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万鬼吞噬系统

第十章 非法侵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偷袭李道冲的不是别人,正是几天前在教学楼将他拦截下来故意找茬的刚锤。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道冲面容上闪过冷色,稍纵即逝,表情很快恢复平常傻乎乎的样子,脑子里却是急速运转,分析情况。

    “你来我家干什么?”李道冲瞄了一眼内屋问道。

    “你家?傻小子,你做梦想屁吃啊,这里虽然是贫民窟,但这么大一处宅院,少说也要几千联邦币才能买下来,就你一个叛军之后被家族扫地出门的垃圾,买的下吗?”刚锤嘲讽道。

    “这里是我租的,在租期未到之前就是我家,请你出去。”李道冲懒得跟这个大块头废话。

    “嘿嘿,小子,你还真是天真烂漫的可爱,看看这是什么。”刚锤从怀中取出一张红色小卡片,竟是联邦官方的房契灵卡,接着道,“这里我已经买下了,这是我的房子,你让我出去?你是猴子派来逗我的吗?不好意思,该出去的是你。”

    “我租了这里三个月,现在才过去两个月,租期未到,凭什么让我出去。”李道冲愣了一下道。

    “谁告诉你租期未到?这里一个月租金一万联邦币,你只交了三十,现在住了两个月,租金是两万,你现在欠我一万九千九百七十联邦币,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交出来,不然就给我滚蛋。”刚锤盛气凌人挥手指向门外。

    “呃,你。”李道冲没想到刚锤竟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怎么了?我是房东,租房给你收租天经地义,你想赖账不成,告诉你,圣华联邦是讲究修真法的,你要是不给租金,我就去天元城地方修真法院告你非法侵占。”刚锤理直气壮。

    李道冲对联邦法律不是很懂,自己确实在这里住了两个月,房东卖掉房子也没跟他说一声,说卖掉就卖掉了,之前也没有签租赁契约,搞的他现在很被动,一时陷入沉默。

    李道冲其实对刚锤的敲诈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说了这么多废话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从刚锤偷袭开始,他就感应到内屋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银瓶,她的气息很微弱,对此李道冲很担忧。

    李道冲或许还没有达到可以利用精神力探查周围情况的地步,不过近身十米以内的动向,以他目前的感知强度来说,全神贯注之下还是可以感应到的。

    要不是顾忌银瓶的安危,李道冲绝对上去将刚锤暴揍一顿,甚至动了杀心。

    这个大块头接二连三的找自己麻烦,侮辱殴打银瓶,已经触及李道冲的底线。

    从小到大李道冲都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人原则。

    不过这句话下面还有一句,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李道冲成为程序员那是成年之后的事情,在那之前,他出生在一个很特殊的家庭,家里很穷,不得已父母带着刚出生不久的李道冲去了美国务工,长期居住在黑人聚集的贫民窟,在那种地方时刻都要保持警惕,稍有不慎小命都可能不保,枪击事件频发,街头斗殴天天都在上演。

    原本李道冲的父母只准备在美国辛苦几年,攒够一笔钱就回国。

    谁知务工期快到的前一年父亲被人引诱去赌场赌博,家里辛苦攒下的积蓄全部输光,还欠了一大笔债,债主直接将父亲的工作签证扣押。

    不仅没办法回国,家里经常有五大三粗的社会人员前来骚扰要债,签证时间一到,就等于是黑户,跟流浪汉差不多,连工作都没办法找,当时只有七岁的李道冲白天不得不与母亲去捡破烂,晚上去唐人街一家私立夜校上学,也是在那段时间接触到游戏和编程。

    母亲教育李道冲不管生活多么的困难,都要心存希望,心怀梦想,不然连咸鱼都不如,只是一台会移动的造粪机。

    汽车垃圾场内李道冲要与比自己大许多的黑人孩子争夺优质垃圾品,比如铜管、仪表以及轮胎。

    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生长,让李道冲性格中的狠劲被最大程度的激发出来,因为你不够狠,不仅意味着无法获得好的垃圾品,挣不到钱就得挨饿,甚至会丢掉小命。

    李道冲十三岁那年被三名黑人青年堵截在汽车垃圾场里,要不是李道冲够狠,他已经被打死了,一对三,李道冲臂骨被打断,对方三人,两个重伤,一个成了植物人。

    李道冲因此被起诉,好在他是未成年人,垃圾场外高速上的监控也拍到大半过程,最后被判定正当防卫。

    此事之后李道冲一家得到在美华人的帮助,辗转反侧直到十五岁李道冲才与父母回到中国,安稳生活来之不易,回国之后李道冲全身心投入学习之中,总算结束饥不果腹居无定所处处危机的日子。

    那段岁月让李道冲性格变得坚毅执著,还有一股常人所没有的狠劲,这也是后来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程序员的先决条件。

    “李道冲我知道你拿不出那么多钱,你现在一贫如洗,也就身边那个卡奴丫头值点钱,咱们总算同学一场,我也不占你便宜,那贱奴,我给你按照市场价算,一分不少你的,五万联邦币,你把卡奴抵押给我,除去两万房租,还有三万,你是要现金,还是再住三个月,随你挑,怎么样?”刚锤大饼脸上狡诈一笑。

    这话一出李道冲对刚锤是真的动了杀心,实在是逼人太甚,好端端的三番两次找自己麻烦。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李道冲也就忍了,千不该万不该刚锤老是打银瓶的主意。

    名义上银瓶是自己的仆人,六岁就跟在自己身边,李道冲一直将银瓶当成家人看待,自己都不会呼来唤去的,又怎么会让别人肆意践踏。

    刚锤说李道冲没钱,如果是在前一天说倒也没错,不过现在可就另当别论了。

    昨天李道冲刚刚答应乔熙茉假结婚的事情,今天早上在自己的灵网钱包已经收到十万联邦币的定金,另外二十枚灵石乔熙茉也在早上亲自送到自己手上。

    定金收了,李道冲答应乔熙茉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要不是如此,他真的就动手将刚锤干掉,然后带着银瓶离开蓝湾星了,联邦星域这么大,找个地方隐居起来还不容易。

    不过定金现在李道冲一分未动,如果刚锤逼人太甚的话,李道冲能做的只有下死手,然后将定金还给乔熙茉,自己带银瓶逃跑。

    打定主意,李道冲平静问道,“银瓶在哪?”

    刚锤露齿一笑,打了个响指,内屋两人拖着银瓶走了出来。

    “少……少爷,你快走,别管我……”奄奄一息的银瓶一看见李道冲紧张道。

    看着满身是伤的银瓶,李道冲眼中杀意一闪,他已经做了决定,垂在两边的手缓缓握成拳状。

    三个体壮如牛的修真学员,竟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下这么重的手。

    禽兽不如。

    咚咚咚!

    就在李道冲准备动手时,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刚锤眉头一皱,正要指使李道冲让外面敲门者离开,门已经被推开。

    东巷刘屠夫为首,李大妈在后,五六个附近居民一窝蜂涌了进来。

    “小冲,今天李大妈过生日,街坊邻居一起聚聚,你和银瓶怎么还没过去啊。”刘屠夫一进来就说道。

    “银丫头,你这是怎么了?你们谁呀,怎么打人呀,还有没有王法了,快报警,报警。”李大妈见银瓶满脸是血立刻惊叫起来。

    一个个年过半百的大爷大妈迅速将刚锤团团围住,面露怒色。

    看着街坊邻居们一个个涌进来,李道冲一脸愕然,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贫民窟的居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惊愕中心中一暖,杀意顿消。

    刚锤见这阵势,有点傻眼,没想到会一下来了这么多人,事情闹大了可就糟糕了。

    刚锤手上的房契灵卡是伪造的,根本就经不起推敲,原本也就是蒙蒙李道冲这傻壳子,这帮老头老太可就没那么好糊弄了。

    “报警有屁用,一个卡奴而已,打了也就打了,李道冲今天我还有事要办,明天你要是不把房租交出来,你给我等着。”刚锤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粗鲁推开围住他的大爷大妈,迅速离开,那两个架住银瓶的家伙一看不对,丢下银瓶也迅速逃离现场。

    李道冲一把将银瓶抱起,后者已经虚弱无比。

    “小冲,快将丫头带到社区医院进行治疗,这些家伙怎么忍心对一个小女孩下这么重的手,真是没人性。”李大妈急切道。

    “刘叔叔,李大妈,你们怎么突然过来的?真有人过生日吗?”李道冲奇怪问道。

    “小冲,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带银丫头去医院吧,是李大妈听见银丫头的呼救声,觉得奇怪,怕你们两个孩子出事就叫上我们一起过来看看。”刘屠夫拍拍李道冲的肩膀看着鼻青脸肿的银瓶叹了口气道。

    “刘叔叔,李大妈,谢谢。”李道冲深深鞠了一躬,这些生活在天元城最下层的人们,一举一动都那么的朴实无华,但却很温暖。

    李道冲这一声谢是发自内心的,要不是他们及时出现,今天的事情将会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很可能无法收场。

    “谢什么,傻孩子,大家都是邻居,互帮互助是应该的,银丫头平时可没少帮我们,快去医院。”李大妈推了一把李道冲。

    “嗯。”李道冲应了一声,赶紧将银瓶放入那辆破旧的灵浮皮卡车,飞天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