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终浩劫

9.剑圣后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秋雨没有淋漓,没有倾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只是有些断人心肠,丝丝如线,线线串起不该再有的思念。

    不念,忘情,断绝一切。

    还是明知道滚烫、疼痛,依然放不下。

    佛说,若是痛了,自然放下。

    但他可知即便痛也不会放下的,就会入了魔。

    披头散发的男人,站在雨水里,站在无人问津的路边,他入了不魔,因为功法全废。

    他不想入魔,因为魔毁了他一切。

    可即便,他现在入了魔,又能如何?

    没有力量的魔,不过街头耍泼的疯子,不过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他仰着头,满脸胡渣长一寸短一寸,湿漉漉刘海之间的瞳孔里,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悲痛。

    悲痛欲绝时,又是雨停后的黄昏。

    黄昏最断人肠

    有经过好心的小姐,想要令仆人送伞,他拒绝了。

    有经过江湖的侠客想问问他在做什么,他沉默不言。

    别人嘲笑,大笑,以他为乐。

    他不闻不动。

    别人怜悯,叹息,似为他说尽心头之伤。

    他不睬不理。

    安静的眸子里,映着的唯有那斩开了青峰的一道剑光!!

    剑光寒,当年他刀光也冷。

    这道开山的剑光,必然是那独孤剑圣冯虚御风,踩踏着天地间的虚无,然后以天地之力为剑,以天人合一为柄,以心中太上为力。

    如此,才挥出绝世、传世的一剑。

    但,他留剑于此,何尝不是在期望着后人的超越?

    真正的武者

    何须炫耀,何须千古留名?

    “所以,你选择的是忘情吗?”

    落魄男人站在雨水里,呢喃着别人听不到的话。

    忘了

    自然没有喜怒哀乐,自然可以一心向剑,天人合一,以己为神明,以万物为刍狗。

    可是。

    剑圣是剑圣,他是他。

    剑圣能太上无情以入道。

    他做不到。

    恍惚之间,他踏前一步,右手纯属而若本能的探向腰间。

    直到握空,他才察觉原来自己的刀已经不在了。

    落魄男人也不叹息,更不悲伤,自嘲,静坐而下。

    背靠青山,仰望青山,身也成了青山。

    挣不脱,放不下,青山也是囚笼。

    再宏伟,再庞大,再金碧辉煌,再温柔乡,也可以是囚笼。

    囚住的是一棵永无止境、自由的心。

    落魄男人抬手,似是握住了雨。

    又抬手,似是抓住了风。

    但在外人看来,却不过是个疯疯癫癫的流浪汉,脑子有问题,才不去躲雨,而是站在这天地恢弘的萧瑟之下,如痴似狂。

    ——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挽着黑发的优雅少女正撑着伞,稍稍佝偻着身躯,从峡谷的泥泞彼岸,一踏一步,她目不斜视,而左手则是抓着本册子,在默默诵读不知哪朝的词赋。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少女粗衣布鞋,面容极美,美的不似人类,但她佝偻的身躯却有令人遗憾。

    似乎天容不得十全十美,总须添上一道残缺。

    但那佝偻着身子的少女却不以为意,似乎风声也好,雨声也好,身旁路人或嘲笑、或哀怜的声音也好,全都比不得她吟念的读书声。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她抬起头,看了看那一线的狭道。

    道路一侧,落魄男人正仰头站在雨水里。

    少女露出了笑,念出来最后一句:“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念罢,便是将书册放入怀中,撑着伞缓缓而行。

    只是在经过那落魄男人时,她忽然停下了脚步。

    经过之人看到了这一幕,却是啼笑皆非。

    “这是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啊,哈哈”

    “只是那小娘子还挺漂亮的,若不是驼了背,说不得本公子还要去施展一番美男计,将她带回家里做个小妾只是这般模样,连婢女都做不了。”

    “可惜了一副面容,想来必定是前世造了孽。”

    “不可乱说,这两人都是可怜人,必然是产生了共鸣,所以才停下。”

    “别乱看了,我们已经来晚了,剑圣墓地在前面!别忘记此行重任才是!”

    “墓地之中藏有宝物,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那里!其余的事情,都别管!”

    “对,你看那剑圣一剑斩开的山峰,不说得到他传承,便是一招二式,都能开宗立派,扬名千古啊!!”

    匆忙的江湖中人。

    经过的商人、闲人、官人

    他们或是看着尽头的墓地。

    或是评头论足着眼里那落魄的男人,以及驼背的女人。

    或是感慨着剑圣一剑斩青山,是多么厉害,多么恐怖,想来他的传承也是恐怖至极。

    但是没人看到,也没有人想到。

    心。

    太上无情之心。

    除了那落魄的男人,他已经看了这座山七日七夜。

    而此时此刻,那少女也站在了路畔。

    不说话,不交谈,也不问彼此是谁。

    同来此处,同观青山,已是缘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山好看吗?”

    驼背少女突然问出一句话。

    “不好看。”

    夏极也没头没尾的接了一句。

    驼背少女道:“但你已看了很久。”

    夏极道:“因为我会没到结束的时候。”

    驼背少女突然奇道:“你为什么不去墓地?你难道不渴求力量?”

    夏极道:“别人的力量终究是别人的,得到了也不过是囚笼一座。”

    驼背少女笑着摇摇头:“你真是个怪人。”

    说罢,她蓦然丢开撑着的油纸伞,伞飞扬再飞扬,不知去往了何方

    而雨水被无形气息撑开,膨胀

    “你应该庆幸。”

    驼背少女的声音传来。

    无论是落魄男人,还是周围晚到的江湖侠客、看热闹的人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目光里,那少女长发飞舞,秋雨无法入她身周,抵达三丈之外,便顺着气罩划开

    她若神魔,登临此处。

    刚刚还岁言碎语的人,顿时吓的雅雀无声。

    除了那满脸胡渣,神色落魄的男人,站在蜀道之上,淡淡问:“庆幸什么?”

    少女狂笑一声:“庆幸你没有入墓地,去打扰先人的安息,否则我的剑下,又会多一个人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