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抽个美女打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忽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按照最初的计划,周少瑜原本不打算搞的这么夸张,却也是无奈,毕竟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被承认和立足,而是需要足够的话语权。m.x23us.com

    一连几天,客居于王家的周少瑜没少被拜访,原本丢在客栈的黄月英也给接了过来,看起来先前丢在客栈的做法挺无情,实际上黄月英还巴不得呢,完全可以宅着不动翻阅书籍研读嘛。

    被问起最多的自然莫过于青云门,这方面周少瑜也自由说辞。

    “既是隐世宗门,外间自然难以知晓。其实蔡某乃至家师,皆算不得青云门弟子,更莫说弃徒。只不过师祖的确乃青云门弟子,因早年错杀犯了门规,这才被逐出师门,只念起非是有心,师祖一身修为得以留存。师祖出山之后,言‘乃不知有汉’,故入深山隐居,其后偶救一女,由此留下子嗣……”

    顺带就将黄月英的身份也弄了个来头,至于说黄月英没法力,嗯,传子不传女。若非如此,周少瑜也无机会拜师修道。至于哪个提出想学,不好意思,咱这一支一直以弃徒自称,不得允许,传不传外。

    众人一听了然,这对师兄妹就算今日不是夫妻,将来肯定也跑不了。

    “敢问周郎君,不知周郎君对天师道有何见解?”问话的乃是王羲之次子王凝之,也就是即将大婚迎娶谢道韫的那位。这货对天师道深信不疑,十分推崇,乃至于到了昏庸的地界。晚些年孙恩叛乱攻打会稽,这货就曾‘求援’,信誓旦旦说他已经焚香向天师寻求帮助,皆是自会派数万大军来援……

    真尼玛奇葩!再反观谢道韫,招兵买马于家中训练数百兵丁,孙恩杀入城中时,谢道韫提剑亲战带人奋勇杀敌。这对比,啧……要不怎么所王凝之是草包呢,两人压根不搭。

    天师道也就是五斗米教,后者之称缘起于入教需缴纳五斗米,不过此称带有一定贬义,此从其弟子从不会自称五斗米教就可以看出。

    张陵在顺帝汉安元年(142年)在鹤鸣山自称受太上老君之命,封为天师之位,创立天师道,与蜀中影响力甚大。不过数十年前,青城山道支持下,李特崛起建立蜀国,眼下人称之为后蜀,而后世历史称为成汉。如此一来,天师道不得不迁移,由此进入中原。

    一番传教之下,包括琅琊王氏、陈郡谢氏在内的一些列高门士族皆开始信奉。然而世道艰难,衣冠南渡,士族百姓南迁,自然便将天师道的影响带入南方,连带吴兴沈氏等南方士族也开始信奉。

    可以说,眼下的天师道,影响力相当大,周少瑜傻了才会说坏话,而且此时天师道教首杜子恭,经营之下可是与这些家族尽皆交好来的。此次闹鬼,原本就打算去请杜子恭前来,只不过恰巧外出云游没有请到。当然了,周少瑜反正是无不恶意的猜想肯定是躲着了,毕竟杜子恭待的钱塘,距离可是相当近,消息很快就能传过去。

    眼下大抵推崇老庄之学,也就是老子和庄子,核心思想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只要根据此推崇一番投其所好即可。

    当然了,实际上这年头早就开始儒道互补,只有有条件的,人人儒道皆学。即便不那么信道,没关心,信儒也没差,两汉之时,儒学就已经开始神化,称为谶纬之学,魏晋时期尤为盛行,不过魏晋之后迅速败落。

    “都是群神经……”好容易送走愈发热情的王凝之等人,周少瑜也是醉了。礼物的确没少收,可东西么……周少瑜随手打开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头是一粒粒红艳艳的所谓丹药,炼丹嘛,这年头会的人多了去了,特来让周少瑜品评一二。

    品……还是算了,这玩意尽是些硫化汞什么的毒物,周少瑜又怎么敢吃。装模作样吃掉,实际上是收入空间,为此种人还觉神奇呢,他们吃了一个个燥热不已之类的症状,放周少瑜这儿啥反应没有。算是进一步坐实‘高人’身份。

    转眼便到了王家大婚之日,然王谢两家虽为高门,却并不奢华,甚至可以说简单低调。对此周少瑜也并不例外,要知道唐代时就曾有人评价:自东汉魏晋以来,时或艰虞。岁遇良吉,急于嫁娶,六礼俱废。

    隆重与否,周少瑜并不在意,反正和他无关,他又不是新郎官。若不是因为新娘乃谢道韫,他才懒得费尽心思坐这儿呢。王谢两家也不那么在意,所谓‘山**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两家压根不需要办的多么奢华来体现自家身份地位。

    何况这时候谢家还不算真正崛起呢,王家都低调,他谢家嫁女自然更低调。

    大婚之日,作为座上宾的周少瑜自然有资格参加婚宴,且座位排次不低。这也是周少瑜第一次见到日后名满天下的大才女谢道韫,怎么说呢,美貌是足够了,但和想象中的,大抵还是有不少区别。

    按照原本的想象,出身谢家受到良好教育的谢道韫,表面上自然是大家闺秀风范,然其性子,却应当是阳刚豪迈,柔中带刚。不然绝对作不出‘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这等霸气诗句。

    只不过眼下来看,却是有几分冷美人的架势。

    一丝不苟,面无表情,明明大婚之日,看不出丝毫开心。甚至不与新郎王凝之有任何多余的眼神交流。整个人都有几分冷冰冰的,也不知道本来就是如此,还是因为不满这婚事。

    谢道韫如今十五,虚十六。(假的,谢道韫生卒不清楚,猜个大概凑合。)虽已及笄,却仍有几分稚气青涩,到底还是娇嫩少女么。看得出底子很好,肤白貌美比例协调,然而这妆容,却是不敢恭维。

    魏晋时期最流行的,莫过于晓霞妆,《妆楼记》记载:夜来初入魏宫,一夕,文帝在灯下咏,以水晶七尺屏风障之。夜来至,不觉面触屏上,伤处如晓霞将散,自是宫人俱用胭脂仿画,名晓霞妆。

    看起来似乎很美,然而若非此时代之人,当真难以接受。而且现在谢道韫的妆容明显不至那般简单。额间添画也就罢了,这不稀罕,完事双目两侧到鬓发之间还要画上几笔,来了两道莫名的粗线条。且脸上红粉扑的夸张,红唇的涂法更是有几分惊惧之感。这还没完,嘴边两颊更是点上两点。

    此为妆靥,可在颊边画二新月样子或钱样,又或两侧酒窝处点上胭脂。起于汉,流行于唐宋。魏晋时期也常有。

    总归周少瑜一直都不大看的习惯,太过怪异。尤其面上还扑了一层粉,煞白煞白的,周少瑜感觉这不是在大婚,是在扮鬼……

    对此,周少瑜是很不满意的。当然了,谢道韫也不满意。

    谢家满门,尽皆精英,允文允武,哪怕谢道韫身为女儿身,也是丝毫不差,如此环境下成长,对于未来夫婿,自然要求就高。然而王凝之,显然不是什么人才俊杰。

    出身王家,作为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在书法一道上自然不会差,可问题在于,除了一手还算不错的书法之外,几乎没有出众的本事,为人中庸,凡是规规矩矩,为人死板墨守成规,还迷信的厉害,满心都是天师道,一心想成‘王半仙’。

    历史当中,谢道韫出嫁后回娘家,直言‘一门叔父,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有封胡羯末,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其中封胡羯末,是她一众弟兄的小名。大体意思就是,他们谢家无论长辈同辈,个个人中龙凤,而王凝之就是个菜鸡。由此可见多么不满。

    奈何婚姻大事,又怎能自己做主?

    这般想着,谢道韫心下轻叹,忽感一道事先焦灼,抬眼一看,却见一陌生男子好生失礼的盯着她一动不动,且眉头皱起,表情间又带有几分犹豫。

    ‘这是何人?’谢道韫好生奇怪。

    其实坐在席间的周少瑜很是扎眼,无他,这年头即便男子,普遍都施粉施朱。此等场合,半分粉黛都无的人当真极少。对比之下,周少瑜自然也就显眼了。

    加之周少瑜身份特殊,其实暗中观察的人并不少,见周少瑜居然如此盯着人家新娘不放,纷纷诧异,不过观其面色表情,似乎并非是看上人家姿色,而是发现什么隐情一般。

    果然,就见周少瑜一挥手唤来一位仆人,片刻后,那仆人便到了王羲之身边禀报,又过得片刻,王羲之与周少瑜悄然而退,也不知去商议什么去了。

    两人自然早已会面过,且详谈甚欢,或许各方面来讲周少瑜的学识文采并不出众,但架不住见多识广很有想法,再加之先前的一波戏铺垫,王羲之便对周少瑜颇为看重。

    不要以为‘书圣’就多么超然,说白了也还是一个人,同样崇尚玄学,信奉天师道,还极其执迷于服食寒食散,自然对所谓高人摆不起架子。

    那日周少瑜驱鬼虽未亲去,可那日一声巨响大地震颤不是假的,事后前往观察,毁了三两房屋不说,地上更是有个大坑,以眼下人的见识,只会觉得非人力可为。其后又见识了手心生火这等小法术……更是深信不疑。

    眼下被周少瑜一脸凝重的叫了出来,王羲之心中咯噔一下子,顿时心生不好的预感。

    “王内史,敢问君以为叔平为人才能如何?”周少瑜表情严肃的道。叔平便是王凝之了,乃他的表字。

    王羲之没吭声,客观来讲,王凝之还是有几分才能的,只是若何其他兄弟相比,委实过于平庸。年纪轻轻却思想保守不知进取,甚至可以用迂腐来形容。只是,父不言子之德。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夸赞,只好默不作声。

    此等情况也在周少瑜的预料当中,见此,轻叹一声,郑重道:“君以为,那谢家小娘才貌如何?”

    这般一问,王羲之有点不满了,你这意思,是说我家儿子配不上人家不成?诚然,那谢家小娘的确素有才名,可那又如何,终究不过女子尔。这大喜的日子,你跟我说这个?正待发作,忽的想起周少瑜的特殊身份,不由立刻正式起来。

    “这……二人早已测算生辰八字,颇为登对,难不成……”王羲之迟疑道。

    “常理而言,生辰八字足矣,然有人例外!”周少瑜这便是要开始忽悠了。“实不相瞒,今日见那谢家小娘,一时惊为天人!在下敢断言,此必为女中文曲,假以时日,必定名满天下,其才之高,乃古往今来第一才女!便是男子也能让其自愧不如。能娶此女,本为偌大福气,然就怕无福消受啊……”

    闻言,王羲之想起周少瑜最先发问王凝之如何,那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王凝之才学本事不足,过于平庸,压根无法和这女中文曲相配,若强行配对,喜事很可能变成祸事!然而总不可能现在还反悔吧,真这么干,他王家的脸还要不要了?此外谢家不跟你拼命才叫奇怪,不带这么辱人的。等于说,已经无路可退。

    迟疑片刻,王羲之问到:“若强行配之,当如何?”

    “文曲乃文运,若为男子却是无妨,便犹如曹子建一般,才学之高,不但名噪一时,更名留万载。可文曲为女,绝非常人可配,所谓文曲桃花,若男子压不住,不但容易早夭,且……”说到这,周少瑜便顿住,虽未说完,其意却很明显了。“以在下习得观人之术,君之七郎献之,当为人杰。”

    王羲之差点没尿,这潜台词意思,就是说往后谢道韫会和王献之牵扯不清呗?雾草,这叔嫂之事要真发生,他王家脸面何存?

    “君之犹疑,在下可猜的一二,事已至此,断无法终止。为今之计,独有一策可解!”

    “为何?”

    “虚有其表,未有其实!”

    大婚之事,自是喜庆,相比起谢道韫的冷淡,王凝之却是高兴的很。谢道韫貌美不说,其才名更甚,孩童之时,便有‘未若柳絮因风起’此等诗才。能娶到女神,能不高兴?

    然后,然后,然后……纳尼!?不能洞房?

    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王羲之决定先拖延观察一段时间。若是跟他这般说的人事他人,王羲之定然懒得理会,可换乘周少瑜,就不得不谨慎了。

    而且此事看似不好验证,实则并不难。周少瑜言之凿凿说谢道韫乃女中文曲,才学将高到一个吓人的地步。既如此,或许眼下的确年岁尚且还需学习吸收沉淀,但由此天赋,定然远超他人才是。王羲之决定亲自关注一番,探一探谢道韫之才到底如何,是否真当得起古往今来第一才女之称。

    此外,抑郁的同时也有几分满意,王献之如今不过七岁,便被周少瑜断定当为人杰,前途值得期待啊。

    周少瑜松了口气,不管王羲之到底是何想法,到底暂且达到目的。心说还好后来改变主意玩一把大的,不然人家又怎会在这等事情上让步?不直接恼火都算好的了。

    至于王凝之,对不住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