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旧日降临

第二百章 变异个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里是哪里?”

    漫步在亚楠镇下水道内,漆黑的阴影化作烟气缠绕在他的脚面使其双脚悬浮脱离地面的白远脸色莫名的摩挲着下巴,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无辜表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他是怎么走到这个充满腥臭气息的下水道里的?

    回忆起这一点的白远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处高台。

    在答应下小女孩的请求之后,白远便一边义无反顾的开启了自己的饕盛宴一边寻找着小女孩父母可能的遗留的痕迹作为无聊的消遣,从之前大桥的另一端的隐藏道路中继续前进的他在不远处那座高台上探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具栽倒在高台边沿倒伏着的尸体。

    那种奇异的穿着与手中断裂的武器无一不证明了那是一名猎人的尸体,第一次见到猎人的白远自然忍耐不住内心涌起的好奇想要上前仔细的查看。

    然后他就被背后骤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着从高台的边沿上推了下来。

    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悄无声息之下悍然对白远使用了咸鱼突刺!

    想到之前眼角闪过的漆黑身影,白远的眼角抖了抖,虽然在无时无刻的阴影触须保护之下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并且在武魂衍化的阴影拥有种种不可思议功能的情况下激发了可以短暂飞行的衍生能力。

    但他绝对不想看到这种探索钻研能力多样性的方式!

    脚下漆黑的烟气缓缓流动,带动着白远的身躯浮空的同时,虚空借力一般的托着他的身躯向高台上飞去。

    当白远悬浮在高台之上的时候,他已经清晰的看到了之前将其推挤撞下高台的瘦长身影。

    那同样是一只灾厄之兽,但是这只模样古怪的漆黑狼人以后肢支撑的方式就好似人类一样直立而起,双足之上密布着浓密柔软的毛发,脚掌前端的软垫很好的掩饰了怪兽行进之间发出的异动。

    在它的漆黑的绒毛下隐隐显露出一幅瘦削精悍的躯体,参差排列的肋骨凸显,狼人人性化的双眼之中清晰的显露出深沉的饥饿还有与普通灾厄之兽眼眸中完全不同的狡诈,狠辣的神色。

    手中的暗灰色长矛支撑着它的身躯笔直的刺入地面,敲击出一个浅坑的同时,直立狼人的视线也在紧紧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古怪的人类。

    惨白的面色和停滞的心跳,若非除了血液还在眼前的这具躯体中缓缓的流淌,狼人也无法发现这个突然闯入它的领地的活物,谨慎的注视着这名刚刚明明已经被推下高台的人类脚下升腾缭绕的漆黑烟气悬浮在半空之中,它的脸上极其人性化的露出了警惕,疑惑的神色。

    踏!

    轻轻坠落在高台上的白远对着面前异化的狼人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变异的个体?果然旧神之血对于不同的个体强化的幅度会出现差异是吗?”

    他的嘴里嘀咕着狼人听不懂的话语,但是丝毫没有阻止狼人手中的动作,随着白远踏足高台的地面,狼人眼中凶狠暴虐的本能无可抑制的升腾而起,手中的长矛化作黯淡的残影贯穿空气,撕扯出气流剧烈尖啸的瞬间,直刺向站在原地的人类。

    “调皮的家伙。”

    白远就像是打量货物一样饶有兴致的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狼人,完全无视眼前逸散的气流与近在咫尺的长矛嗤笑着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啪!

    无数漆黑的阴影触须从地面攀附而至的黑暗中升腾蔓延,如同黑色的浪潮将前冲直刺的长矛直接撞断之后毫不停歇的将狼人跳起的身影包裹束缚,拉扯出一个大字形。

    狼人嘴中不断的发出低沉的嘶嚎并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它不断的挣扎之中死死紧盯着面前这个诡异古怪,跌落下十数米的高台也没有身死的人类。

    它自诞生以来有限的智力与见识完全无法辨认眼前的人形生物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是很快它就不需要担心这些与其无关的事情了,在漆黑的触须尖端化作锋锐的刀锋缓缓划开直立狼人的表皮的时候,狼人剧烈挣扎的动作就骤然停滞下来随着汩汩流淌的鲜血,白远的目光透过涌出的血液注视着眼前怪物发达到诡异的后肢肌腱纹理以及体内与普通灾厄之兽分布完全不同的变异个体,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每一次发现都会带来额外的惊喜,他的心态也不断的从单纯的利用力量而逐渐开始深入的钻研力量的本质。

    这是凝聚源点的必经之路,也是最基本的需求。

    “进化果然不是单一且固定的,就算旧神之血的基因内存在了已经完全固定的模板,但是在个体差异之下还是会出现像这样令人着迷的变化。”

    万类霜天竟自由,生命为了存活不断突破自我的进化哪怕是在噩梦世界这个已经被古神完全操控的世界里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是所有生命体内无法抑制,抹杀,磨灭的本能!

    仔细擦拭着手掌沾染的血渍的白远在阴影触须将实验标本吞咽进脚下的阴影内部保存起来之后,终于有机会观察之前那具已经死去的猎人尸体。

    虽然由于高度的腐烂与怪物的撕扯这具尸体已经失去了研究的价值,但是...

    打量着猎人身上的制服和自己身上早已沾染无数血渍的奇异服装,白远就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整了整衣领。

    “我说有哪些地方显得不协调,果然以我现在这具身躯的画风绝不应该是这样的服装。”

    “打打杀杀什么的果然和我的目的不符合。”

    在解剖研究了变异个体心情大好的白远脚下的阴影轻轻的蠕动着瞬间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在将身躯之上原本已经有些破损的衣物完全吞噬的同时化为了一席与脚下猎人身上身穿的猎人制服类似风格的服装。

    但是很快,从阴影形成的类似镜面构造的平面中端详自己衣着的白远果断的摇了摇头。

    “我并不热衷于猎杀,我期待的仅仅只是研究与剖析而已...”

    随着他话音缓缓落下,猎人衣装的表面再次出现了一阵细密的蠕动与变化,紧接着一席类似现实科研研究员的朴素漆黑长袍已经披在了白远的身上。

    手掌间的指环闪动着流动的光泽转化为两只洁白的手套戴在了白远的双手之上,一根凝聚的阴影触须从地面缓缓升起变化成一根漆黑的短棍被白远当成手杖持于手中。

    “这样似乎就很不错...”端详着阴影镜面中自己崭新的造型,白远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中世纪时,黑死病横行欧洲,当时的医生为了杜绝感染,身穿泡过蜡的漆黑长袍,头顶戴着黑帽,戴上可过滤空气、状如鸟嘴般的面具,眼睛由透明的玻璃护着,手着白手套,手持一根短棍,用来掀开病患的被单或衣物、或指挥病人如何疗病的同时当做手杖行动。

    而现在白远的造型除了没有乌鸦的面具完全就像是一位行走在中世纪的医生一样,在这样的世界中显得极其的诡秘与怪异。

    虽然他的行为和医生的行为模式大相径庭,更像是散播死亡的黑暗瘟疫,吞噬过往的一切活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