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唯心生物进化史

神的游戏6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酒店老板不能明白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名字是假名,也来不及去想明白。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现在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尽管酒店老板愿意相信这个契约是真的,但是下午首席也说过了神只是恐怖分子使用精神武器做出来的而已。

    现在两条街外的精神病院估计已经失控了吧,估计他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所以还是先签了这个很中二的羊皮卷,稳住他再说,毕竟自己可是听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的。

    酒店老板签完名后羊皮卷就立即消失了。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在酒店老板的心里疯狂繁殖,因为他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枷锁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头上,心里........身上没有一处能散发着自由的气息,每一处都有着顾北笙的烙印。

    顾北笙感到体内有种多出来什么东西的感觉,于是愉悦的笑了。

    接下来顾北笙也就是鸠占鹊巢,让酒店老板站在门外给自己值夜,自己则看起了电影《死神来了123》和《流克笔记》

    次日上午八点

    因为神的出现,使这个都市出现许多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渴望以酒精麻痹自己对未来的恐惧,于是大量行业因为没有人去上班而萎缩,反之娱乐业空前的繁荣,仿佛回到了盛世一般。

    即使不做任何活动,酒吧的人流量也比往日好上许多倍,单单是现在估计就大约就有将近一百人。

    顾北笙现在就是要布置一个陷阱,把整个酒吧的人全都一网打尽。

    想要同时杀死一百人可不简单,在他的映像里只有重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可以做到

    重武器无法考虑,而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自己能简单接触到的也就只有一氧化碳和肉毒杆菌。

    虽然肉毒杆菌是世界最毒的物质,制作方法也不是太难,只要间接地从梭状芽孢杆菌孢子污染的食物摄入,在暴露于厌氧环境使孢子发芽,之后细菌繁殖就可以产生毒素,然而这耗费的时间是顾北笙所无法承受的

    于是只能考虑一氧化碳

    人体在室内所能承受的一氧化碳量,只有57毫克每立方米,在酒吧这种人流量密集的地方无疑会更低。

    于是通过酒店老板的关系,顾北笙得到了8罐没有添加硫醇的煤气。

    分别把他们放到了酒吧的通风口处,舞池隐秘处,以及服务台下。

    尤应走进酒吧,自从和顾北笙离开后他就一直在寻找各种乐趣,毕竟自己得了脑瘤还要面对如此操蛋的老天爷,想要活下去的几率实在是微乎其微。

    昨天看过屠杀之后尤应吐了好久,本来是想晚上到酒吧好好嗨一下的,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结果没想到夜里实行宵禁,所有人都不许出门,一出门就会被抓。

    现在现在监狱都直接废除了,乱世用重典,现在他们和疯了一样不管大罪小罪,只要被发现就一律枪毙。

    尤应住在小区十八楼听了一夜枪声,也提心吊胆了一夜,生怕有个没有军纪的大兵冲进来把自己突突了。

    市中心的酒店老板都不敢开,就是怕范了哪个他们所不知道的规则而被杀鸡儆猴,现在也就只有市中心外圈的人才会开店。

    尤应对酒保说“给我一杯玛格丽特。

    看着忙碌的酒保,尤应有些感慨,不仅仅是看到了他健康的体魄而萃羡慕,还因为他一个上午的时间至少能挣3000。

    事实上因为政府没有垮台,红币这种信用货币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要崩溃的迹象,更没有什么以物易物的苗头,红币依然是这片大陆上唯一的信用货币。

    所以酒店为了收敛员工的心,就以极其高昂的薪水继续雇佣他们,员工们也有不少相信了首席的话,什么神明在政府面前都是纸老虎,不如趁现在多赚一些,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蓝色玛格丽特平时一杯37,但是现在却是80一杯。

    在面对末日般如此庞大的压力,前来买醉的人没有人想去介意价格。

    不知道多少杯后,尤应看见舞池附近有不少人都倒地了,嗤笑一声,嘟哝着说

    “真没用,才喝多少就倒了,喂!酒保再给我来一杯琴费士。喂,酒保你怎么也坐地上了?”

    尤应的酒劲顿时消了很多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有不少人都倒在地上了,他有点慌了。

    摸了摸倒在自己身旁的人,头部体温比自己高了一些,而四肢却十分冰凉,面色苍白,嘴唇,眼睑舌头都出现一种相当艳丽的樱桃红的颜色,艳丽的红唇,配上苍白的脸颊,在幽暗的酒吧里有种说不清的诡异感。

    他们呼吸状态基本上都表现出同一个特征--呼吸逐步减弱然后停止呼吸,之后呼吸逐步加强再到停止呼吸,两者交替出现。

    看到这里尤应瞳孔一缩,这是标准的中枢神经受到破坏时的表现。

    那么多人都是相同的方式倒地,应该是有人投毒,可是自己一直在喝酒都没有晕,反而是舞池中一直跳舞的人晕了,说明毒不在酒里,这个人投的是毒气;

    再回想一下中毒者的表现,很显然这是煤气中毒,而且居然是去除硫醇的煤气,要是有硫醇的话,自己完全可以闻到煤气,从而安全逃离。然而这个人却特地选择完全不含硫醇的煤气。

    他想让我们都死在这里!!!

    尤应完全不想去猜测那个投毒者到底是有着怎样的阴暗思想,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不想死!

    现在尤应感觉有些恶心,视线有些模糊,他想赶紧逃离这个酒吧,他有些看不清楚周围那些群魔乱舞的人只知道,也有中毒较轻者意识到这个酒吧的危险性了。

    有的人在爬,有的人在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努力向大门前进.......

    但是

    但是

    一道冰冷的铁门堵住了他们所有的妄想

    全封闭式的酒吧,没有窗户,没有钥匙,只有门,只有绝望.......

    尤应看着铁门,牙几乎快咬出血来,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体会过,我还想这等这一切结束后,找一个老婆传宗接代,虽然自己有脑瘤以后可能会让她伤心,但是现在我连让她伤心都做不到了!

    他紧盯着门,在缝隙处好像看到了外面的顾北笙,拿着一个按钮状的东西,按了下去......

    于是火光冲天而起,三层洋楼的碎片被冲击波吹的到处都是,一些倒霉蛋就被碎片打碎脑袋,身体或者四肢......

    顾北笙拿着按钮皱了皱眉,他刚才好像是看见尤应在他面前说

    “我的仇恨

    我的怒火

    以及我的身体

    在地狱里燃烧

    总有一天

    他们会

    冲出地狱

    灭绝你的**

    折磨你的心灵

    此恨

    绵绵无绝期!”

    是幻觉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