇头反驳了,“不,她就是这样的人,我小时候有没有遭到过她的虐待,我或许记不清了。但是芸芸还只有一岁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她曾经试图掐死过芸芸……后来被我撞破了,芸芸这才得救。不过救下芸芸所付出的代价……”

    韩落月顿了顿,随后撩起了一头乌黑的青丝。

    苏越顺着她的动作,朝着她的脑后望了一眼。

    在韩落月的脑后,如果把一头黑丝给分开来的话,能够隐约看见一道细长的结痂,如同一条小指粗细的青筋般盘踞在脑后。

    这道伤疤对于天**美的女孩们而言,无疑是很难忍受的。

    由于韩落月一直以来都是以长发示人,所以苏越以前都没发现她脑后隐藏的那条伤痕。

    “那道伤疤……是你的母亲做的?”苏越微微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现在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但痕迹的确是留下了。

    而且,从伤疤的长度来看,当时的豁口肯定不会小。

    “嗯……拼命的救下了芸芸,也遭到了那个女人的毒打,脑后的疤痕是当时被她推翻在地的时候,被砸在地上的酒瓶渣给划成这样的。”韩落月说的十分平静。

    可苏越不难想象,当时那凄惨无比的场景。

    那时候,跟暖暖一般大小年纪的韩落月倒在血泊之中,怀里死命抱着仅有一岁大小的小丫头,不停哭着求饶的那副凄惨模样。

    这种画面,苏越连脑补都需要勇气。

    更何况韩落月再度去回忆当时的往事。

    “但你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说你的父亲想强暴你,或者说是喜欢玩弄其他女学生,是单纯为了满足那种性癖,那么你的母亲呢?是有暴力倾向吗?”苏越皱眉疑惑道。

    只听韩落月轻轻叹息了一声,“所以说你单身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原因的。”

    “怎么又扯到我单身上去了……”

    “苏越,你不觉得,你情商很低么。”韩落月眼皮轻抬,尽管眸子依旧毫无波动,但苏越总感觉好像被鄙视了……

    而且,怀里的小丫头也仿佛像是在赞同似得,轻轻点着头。

    接着,不等苏越反驳,韩落月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的母亲,很爱我的父亲,甚至爱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她无法忍受父亲与任何的异性接触,包括简短的几句对话,都能让她不满。起初的时候,这种现象还能被父亲所容忍,以为她只是吃醋。只是后来随着时间愈演愈烈,母亲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全天候的跟在父亲的身边,如果有哪位女性跟父亲多说了两句话,她就会去警告那位女性。”

    “……”苏越有些哑口无言。

    病态成这样的爱情观,在现实中实在不可多见。

    “或许,父亲的性癖,也与母亲这种病态到了骨子里的溺爱有关。”

    “因为长期被束缚,所以才更加的想要反抗么?”苏越闻言道。

    “或许是吧,这些事情还是我在这几年回想的时候,才逐渐明白过来的,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对我,对芸芸如此的仇视。因为她害怕我或者是芸芸,抢走父亲那份属于她的爱。当父亲每次想要强暴我的时候,她总是会及时的出现,并且阻拦下来……或许在你看来,这样的母亲还算挺好的对吧,但是你并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后,她会对我毒打到半夜,有段时间我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经常会做噩梦,梦的内容无非就是父亲把我强暴了,或者母亲把我杀害了。”

    听着韩落月仿佛轻飘飘,轻描淡写吐露出来的话。

    却让苏越坐如针毡,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沾湿了衣襟。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下……

    还能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甚至都无法想象韩落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父亲想着强暴自己,而母亲又生怕自己夺走了父亲的爱,而经常性的毒打自己。

    这要换成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坚持不下来了吧?

    或许,连死都比活着要好受上不少。

    就在苏越心中感慨万千的时候,韩落月轻扫了一眼苏越。

    仿佛洞悉到了他心中的想法,又缓缓开口道。

    “我其实……也有过自杀的念头,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个时期。我有时候会想,天堂是什么样子的,而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死后没办法上天堂,是不是地狱都比现状要更让人心安一些。”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而韩落月的一念里,却没有人间。

    对于当时的她而言,人间是比地狱还不堪的修罗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