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剑泣震三界

第三百一十六章事与愿违时,落难太宰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她承认自己的献计献策,一方面是想坦然承认让两仙原谅,另一方面是她觉得自己虽然参与,但是献计献策都是为了弥补季徇立犯下的过错,如此一来,她虽然有错,但却不是不能原谅的大过错。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可是两位仙家可不这么想,在她们看来,这女人不论承不承认,都是一个聪明的令人讨厌的女人,对她是发自心底的厌恶。

    原因很简单,第一是这女人太高看自己,她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的那些把戏其实漏洞百出;第二是她现在所做所说的一切,显然都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换句话说,但凡有第二个选择,她绝不会跟两个仙家在这里浪费时间;第三是这女人连最基本的忠诚都不懂,她跟季徇立并没有区别,都是自私自利的肮脏之辈;如果她咬紧牙关只字不说,囚焰跟哪吒一定觉得她是受了季徇立蛊惑才做出这些事的,相反的,现在她什么都说了,还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那么事情的真相,显然就是另一个状态。

    这样的事情都不用想就知道,如果她没有做亏心事,听到哪吒说那条黑蛇盘在她头顶的时候就该惊讶的问为什么,又不是她杀死它,它为什么要找她复仇,这是人的基本反应,而她没有,这就说明山神的死,跟她有直接的关系。

    当然,杀死山神她还没有这个本事,但是蛇精跟狐妖一样,都是天生的情种,见到这女人貌美,肯定就动了凡心,在思凡之心的驱使下,指不定干了什么肮脏事,这么想的话,山神也是死有余辜。

    另外这个女人自以为是的聪明暴露太多,她肯定太怕蛇精复仇,所以都忘了八臂哪吒是鸿钧弟子,而霹雳弹是太上老君练出来的,如果正面交锋,季徇立是不可能对蛇精使用霹雳弹的,因为霹雳弹的爆炸有一个过程,那就是点火,时间太长山神会腾升远离,时间太短可能伤到自己。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女人把霹雳弹带到蛇精身边,蛇精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美人的赠礼又不能不收,所以就将霹雳弹放在一边,等这女人走后再慢慢研究,季徇立带着人暗中埋伏,趁其不备点燃霹雳弹,如此一来,一窝蛇都难逃脱,再准备桐油的话,就能收拾干净。

    虽然对事情的经过有了大致猜测,但是哪吒并不想拆穿她的把戏,收敛一些戾气,坐下来对女人说道:“你继续讲。后来你们又是为什么没能控制住那个寨子?”

    见到哪吒只是责怪季徇立,而没有丝毫将事情引咎到她身上的意思,女子心底真为自己高兴。

    没有那么紧张,就继续给两个大仙讲道:“是有个村民来求山神赐福,藏在暗处无意中看到了整个过程,这才使得整个计划失败。”

    果然,上天不会给恶人一直作恶的机会,哪吒不由得暗自嘲笑他们“自食恶果”,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冷冷的说道:“详细的说,过程是怎样的?”

    既然大仙有兴趣,她自然就要细致讲述,回答道:“山神死后季徇立听从了我的意见,命令手下的人伪造现场,使得整个战场看起来就是蛇精跟几个长老谈判失败,最后怒而杀人的场面,而我们只是过路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灭了蛇精;一切布置妥当之后一行人就回去村子……。”

    “咳咳咳~”

    讲了这么多,加上心情紧张,她已经口干舌燥嗓子冒烟。

    听见她咳嗽,哪吒动手到了一杯茶递过去,然后又顺手将她扶起来,柔声说道:“是我疏忽,忘记你娇嫩的身子怎么经得住这样折腾,坐下说。”

    这一下,女子心底几乎要呐喊出来,难道经过这么一会,她成功让八臂哪吒动了凡心,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是上天有心偏袒她了。

    心底高兴的不行,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假装受宠若惊,三跪九拜说道:“三太子使不得,奴家不过是下界的民女,怎敢劳烦三太子恩德。”

    “无妨无妨,姑娘这般美貌,是在下方才急于探案失了风度,起来说话。”

    哪吒态度的转变,是他察觉到门外的人,虽然不知道门外偷听的人是谁,但是不管是谁,他这个转变都是一个让对方不爽的事情。

    女子千恩万谢之后起身,跟哪吒一同坐下来,二人挨得不近却也不远,是个适合**又能避免被说闲话的距离,而这个小小的举动,恰恰显示了这女子城府之深;可惜的是用错了地方,哪吒三太子何许人也,岂会受她的魅惑。

    当然,对于这个距离刚好适合**却又不尴尬的事情,只有那女子自己知道,哪吒虽然睿智,却也不是无所不通,囚焰更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所以对于此,有感觉的也就是那女子自导自演的戏码,还有门外那家伙不爽的表情。

    至于为什么不爽,里面的人只知道他肯定不爽,理由是肃杀之气明显变强,原因嘛,很难说,只有知道门外何人,才能知道原因,很不巧的是里面的两个大仙都想听这女子讲故事,对于门外何许人并不关心。

    人呐,总是那么的自以为是,眼前的女子是这样,门外偷听的人也是这样,总以为自己做的足够好,能够把天下都玩弄于鼓掌之中,殊不知她的把戏早已被人看穿,只是不说,就这么看着他表演而已。

    当然,这便不是坏事,至少对此时的两位仙家来说不是,他们现在听女子讲故事打发时间,可故事总有讲完的时候,那时候又将要用什么来打发时间呢,就是门外的人了,如果她不知道及时离开,等这边的故事讲完就该拿她来打发时间了,或是度她轮回,或是继续听故事。

    女子坐下来,等她把一杯茶水倒入口中,哪吒才开口道:“你继续,你们在村子里面跟村民是那般遭遇?”

    此刻的哪吒,像极了好色小人。

    那女子显然是对自己的姿色十分自信的,毫不怀疑哪吒已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继续给两人讲道:“回寨子的路上季徇立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是准备收编寨子里那些具有战斗力和长相貌美的姑娘,另一方面则做好武力征服寨子的准备,让他手下的随从埋伏在广场附近,准备好弓箭,一旦寨子里的人反抗,就毫不客气的将带头的杀了。”

    虽然她从一开始就强调这件事是季徇立主导的,自己只不过是从旁协助,而且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出来收拾残局,但是哪吒跟囚焰对她的话只有三分相信,在二人看来,这两手准备也该是这女人献策,至少是两个人协商的结果,如此罪大恶极,却要将所有的过错推给别人,这女人,真让人讨厌。

    不过讨厌归讨厌,她的故事讲的确实好,可以说绘声绘色,听在耳朵里情节感很强,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听故事的感觉真不错,可不能就这么就结束了,哪吒让她继续。

    女人点点头,继续给两仙家讲道:“季徇立安排妥当之后才回到寨子,命令左右随从将寨子里的村名悉数叫到广场上,按照我之前的建议告诉他们,但是没想到有人目睹整个过程,并且在我们先一步回到寨子将整件事的前后因果都给寨子里几个头人说了,他们将计就计,把季徇立埋伏在广场周围的部下都解决了,换成他们的人。”

    看样子这就是季徇立不得不把目光瞄准这个寨子的原因了,这个寨子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蛊王养在北山,距离寨子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那边发生什么事,寨子里很难发现,如果他速度够快做的够好,就能够降服蛊王之后反过来假装好心人,蛊惑寨子里的这些守卫替他效命,可惜他打错了算盘,蛊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况他还在之前的寨子里损兵折将,实力大减。

    幸亏如此,不然的话惨剧肯定会接连上演。

    果真是恶有恶报,这两人南疆之行简直就是作恶多端之路,到了这里遭遇哪吒囚焰二人,也该是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不过故事还没有完,哪吒可不愿意就这么结束好听的故事,对女子说道:“这么说来季徇立也算为他的作恶多端付出了代价,你继续讲吧,寨子里的那些凶恶村民肯定恨不得将你们剥皮抽筋,食肉寝皮,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在跟她搭话的时候,提到那个寨子的村名,哪吒故意用了一个词“凶恶”,目的是让这女人以为自己真的征服了大罗金仙哪吒三太子,然后洋洋自得。

    哪吒在收妖之时,对着那些伪善的妖精,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经过三百年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要杀死一个聪明的人,只打败它是不够的,必须一次又一次的击败他,将他的整个心灵击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