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遮天之万古独尊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化龙典,九鼎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两大至尊殒,死得这般干脆利落,连仙器都庇护不了他们的性命,让无数观战者心惊与胆寒。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这样的人物,若是那些蛰伏在禁区中的仙道高手不出面,又有谁可制衡?”一些大教的掌控者心中有忧,莫名出现的强者打破了原本的秩序,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唔……也并非全然无解,莫忘记仙殿之中还有一尊无上存在……”有巨头眸光深邃,“这一脉的开创者,那可是真正的仙!”

    “是仙又如何?据传他早已半残,平日里只能借助仙殿根本祖地中的一口仙泉镇压伤势,连出手的力量都没有多少。纵然明知道殿中的至尊被杀,估计也只会忍下这口气,暂避其锋芒。”

    人们议论纷纷,战场中却寂静了下来,两尊人道巅峰的高手死去,躯体都炸开了,化作血雨散落进星空,所过之处破碎无数星辰,这是血液中内蕴的神能。

    “嗡!”

    只手遮天,妖皇炼天化地,将那血中的精粹汇聚、提炼,最终化作两个拳头大小的光团,绽放丝丝缕缕的帝气,还有炽盛如万千星辰汇聚的光芒。

    “道友你过了!”

    那只横跨星空降临、进行劝架的古钺震动,其主人借此传音,带着不满,流转仙道气息,“至尊高手何其难诞生,你怎能下此毒手?”

    “你不服?”妖皇冷漠以对,没有半分客气,“若是为劝和,为何先前荒遭围杀时不现?而是要等到大局将定、胜负揭晓时才出现,以所谓的边荒危机来阻止?”

    “我看……你口中的所谓大局是假,拉偏架才是真!”雪月清冷笑,他看得很清楚,洞悉其中的隐秘。他当年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帝路之上很多幺蛾子,一些老一辈的古路护道人看似公正,其实背后有太多不可告人的黑幕。

    “滚吧……再敢聒噪,我就斩了你!”

    “你迟早有一日会付出代价的!”古钺的主人思忖,终究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实在是雪月清方才的战力太凶残,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也清楚真的极尽一战,他很可能会堕真仙之威名!

    无奈且憎恨,古钺终究是退走了,从这方残破的星空离开。

    “一尊残仙罢了,真以为自己多了不得?”妖皇轻语,“若非为避免时光力量的反噬,战力要尽可能收敛,杀你不过是反掌而已……”

    从生死中归来,又踏出了自己的道,经历数世蜕变,他有足够的自信以帝伐仙!

    “这两件仙器……”目光流转,投到青铜仙殿与无终之钟上,这两件仙兵很有名,因为它们或直接、或间接的流传到了未来的时代。

    “无终仙王的兵器,与无始有所牵连……至于这青铜仙殿,却被吞天大帝所毁,成就自己的仙兵。”妖皇自语,“昔日只是听说,而今倒是可以真正感悟一番。”

    “轰!”

    神力汹涌,就要将那两件仙器炼化,其中重点针对无终之钟,因为这是仙王巨头的兵器,只要能摸索到一丝奥秘,都可以受益无穷。

    然而,也有其他存在看中了这口钟,盖世伟力自宇宙深处而来,敲在仙钟上!

    “当!”

    无终之钟剧震,打出浩荡乾坤的音波,震塌了成片的星域,一颗颗星辰在此刻炸碎,成为烟花。

    岁月流转,时光错乱,那口大钟就被摄走了,破开虚空,消失在无垠的宇宙中。

    那种力量是震世级的,强大如妖皇都皱眉,终究是止步,目送它远去,没有拦截。

    而趁着这个机会,那座青铜仙殿也突然爆发,勉强挣脱桎梏,逃进了虚空乱流中。

    “仙王级数的力量……”雪月清看着无终之钟远去的痕迹若有所思,“是这个时代蛰伏在禁区中的仙王出手吗……”

    做为逆乱时空者,降临之前总归是要了解一个时代的背景,以及有怎样的强者存在,以免碰上错误的对手,被逼回原本的纪元。

    故此妖皇很清楚,这个时代虽然九天十地明面上的力量很虚弱,教主横行、至尊便可镇世,但是隐藏在最深处也有可怕高手,如那葬地、禁区等,都有仙王存在!

    “算了……这次不行,以后再说……”雪月清低语,“我日后若成就仙王身,闲暇之时再回返这个时代,那时又有谁能阻我?”

    得失之间,他却也看得开,不放在心上,毕竟道途已明,其余都不过是外物而已。

    “嗡!”

    仙芒刺目,一条金光通道在他脚下延展,跨过无尽星空,通往那三千州,这一战终究结束了。

    ……

    “前辈你好厉害!”太阴玉兔满眼的小星星,看着一尘不染的雪月清,“三拳两脚就打死了这么多教主,甚至还有至尊!”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您这样,可以镇压一切不服?”

    “只要坚持自己的道,终归是会有尘尽光生的一天。”妖皇平静道,“大道就在脚下,只需要一步步的向前走。尤其是你的天赋并不弱,这个时代也堪称出类拔萃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方法啊?”小兔子眨着如红宝石般的眼睛,摩拳擦掌,畅想自己大杀四方的那一天。

    “境界需要稳扎稳打,不可贪快求疾。倒是战力不那么讲究,诸多秘术皆可加持,实现逆行伐道。”妖皇悠悠轻语,没有拒绝小兔子的要求,“只是参悟那些杀伐大术并非易事,存在契合的问题,有的时候耗费千载,也是徒劳无功。”

    “我有一法,只需资源足够,便可实现本源蜕变,不用动脑,是懒人的无上天功。”一指探出,点在太阴玉兔的眉心上,传下他昔年所开创出的一门禁忌神通。

    换血秘法!

    这是精研生命本源升华的无上神通,通过吞噬诸多强者的血肉,净化自身真血,由量变而质变,逐步蕴出龙血,渐渐凝练、纯化,实现自身的无限成长。

    直到最后,化身真龙!

    这种法,与狠人大帝的《吞天魔功》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初始时还有着差距,但是在妖皇逆行岁月,观摩过真龙后,这种法也得到了升华,有不可思议的神妙。

    若是真的走到大成,成为真龙,战力便会得到极度可怕的蜕变!

    毕竟真龙一族太非凡了,名列十凶之一,只要成仙,逞凶之下便可战仙王!

    “此法,可称《化龙典》。”妖皇从容开口,“入门容易,修行简单,对你来说再合适不过……唯一的缺点,便是需要耗费的资源多了些。”

    “不过现在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雪月清点了点大地上那一尊尊殒落的教主存在,还有掌心中两团炽盛的光团,“助你小成,堪称轻而易举。”

    “还有这种法?”小兔子本来如红宝石的眼睛变得更红了,但又有些小纠结,“需要生吞炼化吗……”

    “你可以煮着吃,只要其中的神性法则不失便无妨……”妖皇架起了一口鼎,一个个死后显化出原身的物种被放入其中,以神火烹煮,辅以宝药熬炼,一种醉人的芬芳弥漫了出来。

    “我不吃荤,我只吃素……”小兔子使劲的咽着口水,有犹豫和不舍,最终脸上带着悲壮的色彩,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壶神酿,大口的灌着,一张小脸逐渐变得红扑扑,有些迷糊与懵懂。

    然后,她显出了本色,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宝鼎,大口吃肉,将不久前口口声声不吃肉的说法抛出九霄云外。

    当然可以想见的是,太阴玉兔清醒之后定然会否认,她可是一只吃素的善良兔子。

    ……

    “你和不久前那个洗劫仙古天骄的人,是同样的来历吧?”柳神与石昊的交谈结束,见到了妖皇,进行简单的对话。

    “你为何有这样的猜测?”雪月清挑眉,有些好奇。

    “因为啊……那一方玉碟所带上的大道气息,实在是让我印象深刻。”柳神轻叹,“当年幼小时见过一个至强者,可称是纵横界海难寻一敌……”

    “而那个玉碟所庇护的人,他修行体系的韵味跟你太像了,尽管你遮掩的很好……”

    “原来如此……”妖皇了然,做出回应,“的确,我们不属于过去,不属于现在……”

    “是这样啊……”柳神道,“那么你能告诉我……这个时代、这个纪元,最终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你能够看见我,已经足以说明一切。”妖皇轻笑,“过程或许曲折,但是胜利终究会到来。”

    “既然是这样,那所有的牺牲却都是值了……”柳神轻语,带着无尽的感伤与惆怅,缅怀那往昔的岁月。

    ……

    叶凡一夜成名,九天十地谁能不知?整个九天古界,那些大势力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一举洗劫了百万计的天骄,收获之丰厚让真仙都要眼红。

    这是乱古纪元最后一次大道花瓣绽放,所有的机缘都几乎被取了出来,神药仙金、古经道种堪称海量,至于次一档的就更不要说了,要以十万为单位来计量。

    而这些,被叶凡夺去了太多。可以这么说,仙古遗地之造化若分为十,他则得其三!

    几乎是在消息传出的一瞬间,九天十地所有道统都疯狂了,要找到叶凡,生吞圣体!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因为遍寻天地,无人可知其踪,最强大的天机师推演,却受到了冥冥中的反噬。

    甚至传闻还有残仙出手,最终也只得无功而返。

    “有无上存在出手遮掩了……”世人回想起那一面晶莹剔透的玉碟,“那必然是立在仙道巅峰的人物!”

    纵然如此,还是有人不放弃,要将叶凡从九天十地中搜出来。

    ……

    叶凡很淡定,窝在宇宙最偏僻的角落中,动用仙王器镇压自己的天机。

    他知道自己做下了怎样的大事,不知道多少人想将其生吞活剥,故此需要安分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修行成为了唯一的主题,将那些洗劫而来的资源转化成实力,整个过程奢华到极点,真仙都要自叹弗如。

    先是铸鼎,九大仙金终究是集齐,各自铸型,环绕着玄黄母气鼎,仙光灿烂,神霞漫天,流转不朽的力量。

    “十鼎若合一,有谁是我砸不死的?”那一刻叶凡自信心爆棚,恨不得找个人来试招,可惜方圆千万里都没有人烟,直到他将目光转移到造化玉碟上,然后……他就被神干脆利落的镇压了。

    一日有三餐,每一餐都有数株药王,炼化其精华,提取十几万年来的成长过程中一点点从天地烙印下来的道与理,成为自己悟道的源泉。

    古经道书,借仙王器去感悟撰写人的精神,在心中探寻仙之秘,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道境,与大道全面接触,成为天地的化身。

    “虚道境……”

    叶凡恍然有所悟,他的灵觉感应逐渐变得不一样了,周围的天地凝固,无论是什么都静止。不管是空间,还是时间,都仿佛陷入了永恒的寂静。

    他修行参研的仙古天功,此刻有种种玄奥涌上心头,在这一瞬间体会到了一种不朽,是时空的停驻,是岁月的永恒。

    时间长河奔流不息,而他却超然其上,静视其向前,坐看万古沉浮。

    虚道境,在仙古的修行体系中很不一般,立身在其中,便可称之为教主,掌御一方天地。对应于末法时代,便是纵横星空的圣人!

    踏足这个层次,仙古法的奥秘才算是真正展露出一角精彩,可探索不朽的大秘,实现自身的升华。

    “轰!”

    在他体内如天崩地裂般,一道又一道仙门绽放,有仙光汹涌,如同一座又一座火山,熊熊释放潜能,释放力量。

    这种仙光与那宇宙雏形共鸣,衍生一种伟力,与宇宙万道相合一,得到上苍的承认,让其本源发生剧烈的变化。

    天降瑞彩,地涌神泉,无上大道成为华盖,在其头顶沉浮,道气不断垂落,极度的神圣与超凡。

    叶凡有一种错觉,他便是天地,天地便是他!

    “天地相合,万道相随,言出法随,镇压一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