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诡道秘闻

第五百五十八章、风衣男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看到魏朱闭口不言的样子,我叹气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阵法那里出了问题。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阵法?大戈壁的哪个......娘类、那么强大的阵法难道还有人能够破坏掉?”

    “不可能、那么强大的阵法即使是地仙出面也不可能轻易毁掉,我看你们两个是杞人忧天了。”胖哥说完背着手向站着远处的几个男子走去,一副逗狗的轻挑模样表露出来。

    胖哥的话虽如此,但是我此刻却不那么认为。毕竟距离阵法不远处还存在一处古墓,虽说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联系,但是这毕竟是我的一个心病。

    为此我看着他们几人叹气道:“算了、此次前往秦皇陵我就不去了,你们几个去吧。”

    言罢我转身向关老走去,在行了一礼之后惆怅的说道:“关老、此次前往秦皇陵凶多吉少,虽说我并不知道老祖宗让你来所谓何意,但是我想他们应该不会错。既然如此,此次前往就拜托你了。”

    说完这些我连忙默念咒语,将沉睡的萝莉召唤了出来。看着犹如得到了解脱一般的萝莉我无奈的笑了起来:“萝莉、从今日起你就跟着他们一起去秦皇陵吧,他们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哥哥?难道你要萝莉离开你吗?”

    见到萝莉突然沮丧的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还有其他事情,不能够陪你们一起去了。而他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他们出事,所以只有你在我才会放心。”

    萝莉听言无奈的点了点头,但是不曾想,此时胖哥却突然上前一步道:“兄弟、我和鞋垫脸本应该随你一起去的,但是你也知道鞋垫脸的母亲......”

    听言我笑了起来,委婉的安慰了几句魏朱之后转身看向了棺材板:“关老,虽说我不知道老祖宗们的意思,但是他们我就拜托给你了。此次行动的计划他们都知道,有什么疑问你就问他们好了。”

    “小兄弟说什么呢,此次能够前往一睹秦皇陵墓也是老夫的荣幸。更何况这还是老祖宗们交代下来的,老夫定当全力以赴......”

    和他们几人寒暄几句之后,就快速的向大戈壁赶去。一边试图想要联系上张霸道,但是奈何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都未曾探知一丝张霸道的踪迹。甚至是连茅山掌门一行人的踪迹也无迹可寻,这不免的让我更加的急切了。

    看来真的是阵法哪里出了问题,但是这才过了没有过久,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而且为什么张霸道没有及时联系我,而且为什么千里传音会没有用?

    怀着诸多疑问与种种不解,迫不得已只能御剑向大戈壁行进。毕竟这个是我最快到达目的地的办法,即使是被生人发现,我也别无他法。

    如此这般,在临近天黑之际成功的来到了离别不过数日的大戈壁。但是让我震惊的是,在我来到布置阵眼位置的时候,竟然莫名其妙的找不到了那对风水雕像。更加奇怪的是,原本被阵法隔绝出来的断壁,此时此刻竟然也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走错了地方?还是我迷路了?

    不、这不可能,我明明记得此处就是阵法摆列之所在,怎么可能会走错了?但是既然我没有走错,那阵法又在哪里?张霸道他们又在何处?

    阵法、对,阵法一定会有一定的能量波动,更何况还是如此的逆天阵法。并且此处本就是风水宝地,即使是消失不见,也一定会留下少许的能量。

    想到这里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希望能够用自己强大的灵魂里去感知这里所发生的事情,与那阵法所以留下的一丝丝痕迹。

    如我所想,这里昔日所布下的阵法虽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却遗留下了一丝丝的能量波动。但是随着那一丝丝的能量波动寻找下去,竟然不足一公里就消失不见。

    这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按照道理来说遗留下来的能量波动应该会原来越加浓烈,可是为何会突然消失不见了呢?

    为此我连忙向能量消失的地方寻找而去,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顺着痕迹慢慢探寻的时候,竟然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原来的位置。

    站在刚才所站列的位置疑惑起来,难道是障眼法?不、想到这里我连连摇头,我现在的修为其实普通的障眼法所能够蒙蔽的?

    但是为什么我又一次来到了之前地位置?我明明是在不断的向前的,怎么会?

    难道?难道这并非是障眼法,而是另一个阵法所陈列的位置?准确的说就是此处是混淆视听的第二个布阵点?

    但是究竟又是何人能够有如此的本事,能够将阵法移动,甚至是将那难以控制的阵法所隐蔽起来。

    为此我不得已拿出了师父留下的八卦镜,虽说这个比不上张霸道的秘钥灵盘,但是一般的探查踪迹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是显然我还是想多了,如老话一般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不错、我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阵法波动的踪迹。

    “何人在此?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速速离去吧。”

    听言我猛然转过了身,只见一名身着破烂风衣肩背铁剑的男子背对着我。随着即将落下的夕阳,使我一时间难以辨别他究竟是何人。

    但是我却因此而心中调侃,难道我是眼花了?还是我在做梦?这本应该是出现在电视情节中的,怎么就让我遇到了呢?

    看他那随着风沙所飘荡起来的破烂风衣,和那一头犹如刺猬的一般的毛碎发型是那么的不协调,使人想了浮想联翩。

    “还不快滚,难道等着找死吗?”

    见到面前的男子再度发话,我犹豫的上前疑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来此处又是为何?之前所说的找死又是何意?”

    此刻我内心深处无比的杂乱与焦躁,没想到却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奇葩。本想要一吐心中的不快,将内心深处的愤怒彻底的发泄出来。但是最终我还是忍耐了下来,如果他真的是一个不问世事,或者是重出江湖的某位大侠,我如果直接出言不讳岂不是太过无礼,所以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如若面前的这么奇葩胆敢欺骗我,那我就让他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

    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说完这些之后。面前的那名扛着铁剑的男子竟然转过了身,而在他转身的第一瞬间我竟然忘记了之前的惆怅与焦虑的哈哈大笑起来。

    尼玛、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或说你这个形象是如何想来的?虽说现在实属夏至,但是你也没有必要如此穿着啊?

    或许是我的狂笑引起了面前男子的不满,竟然愤怒的向我走了过来。见状我连忙停止了狂笑,一步步的向后退去,时刻做着应对之策。一边无奈的向我走来的大叔解释道:“大叔你别介意啊,我只不过是笑你......”

    我话还未曾说完,面前的大叔竟然怒气横生的将铁剑放了下来。顿时一阵尘沙飞扬而起,使我震惊的连连后退。也是他的这一个毫不起眼的动作,却让我看清了面前这名男子的修为是如此之高。

    就在我为此而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面前的男子再度开口道:“笑我什么?”

    见到此人是一个难以相处之人,我强忍耐了笑意道:“没、没什么......前辈、不知您前来所谓何事?”

    说完这些之后,被腾起的飞沙已经渐渐落下。这也使我彻底的看清了面前的大叔是什么样子,但是这一看使我再一次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尼玛、你出门前就不能够好好的整理一下仪表吗?话说你这风衣既然已经破烂的如此不堪了,为何还要穿出门呢?这个就暂且不说,可你又何必在里边穿着一件黑的发亮的背心呢?背心也就算了,可下边的哪一个裤衩可真是......

    再看他那满脸的胡渣,和那一脸的囧相使我真不敢恭维。为此我无奈的改变了视线,也是避免我再一次忍不住发笑。

    但是没想到,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一瞥,使我再度的将视线转移到了他那囧相上。虽说忍耐是痛苦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多看两眼。

    原因即使熟悉,对、为何我会看他如此的熟悉呢?我究竟在哪里见到过 他?但是想到这里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怎么会见过如此奇葩的一个人呢?即使是见过,也应当是记忆深刻才是,不可能会如此的模糊。

    “是你?没想到数年不见你竟有如此功力,当真不可小觑。”

    闻言我连忙上前一步追问道:“怎么?难道前辈见过我?”

    问完这些之后,我再一次的向前走去。希望能够清晰的认出他究竟是何人,毕竟这种熟悉的感觉不会是子虚乌有的。

    可是不管我多么的接近他,都未曾想到究竟在何处见到过他。而面前的风衣男子竟然拔起了地上的铁剑道:“你还是走吧,这里不是你能够左右的。”

    听言我疑惑起来,并且掺杂着一些情绪于其中道:“难道前辈知道此处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准备如何应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