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遮天之万古独尊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今日仙域;诸天共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天地颤栗,众生有感。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惊悚人世间的力量在复苏,压迫的万道哀鸣。一种不朽的气机从仙土中扩散,那是属于仙王的威能!

    在这一刹那,无数生灵回想起了两千多年前曾经爆发的惊世大战,让整个宇宙都走到了毁灭的边缘。

    “这就是第二道尊所说的征战吗?”

    北斗古星上,那些可纵横星域的准帝,包括被封禁中的至尊,一个个都毛骨悚然,联想到了一种可怕的情况,“那战场会是……”

    “成仙路?!”

    ……

    “逆行岁月,逐道古今……”此刻的仙王是超然的,一缕眸光击穿了岁月的阻隔,仿佛看到了顺游而下的那个人,“让我好奇,让我期待,你究竟走到了怎样的地步……”

    从宏伟的殿堂中走出,登天而上,一种大势冲击,打穿了时空的束缚,似乎在向古老的岁月前行。

    “轰隆隆!”

    岁月的长河真实显化,时空的门户被打开,一道绚烂的光逆游而上,照亮了曾经的纪元,过往的历史此刻像是重现了,映照出诸多的人与景,让众生震撼。

    青帝成道,睥睨世间;无始慑禁区,至尊不敢言……追溯逝去的时代,显化最绚烂的浪花。

    然而这一切的辉煌,此刻在众生的眼中却慢慢的黯淡了下去,因为有一幕超出常理的景象凌驾在其上,夺去了所有的光彩。

    一条舟,一个人!

    小舟是晶莹,似乎是由某种特殊的晶体铸成,散发不朽的气机,可在岁月中长存。人是超然的、盖世的,有无穷威压,环绕混沌气,俯视万古纪元。

    看不清真实的面容,目之所及只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血腥感,源于那个人身上的衣衫。因为在衣衫上有赤红的液体滴落,那是血!

    随着他的不断临近,各种异象频出,震撼人心有击杀绝代高手的画面,血雨飞洒;有诸天神魔一起在殒落,尸骸成片!

    那衣襟上的血,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可想而知是经历了怎样的血战,才得到最终的胜利。

    然而再怎样的艰苦拼杀,都被这一尊畅游岁月的盖世强者所闯过,将一切强敌打落尘埃,唯有他一人长存,淡看诸天万界。

    毫无疑问,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修炼史上的一座不朽丰碑,值得世人敬仰、膜拜。事实也是如此,在他的身周隐隐有一种祭祀音,一种叩拜声,跨越时空而传到无数生灵的心田,仿佛天地众生在齐诵一个禁忌的称号,赞美一个伟大的存在。

    道祖!

    道之根本,法之源泉!

    像是一种应和,冥冥中有大道在回响,诵出古朴的道喝。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

    “好吧……我知道这是谁了……”北斗古星之上的诸多准帝脸色变得很难看,“也知道为何那仙王都要如临大敌了……”

    “道祖回归,这是要接续两千多年前的那一次终极对抗吗?”这些准帝第一时间动手,撕开了虚空,横渡宇宙星河,用吃奶的力气往边荒逃窜,“九天十地绝对不能待下去了……”

    “一个不好,那是要死人的!”

    仙路虽好,但是小命却更重要,他们可不想一不小心就因为余波而死,那才是真的太冤了。

    ……

    在时间长河的上游,有人声势浩大的出现,驾着一条小舟,向成仙路的这一个时间节点而来。

    可怕的气机汹涌,粉碎一切阻挡,无论是什么仙道雷霆也好、岁月浪花也罢,都被碾压而过,化作乌有!

    这样的手段,强大如天帝都要凝重,认真的审视,感觉到些许的意外。

    “可喜,可贺……”他开口,声音准确的传达到姬寰宇的耳中,“你的方法终究是有效,在那个境界上走出了半步。”

    “只是你的状态不怎么好啊?伤得这般重,本源近乎干涸……”洞穿虚实,看清根本,他把握到姬寰宇的处境,那只是比死人多出一口气,险些坠入死亡的绝境中。

    身上的威势虽然能够镇压万古,但是眸子却很黯淡,嘴角还有血液在不受控制溢出,对于这种强者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情况。

    “临回归前,遇上一个大敌,几乎就要彻底身死了……不过一想到还要找你麻烦,我就斗志满满,成功做到绝地反杀。”姬寰宇轻语,“也是拜他所赐,成功让我迈出了那半步,否则说不好还要多花上数十万年。”

    “这样的对手,也难怪你会得到升华的契机……”天帝的目光转移,落在小舟上一个不起眼的东西上,那是一个老者的头颅,伴着一柄断成数截的雪白的量天尺,各自都有盖世的威压,可扫灭世间一切王!

    那绝对是凌驾在仙王之上的高手,然而最终却死了,成就了他的对手。

    “他身上的法则之力……”天帝认真的感知,转瞬后眉宇轻扬,有些许的意外,“我掌禁忌‘他化天地,他化众生’,理论上界海中一切大道法则、生灵道悟,都会铭刻烙印,纵不能掌控,也不应陌生……”

    “然而现在却出现了例外……”他略微思索,得出一个答案,一根手指向头顶指了指,“不是这片界海的生灵,而是来自那个地方吗?”

    “不错……”姬寰宇道,“所以我们的计划也该真正展开,拉开新纪元的大幕!”

    “在此之前需要革旧迎新,了断过往的因果恩怨……”他慢慢的起身,从小舟上站了起来,一种可怕的气息扩散,“就让你我之间的胜负,来决定这个纪元道路最终极的归属罢!”

    这一刻虚空在破灭,时光在消散,成片的光雨出现,无尽的混沌崩开,姬寰宇要开启征伐,杀破古今万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天帝郑重了起来,刺目的仙光迸发,他屹立在人生最巅峰,打开了自身的枷锁,让战力开始无止境攀升。

    时隔两千多年,又是一场旷世大战,只是相比于当初,这两个人都强大了太多。一个从轮回后的虚弱中归来,一个则是半个身子超越了仙王!

    相对来说,天帝在境界的对比上处于微弱的劣势,故此他需要凝神以对,从天地中收敛自身的道则,更是唤回自己的载道之兵。

    ……

    “汪……夭寿啦!”

    黑皇大叫,此刻这条无良大黑狗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纵然有一身光滑亮丽的黑毛也遮掩不住。因为有一件对它而言极度可怕的事情发生,是如此的突兀,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天帝要对决大敌,将自身战力调整到巅峰,故此那镇压诸多生命禁区的道则被撤走了,仙王池内被迫上演两百年生死大逃杀的强者,在这个时候也被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

    尤其是对于洗劫了宇宙大势力核心宝库、在不久前又敲诈了生命禁区的黑皇来说,短短的刹那,就让它处境的危险程度上调了何止一百倍?

    仙路若是能闯还好,或许诸强的注意力都会被吸引,没时间来管它这点‘小事’。然而在成仙路即将沦为战场,所有准帝乃至极道至尊统统只能打酱油的时候,保不准就有哪位“爱狗人士”想起它,来登门拜访!

    “本皇得赶紧跑……”驾驭着黑皇宫,蒙蔽住天机,开始了一场提心吊胆的逃亡之旅。

    ……

    在时间长河中顺游而下,飞速的接近着那成仙路开启的节点,姬寰宇也像是于刹那间过去了千百年时光,一身的伤势在自主愈合,虽然未彻底痊愈,但是影响已经不大了。

    凝视可怕的敌手,他战意激昂,气血逐渐的沸腾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种隐隐的呼唤传来,跨越时空的阻隔落在他的心田中,让他整个人有些不经意的恍惚。

    “是什么情况?”他有些好奇,把握时空的轨迹,追溯而上,片刻后得到了答案。有些错愕,也有些恍然,那是一幕曾经见过的景。

    透过岁月的烟尘,再见曾经的九天十地,有一道瀑布从星空中垂落,光雨飞舞,神霞漫天,像是诸仙降世,又若多人羽化飞升,太过壮丽了。

    这是飞仙瀑,从一片奇异的空间中冲击而下,破开了界壁。与此同时有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掌借此降临,从那九天上垂落,蕴有不世的道韵,锁定着一片星空,按下了绝世的一击。

    “原来是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啊……”姬寰宇轻叹,有仙光自其身分离,击穿无穷时光,向那一段岁月而去,镇压一切!

    “轰隆隆!”

    跨时空出手,令岁月长河在此刻都仿佛失控了一般,滔滔不绝,胡乱肆虐,一下子紊乱了。只是随后,就被一种禁忌的道所掌控,理顺了河流的轨迹。

    ……

    在另一端时空中,伴随着盖世一击的镇杀,两片相邻的大世界的时间静止了,不再向前流动。

    一种惊世的伟力沉浮,逆转岁月之轮,令往昔的一幕幕重现,被打成粉碎、化作尘埃的星辰重组,帝战的痕迹被抹去。

    而后残余的神力汹涌,化作攻伐元神的秘术,斩在无量生灵的意识上,抹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化作虚无!

    ……

    “杀!”

    补完一个时空的环,再没有什么可以桎梏姬寰宇的脚步,在最凌厉的杀机中,他冲出了时间长河,真正回归了这一片诞生他的天地!

    一场巅峰对决在刹那间爆发,一出手就是禁忌的法,让战力上百倍的叠加,打出了最璀璨的芒,像是属于新纪元的光!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诸天万界兆亿宇宙开辟、毁灭的景出现,一种至强的大道排列,无穷道则在演化,成为绝世杀光,斩尽一切不朽仙!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乾坤生灭,无有尽时。”

    天帝在反击,那口仙池演化,接引界海的法则,让过去的、现在的道并行排列,恍惚间池水在化海,成为万界之海,纪元在其中沉浮,生生灭灭无有穷尽!

    ……

    两种禁忌的法在碰撞,一瞬间的厮杀便走到了白热化,他们两个都已经不像是仙王了,如同是真实的准仙帝出现,进行人生巅峰的对决。

    北斗古星在第一个刹那便粉碎了,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事实上若不是碰撞中的两人强行收敛,将攻伐的余波导向成仙路,整个九天十地都会在第一时间粉碎,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只是宇宙保存下来了,仙路却崩溃,这条为古史中无数强者惦记了漫长岁月的道路,于此刻是这般的脆弱与不堪一击。

    苍穹炸开,仙路裂缝爆碎,在仙路的后面,什么都不存,只有一片虚无。

    然而在这个时候,在那浩荡而可怕的对决余波冲击下,纵然虚无都要被破灭,显露出一个宏大的世界,有一股长生的力量透来,只是如同隔着一个世界的海,难以逾越。

    “杀!”

    怒吼声传出,两尊无上强者杀了进去,在其中放开手脚对决。至高无上的道碰撞,世界海被生生抹去了,而后一根晶莹的手指点出,余波让古路尽头的一对门户粉碎,出现一个混沌洞。

    无意而为,却杀穿了整条仙路,什么都不能阻挡!

    “成仙路……终究是要有一个结果了……”九天十地中,此刻但凡是能够喘气的生灵,都把自己的注意转移了过来,死死的盯着那混沌洞,“仙域……会是怎样的世界?”

    ……

    混沌浩瀚,大界沉浮。

    一片广阔无边的宇宙,周围有仙光腾起,庇护自身,为世界的界壁。

    这片宇宙很古老,也很超然,因为有太多的造化,最起码相比现在的九天十地是如此。

    不朽气机弥漫,精气旺盛,这是修行的神土,天地的法则时常会显化而出,很容易让修士顿悟。

    这是仙域,或者说是昔年真正仙域的千百块残片之一。只是纵然为残片,它的体积也太大,比九天十地还要广阔太多。

    毕竟,当年的仙域很可怕,是由诸多宇宙融合而成。昔日一位仙王就统驭一片宇宙,而今虽然破碎了,任何一块也大到无边。

    这样广阔的世界,加上长生不朽的物质,漫长岁月积累下来,足以诞生太多的强者了。

    最起码,真仙是必然存在的!

    甚至,更可怕的生灵也不是没有可能存在。或许在一些禁忌的区域中,便生存着从无尽岁月前尘封下来的可怕生灵,躲过了一次次的界海大劫,可叫板仙王。

    像是那仙古的十凶,逞凶之下可战仙王。又有谁能够知道在这一片古老的仙道净土中,没有一支十凶的族群生存着呢?

    或许是真龙,或许是仙凰……世界太大,总能够带来意外的“惊喜”。

    ……

    这是一片神圣的净土,有药田成片,灵草生长,灵泉涌动,让人心醉神迷。而在这净土的上方虚空中,则是有岛屿悬浮,承载着一座座宏伟的宫殿。

    每一座宫殿中都有如龙般的气血,化作刺目的光柱,打穿了苍穹,破入到星空深处,可怕无边。

    “这片宇宙的大道,出现了紊乱……”最中央的殿堂里,一尊盖世的强者睁开双眼,他从天机中感应到部分信息,了解其中的秘密,“过去多少年了?又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十几万年前有一次,一百多万年前也有一次……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不少……”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如同是一口巨大的黑洞,吞噬世间的一切,“另一个世界与我们宇宙发生了交集,出现短暂的通道……”

    成仙的路开启,不仅会在九天十地中掀起巨大的波澜,仙域碎片也一样。不说是众所周知,最起码那些屹立在绝颠的强者会有所感应,察觉其中的秘密。

    “能过去吗?”

    “不能……那一边或许可以过来,我们却无法从这通道过去……”

    “可惜……这可是另一个世界啊……”先前那尊强者轻叹,眸中闪过一缕火热,在瞬间后又变得黯淡,“仙域残破了,不复原本的广阔。”

    “知道曾经拥有的浩瀚,再回首如今的天地,近乎是一座牢笼,不可挣脱。”

    “一千万年前的那场惊世大战,改变了太多,连仙域都瓦解了,化作成百上千块区域,彼此分开……”

    仙域可不朽,传承不会因此而断绝,甚至经历过数百上千万年前那件震动古今大事的生灵,还有人活着,很多消息并不是秘密。

    “碎片分离,各自漂向不同的混沌域。强大如我等真仙都无法寻觅,唯有真正的仙王才不会迷失……”一尊真仙呢喃,“眼下就有这么一个世界可与我等交集,却无法进入,真是一大憾事……”

    “这的确很遗憾,但说不得也可能是一件好事……”另一尊不朽者轻语,“我们过不去,另一边的人过不来,也就不会有什么因果。”

    “否则,若是爆发两界大战,多少生灵要倒下?好不容易才拥有了千万年宁静的时光,真的不想回到那烽火连天的岁月。”

    “哧……这世间哪有和平的净土?”先前的真仙嗤笑,“只要有生灵野心勃勃,所谓的安宁、平静,都是短暂的,总有一天会被颠覆。”

    “像那仙凰一族不就是如此?言说族中丢失了一只幼年的凤凰,在这片宇宙掀起了多少风浪?”不朽的强者冷笑,“数百万年前的事了,隔个十万八万年便重提,它们的心思还用说吗?”

    “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去,指不定那只凤凰骨头都烂了多久了……”

    “越是强大的种族,生育后代便越不容易,还是需要体谅一番的……”另一尊真仙安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陡然止住,回首望向星空的苍穹,脸色是无尽的惶恐。

    “这种力量,这种气机……”他颤抖着开口,“不会错的……当年便是这种层次的厮杀……”

    “只是,黑暗大动乱不是被荒天帝镇压了吗……”

    此刻,这片仙域残片的生灵无不颤栗,因为有两道开天灭界的气息在汹涌,让他们近乎要炸开了!

    界壁在这一刻变得透明,出现可怕的场景,那是两尊无上的神魔在碰撞,只是一缕微不足道的余波的泄露,便击穿了世界的守护,让千百星域化虚无!

    ……

    在仙路尽头对决,在人生巅峰碰撞,姬寰宇与仙古的王者杀到了疯狂,他们的禁忌法纠缠在一起,让时空为之错乱,让界海为之沸腾。

    粉碎万古的波动浩荡,无止境的扩散,前进路上一切皆毁,那成仙路尽头的混沌洞也挡不住,只是瞬间就崩开,显露出一个大世界,其中有强者在纵横,不朽物质在流淌!

    “仙域……这就是仙域!”

    九天十地中,无数的修士颤声道,激动者甚至已经泪流满面。

    “得见仙域,我死而无憾……”

    一个年老的大圣呢喃,又哭又笑,情绪太复杂。

    “长生的希望,就在我们的眼前……”

    逃窜到星空深处、为了避免被余波打死的禁区古皇在咆哮,此刻他们恨不得冲杀过去,闯进那一片仙域中,圆满人生的理想。

    只是他们不能这么做,反而还要压抑自己近乎癫狂的心灵两大巨头在生死战,他们只要靠近就会化作劫灰,死得不能再死!

    ……

    仙域生灵的惶恐,九天十地众生的激动……都不曾放在姬寰宇与他的对手心中,他们在尽情演绎自己的道与法,进行人生理念、修行道路的碰撞。

    一个立足于诸天万界、无量生灵,所以走上了成为天帝的道路;而另一个则是演化时空,成就轮回,故此化作了道祖。

    两人都打出巅峰的杀伐,至强的波动破灭所有,时间长河在崩断,一切都不可见了。

    世人只能知道,在那终极的毁灭中,最终有两道刺目的光束射出,打穿了无尽混沌,在黯淡的界海中大放光明,照亮了诸天万界!

    “帝主沉浮,诸天共贺!”

    亘古大道在鸣响,诸多古界在震动,共同交织出无上仙音,共贺新帝的诞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