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诡案实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虚假的快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而且,江焱为什么这么激动,我想我也猜出来了一些,从江焱的话语里面不难听出,在二十年前的时候,内院和江府还是两个对立的状态,江府里面也应该有很多人,可现在,江府里面除了江焱之外,我一个人都没有看到,那些人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两个可能性,一个是被内院的人杀光了,另一个是被囚禁起来了,我本人比较倾向第二个,毕竟如果内院里的人虽然是一群疯子,什么都做的出来,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屠了江府的话,江焱早就跟他们拼命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而江焱并没有,我认为,现在的江焱一直在隐忍,还没有爆发应该就是因为江府的人现在都在江家内院的人手中,从二十年前,江府就已经打不过内院了,几年前,江月寒走的时候,江府应该出了江焱之外还是有一些人的。

    等等...为什么江月寒对这些事情表现的一点都不吃惊?现在的江府,和之前的江府完全不同吧?可是江月寒就来问都没问一句,难道在见我之前她就已经问过了么?

    走到吃饭的地方,江月寒正在百无聊赖的敲打着筷子,江焱走进去看到江月寒便轻斥一声:“不要敲筷子,敲筷子会变成乞丐的。”

    江月寒努了努嘴:“谁让你们到现在都不回来?这都多久了。哼,都不知道人家会饿的么~”

    额...我心中升起一阵恶寒,在家里的江月寒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江月寒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一直在盯着他看,顿时不乐意了:“你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江焱也注意道了我的目光,朝我投来不善的眼神。

    我被这父女两个的眼神剜的有些透不过气来,连忙求饶:“咳咳,我盯着你看是我的不对,以后不会这样了。”

    江月寒看到我吃瘪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说了一句饭菜都凉了,便蹦蹦跳跳的跑去给我热饭菜去了。江焱看着江月寒的背影轻叹一声,轻声道:“还好,月寒可以一直这么快乐。”

    江焱的声音很小,可身为高级鬼帅的我却还是听到了,本来我不准备问,可江焱的声音里面,却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奈,这让我很在意。趁着江月寒不在,我问道:“伯父,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江焱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露出一个恍然的神情:“额...没什么,自言自语而已。”看江焱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想到我在旁边一样。

    因为太长时间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我站起身,走到江焱面前,道:“伯父,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其实您并不太喜欢我,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月寒未来的丈夫,对么?”

    我说的这句话,其实颇为作死,但是面对江月寒的父亲江焱,我想不出来别的办法跟他交流,控尸的人,生死都看的多了,我的那点小花花肠子估计江焱心里全都明白,就好像我一开口他就知道我想学习前代大长老的绝技,一看到我就知道江月寒并不是我的唯一。

    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上来就把一切都给他说清楚。“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对于月寒,我想了解她,不管我在您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说。我想了解月寒,想保护她。我知道我只是说的话,并不能让您相信我,但是...”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江焱真的不想跟我说的话,不管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但是我想,只要我吧我心里想的告诉江焱,他不会对我说的话不管不顾的。

    果然,江焱面色露出一丝犹豫,随后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我家月寒竟然会喜欢上你这种家伙。哎,算了。反正既然月寒已经选择了你,作为前任家主的我也没有反对的全力。以后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成为江家名正言顺的家人之一。”

    我无奈的点点头,没办法,不管哪一个父亲在女儿吧女婿带到家里来之后,发现女婿喜欢都不止是她女儿一个,都会炸毛的。江焱没有直接把我干掉就不错了。不过仔细想想,我被内院的人抓住这件事情他绝对知道,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想去救我。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本来就是想让我死呢...

    “啪”我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脸,不能再继续续想下去了,不然的话我对江焱这个未来岳父的好感会完全消失的,马蛋为什么我越想越觉得这个世界对我充满了恶意...

    江焱愣了一下:“怎么,原来你有自虐倾向么?”

    我苦笑道:“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很奇妙,让我们无法解释,刚才的事情,就当成是这样好了。对了,伯父,您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月寒她有什么事情么?”

    江焱轻叹一声,我已经不知道这是这一会他第几次叹息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月寒没有普通人类应该拥有的一些情绪,倒不如说,在她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把他的一些情绪给封闭了。比如...同情。”

    “什么?”这句话,我的确有点不敢相信,我以为他在给我开玩笑,不管江家对人体的研究多么强大,也不可能封闭人的情绪吧?能到就像电视小说中说的那样,将江月寒的情绪完全剥离出来?那太扯了。

    江焱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道:“月寒的人格并不健全,或者说她的心智并不完善,跟他在一起这么久的你,应该也发现了吧?他完全不在乎陌生人,甚至身边人的死活。将尸偶看做是道具,在某种情况下只会考虑到自己。”

    随着江焱的诉说,我慢慢回想起以前的很多事情,比如张家陵园制造有智力的尸偶,在考核的时候将有智慧的尸偶洗脑之后在放到考核中待他受死,明明拥有尸偶的记忆,可方思宇出事之后,他却摆出一个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是那些不都是因为她从小就在家里长大,受到的教育的原因么?难道不是她完全不谙世事所以才...难道这一切都是江家人为干预的结果?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她会对我们这么好?对赵河,我,还有欧阳悦...

    江焱道:“月寒的命运,从出生就已经注定了,她是江家几百年来最天才的人,你知道我能同时操控多少尸体么?一千,这是极限,可月寒,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问你控尸的事情,你说你知道,只要控尸,就要自己去体会死亡,而月寒从五岁开始学习控尸。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每天看到死亡,接触死亡,甚至体液死亡是什么感觉?就算我们可以让她认为那是做梦,可是她只有五岁,每天梦到自己死亡。”

    “闭嘴...”本来我以为江焱要说什么,可没想到,在江月寒的父亲最里面,竟然说出了这么让人恶心的事情。我的声音因为愤怒变得冰冷:“那为什么不等她长大了在让她学习这些东西,或者直接不让他学习了...”

    江月寒一直表现的很快乐,甚至对于控尸来说,他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态度,所以我一直没有思考过这种事情,哪怕是我知道了江月寒每天承受的事情之后,可看到江月寒的笑脸,看着她搞怪,我就将这些事情全都忘了,必将,江月寒她喜欢控尸。

    他将控尸当做一份乐趣而不是使命再做,她说出自己是控尸江家唯一继承人的时候,她很骄傲,脸上的那种满足,是无法假扮出来的。我不开心的时候一直很喜欢跟江月寒斗嘴,因为,跟他斗嘴可以吧那种气氛传染给我,让我不那么难过。

    可是,现在江月寒的父亲却告诉我,这份快乐是人为的,她的人格是缺失的,我无法接受。

    “你懂什么?江家为什么会这么强,强到让官方的鬼区都忌惮,不是因为控尸一族强,而是因为江家,是一个家族,现在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江家的分裂,以为江家还是以前那个江家。但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了呢?这一辈里面,除了月寒,江府已经没人了啊...”

    江焱看上去有些痛苦:“你以为我想这么做?月寒是必须继承江家家主,必须学习控尸之道的,她只要出去,代表的就是整个江家,整个家族。所以,既然一定要学的话,与其在控尸的道路上一直被折磨,倒不如让他洒脱一点,不是么?毕竟,她现在过的很快乐就够了。”

    “可是...”江焱说的话,我无力反驳,这是他们家族的事情,就像江焱说的,家族是什么我都不懂,他们做的事情,我当然更不懂。所以我没有权利说话,直接坐下等江月寒回来吃饭就好了。

    可是我心中总觉得江月寒这种状态并不好,不过,一个想法随着与江焱的对话逐渐根固在我的脑海中,我的想法在江月寒身上,真的是对的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