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万鬼吞噬系统

第一章 新世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跳楼啦,有人跳楼啦。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谁?谁跳楼?”

    “李道冲。”

    玄苍大学七号教学楼前有女生发出一声尖叫,楼下来往学生纷纷抬头望去。

    楼顶边缘一名身穿青色风衣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瓶酒,生无可恋的喝着,一口气全部喝完,双脚一半悬空在楼顶边缘,身子摇摇欲坠,随时都有跌落下来的可能。

    楼下惊呼声一片。

    “原来是他啊,听说这小子最近日子不好过,因为他老子的事情在班上被排挤,老师劝退,前几天联邦政府修士安全局还来调查过他。”

    “不调查他才怪,老子李天阳驻守边疆星域临阵脱逃下落不明,想不到曾经叱咤风云的枭雄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再好的人设,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原形毕露直接崩塌。”

    “这还不算,听说这小子身为李家人被自己家族子弟打了一顿,赶出家门,露宿街头,他那个被他老子收养的妹妹李清瑶为了撇清关系说他以前曾经猥亵过她。”

    “不会吧,这小子脑子不灵光怂是怂了点,但感觉没那么猥琐邪恶呀。”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这倒也是,原本我还有点同情这小子,现在看来实属活该。”

    “我还听说,他从小订下的那门亲事,因为李天阳叛逃事件,也要黄了。”

    “对哦,你不说都忘记了,天元城第一美女乔熙茉是这小子的未婚妻,以前李天阳如日中天还好说,现在李天阳在前线叛逃,被联邦政府通缉,李家已经向联邦政府提交撇清函,罢免李天阳家主职位,将其在家谱上剔除掉,李家再无此人,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虽说乔家只是小家族,但也不能将唯一的女儿嫁给叛徒之后吧。”

    蓝湾星天元城玄苍大学七号教学楼楼顶,李道冲一阵眩晕,继而清醒过来,当即听见楼下不加掩饰的嘈杂声此起彼伏,他们说的话也同他记忆中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站在七层楼楼顶的李道冲一脸茫然望着楼下看热闹的人群,陌生的环境让他有些紧张,天上怎么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飞来飞去?

    自己不是应该坐在电脑前编程的吗?

    李道冲明明记得自己正在搞一款叫《热血荣耀》的老pc网络游戏,改良成手游版,因为投资方催促,所以他连续作战三天三夜,然后……

    李道冲身子猛然一震,想起来了,自己当时忽然感觉心口绞痛,一头栽在电脑键盘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自己出生在另一个世界很有权势的家族,父亲也叫李天阳,但身份大不同,是联邦政府军中一名中将,李家则是蓝湾星四大家族之一。

    自己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官二代,众星捧月娇生惯养生活富足,但这也让他从此没了上进心,加上脑子不灵光,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学无术混日子,直到三个月前镇守联邦北疆星域天狼星的父亲李天阳东窗事发在与冥域鬼军交战时临阵脱逃,他的好日子到了尽头。

    平行宇宙?

    另一个我?

    身为一名热爱网文,热爱幻想,热爱游戏,热爱编程,热爱舔屏的五好宅男,李道冲反应迅速,很快意识到自己多半是穿越了。

    奇怪的是,自己似乎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以精神寄生的方式,刚才主体意识崩塌,另一个自己突然死亡,这才让本尊彻底苏醒过来。

    “少爷,好死不如赖活,你想开点,真跳下去什么都没了,活着总有希望,难道你真相信老爷会临阵脱逃吗?”

    就在李道冲迅速梳理思绪时身后传来焦急万分带着哭腔的稚嫩女声,转脸看去卡奴银瓶满脸泪花看着他,娇小身躯吓得不停发抖,生怕李道冲真的跳下去。

    卡奴,卡塔星土著,被发现时卡塔星还处于奴隶社会阶段,自然条件恶劣,人口数量稀少,最终卡塔星成为殖民星球,卡塔人被贩卖到联邦星域各处,由于卡塔人思想未开化,只要衣食无忧,对他们来说成为奴隶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

    不过一名卡奴的价格极为高昂,特别是年幼卡奴,购买下来至少需要五万联邦币,三百联邦币足可让一个普通家庭舒舒服服过上一个月,拥有一名卡奴也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卡奴银瓶是李道冲九岁那年他老子李天阳买给他的贴身侍女,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那时银瓶才六岁。

    李道冲记得自己被李家赶出之后,只有银瓶不离不弃,其他人巴不得自己早死早超生,跟李家没任何关系才好,李天阳的临阵脱逃让家族蒙羞。

    另一个自己养尊处优浑浑噩噩活了十八年,除了懒惰人不算坏就是脑子不怎么灵光,体虚多病不说,还经常间歇性说胡话,诸如“我在哪?这里不是地球吗?”“糟糕,我明天就要交编程代码了。”“妈呀,汽车怎么在天上飞?”

    只有李道冲知道那是自己偶尔苏醒过来时下意识说出的话。

    父亲垮台后,自己彻底沦为落水狗,连自家人都在落井下石,弃之而后快。

    人生境遇真够悲催凄凉的,生无可恋倒也情有可原。

    前身终于承受不住,精神崩溃,喝酒过量酒精中毒死掉了,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让自己来收拾。

    此时彻底清醒过来的李道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回转过头看了一眼楼下一双双冷漠的眼睛,又转过头看着银瓶,道,“对,活着总有希望。”

    “太好了,少爷,你想通了,别站那里,我们下楼去吧!”银瓶破涕为笑。

    “好。”寻死是懦夫的行为,李道冲才没那么傻,应了一声转身离开楼顶边缘。

    楼下少部分胆小者暗松一口气,大部分人的目光极为冷漠,一个叛徒傻儿子的死活,并没有多少人在意,不过大抵还是不希望看见一个鲜活生命摔成稀泥的。

    人群中展鸿烈脸色一僵,“该死,这小子怎么还不跳下来?他喝的那瓶酒里面的迷幻药难道剂量不够?”

    展鸿烈身边狗腿跟班赵鹏,跟着道,“展少,这小子若不死,乔家那边没办法毁掉婚约啊,李家放出话了,被剔除家谱的是李天阳,不是李道冲,赶他走是要让他自食其力,人还是李家人,解除婚约可以,之前李天阳赠送给乔家的聘礼必须一分不少全数退回,另外还有一处赠予乔家的矿场也要还给李家,若不然乔熙茉和李道冲的婚约不得解除,乔家要敢单方面解除婚约,李家会到联邦最高修士法庭告乔家骗婚欺诈,当年李天阳赠送给李家的聘礼不是小数目,乔家要不是靠这个,只怕已经破产了,不过就算现在乔家那点家底也不够还的,还了还是得破产。”

    展鸿烈眼色眯了眯,“那就让李道冲去死,乔熙茉一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看来给这小子的打击还不够狠,赵鹏,你有没有办法让这小子自杀?”

    赵鹏阴险一笑,“展少,李道冲身边唯一的依靠就是那个卡奴少女,从卡奴入手,精神早已接近崩溃边缘的李道冲一定承受不住打击。”

    展少眼中狠辣一闪,“一个奴隶而已,就算杀了也就赔点钱,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办好了我保证你从普通班升到精英班。”

    赵鹏一阵激动,“展少,谢了。”

    赵鹏随即走开,跟不远处一名身材魁梧的家伙低语几句,手递手给出一张小小的黑色卡符。

    “将这只骷髅矮鬼种入卡奴体内。”

    那家伙连连点头带着两人进入七号教学楼内。

    ……

    李道冲与银瓶刚下到三楼,被人堵住,对方三人,为首的是玄苍大学修真系普通班大一猛人刚锤。

    此人虽未进入精英班,但天生神力,炼体不炼气,比一些精英班的人力量还要大,性格暴虐,不少学生吃过他的苦头,普通班有位学生不服气,直接被刚锤在期末比斗中打成重伤,差点残疾,之后那名学生退学一蹶不振。

    李道冲心知不妙,只当什么也没发生,拉着银瓶要绕开几人。

    “李道冲,你不知道本校规定卡奴与狗不得入内吗?”刚锤粗声道。

    李道冲脚下一顿,银瓶小脸一僵,拉着李道冲小声道,“少爷,别管他说什么,我们走。”

    李道冲微微一叹,就算他想管也没这个实力,别说三个,随便一个都能轻松干掉自己,这副身躯太羸弱了,风一吹都会倒。

    李道冲压抑着怒火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默默跟着银瓶继续往前走。

    砰!

    忽然一只大脚踹出,狠狠踹在银瓶瘦弱脊背上。

    银瓶闷哼一声趴在地上,嘴里溢出血迹,娇小身躯哪里受得了如此重击,差点昏厥过去。

    “贱种下等人。”刚锤踹完骂了一声,手上一弹一道不易察觉的黑影射在银瓶身上消失不见。

    李道冲彻底怒了,不顾一切转身就要动手,腿上一紧。

    “少爷,不要。”

    银瓶跪地一把抱住李道冲的双腿叫道。

    此李道冲非彼李道冲,一个狠起来忘记一切玩命工作的程序员,性格中的坚韧与不屈是极为可怕的。

    李道冲面试程序员时,面试官问他一个问题,是否抗压工作起来有没有狠劲?

    李道冲回了一句,我一般不发狠,狠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银瓶拼命阻止,李道冲还是举起拳头。

    见李道冲挥拳,刚锤露出奸笑,学校禁止私斗,先动手者轻则记大过,重则开除学籍。

    刚锤抬起拳头只等李道冲先打中自己,然后便可顺理成章,正当防卫,这傻壳子上次拳力测试才78斤,连个普通娘们都不如,这点拳力给刚锤挠痒痒都不够。

    可是……

    砰砰砰,李道冲连着三拳猛击自己面门,一拳比一拳狠,每一拳都打在鼻梁骨上。

    咔嚓,隐约听到骨裂声。

    这小子疯了?刚锤举着拳头定在原地愕然看着李道冲。

    银瓶也愣住,少爷难道受不了刺激精神分裂了?

    几秒沉默,突然,李道冲捂着鼻子望着楼梯拐角大叫道。

    “哎哟,老师他打我。”

    刚锤呆立当场,转脸一看,暴雪冰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一脸寒霜看着他举着的拳头,暴雪冰本名秦玉冰,是玄苍大学一级讲师,学校史上最年轻的一级讲师,也是史上最冷酷最不讲情面的讲师,人称暴雪冰。

    “又是你。”暴雪冰皱眉冷冷看着刚锤,“学校明令禁止私斗?你当校规是摆设吗?你来我办公室,这位同学去医务室,其他人都散了。”

    李道冲二话不说,拉起银瓶迅速离开。

    这时刚锤才明白自己被阴掉了,阴冷看着李道冲远去背影,不过很快唇角微微上扬,心道,“傻壳子算你狠,可惜,以后你再也狠不了了,附魂符已经下在卡奴身上,你活不过今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