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85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的这么能睡,居然进了城了,自己还不知道。【本书由】

    会不会自己给他下过药,他也来给自己下了药?

    现在的知晓,心里只得这样的小心猜测,因此她再看这位王爷时的眼神就有些许的不一样了。

    此时在客堂内,昊雷坐在上头的太师椅上,昊雷瞟了一眼前头站立的两人,其中一个自己的手下方华,这一路上来也没少累着他,连夜的赶路:“你也坐吧。”

    他淡淡地与方华说着,方华谢了一下后,坐了下来。

    知晓也跟着找了一个椅子,刚要好好的也背靠着好好休息一下。

    门外头,有了响动。知晓抬眼去看。

    就见一个老妇,低头顺眼的过了来。

    “老奴给王爷请安,王爷这一路上可是辛苦了。”

    这个老妇,眉眼间不失当年的貌美,如今虽然是年老近五旬,可是还是能依稀的从这经过了岁月浸染的脸上,看出一丝当年的模子来。

    她的这一声问好,倒也让上坐着的冷面王爷,脸上的冷意,有了一丝的缓意。

    “起来吧。可都安排好了?”昊雷端起一旁的茶盏,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味道。

    “都好了,王爷这回来,可是要多住上几日,老奴也好尽早的安排好一切。”这老妇弯着腰,恭敬无比的说道。

    “其他的你暂且不用管,帮我把这丫头看牢了就成,千万别让她跑了,如果你能看牢了她,那这回随我一同回京吧。”

    昊雷说完了这话,同方华一同站起了身,两人往后院走去。也不理后头听了王爷的话后,在那连不迭点着头,又满含泪水的感激不已点头的老妇。

    知晓看得稀奇。这老妇怎么这样,不过见正主走了,也想跟着过去里面瞧瞧,她腿刚着地。还没有迈动,冷不丁的感觉到一股寒意,抬头去看。

    见到的是一张与刚才,截然相反的面容,严肃中隐含着隐隐地让人不舒服的阴寒。

    “你还不给我过来,这是你能坐着的地方吗!”这一声不是询问,这是扯着嗓子的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知晓的斥责。

    知晓把嘴一瘪,心道:你是谁啊,刚刚你家的王爷都没有这般的对我,你这个老妇。居然敢如此对待我,这般的用一种凶狠无比的眼神,朝自己扫射而来,前后你这个老妇,变化如此之大。人家表演变脸的都没你的这般来的快的。

    知晓不怕她,知晓量她这个老妇,在没有她家王爷的命令之下,暂且,应该是不会对自己不利的。

    知晓懵懂的发问:“过来干嘛?可是有饭吃了,我的肚子都快饿瘪了。”知晓故意气她。

    说着这话,知晓就揉着自己的肚子。脑子里的好像有一团浆糊一般,弄得她整个脑子糊里糊涂的,这使得她不得不苦思冥想。

    说到这也奇怪,她记得自己明明睡觉之前,是吃饱过的。怎么就醒了来,就这般的饿呢?

    “吃饭。你倒真是想的美的很啊?”这个老妇阴阴的笑了两声,然后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痰,对上知晓变脸的面容,丝毫不以为意,她这样子的一个小丫头。能翻出她手掌心:

    “你以为王爷是请你来做客的不成,我告诉你,从你跨进王爷在这里的宛城的别院开始,我就早已经去打听了清楚明白,你可不是王爷请回来的,你是被王爷下了药迷倒在车上,抓到我家王爷手上的。

    你还当你自己是个宝,你落到我们王爷手上,不过是个用来利用你,去抓你身后跟着的另外一个人罢了,你还不给我摆什么架子,还不给我快点滚过来!站稳了,快随我走!”

    知晓被这老妖妇说出来的话,终于是搞清楚了,还真是被自己料到了,那家伙真给自己下了药了。

    知晓很快的,迅速上下检查了一变,在确认没有少胳膊少腿的情况下,走了两步,刚停下来,就被这老妖妇叫着站稳。

    知晓气急,真想骂人。

    瞪着这老妇,斜眼往自己身上全身的打量了几个遍后,见她还啧啧在嘴里不知发什么音节,这般的对自己的藐视。

    “你这老妖妇,你竟敢这样子的对我,你简直就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知晓一手插腰,一手横指向她的鼻子前端,摆上了她从岚娘那里学来的经典动作。

    “不想活?”老妇听到这眼前的穿着破烂的臭丫头,嘴里头放出如此不敬她的话来,又阴阴笑了两声:

    “我说,这话你可是说反了,到了我们王爷手上,你还敢这般的对我如此这样的,可是要受到惩戒的。”

    老妇弯着嘴角,微微上挑,似是十分看不惯这丫头,如此兴风作浪的对自己,这般的用如此的态度说话。

    刘老妇上了前,叉开她的两条手臂,上前就来拎人。

    她可不是光字面上的用手拽着知晓的衣领子这般的简单,她撑开的两只手上,简直是有着知晓从没见过的一股子蛮力,力大无穷般的轻易就把小身板的知晓凶蛮的她给制服了。

    在知晓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她已经反扭着知晓的手臂,从后头用脚尖狠踢了知晓的膝盖窝处,让着原本还倔劲十足的知晓,根本就没有防住她会来给自己这样一手。

    这样一来,原本不甘心,还要奋力挣扎的知晓,这回是彻底的歇菜了。疼得在地上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那股子专心的疼,像是在永无止尽的折磨她一般,痛得脸上汗水直冒。

    “呵呵,让你能耐,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怎能由着你这样的小杂种来污秽我们王爷的地方。来吧,跟老妇我走,你来到了我的手中,我可得把你当宝贝一般的对待。”

    说完这话,刘老妇从紧抿着唇的口中,发出了几声呵呵笑。

    ……

    一应梳洗过后。昊雷躺在房内的侧房内的软榻上面。

    正在手中翻动书册的他,听到了有人走了进来后,抬起他的头来。

    “事情都办好了吗?”昊雷问。

    “主子,都已经吩咐下去了。只要他出现。必定这回能逮到这只老鼠。”方华躬身的发着闷笑说道。

    侧躺在那的昊雷,听了这般的肯定的话,脸上也带了点的笑容出来。他挥了挥手,指着一旁的椅子,方华领命坐了下来。

    “那个臭丫头,你看是什么来路?值得柳言青,这般的费力不讨好的尽然跟了她一路?”

    昊雷身靠在背后用锦枕垫高的榻上,放下了书册,轻抚着左手拇指上的墨玉扳指,板着脸孔。微蹙眉头发问。

    “没什么?必定是不可能。可这家子的确是隐的深不可测,我们为了这家,不是没有少到他们村子里寻问过,起先也是以为,这家能有个什么背景。居然敢直面王爷您,可是去查了后,也没有在他们村子里发现个什么,除了不受人待见外,也并无什么不妥。”

    “问题就在这。”昊雷的唇抿得更紧了。

    “王爷你可在车上时,对那丫头,可发现了什么?”

    “发现什么?”昊雷听了这样说着。于是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腕,露出了上面的铜色护腕,昊雷看向这个追随自己一直在身旁的手下。

    “她说她有这东西的图纸?就这样。”说完这话,他又迅速的放下了手,朝上看着屋顶上面的雕梁,似是全不以为然。

    可是方华却是完全不一样。他听了王爷的这番话来,激动的坐起。

    “什么?!”方华惊呼道,脸上全是无比惊诧。

    “王爷你说,这丫头,怎么可能有这般的暗器。有了这东西原本就不对头,现在还能拥有这设计这护腕的图纸?王爷,这不正常!”

    方华一个惊呼,很快的又想到什么?

    这丫头他们连来历都没有查个清楚,就这般的放在府上,会否再引出个了什么事来?还有在路上,遇到了一匹也是与他们目的相同的人,都是冲着这个丫头而去的。这样一来会不会……

    这些现在都是要考虑的因数,毕竟他们现在手上,已经挪出了一部分的人躲藏在暗处,就等着柳言青上钩,现如今,在外头,手上并没有多少可支配的人,要去应付下一波的人。

    斜靠在那的昊雷,自然是知道这一点,闭上双眼,对在旁边等这他指示的方华,昊雷也是头痛不已,只得在那道:

    “为今之计,也只有先把她控制在我们手上,抓牢了她再说。”

    ……

    宅院后院外面,从那处所经过的丫头,还是小厮,无不都被在更里面的偏北角处,很是偏僻平常又没有人常去的,杂院里发出的响亮的喊叫声,惊的往那个方向看上好几眼,然后又脚步飞快的掉头走掉。

    此时这一拨,其中里面的一个低头迅速走着一个粗使打扫丫头,在嘴里不住的问着:

    “怎么回事?好久都没听到过那处地方,传出有这个声响了?”

    “有这声响又怎么样?你当你是谁,这是你该问的吗?你才来这几年,你可知道,这祖宗可不是你所想的,能得罪的起。别看她表面和善,背后她要给个谁穿个鞋,那是必定要使得她叫苦不迭才可罢休的。”

    “可,可听说那丫头是随着王爷的马车一起回来的?她可是与咱们家王爷一辆的马车上下来的,好多人都这么说,她怎么敢就如此的对待了那丫头去?”

    这个刚进府里没多久的丫鬟,多少还是有点的怜悯之心。

    “哼,你当她是傻的,她必定是打听清楚了,才敢这般的下手的,也许是还得了王爷的命令。

    你当这些年,她这背主的事干的还少吗?光我们这里,死了多少的人,你可知道?那些个都是她看不顺眼的,弄死了又怎么样,再添一个人就是了。

    反正现如今,又是天高皇帝远,王爷也很少来我们这里,还有这兵荒马乱的,这位就是这里的主子了。你可别在府里呆了这么久。还傻的以为她是表面上的对着人笑,就真以为她是好的了。”

    这个说出这话的之人,比较她身旁问话的丫头,其实两个也是一般的年纪。

    只是她能在这个府里头呆了久了。有许多的事,她早已看的十分的清楚的。

    “嗯,那这丫头点可怜了,能在刘嬷嬷的手上,能受她如此的一番‘对待’,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出来,啧啧。”

    刚进来这里几年的丫鬟摇着头,感叹不已。

    ……

    离王府别院不远处的一所宛城较大较好的客栈内。

    “小姐,你吃点东西吧。”小绿从外头叫来了小二。点了许多平日里头小姐爱吃的小菜,饭后瓜果什么的。

    王静月净了手,走到这桌前坐下,她抬了抬手,转头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朦胧,已经是傍晚了。

    “给王叔留着点吧,他一定也是饿了。”王静月转头,去看这桌上摆满各色未曾动过丝毫的饭菜。

    “小姐,放心,这我自然是会留下的,先不说这一路上面。就我们三个人,这路上的安全也可全都是要靠他了。这点奴婢晓得。”

    “嗯,幸亏了这王叔是爹爹信任的,不然我也,不,即使没有王叔。我也是要走这一回的。”

    坚毅的目光写在王静月的眼中,虽然是对此行并没有多少的把握,虽然是在路上,她所用一片真诚去换来的却是一片的冰冷,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就这么的放弃。

    这是改变她自己唯一的途径。

    就像爹爹与舅舅说的。她不能委屈了自己,以自己这样的姿容,随便的寻一个人,是太难的。

    何况她也不愿意,趁着京城里头的舅舅这般的原意帮上自己一把,在家上自己的爹爹与娘亲也极力地想要促成此事,她更是极力地想要嫁入王府。

    所以,有时候,在紧要关头,是不得以的是必要做出一些不一般的决定的。就像这次一样。

    她爹爹得知消息王爷似要离开安亭后,她立马的就与爹爹和大伯,商量出了这一计策。

    这样如此的出现,后面的穷寇猛然追来,他们都认为是能在冰冷的王爷心中多少的留下一些的英雄救美后的出手相助。

    可是换来的却也只是这不平常的一幕而已。在她拿出身上一直小心呵护的珠钗时,王爷的脸色是旋即变了,她甚至是好像能感觉出王爷似乎是晓得些什么。

    这让她有些的担心,也有些不安起来。甚至在他的面前,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一般,这种感觉在她成长的15年间,是根本就从来没有过的。

    “小姐,王叔刚才说,想要花了钱,寻了两个乞儿,这样轮流可以向我们这里报个信。”

    小绿一边低头,一边往自己小姐的碗碟里面夹菜。

    “那就给他钱去找吧,你告诉王叔,看好了,这王爷要是走了,让他来通知我们一声。”

    王静月只是喝着手里的茶,一点的筷子都不想动。

    “好的,小姐,其实不是小的要说,可是这位王爷不愿意理咱们,我们可以上门去啊?”

    王静月坐在那头,听了小丫头的这句话,心里有了股气愤。

    当时那天在安亭,也是自己的鲁莽才这么冲动的上门急于要求见王爷,可是结果呢?外加还有自己的这个丫鬟的对王爷府门外头的人的颐指气使。

    那时也是她自己太急了,现在如今她一定不能再犯这样子的错误。

    “这位王爷我们再这样子的上门去,这样必定是要引起他的反感的。”王静月坐在那里,静静的很,心情有些的低落。

    何况这回在路上,她也是没有少表露出这份意思在里面的。但这位王爷就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一般。

    小绿听得小姐这样子一说,嗯了一声后自然就点头,想着小姐想着也是对的。

    “小姐,你觉着这位王爷长的可好,老爷对王爷倒是很满意呢。”

    王静月听得了这身旁的自己的丫头,突然的问了这话,很快的看了她一眼,这她的眼中倒也没有自己所以为的那丝期盼。

    于是王静月坐在那,她看向窗外,淡淡地似是在回想。不久前。在车上离得较近的距离下,观得的他的容颜。

    无可厚非,这位王爷虽然表面看着好像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可是他长得与自己心中所想象的似乎是一般模样。或者甚至是更好,这些自然王静月是不会对自己这个身旁的头说的。

    可是王静月身旁的丫头小绿还是看出了,小姐这似乎是对那个王爷有着那爱慕在的。

    可不吗,只要小姐喜欢,用了真心,她想,早晚这位王爷是会被小姐的柔情感动的。

    “小姐,你还是吃一点晚饭吧,临出门前,夫人可是千叮万嘱的。让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你的饮食起居。”

    小绿看着小姐虽然坐在桌前,可是就连个筷子都不愿意动,她还是要提醒小姐,身体最重要的,何况这是在路上。万一病了,人生地不熟的,要找寻一个可靠的郎中,也是不太容易的。

    “嗯,那就喝一碗的汤吧。”王静月看着桌上的汤,似乎还是不错的,就这样要求着。

    “哎。好的,小姐坐着,小绿帮你弄就好。”站在一旁的小绿,见小姐似乎还想要自己去动手,于是抢先的去做。

    喝完了汤点,小绿站在一旁还想要再劝一劝小姐再多吃一点。

    “小绿。你说,那车上的臭丫头,怎么会与王爷呆在了一处。”

    王静月放下了勺子到碗碟里,蹙眉问。

    “小姐,当时不是你也听到了吗?”小绿提醒。

    当初王爷把她们赶下车后。她们就站在离王爷的马车外头不远处。

    当时那丫头在车上大声喊出来的话,她与小姐都是听了个清楚。

    她们才知道,这丫头就是老爷张贴了榜单到处在寻找的的人。老爷为了寻找这丫头,一层也是为了要迎奉王爷,这回王爷是的突然出城,现在车上又多了这么一个丫头在,相比王爷就是为了这个丫头的特地才出城而来抓她的。

    所以在小绿看来,小姐对她是不必担心的。小绿自然也是这样的安慰面前的小姐。

    “可是,我总觉着不一样,以爹爹与我说,这位王爷的性情,他是杀伐果决的,一个毫不手软的人,就像对我也是一样,在明知我告述了他,我是谁的女儿后,他还是根本的就不把我放到眼里。怎么的就好似是对这个丫头特别的起来?”

    王静月对于这一点,她十分地百思不得其解。

    这样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还软得下心肠呢?

    一旁站立着的丫鬟小绿,听得了小姐的这样子分析,再细细一想,这前后,王爷虽然是对这车上的丫头,同样是冷言相对,就是连个座位都不肯施舍给她,可是王爷就是没有赶她下车。

    而且这个丫头,在她的脸上,也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一丝的像是被掳了的意思在里面。

    “可是,小姐,这也不一定就是王爷对她有另眼相待啊,许是王爷没有别的地方好安置她也说不定,王爷他们不是也只有这么一辆马车吗?”

    王静月放下了手中的汤碗,来到了里屋,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还的眉头蹙紧,淡淡地道:

    “我总感觉似乎并非如此,也许他们之间还有些什么?这丫头家里一个摆摊位的,照着王爷的性子,其实根本就不会去过多的理会她的,随便的派一个手下,就能轻易的对付了过去,可是他居然还这样子的大动干戈的自己跑了来,就特地的为了去抓这个丫头?

    还有他这回是特地的来到我们安亭,就是为了这颗我及笄礼上所携带的东珠,可是他放着我手上的东珠不来寻,即使见了爹爹也从来就没有问过,可他却是特地的跑出了城,来抓这个毫不起眼的臭丫头。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再还有说,就这个臭丫头,怎么会跑到了这里,她不是有她的爹一直护在她的身旁吗?他们都到哪里去了?我们到了那里之时,根本就没有见过还有别的人的影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