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895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果然,这个老钱就看到了里头有几个补丁。

    要说如果看不到的话,那就太奇怪了,原是这身衣服的本身就是件邵府里头邵冲几年前穿的不要,又是压在箱底的旧衣服而已。

    能没有补痕吗?

    知晓咧嘴,一脸的我没有骗你的表情。

    老钱盯了他许久,似乎是略有所思了一会,然后他道:“那你就随我进来吧?”

    说完这话,手里提着一油纸的包子,就往里头的走了去。

    知晓先是没有明白过来,可见这老家伙的已经往里头走了去,自然的她的脚步也一溜烟的跟了上去。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这次,居然是这么的顺利。

    老钱给知晓安排了一个小厮的伙计,活计也并非有多累,只是要见人说些应景的话,比如是要说得人满意就好,而且还要让人高兴的离开。

    这样的活,起先知晓还不明白是个什么活,可是在一应的外院招呼的看着别人示范后,他就是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让自己做个看门的。

    知晓十分不满意这个活,这个活,和她此时在外头,进不了里头,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外院的外院,离最核心的地方太远了。

    一点的都接近不了核心啊。

    “那你是要干,还是不干啊?”老钱横眼过来问,大有你不干,还有后面一大串的人等着呢?

    知晓两手一伸,做了一个揖,十足的奴像,连忙点头哈腰到:“干,干,我自然是要干的。瞧瞧。这是多好的活啊,听说欧阳大人的官当的还是满大的,可是?”

    “你问这个做什么?”老钱两手一挥。其中一只手里掂量着一个油纸包,欲要说完了话。往里头的走。

    知晓连忙的跟上。又是一阵点头哈腰。

    “我这不的在外头听说了一件事吗?”知晓眨眼,与老钱轻声又带有点的疑惑和不太肯定的道:

    “我,我听说,像欧阳大人这样子的大官人家的府邸里当小厮的,那也是很有点官威,就比如说,宰相家看门的是九品小官,那像我这样的。大概是有个十品的官那么大,差不多了是吧?”

    “你听过有十品官吗?”老钱白眼丢过来。

    “没有。”知晓老实答道:“不过就是打个比方。”

    “你休想要动这些不该你动的脑子,欧阳大人可是个清官。谁的礼都是不会随便的能往里头送的。”

    老钱一脸严肃的像是在警告她,休要动这些的歪脑筋,最后他还来了一句:“你可要小心点,这个活可是我们府里最不好当的,要知道,后门看守的,前两天,就被换了一匹的人下去。所以,才有你这个空位出来,不然。你想要在欧阳大人的府邸里做活,那你是想也不要想的。”

    老钱站定,看着她,这样的与她说。

    知晓停步,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哦,原来如此,我只是考验一下,稍微的做个试探而已,你也千万不要误会了去?”知晓只得如此的说。

    天知道。在暗地里,在背后。知晓是如何的说些难听的话过去的。

    知晓心里道:清官,还清官呢?那好。我倒要看看,在我的看守你这府邸的这端时间里头,你有多么的清?

    知晓突然的一下子,在有了这个刚才自己还十分瞧不起的职位后,陡然的似乎是就有了动力和目标一般,势必是要把这个家伙的狐狸尾巴给揪出来不可。就靠自己这个看门的职位。哼哼哼。

    “嗯,那老钱管事,我今天还有事?我回家去整理一下,明白再来吧?”知晓说。

    老钱一脸的你怎么事情这么多的看向她,他道:“不行,哪有你这样的毫无一点纪律可言的,现在先给我去把这包子的送到厨房里,让人去准备一下,然后让人送到凌夫人那里。”

    “凌夫人?”知晓停了原本想要回去的脚步。“她是谁?怎么,是欧阳大人夫人?”

    知晓严肃的看向这个老钱。

    自己如果没有听方华在前几天带着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稍微的提过一些,说是这个欧阳赋,至今府邸里还没有夫人,可是此时,这个夫人?她是谁?怎么突然的又冒出来一个这样子的人?

    “对啊,是凌夫人。”老钱这样子的说,“去厨房里面,让人准备一下的带到她那里去吧?要不要我给你带路,想必你还不知道我们府里的厨房在哪里?”

    知晓心底冷笑,想她娘当初怀了她不惜损命也要生下子,可是他呢?这个欧阳赋呢?这个名义上面还是自己的亲爹呢?居然在外没有听说过他有夫人,可是在这个府里,已经是早就有了夫人。

    知晓突然的抬起头来,她厉声喝问道:“他还有没有姨娘?!”

    知晓的声音带着愤意,任是此时的谁也是听了出来的。

    老钱眯眼,很快的照实答道:“有,有一个姨娘。而且欧阳大人还有一个小姐。这个是他们老爷唯一的孩子。可惜了是个小姐,不然,……”后面的话不用老钱说,知晓自然是听出了他非常的惋惜。

    呵呵呵,知晓心底冷笑。

    他这样子的人,难道还想要儿子给他送终不成。

    他没有儿子,那是老天开了眼了,我一定会在佛祖面前,往后多烧几炷香的。

    “我要到内院里头当差。”知晓转变了主意,突然这样子说。

    “内院?”老钱眯起的眼成了一条的线。“内院不成。如今也就只有这个位置是空缺,如果你要做,我就帮你留着,算是报答你给我跑了一趟腿的酬劳,顺便,反正我们这里也是要招人。”

    老钱说完照样往前面走。

    见许久旁边的家伙还是一声不吭,一脸倔强的脸上写着:我不要,我要去内院里头当差的字样。

    老钱无奈的叹了口气。“内院里都是妇人。你一个小子的怎么能经常的在那里行走,会不方便的,而且。这样子的你过去当了这个差,一定是在管束上面会多很多。而且在每个月的钱两上面,两者之间,也并没有多少的差别,我其实是为了你好,你想,在那么多的人面前,很多的人会盯着你的,这又何必呢?”

    老钱这样子的说。

    知晓听了半响。脸上的倔强神色才稍缓,对的,内院这个位置太容易引人注意,稍有不慎,就会弄得自己一身骚。

    然后知晓并没有再说什么。

    老钱倒是一路上的问道:“我给你去寻一个住处,怎么样,寻一个稍微干净一些的,往后你就一日三顿饭的到后院厨房里头来吃,总归是饿不到你的。只要有我一天在,你看这样子行了吧?”

    老钱其实已经是说得很是婉转了。他几乎是肯定了。或是即使不是,他也愿意当成是了。

    也许是为了弥补心中这么多年来的遗憾,或者是让自己内心里稍微的少受一点良心的谴责。

    他这样子的背着欧阳赋的寻了一个人来顶替正好缺掉的门卫这一职位。这样子,他内心里多少的是会有一些的好过。也许只是他内心里的好过,其他人是没有人能知道的他真正这些年来,每当夜晚的时候折磨他的内心里的煎熬。

    知晓没什么话,一路顺着老钱的领着到主子们的前院大厨房里转了一圈,听着他吩咐了下人去,帮着主子们准备好包子的递上去,然后老钱就带着她去给她寻了一间算是独居的住处。离着老钱和钱二的卧室并不远,这样子。老钱所能做的也就是这样子了。

    见着知晓往外头走了去。

    钱二此时才凑了上来:“喂,我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家伙。怎么给他一间单间,你该不会瞧着他的身形,有点的像前几天的那个小子?”

    钱二越说到最后,越是眉毛的皱起来,两眼往那个刚走出去的人影方向看去。

    “我说,你这老小子,越老越发混浑是不是?”钱二道。

    钱二看不惯这样子的人。一语就道破了这个老钱的心里的那些念头。

    半个月前,也是这个老小子的见到一个臭小子的面容十足的像失踪的夫人,就把那个小子的失了魂的往里头带,要不是自己阻止的及时,这个老小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如今的这里,还是他们能说得上多少话的地方吗?一步错,步步错,都是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何必的还要做这些的吃力不讨好的事,这都是这么多年前的事了。这又是何必,整的自己整日的烦揪烦揪呢。

    钱二此时,这一刻,不得不又出声这样子的提醒,虽然此时,今天这个老钱的带了进来这个小子的面容并非与半个月前的一样,可是身形是一样的,他一样可以就一眼确认。

    “你放心,这家伙如今这样子的一张脸,不会有人怀疑的了。”老钱还在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知晓,可是他站在这,早已就已经是看不到了,可他还要看。

    “不会怀疑?不会怀疑那又怎么样,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小子的身上有迷,但我也不去问,只因问了,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可如今,他没饭吃,我有着能力,正好在这个府里给他寻一口饭总归是不难的,好了,这事我还是那句话,会有分寸的。当年的事,我一直都有愧疚,这你也是知道的。”

    老钱说着话,抹了一把眼角,似有泪水往外渗出来。

    钱二听了老钱如此说,微叹了口气,最后瞟了眼那早就没了人影的拐角路,一把推了这个老钱的就往院子里头走去。

    “你和我说说清楚,今天这个人,你又是从哪里发现找到的?”钱二并没有因为叹了一口气,而放松审问这个老钱。虽然这老钱还是这个府里的管事,官比他大。

    “在门口。”老钱道。

    “大门口?”老二盯着他看了一会,惊讶道:“你就没觉着,这两个或者还加上前几天的那个随着晋王到咱们府上来的小厮,他们三个都是同一人?”

    老钱一听这个钱二也是这样子的说,立马转头去看他:“你也这样认为?我就是瞧着。忍不下心来拒绝,何况还有如今他的模样,根本就是也瞧不出来有任何的端倪。”

    “如果是。我是说,你就没想过一些。这小子如此三番两次的寻上来,有什么因由?会有什么好事?他目的是什么?你难道就没曾往下想想,我看,恐怕如今你我这个年纪来说,这样做就是多事了。”

    “怎么会?我们现在也只是瞧着像,光只是身形而已,没有其他的,性子与第一次的那个与夫人长的有**层像的。细细说来还是有点区别的。”

    老钱摆了摆手,一脸不愿再多说的神色,进了屋,钱二才住嘴。

    老钱没有说的是,这个臭小子,刚才自己稍微试探了一下,可就已经露出了马脚来了。在听得府里有个夫人的时候,脸色徒然的变掉。光只凭这一点,他就可以肯定,这个小子。至少是有问题的。

    而这问题,这几天来,在第一次在府院门墙旁把那个家伙带回来的时候。他就有了,而且每天晚上的缠绕着脑间盘绕不去。

    至于以后的事,如何,他是没有多少能力去助得他,可多少在背后,也帮上一把。这才是老钱心底里的念头,如果是同一个人,三番两次的要来,你再阻止也是没有用的。

    干脆就把他留在这里。又怎么样?如果真是,谁也不会往那地方去想。

    老钱捞起了一条架子上的毛巾。丢到了脸盆里重重的搓了搓,绞起来后。洗了一把脸。

    另一方面,知晓快速的到了隔壁,与秦丽说了,往后就不住在这里了。

    “为什么?”秦丽显得很吃惊的说。

    知晓看了她一眼,“我往后,就有……,我有事要去办。”知晓收住了要把实话说出来的念头。

    一想,这家人是知道,自己就是王爷府里的人,如今又到了隔壁去当差,必然是会要起疑的。因此知晓没实话说,只道有点私事。

    秦丽自从知道这个知晓与王爷能沾上一点的边,心里一直高兴,邵东尔也一样,光这几天来,就结识了不少的大官贵人。

    如今才住了几天,这丫头的就要走了。秦丽没想到这么的快。

    “那也好,我也不能拦着,不过,要是把事情办好了,就还是住回来吧?如果王爷那里你也不想去的话,咱们府里也不差你的一间房子,你说是吧?别太介意了去。把我们当成了外人。”

    秦丽如此的说。

    知晓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轻轻嗯了一声,此时她心情很低落,在得知了自己的娘走后,这个男人又有了个夫人后。

    一想到这里,肆意的笑在脸上就忍不住仰扬,在脸上扩散开来。

    又在对面秦丽疑惑不解的目光下,知晓还是忍下来了那股子的恨。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不然她就不会为了和自己的爹娘分开,特意来到京城里头,寻上了此人。

    邵冲中午回来的时候,也从知晓那里得知了这她要走了的消息。他略感有点的惊讶,连忙问正坐在对面的知晓:“你不是前几天,硬要和我回我家,怎么就住了两天的就要走了?”

    知晓坐在那,从欧阳赋的对面府院过来到这邵府,她的心情就一直没好过。

    “我又没说要在你家住一辈子,上次不是与你说过了去?”语气中带着没好气,不愿意多搭理这人。

    邵冲摸摸鼻子,好心问她,却是惹得一身的气,邵冲转身走了出去。

    知晓瞧着人走了,她也站了起来,刚跨出门口,就又迎来了邵东尔,这个刚从包子府回来的他。

    “知晓,刚听我儿子说,你这是要走了?你去哪,还是去那店里的后院与王强他们住一起,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家也不差多你一个人了,我看还在住在这里,直到住到你家的王爷想要来寻你了,你看怎么样?”邵东尔说的真诚,到是真心的想要留下这丫头来。

    虽说他是有点的小心思,欲要把这个包子铺的占为己有。可,毕竟这个丫头的身后,还是有人罩着的。他轻易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是也不愿意得罪了去。

    刚刚他才处理了码头上那两个老家伙的到店里闹事,这丫头突然的说要走了。

    “你这是去哪?”邵东尔见这个丫头的心情不痛快。于是就这样子的问。

    “谢谢了,邵叔。我有地方去。”知晓自然还是也不会把实话与他说,说了反而引得怀疑。

    邵东尔皱眉,听了这话的,张了口,“那好吧?你如果住得不好,就回来就是了。”

    邵东尔想了想,也放弃了。当初这丫头的要来住的时候,也是说了,只住一段时间,如今问了她又不与自己说,想着这丫头的有着那样子的能力,死缠烂打都要和儿子一起回来借住,定是也不会亏了自己去。这样一想,也就放心了一些下来。

    知晓又到了店里,想去与王强说了一声,一路走来。刚踏进点,见到的就是所有的人,包括金铃他们全部都在打扫。

    金铃见到知晓进来了。金铃嘴角带着笑意,走了上前来:“哎呦,你可真会赶时间,瞧瞧,这个店里在你刚才走了没多久,就有人来闹事了?”

    “闹事?闹事了?”知晓还处于生气当中,没回神。

    “说你笨就是笨的,我可和你说,你现在在哪里进货。我可是都一清二楚了,那个大螯可是在码头上面进的?呵呵呵……。你还想要瞒我,我都知道了。”

    金铃得意的扭着要。丢下了抹布,捋着手指上缠绕着的一小撮垂落下来的碎发,围着知晓的转了两圈。

    知晓立马去看王强,见王强皱眉点了点头,略有担心的写在脸上。

    知晓问他:“怎么发现的?”

    “前几天,就有个家伙的跟了我后面的回来,都怪王叔,我没留心,不过我还是把这个家伙的一直关在了后院,这几天的去进货,却也是让着邵东尔的人去进货的,没想是又被跟踪了一回,今天就那两个老家伙的带了码头上的十来个人来闹了场子。”

    “闹场子?他们凭什么,不就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吗?反了天了去,这就没有官府的人来评理说事?”知晓唬脸,把在欧阳赋里的得知了他还有个夫人的事,放到了一边。

    这个邵东尔的也是,刚刚自己明明见了他了,可是他却是一点的都没有透入给自己有这个事。

    许是怕自己一个小孩子的担心。可是这个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如今自己还是真生气了。

    “哎呦,知晓,你话可不能这样子的说?我可是听说了,你这事做的可真的是缺德。”说着话的有是幸灾乐祸的金铃。

    “我听说你从人家那里买来一个这么大的家伙,你才就给人家一文钱,一文钱,你可真是给的出来的啊!”金铃一脸的很是为这伙刚才来自己店里捣乱的人抱不平,“所以啊,知晓,我告诉你,今天能有这样子的一出,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去。”

    金铃如此是带着脸上满满的笑意说道。

    “滚。你给我滚,有多远的闪多远。”知晓虎着脸,还没发飙,王宝钗的已经忍不住的跳了起来,抓起了手里的扫帚,就挥赶过来。

    刚才这个女的就一个劲的在旁边的为那伙人,助阵吆喝的起劲,如今见知晓回来了,她还这般的说,她到底这些天来,赚的是谁给的钱,她脑子烧糊涂的了,才这般的说。

    “我滚,你开什么玩笑,这个店又不是你开的,你算老几。要滚也是你们?”

    金铃插着细腰,很有势力的说。

    这几天来,因由自己与邵冲,这个贵公子的这么多的机会接触下来,金铃感觉自己已经很有了底气。

    而且这个店还说的明白一些,还是邵府的,知晓如今也只是和人家的合伙,如果,这人家的不愿意合伙了,完全就是可以自己再开一家店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一次在后院路过的时候,就听得了邵东尔的如是对自己的儿子,邵冲的这样子的提过。

    因此,此时,王宝钗的这样子的话,一出来,完全就是把她给得罪了去。

    金铃嗓子尖尖,指桑骂槐的又两人大骂了一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