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旧日降临

第二百四十章 荒大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没想到这一次的选拔会以这种形式出现,这样看来武道议会的主办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提前逼出一些潜藏在选手中的黑马然后调整倍率甚至进行其他幕后的操作吗?”

    白远站在台上轻轻磨了磨指甲淡淡的思索道,这样混战的方法虽然快捷,但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说不定就会有着什么运气实在逆天的家伙侥幸通过了百强的选拔进入了正式比赛,而武道议会就算明知这种潜在的风险也愿意进行尝试,很明显就是幕后有着其他的谋划。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除了武道大会本身,应该还有来自外部的威胁。难不成也有登仙会的余孽在未经武道议会允许的情况下混入了比赛之中。”

    虽然是疑问,但白远的语气里却带着一丝肯定,目光打量着周围选手模样,他很清楚虽然张静初告诉了自己一些关于登仙会部分隐晦的情报和他们与武道议会私下里的勾当,交易,但是作为官方,拥有光明正大身份的武道议会本身也绝对不会是铁板一块,更是不会允许登仙会的余孽光明正大的参加武道大会的正式比赛,防止他们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做出让议会方面难以下台的事情来。

    “这么看来,暂时否认登仙会行动的势力在武道议会内部占据了上分,不然也不会突兀的出现像混战这种打算扫灭登仙会势力潜在的参赛选手的情形。”

    正在白远站在台上沉默的思考的时候,场外的主持人终于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的解说,手一挥,将镜头的视线转向了场内。

    “接下来就是第一场的比赛即将开始,我们可以看到一百位选手已然站在了特制的擂台之上,远比之前擂台面积大上十倍有余的巨大场地之上所有的选手都已经跃跃欲试...”

    武道议会为选手们挑选的擂台经过改换之后已经变成了类似于古希腊斗兽场一样宽广的场地,这种特制的场地规模无时无刻的不在显露出一股肃杀的氛围,血腥的厮杀即将降临在所有人的面前,在参加大会之前所有的选手都已经选择签订了生死协议,只要选择踏上了擂台,就没有人会在开始之前退出!

    “混战的前提就是保存实力,以便于在最后获取胜利。”

    抬头仰望着从头顶洒落的阳光,白远冷漠的视线微微眯起,身躯却陡然的放松下来,他浑身的毛孔沐浴在阳光之中将四周的光线扭曲,脚踏大地之上,方圆数丈的土石泥沙开始微弱的震颤起来。

    “那么现在比赛开始!”

    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呐喊从他的耳畔传来,但是在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声音都好像从白远的耳边远去了一样,显得极其静谧与疏离。

    “我的身家清白,在明面上足以证明我与登仙会没有任何的联系,而我成为武道家这个情报在鸿远武馆的高层眼里又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就像是消融了气息,与脚下的大地融为一体,隐没在选手之中的白远注视着眼前捉对厮杀的参赛选手,有在混乱中胡乱出手招致围攻的莽汉,也有隐藏在人群边缘蠢蠢欲动的投机者,更有着一些实力强悍,暂时傲立场中,无人敢惹的或是十数人围攻的强者。

    “脱胎于五行格斗术与小五行混元气的武魂意志模拟可以让我现在可以完美的衍生升华反推出任何地火水风相关的模拟武魂投影,关于火的进度早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便是...”

    以己心观天心,视线仿佛临架于高空中俯视一切,将所有情景尽收眼底的白远手指舒展,双手手掌朝下向正前方虚按,他的上半身身躯笔直的挺立,两腿弯曲周身的气流在他的呼吸间骤然鼓荡,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向四周扩散。

    掩藏在滚滚的烟尘之中的白远默默的放开了某种限制,脑海内蠢蠢欲动的虚拟人格在瞬间就化生而出掌握了身躯的控制权。

    而此时白远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动静还有奇怪的动作瞬间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将场上原本专心致志于厮杀的选手们近半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凭借着出众的眼力现场几乎所有的选手在烟尘逐渐消散之前就注意到了他手上奇怪的动作。

    “哦?现场有一位选手突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此时烟尘逐渐消散,重新显露出奇异动作的白远被神情浮夸的主持人眼尖的注意到了与众不同的怪异之处将镜头调转到了白远的身上,瞬间他手握话筒尖利的声音响彻全场。

    而场外观众与无数观看直播的群众也都纷纷议论起来,其中不乏因为白远在战斗中突然做出极其愚蠢,看起来毫无防范的动作大为不满,认为其哗众取宠的人。

    就连场内的选手也有几位心直口快的发出了不屑的嗤笑,而一些自忖实力出众的参赛选手却不由自主的开始移动脚步,向远离白远的方向迅速移动着。

    “在混战的一开始就准备明显是极其耗费体力的招式秘术,你能够打败几个人,在释放出如此吸引仇恨的秘术元气大伤的你又怎么可能留到最后获得机会?”

    “难道是想要通过强力的秘术招式进行炒作来达到为武馆招揽名气的目的?不得不说,你成功了。”

    一位面目阴冷的参赛选手一边向外围移动一边在内心不屑的暗笑道:“不过我还要多谢你吸引对手的注意力,现在场内大部分的选手的注意力都被你吸引,省下了我许多的体力。”

    与这位选手抱着相同想法的一些选手也是一边将讥讽的目光投向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一边继续移动着脚步的同时并没有出言提醒那些并没有什么眼力的选手。

    甚至在有几位选手在白远明显蓄力达到关键时候试探着冲上前准备在其关键时刻进行落井下石的时候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无论是谁胜谁败,都会有选手倒下,由不得他们不乐观。

    就连场外坐在观众席上的鸿远武馆的一干弟子与教习们都露出了遗憾,可惜,甚至失望的神色。

    “听说白堂静入选小组赛之后元贝我还想着这小子将要一飞冲天了,现在看起来还是烂泥扶不上墙,太过于冲动了啊!”

    出言的学员很明显就看出了白远蓄力的招式虽然动静很大,但也极其耗费体力,特别是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几乎没有成功施展的可能,必然要被打断秘术招式,甚至直接落败。

    “没错,没错,没想到白堂静这家伙这么不懂得抓住机会,这样看起来现在我上我也行,说不定运气好还能留到最后。”

    一位语气不瑟的学员摇了摇头,指点江山般的评价道,脸上竟然有着一些愤愤不平的神色。

    “喂,你们几个说什么呢?!”坐在前面的陆明远回过头来怒气冲冲的怒斥道,他很明显也被白远突如其来,看起来极其愚蠢的打算干扰到了情绪,但陆明远依旧要在人前维护这个早已比自己强大的师弟。

    “摆明了的事情,还需要我们多说?”

    “呵呵,就算是进入了初赛也不过是蠢货而已,上不得台面。”

    哪怕是白远进入了初赛为鸿远武馆大大的挣了脸面,但毕竟实质性的好处没有落到其他的学员身上,那些没有参加的学员自然对白远的际遇极其的嫉妒,甚至充满怨气,抱怨这等好处为什么没有落在自己头上的学员也是大有人在,不在少数。

    至于其他同样进入小组赛的真传学员,就不是这些连真传都不是的学员们可以揣测的了,他们自然不会与不在一个阶级的人相比较。

    正在几人仍旧在愤愤不平的抱怨的时候,坐在贵宾席内的一众真传弟子与馆主长老,还有几位教习之中也有几位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这小子,可惜了。”

    正在一位长老抚摸着白须轻轻叹息的时候,华飞却偏过头拍了拍坐在身后听到长老话语不由自主的面露紧张,惊疑神色的张静初道:“长老未免言之过早了,既然白堂静有这个信心,我想他也不会是那种有的放矢的人不是吗?”

    无视真传弟子学员中的几人听到自己的话面面相觑露出震惊的神色,华飞坐在首位赞叹的抚掌道:“在我看来,他很有魄力!”

    正在所有人为白远的举动显露出种种情绪的时候,场中的原本纷乱的情景再起变化。

    几名想要趁机向白远出手的选手在距离白远数米之远的时候突然神色大变的停滞了脚步,原本前冲的动作纷纷静止了下来,就像是受到无形力量的拉扯一样,猛地站在了原地,更有甚者,体力稍有不如的选手直接被一股庞然巨力压制的跪倒在了地上,挣扎着无法动弹。

    此时距离稍远的其余十几名选手神色惊疑不定的面面相觑,正当其中有人面露犹豫之色想要向后退去,脱离白远招式范围的时候,一位眼尖的选手猛地注意到了四周地面上不断震动的沙土,突然放声大喝道:“快,快阻止他,他...”

    低垂头颅,发根微微泛白的白远面露一丝狰狞的神色原本悬浮的双手猛然下砸,宛如万吨巨锤一般骤然间砸落在地面之上!

    “大地啊,觉醒吧!”

    “荒大地!”

    轰轰轰!

    在白远双锤触碰在地面的瞬间,宛如水波一般的纹路层层叠叠的像外扩散,无数的烟尘如同土龙一般冲向四周在所有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片刻时间里炸裂涌动,场地中间原本凝实的土地在触碰到白远双掌的瞬间就好像变成了柔软的沙土随后在他意志的操控之下开始不断的剧烈震动,塌陷,将场地之中的所有选手都包裹在了波及的范围之内,无人可以逃脱。

    场地之中在呼吸间的功夫就有十数名选手被塌陷,开裂的土地所吞噬,陷入了地底,随后被不断涌动的泥土碎块所掩埋淹没,完全的失去了踪迹和挣扎的迹象。

    在沉重到难以想象的重力压制之下,更多的选手被影响变成了失去行动能力的布偶,被完全的压制跪倒,趴伏在地面上不得动弹,然后被迅速涌动宛如浪潮的昏黄色土浪所淹没吞噬。

    “啊啊啊啊!”

    场内尚有余力的选手不断的传出挣扎惨叫与哀嚎几乎响彻全场,但也很快就淹没在了大地的脉动之中,几乎没有掀起半点波浪。

    场外随时关注着赛场内情况的主持人发出了震撼的惊呼。

    “哦哦哦!”

    “白堂静选手出乎意料的招式简直是混战的绝对利器,虽然在烟尘之中我们暂时无法得知结果,但是很明显,白堂静选手现在似乎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主持人紧紧地握住话筒似乎是接到什么吩咐之后,满头大汗声嘶力竭的呐喊道。

    在主持人热烈语气的挑动下无数观众的高呼与呼喊也响彻全场,几乎快要压制住了场内大地震动的轰鸣与地面碎裂塌陷的炸响。

    观众席上的陆明远情不自禁的站起来大声的呼喊鼓掌,完全无视背后脸色难看的几位学员,显得无比的兴奋和激动。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白堂静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华飞缓缓起身,微笑着鼓掌道:“这样看来白堂静的武魂应该与大地土行的方面有关,老张,你之后可要多多注意,关注一下。”

    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场内的混乱就已经平息了下来,原本平整的参赛场地就好像是被重新犁过一遍一样变得坑坑洼洼,充满了陷落的土坑与碎裂的土块。

    还有数十名肢体折断的选手被掩埋在场地上的裂缝与地陷之中,不断的发出惨叫与哀嚎。

    “乖乖地安睡吧!”

    单手扶额细碎的白发从指缝间散落额头,仰头以余光不屑的注视着场地内残存的选手的七枷社的虚拟人格低沉的诉说着,他原本紧紧扣上的漆黑武道服的胸口敞开,显露出一身强健的肌肉线条与凶悍的气质。

    “去死吧!”

    “多亏了你,最后的名额我拿下了!”

    就在七枷社正以不屑的姿态对赛场内无法动弹的选手发出嘲讽的同时一道隐晦的刀光从虚无中瞬间显现而出,直冲七枷社门户大开的胸腹袭来,如同彗星袭月,长虹贯日一般带着无比惨烈的气势直冲向前。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一位隐藏至今的选手眼见便要杀死唯一站立的对手,夺取胜利的果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