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

正文 第六十九节 朋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牛思黯去了洛阳,京兆少尹的位置就空了出来,我准备让元稹补上去。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此刻殿中只有皇帝和李绅二人,便是侍立的内侍都没有一个。

    “陛下,微臣之前……?”

    就在前几日,李绅递了条陈进宫,想将提点刑狱使司的职责卸下。

    “让元稹去管,你们关系好,有他配合你,提点刑狱使司这摊事交给他也能放心。”

    李旭停顿了一下:“京兆尹还让蜀王兼领。”

    朝廷的政局趋于平稳,一切只等陆贽和李吉甫返回京城之后再作展布。

    “陛下,微臣还是认为李德裕比元稹更为胜任一些。文饶出身河北大族,重用赵郡李氏能够示好河北藩镇下的各大家族,而且文饶是宰相子,除了任职清贵,也要历练一番。”

    李德裕现在任职翰林学士,他一直都有建立功业的心思。

    这次牛僧孺转任去了东都洛阳,将京兆少尹的位置让了出来,自然引起了各方的觊觎。

    李德裕、李绅和元稹这个小圈子碰头之后,便商量好了尽量让李德裕出任京兆少尹。

    一来是这个位置十分重要,竞争者甚多,李德裕是三人中硬实力最强的,由他出面竞争,最容易保证落到自己的夹带里。

    至于元稹,他之前往江南走了一趟,深知道皇帝对财赋的重视,所以元稹更倾向于谋得一任负责财税工作的职务,这样更能确定他“专业的财务官僚”的定位。

    当然,要拿下这样一个位置少不得需要李吉甫出面向韩岗进行政治交换,因为财税系统一直都牢牢把握在韩党的手里。

    他们的这些小心思,李旭完全知道。

    正所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指望这些官老爷们变成雷锋、孔繁森、焦裕禄,那是痴人说梦,缘木求鱼,完全脱离了现实。

    李旭不怕他们拉帮结派,前提是要把事情都办好办妥。

    如果不办事只是胡搞,那皇帝也绝对不会跟他们客气,先送他们去提点刑狱使司尝一尝各种炮制人的手段,再送上刑场走一遭就是了。

    “好,就让李德裕出任京兆尹,让光王挂雍州牧的职务,蜀王挂益州牧。”

    大虞的官职之中并未有州牧一说,但是很多显贵的亲王,为了彰显他们的地位,依旧会按照汉朝的例子给他们加上州牧的职务,而且往往是雍州、益州、冀州这样极具象征意义的名号。

    “韩令公家的韩要病退,我一直留着不允许。”李旭想了想道:“我之所以一直不让他退,就是因为他之前参与到了程奇力谋反的事情里。留着他可以敲打敲打韩岗。”

    韩所担任的比部郎中,虽然属于户部,但是秦汉时代宰相体制的遗留还在,其本身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财政部门。

    现在朝廷除盐铁转运系统外的所有收入和支出基本都要在比部那里过一到手,比部郎中虽然是个五品官,但是权力极大。

    也正是韩的比部郎中加上韩岗的盐铁转运使的这两样职务,使得韩家有了控制朝廷财务系统的政治基础。

    “这个职务一旦空出来,朕就会让元稹接过这样一个职务。”

    皇帝说着话,李绅已经满头大汗的跪在地上。

    自古以来,“结党”都是一件大忌。

    儒家的祖宗孔丘老先生就说过: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党同而伐异。

    按照这套标准来看,李绅、李德裕、元稹他们这个小集团,以及后面若隐若现的李吉甫。

    他们可谓是一个党同伐异,比而不周的小人集团,乃是要被唾弃的对象。

    这种事情私下搞没什么,毕竟世人的素质太低,各个都私心自用。

    但是一旦被点出来,那就是一桩大罪过。

    “由元稹担任比部郎中的财力,李德裕担任京兆尹的权力,还有你李公垂提点刑狱使司的威风,等李吉甫出任枢密使进入政事堂,你们也就算是大权在手,那个时候我就要看到你们治理天下的成果。”

    皇帝的话让李绅感到一阵阵心悸。

    比部是韩党经营已久的老巢,元稹这么一个空降干部过去别说要办什么事,掣肘不知道有多少。

    京兆府上下早就是一团乱麻,即便之前牛僧孺加以梳理,但是自从文党以来到现在都是放羊的状态,李德裕过去也未必能很好的展开工作。

    枢密使李吉甫虽然可以进入政事堂,但是政事堂是议论大政而非庶务的地方。

    枢密院本身是一个军事相关单位,如果尚书省和中书省抱成一团,李吉甫的影响力也帮不到元稹太多。

    “陛下,比部那边千头万绪,京兆府又是倾颓已久……”

    李绅跪在地上,一滴滴汗珠从额头滚下。

    “公垂,你们享厚禄,作高官,就是要办事的。”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提点刑狱使:“能够把事情办好,朕也乐得看你们一团和气。”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道理,朕是明白的。”李旭说道:“朕一个人精力有限,所以需要你们来扶持辅弼,朕只要将几件要紧的事办好,也乐见其他的事情有你们为朕操劳。”

    “但如果你们不能尽职尽责,反而尸餐素位,一心去铲除异己争权夺利,那朕也会给你们一个教训。”

    “朕会尽量给你们施展才华能力的环境,但朕所要的结果,你们也要有所表示。”

    即便是李绅这样敢于豪赌压到文党的官僚,此刻也感觉到了什么是恐惧。

    李绅现在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雷霆雨露尽是君恩”。

    只要皇帝想,就能将他提升到提点刑狱使的地位,位高权重,有威压朝野之权,有烈火烹油之富。

    但是同样的,只要皇帝一个念想,这些就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让今日的李绅和昨日的文党没有任何区别。

    这一刻李绅竟然对已经远离了权力中心的裴度与牛僧孺,他们虽然远离了权力中心,但是也算是同时离开了危险。

    “你退下吧,过几日李吉甫就要回京,那个时候李文饶便会以京兆尹的身份率领官员去郊迎他父亲。”

    李旭接着补充了一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