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86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863

    知晓无力的又瘫坐着,脑子里面想着这家伙的怪癖真不少。百度:本名+

    可是现在闲着也是闲着。知晓脑子里面又有了怪主意。

    嘿嘿的转过头,双眼直盯着他瞧着。

    这样一来,使得昊雷不愿搭理她都有点的难了。

    昊雷又张开了双眼,小心的看着她这眼力突然冒起的精光是个什么意思。

    “我说……”知晓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歪着脑袋与他这里靠近,“我说……”

    知晓在斟酌着她此番要说话的言语,会激怒他到何种程度

    “我说……”知晓还在我说上面停顿着,没有说下去。

    “你到底是要说什么?”昊雷也有点的火气了。

    原本他是不放心,虽然有着那么多的人直盯着在暗处护着,或者说看牢了她。可是他还是因为了这一点的不放心,把她给提到自己的身旁来。来自己的看守住她。

    可是她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周围搞怪,这使得即使是个冷面之人的他,也是感觉不胜烦恼。

    这个丫头,她到底是有完没完。如今她还在我说,我说上面说着,眼里冒着精光看向自己。

    “那好,我说了。”知晓点了点头,小心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比如,比如大晚上的不睡觉,想,想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知晓说完这话,往后又大退了一步,满脸似乎是很害怕的他突然会兽性大发的样子,用自己的双手把自己报的紧紧的,护着在胸前。

    昊雷听了并没有如知晓所以为的那般的怒发冲冠,他带着笑,轻轻的像她招招手:“你过来。”

    知晓一愣,他这是怎么了。脑子没病吧?自然知晓的一句心里感言,她是不敢说出来的。

    知晓接着还在不怕死的说:“那如果对我没有非分之想。自然我自己觉着不会,那你这大晚上的,不让方华给你去找一个暖床的,与我这里在这瞎耗着是为什么?多浪费光阴啊。你不想睡,人家还想要睡呢?”

    知晓说着她的感言,小心翼翼的朝前迈了两步,见他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很生气,呵呵,她稍稍安了一下自己的心,许是自己多想了,他这人本就是这副性子。

    站在离开还是有点远的距离,知晓朝他摆摆手,为了缓和一下自己刚才闹得他也许会不开心的那点小心思。知晓大方的摆摆手,让他告诉自己是怎么回事:“说吧,叫我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再过来点。”昊雷原本端着茶的手,把那一杯茶给缓缓放到了茶几上。

    “干嘛还要过来?”知晓可不愿意,这两番的让自己靠近过去。这是干嘛。

    有话好好说嘛?站在这里也是能听到他说的啊?知晓转着她的脖子,她不愿意。

    ……

    知晓不愿意,不知为什么,此时,这个外面异常安静的夜晚,让她感觉到,自己对面的这个家伙。似乎有什么,想要对自己有不利的企图一般。

    让她过去,就过去?除非她傻了。而她的第六感一向是很准的,尤其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

    知晓与对面的这个人,呵呵的傻笑两声,立马的就转动了自己的小腰。打算来个遁寻,即使逃不出去,也要先远离着他一点。

    知晓转身之际,那个原本安坐在椅子上面,雷打都不会动一下的家伙。就突然猛地站了起来。

    昊雷两步跨上前,伸出他的手,抓扯到了这个家伙的头上那两个土包包的发髻。

    “哎呦喂,你,你快点的放开,放开,你哪里不好扯,抓着我的头发干嘛?”

    正往前想奔着逃跑的小身子,猛然的就被以这样的方式,抓到了手里。

    何况此时的知晓还在保持着往前冲的姿势,这样的一下子拉扯,那真比以前古人所用的悬梁刺股都要疼。

    昊雷靠近,丝毫不放手,他似乎感觉手上的这个土包包的发髻停松软的,又捏了几下,扯拉了几下。

    昊雷伸出另一只得空的右手,控制住了这个浑身正在乱动的丫头,然后他靠近她,轻轻的呼气在她的颈侧,他缓缓地带着魅惑的声音道: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我想听听。”

    每吐出一个字,就像是在都要让知晓浑身抖上一抖。

    乖乖,除非她真的傻了,他说的这话能相信才怪了去了。

    没听清楚,哼,那是你听得比谁都清楚。不然干嘛这副模样子。

    知晓在前面,虽然看不到此时他脸上的是何表情,可是却是依稀的可以听到,或是感觉到,他正在磨牙的声音。

    一想到这里,她又抖了抖,顺便的扭了扭自己被他控制住的手腕。在感觉无望的情况之下,她不得不认清眼前的现实了。

    知晓慢慢转身,嘴上带着呵呵傻笑:“你松开可好,松开我就告诉你。”

    知晓尽量的把身子往前面靠去,不想与他太接近,这家伙不知道是有意也好,无意也好,她总感觉他的呼吸是故意吐在她的脖子处的那处已经是鸡皮疙瘩掉了几波的那块地方。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似乎你说,我对你有非分之想?”昊雷轻轻的问,带着呼气,可却是也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嘿嘿嘿。你听错了,怎么会呢?王爷你的品位可是没有般的差的吧?”知晓在前面,奸笑两声,又把自己的脖子远离了他一些。她现在整个人都被他拎在身上,贴的太近不好。

    昊雷随着她的话音刚落,也在后面独自笑了两声,可是他的这笑声却是与知晓不一样。轻轻柔柔,带着闷笑。

    “你说错了。”

    “啊?什么?”知晓不明白他的是什么意思,正想问出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觉着脖子处,突然地就是被后面的这人狠厉的咬上了一口。

    “嘶……”

    知晓接着就大喊了。

    这家伙绝对不是人,居然敢对脖子,张口就咬下来,还带着这么重的力气。

    昊雷还是固定住了这个身前的小身板。可是固定住了她的手。却是固定不住她的脚。

    “你再踢,再敢?”昊雷在她的用力向后甩来的小腿时,快速的闪避着,他这样在后面。语带*裸的危险的话音传入知晓的耳朵。

    接下来,似乎是他为了报复这个臭丫头也好,还是只是因为刚才她说的话恼了也好,昊雷似乎是像故意一般。

    知晓只感觉后面的这个家伙,低下头来,紧接着就是又对着她的脖子又狠狠的咬上了几口。

    这回可不是知晓求饶就能解决的。知晓大喊也没有用了,这个屋子里面,也就只有这家伙。而且这家伙一向不喜欢有人在旁边伺候,现在真是自己的报应啊。

    知晓疼得眼泪汪汪,昊雷才肯松口。

    “知道后悔了?”昊雷松开口后。才道。

    “嗯。不敢乱说话了。”知晓眼中含着泪,只得低头认错。有什么办法,自己哪里斗得过这个人阴险之人啊。

    “不准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听到没有?”昊雷还在后面抓着知晓的手腕,使上了一点的力。摇晃了几下,语带威胁之意。

    “嗯。不说。”知晓低头慢慢转过头去,想看看他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

    昊雷听了这话,就在她快要转头过来时放开了她。

    他嘴角隐隐的笑意也趁着这个空挡的掩了下去。

    知晓就像他所预料的那一般,只顾着低头去看她自己的手腕有没有事,见到自己的手腕上,全是红红的印子的时候。她虎起脸,两只小眼一瞪,就想要抬头去训他,但似乎一想,又不对,马上的就又掩藏了下去。那样的弱弱受人欺负的小模样。

    昊雷是从来就没在她的身上见到过这般的表情,昊雷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嘴角就真的再也忍不住的弯了起来。心道:看来这家伙,就是个吃软怕硬的。

    昊雷慢慢转身往后退去,打算还是去做回他的刚才起身的椅子。

    窗外头。把这一幕看了个全的侍卫统领,张大了嘴巴,慢慢往后退去,学着知晓的动作,像个虾米一样,躬身往后退去,轻手轻脚。

    侍卫统领是预感到了,刚刚看到了这惊人一幕,是绝对的不能说出去的。

    原本的他,只是为了那丫头的突然的大喊,以为里面出了个什么事,虽然那小叶子说是这丫头的在搞怪,可是他还是担当不了万一真的有事,于是就又生怕里面的王爷恼了自己,就选了这个方式,想往里面看看这两人是有没有事,可是居然被他看到了这样子的一幕。

    王爷对着这个这几天来,他们一直保护着的丫头,做了刚才的那事。

    侍卫头头,摸着自己的下巴,很是过来人的那一般的想着。原来王爷好这一口。怪不得别人都不知道呢?

    侍卫头头在几个蹲点在树上的手下,对他行注目礼的目光中慢慢,跳上了他自己的那一棵树,继续他的蹲点。

    他的目光再看向那一处灯火通明的房门之时,意味就带着明显的不一样了。

    “统领,里面没有事吧?”刚才对那小叶子投去不屑的目光的第一个靠近过来的侍卫,悄悄的问。

    “没事,没事,还是那小叶子说的对,那丫头在搞怪呢?”

    侍卫统领说着。但他同样也在想,这丫头恐怕再这样搞怪下去,王爷都要把她吞到肚子里面去了。侍卫统领,补充着他没有对这个侍卫未说完的话。

    可他这是绝对也不敢也不愿意把这话给说出口的。刚才他当然也是听到了,里头的王爷命令这丫头不准王爷刚才对这丫头的做的事给说出去。

    侍卫统领能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可也从来不是拎不清的人。

    侍卫统领不声不响,继续盯着里头的那两位此时对他来说,意义有些不一样的人。

    他心中暗暗对自己说,往后对这丫头可不准向平日里头那样对她了,要敬畏上一些了。

    还有侍卫统领也想着,他还要约束一下自己的手下,说话的时候,对这丫头的态度都要谨慎上一些。不然他们倒霉了。等于就是连累到自己。

    往后的事,又有谁说得准的呢?侍卫统领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略带思索的看着前面的房屋。同时他是把刚才的一幕,默默的记在心中了。

    知晓与昊雷跟本是不知道。自己的刚才一幕被人看了个全。

    知晓捂着自己还在发疼的脖子。满含怨怼的往那好生自在的人那里瞧去。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要不要……”昊雷放下掀起的茶杯盖子,语带能让知晓听得懂的声音询问,斜眼过来询问。

    “呃……,不用了。”知晓弱弱可欺的又低下她的头去。

    昊雷这下,感觉屋子里面的烦躁的声音是没有了。同时他的心情变得非常的好。

    很快的,在外面办差的方华,在门口敲了两下,得到允许后,就进来了。

    看到的却是那原本在他临走之际还凶凶的小丫头。在直囔着自己不该大晚上的把她叫起来。

    现在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离着王爷的位置远远的坐在椅子上。

    “这是怎么了?”方华出于好意的问着这丫头,就连王爷投来他的这个方向,眼神中示意,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也没来得及想要说。

    因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或者是难道王爷把这丫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的给收服了去。

    方华比较好奇。

    “方华,你可回来了。”知晓像遇到救星一般的,朝着方华的方向奔去。

    在后面昊雷轻轻咳嗽了一下后,她立刻的又挺下了脚步,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

    方华整个人惊呆了。这下是他完全明白了。看来王爷不愿意这丫头向自己诉苦呢。

    方华想,王爷也真是的,这丫头的嘴巴能忍得住不像别人说吗?他相信私下里。这丫头是一定会偷偷的与自己诉苦的,到时,自己就能知道了。毕竟这个府里,自己怎么说,还是对这丫头不错的。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昊雷瞟了一眼,这个乖乖低头回座的人影。视线在转向这个满脸好奇不已的方华,自己的管事。

    昊雷看到他这一副表情,眼神中有点的不悦了。

    昊雷对这方华,这么直盯着那丫头在偷笑,有点不悦。

    昊雷皱起眉。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审视了一下。

    就见那丫头正在朝自己的管事眨眼睛。而另一边的方华,愉悦的笑个不停。

    看到这两人的这一幕的昊雷又唤了一声:“方华。”

    昊雷放下手里的茶盏,看向他,略带了些的冷意的眼神。

    方华马上一凛,抹了一下自己的手,走上两步到自己的主子面前。可他又有点的犹豫,该不该当着这丫头的面说呢。

    知晓也靠了过来,她也想听听这么的大晚上,这个方华是干什么去了,特地把自己留在这里,莫名其妙的。

    “说啊,怎么了?”催促方华的反而是后面随着她走来的知晓。

    方华苦笑了两下,他也不管了。

    “主子,外面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逃了两人,其余的全不被我们抓住了。”方华如实说道。

    “抓住了,你去抓谁了?”知晓在他的一旁,好奇的插话过来,接连问他。

    这次方华学乖了,他看了上面的王爷,见王爷没反应,正在翻转着自己的手看着,瞧王爷的样子,似乎是不愿意自己多说一般,那他就不做声,全当没有听到这个丫头在问自己。

    方华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甚至还把头转到了另一侧去。

    知晓皱眉,瞟了眼这个装着没有听到自己话的家伙。

    知晓又撇嘴,踩着沉沉的脚步,往回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去,不说就不说,不过想想应该也是与自己无关的。

    但知晓却是又想,今天晚上他们却是奇怪,与自己没关,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或者难道今天晚上的这件事,是还与自己有关的?

    再或者难道那些人,是冲着自己而来?!

    知晓一凛。头很快的抬了起来,也从原本舒服的椅子上面徒然的站了起身。

    可谁会特意的来找自己,除非是……

    知晓立马的就往这两个人身上略带谨慎地看过去。

    昊雷与方华也发现了这丫头的不一样。他们也都向她这里看来。昊雷与方华这两人似乎是在疑惑,这丫头这是要干什么?

    很快的他们就见到。知晓急急忙忙两步走到方华面前焦急的发问:

    “那些家伙是干什么的?他们是来找我的?”

    知晓几乎是肯定的在问他们两人,她两眼直盯着这个比较好说话的方华。

    知晓想,自己都还没有开始行动呢,他倒好,这个欧阳赋,已经是发现自己的踪迹了。

    知晓咬牙,如果真的是欧阳赋,这个一直在追杀自己与爹娘的欧阳赋,自己又该怎么办呢?光靠自己这弱小的她,真的能斗得过去他去?

    知晓抓紧了自己的拳头。自己的命运本身就与别的人不同。从出生到现在。村子里的人作怪,现在又和着爹娘的就只是为了要躲避欧阳赋的妹妹,欧阳琳那个知府的夫人,都到了连村子都不敢再呆着的地步,这样的胆颤心惊的。

    现在想来自己的娘。以前大概也是还有点的把自己放在山上,多少也是会有点这一层的考量在里面的。

    知晓现在开始担心的,原先在路上的那一伙人,是不是也是他派来抓自己的了。自己的爹娘,会不会有事?

    “你认识他们?”方华没有回答,背靠在椅背上的昊雷却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就问她道。

    “对。”知晓点头。她并不打算对于在这上要隐瞒,隐瞒了反而对自己不利,“他们人呢?我想去见见。”

    知晓有点担心这王爷不同意,毕竟刚刚他还凶自己,现在她略带紧张的上前询问他。

    “可以,不过不是今天。”昊雷很好商量的与她说。中间如果可以的话,还可见到他嘴角是悄悄的弯了起来的。

    昊雷想,事情很快的就会搞清楚了。那他就等着好了。

    ……

    于是这样一来,方华又当起了保镖,一路上护送着带知晓此时正在向着她的屋子走去。

    可是路上。方华原本是以为,这丫头会向自己抱怨,说说,刚才怎么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可是这丫头却是没有一句话的向前走。

    方华觉着无聊,他耸了耸肩,有点小失望。

    把她送到屋子里,见到那两个等门的丫头并没有离开,方华点了一下头,又回头过去,到了外面与那几个侍卫头头的吩咐了几句。方华才走了出去。

    慢慢地行走在这园子内,他负手慢慢走着,现在只等着,最后的那个柳言青这家伙了。

    而那两个逃掉的,想必是也翻不出什么浪了吧?方华今天一晚上,运动了一下,心情有点的好,他打算回去如果王爷没有事,就打算去回房喝上两杯。

    ……

    第二天午饭后,知晓就被允许的见到这伙被抓来的人。

    让她惊讶的是:“呀,呀,又你这个大胡子……”知晓指着卢崇,一脸的诧异:

    “说说,你这是干嘛,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追得我这么起劲。”知晓带着试探的口吻问。

    卢崇也看向了知晓,又是对这丫头好一番的细细打量。

    而知晓现在,见到此时这个被五花大绑的人物,她一点的都不像几天前在路上,遇到这伙从后面猛追自己与爹娘的马车而来的人,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因为这些家伙被打包成了一个个粽子的模样,手脚都被捆扎在了一起,与着其他的几个人,都是被昊雷的侍卫,用竹竿给抬过来的。此时是非常的安全。

    知晓放心了下了,心情也就跟着好了起来,她嘻嘻笑,围着他们转了一圈,她走到哪里,他们的目光几乎就是跟到哪里。

    这里的人有十来个,见到知晓的并不多,他们大多是贾栋带来的人员,目的就是这个丫头。

    任务虽然是失败了,可是如今见到,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的丫头,他们还是要细细瞧一瞧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