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旧日降临

第一百六十八章 猎人梦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放弃研究兽化症镇民尸体的打算,白远看着面前随着时间流逝宛如凝固住的天色继续向着一个方向前进着,走了没有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在一个高层的平台上发现了一个诡异的情景。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那是一盏只有半米高的低矮提灯被锁链固定在平台的中央,一盏泛着幽幽白光的提灯被牢牢地锁住挂在杆上,静谧的光芒笼罩着平台上一小部分的区域。

    白远在见到那盏灯笼的一瞬间就仿佛是感受到某种源于血液之中的召唤一般,好像失去了所有的防备一般缓缓的走上前去,手指轻轻的触碰在了提灯的表面。

    坚硬,冰冷的铁质触感和一阵低沉悦耳的铃声突然回荡在他的耳畔,紧随其后的还有那些不可见的生物细微的呢喃与低语...

    他的眼前一黑,面前的景象已经骤然发生了变化。

    半蹲在地缓缓起身抬头凝望,白远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被缭绕不散的迷雾所包裹环绕的精美花园与安静矗立于其中的古老建筑。

    尽管内心充满了警惕但是源于猎人的本能却在白远看到眼前陡然出现的建筑之中隐隐透露出一丝亲切。

    从血液之中传出的直觉与记忆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眼前景象的熟悉,这里似乎是家一般令人温暖的地方...

    “这是过去猎人们所汇聚,交流的地方吗?”将心底的亲切与好奇缓缓压下,白远踏上花园低矮的阶梯,在准备进入建筑物内一探究竟的时候。

    原本坚硬的地面突然软化,宛如花骨朵缓缓绽放一般,从中升起了几件模糊的物品。

    “这算是什么?神祗的馈赠吗?还是猎人的新手赠礼?”

    因为被迷雾所缠绕的缘故,白远也不能轻易的辨别在花骨朵之中缓缓沉浮的到底是什么形态的物品,他只是凭借脑海之中那属于自我的直觉握住了其中一个最让他感受到亲切的物品。

    在探手伸入花骨朵的瞬间,一股宛如凝结血液的寒意陡然传递到了白远的手掌,无数细密,冰冷,无形的手掌轻轻的拂过他的皮肤,将一个指环递入了他的手心。

    指环上缠绕着上下颠倒摇摆的符文印章。

    在手指触碰到印章的瞬间,白远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道信息。

    【上下颠倒的标记正是猎人的证明之一】

    “这是我的灵能武器?”

    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皱了皱眉的白远并没有犹豫的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指环套在手指上,他知道现在就算是怀疑也不会突然就出现答案,只是抱着好奇缓缓迈上阶梯进入了建筑之内。

    在这座精致典雅却透着时光流逝的衰朽气息的建筑之中,正有一位端坐在轮椅上的伛偻老人操控着轮椅在他迈入建筑的瞬间转过身来注视着白远。

    “欢迎你...新晋的猎人。”

    老人的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老旧礼帽,帽子的边沿甚至都随着有着轻微的破损,银白色的短发隐隐的显露而出,脖子上的红色围巾与身上的衣装看起来虽然很干净,却依旧透着无数次浆洗之后发白的色泽,而他的双眼之中闪过的黯淡光泽似乎都在暗示着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

    在这个老人手拄拐杖转过身的时候可以清晰的察觉到他的右脚空荡荡的,只有一根木棍矗在轮椅的踏板上。

    老人在仔细的打量了白远手指上属于猎人武器的标记符文之后继续用苍老而又虚弱的语气开口道:

    “这个地方在过去曾经是猎人们的‘家’,但是自从坠入噩梦之后却很少有人再来过这里了。”

    “我是你的朋友...格曼,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有点迷糊,但是并不用理会那么多,去猎杀怪物就可以了。”

    格曼的低垂的眼帘中闪过一道黯淡莫名的光泽,语气沉寂的说着催促的话语。

    “在不断的猎杀之中你就会清晰的明白自我的含义...至于那个摆放在平台上的人偶,你想要怎么处理都没有任何问题。”

    就像是公式化一般,格曼说着一些貌似是常识但让白远无比疑惑的话语。

    从猎杀中就可以获得真相...那些兽化的猎人是在更进一步的猎杀中接触到了神祗的本身无法承载其力量而沦为野兽的吗?

    内心中似乎想到了某些关键的记忆,白远看向面前老人的眼神陡然之间就变的警惕起来。

    他的面上突然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

    以他原本的性格在未知的情况下骤然碰到行为话语如此诡异的陌生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的顺从?

    “果然...突如其来的未知情景就算是我也会放松一丝警惕。”嘴角闪过一丝森冷的笑意,就在他轻轻转身做出想要迈步走出门外的姿势的瞬间,白远双手陡然紧握,一层淡蓝色的流光瞬间蔓延覆盖了他的双手形成了一副红蓝混杂交织的拳套。

    他的右拳骤然挥出,在一瞬间就化作一道漆黑的残影回身抽向了端坐于轮椅之上的格曼。

    砰!

    拳头干净利落的击打在格曼干瘪的身躯之上,但从右拳上传出的触感白远清晰的感受到他所击中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实体。

    那是类似于虚幻残影一样脆弱的身躯!

    眼前端坐于轮椅之上的老人连同座下的轮椅都在被拳头击中的瞬间发出一声惨呼与木质碎裂的响动陡然化为了雾气消散在了原地。

    只留下了将拳套重新变化为指环的白远怔怔的站在原地思索起来。

    “果然不是真正的人类,但这又到底是什么东西?被神祗所诱惑,吞噬的残留躯壳?”

    抱着深深的疑惑,白远发现哪怕是拥有血液中保存的记忆,现在面前的情况也显得极为扑朔迷离。

    时间是掩盖一切真相的最好武器,在漫长的时光之下,许许多多的事情仿佛都出现了更加诡异的变化。

    就譬如这个陡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老人一样,白远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这个老人就连最基本的呼吸也没有,似乎就是一个死人一般,却可以毫无障碍的开口说话。

    这也是他选择下手试探的原因,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对于白远没有使用秘术的随手攻击不管怎么样也可以轻松的躲避过去,这是源于武道家对于力量把握的自信。

    悍然出手却没有什么收获的白远在这个迷雾缭绕的诡异区域里简单的转悠了一阵,没有再次发现那个古怪老人的踪迹,除了在一个低矮的平台上发现之前那个老人口中的一具没有生气的怪异人偶以外,再没有其他发现。

    站在人偶的面前,白远看着眼前这个与赛罗娜构造类似,骨骼线条却更显高大,精致的人偶,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就好像是回忆起赛罗娜那干瘪的木屑滋味一样。

    同样的造物吗...

    内心对于这个独立的小梦境暂时没什么办法的白远只能遵循着内心的某种直觉,转过身半跪于地触碰花园中的一座矗立的墓碑,身影在雾气的弥散之间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那个被古怪的格曼称之为猎人的‘家’的小梦境现在看来就是属于噩梦世界独立于外的中转站的存在,在其中的几个用于传送的墓碑勾连噩梦世界中那些拥有提灯的地点以达到快速传送的目的。

    重新站在城镇中的白远从小梦境的传送中的恍惚里恢复过来,看着天空中完全凝固的天色,他默默地呼出一口浊气。

    “那么现在...再次离开这个噩梦的关键在哪里呢?”

    “上一次降临之后的突然离开是因为杀死了那只阻拦在面前的狼人,完成了第一次猎杀,那可不可以把它认为是关卡剧情里boss类型的存在。”

    将自身的思路替换为游戏概念的白远双手抱胸细细思索起来。

    “如果想要再次从这个噩梦里脱身,我需要的就是将噩梦的进度推进到下一个阶段,也就是再次击杀一只阻拦在关键关卡附近的boss完成这条时间线上的某个额定进程。”

    想到这里白远轻轻弹了弹手指。

    他的目光随着脚步的移动看向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身高足有两米五的小巨人,两个正在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游走的小巨人的皮肤惨白,头颅表面遍布着恶心的皱褶将它们的五官完全的遮蔽覆盖,只留下两只豆丁大小的眼睛。

    小巨人手上的武器也极其的令人惊悚,竟然是一块极其巨大厚实的板砖(天下)被其轻松的提在手里。

    看它们毫不在意的模样就好像抓着一块棉花一样轻松。

    “啧啧...这种武器的杀伤力真是难以想象。”

    白远轻笑着扭了扭脖子,躯体内部发出了清晰的骨骼脆响。

    “那么就让我看看由神祗的血液所构造的怪物的实力究竟如何吧。”

    双手表面被一层细薄材质红蓝两色交织的拳套所覆盖的白远双拳猛地碰撞交击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动引起了面前两个怪物的注意。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个怪物就像是感受到白远体内血液的气息一般猛地抬头咆哮着朝他的位置冲了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