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知晓拎着小箩筐,指着屋前左边的一片杂草枯枝落叶的空地。

    “嗯,这得收拾一下,把杂草除尽,在撒上灶里烧剩的草木灰做底肥,我看行的,就种这。”

    岚娘说干就干,捋起袖子,弯下身就开使收拾。

    当今皇帝,从他登基到现在至今九多年,酷爱战争,已大小战役数场,劳民伤财,影响最大的还是老百姓,很多人只盼着家里能有个温饱,还有许多人连这都达不到。

    刘坚一家三口人,家里收成好的话,一年勉强能够糊口,一年到头能有余钱是很艰难的一件事。

    对于能卖菜赚钱,这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全家人都有着共同的积极性。

    中午刘坚带着卖得后的钱回来,全家人饭都顾不上吃,就开始一个个数钱,卖鱼得九十文,卖菜得一百五十文,共二百四十文钱,花去给知晓买包子,肉饼和扯的布,还剩五十多文,夫妻两人一合计下来,这么跑上一趟城里,这都赶上一家人一个月的开销了。

    刘坚和岚娘都喜的合不拢嘴,知晓新奇的看这眼前桌上摆放的一块布料,红色的麻葛布,比较粗制,但胜在结实和实用。

    岚娘也高兴的把布打开,往知晓身上比量,喜道:“这布颜色倒真好看,配咱闺女显得更娇俏。”

    知晓直点头,她很是认可自己这张小脸的,又假意嗔道:“娘,你菌说。我哪有那么好。”扭着腰,假装一脸不好意思。

    岚娘哪能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拍拍布料,豪气十足道:“娘给你做身袄子,里面塞上软软的棉花,剩下的再做双红布鞋,可好?”

    知晓当然是同意的。因着她那双破鞋上的洞已经实在是太大了,这几天她走的路又多,那洞就大的更利害了。

    岚娘真正的行动派,一吃完饭。就立马要回山下去拿针线工具,上山来做衣。

    刘坚这才抽空倒了碗水喝,放下碗后,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知晓。

    “啥?”知晓好奇打量着她手上的东西:“像是荷囊,装钱用的吗?”

    刘坚笑的直眯眼:“王掌柜特地让带给你的,说是她闺女练手做的荷包,花色虽绣的不咋样,跟你娘没法比,但实用,也是人家一片心意。你就留着用吧。”

    顿了顿有道:“以前家里也没什么闲钱,就靠地里的庄稼过活,这东西也用不上,今后等有几个钱了,闺女你就往里装着。”

    “嗯。”

    刘坚笑呵呵的。要去河边看河里的网有没有抓到鱼。留知晓一个人在家看门。

    岚娘回到村里的家门口,隔壁的刘二瘸的老婆枣花看到她进屋,立马丢下手边喂鸡的麸拍了拍手,跑进屋后拿了一样东西,出来就往岚娘家走。

    “岚娘,上山看女儿。刚回来吧。”

    枣花是刘二瘸从人市上买来的。

    当年刘二瘸十五岁就被征去打仗,打了四年,几年前因脚瘸了,被遣回来,同时征去的这村五人就他一个回来,三个还活着。一个已经死了,死讯是随着刘二瘸一起回来的,村里人却都说,这刘二瘸运气好,如果不是他脚瘸了。说不定就死在站场上了。也有人说,刘二瘸是故意让脚弄瘸的,想早点从战场上退回来娶老婆。

    刘二瘸回来时还带着上面发给他的二十两白银,他用其中十五两去人市买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就是枣花。

    枣花长的美,白嫩嫩的皮肤,瓜子脸,桃花面,身段苗条,倩影婀娜,跟这里的村姑不是一个层次。但她也是一个苦出身,连年饥荒,她爹娘去世后,她哥要把她卖给人牙子,她哭着喊着跪下求都没有让那狠心的哥打消主意,她也死心了。

    在人牙子那住了几天后带到人市,原本已是存了最坏的打算被卖到那腌脏地,那天刘二瘸正好看了几天没有看到合适的就在要回去时,枣花听到有人说那瘸子是来买老婆的,偷偷就央着人牙子去说。

    人牙子见她这几天也没惹事的,就过去一说,没想刘二瘸看上了枣花,这样就成了。

    买回来后,他两就过起了小日子。

    村里看不上枣花的出生,因为她是奴籍,有卖身契的,要撤销奴籍,还要去县衙交钱才行。

    刘二瘸因腿因瘸后找不到老婆,现在虽花大价钱买了个回来,就想让她跟自己死心塌地的过日子,他觉着有奴籍在身,他更能放心,所以一直都没去恢复。

    枣花现在和着平民也无啥区别,多的也只是一张卖身契而已,刘二瘸对她也挺好,所以枣花也就不在意那张契纸了。

    因枣花平日就在家把刘二瘸的一日三餐,家里的缝缝补补,喂鸡喂鸭,打扫的井井有条,有时到隔壁的岚娘那坐坐,一来二去也常有往来。

    岚娘看到是枣花在叫她,见她神神秘秘的,心想别介孩子爹刚去城里卖野菜,就被村里人知道了吧?岚娘的心开始紧张的纠起来,紧紧地盯着她看。

    岚娘正在暗自琢磨,这枣花该不会知道她家里什么吧?

    只听眼前的枣花凑上来,略带神秘的低声跟她耳语道:

    “听说了没,李家妮子和她弟弟被他们那对狠心的兄嫂给赶出门了。”枣花悄声说道。

    “你听谁说的?”不是就好,省得又是一件事。岚娘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

    不过这事她可真不知道,她一直都在山上,这村里是不大,但这家家户户一有些什么风吹草动,不消一会每家每户都能知道。

    “今早啊!”枣花皱眉,脸上带着丝同情和愤然:“他哥这不要脸的,霸着妮子他娘的嫁妆,就这么敢他们两小的出门,还扬言要不走就把他们卖了,天杀的畜生。”

    越说越气,带着脏话就骂,枣花因为自己的情况,对这两兄妹很是感同身受。

    “李家妮子和她弟弟是跟她娘改嫁到这里的。当时还带着一大笔嫁妆过来,全村人都是瞧见抬了整整**个箱笼,李老头在三年前死的,现在二妮的娘也才刚死。这李老头的儿子,就把这俩小的赶出来,还不带给一文钱,你说这像话吗?”

    “那他俩现在在哪?”岚娘倒是还真有些担心,枣花也是个没坏心思的,是她自己想错了。

    “刚才不久,妮子牵着她弟弟,过来还向你借的针线筐。”说着把手上的东西递上,“这不是,刚刚看着两小的往村口走去。也不知道今后该咋办?”

    枣花眼睛带着红,她心里是想帮一把的,当时她也像这样被自己的哥哥赶出家门,可家里做主的毕竟是刘二瘸,自己本来就是他买来的。这话根本不好说。

    “那我去看看。”接过针线筐,反身又把门拴上,看枣花要跟,止住她的步子。

    “你回家去,你那口子正在家吧,省得他误会什么。”

    “那好。”枣花也知道其实跟去也帮不上什么忙,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家,站在门口看着岚娘急冲冲的往村口去。

    村口的大槐树下,正坐着两小人。

    “姐,你别哭,大不了我去跟他们拼了。”小小的男孩双拳紧握,义愤填膺。

    二妮看着这自己从小照顾长大的弟弟。此刻红扑扑的脸上如此的不愤,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模样,心中泛起阵阵难过,拉起他握紧拳头的小手,带着严厉的斥责道:

    “你现在才多大。能做什么?鱼死网破?姐告诉你,没用的,你还小,最后肯定是我们吃亏。”

    幕天慢慢低下头,他心中也明白,以他现在的力量,等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可是他不平,咽不下这口气。他心中为他和姐姐不甘,总有一天,他要收拾那李大壮的。握紧了拳头,心中暗暗发誓。

    二妮低着头,紧紧拽着胸前的衣领,她要如何带着他和弟弟长大?

    是否要带着弟弟去找那狠心把他们赶出家门的爹,不]狠的摇醒自己现在浑浑噩噩的脑子,她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能有。

    如果要问她这世上最恨的是谁,那一定是她那赶她娘出门的亲生父亲,其次才是这对兄嫂。

    “二妮,慕天。”岚娘从家里赶来,看到这两小人紧紧搂在一起,依偎着哭,心也跟着愁起来。

    “大娘都听说了,走大娘给你们讨理去!”岚娘抓紧他俩的冰冷的小手,满脸愤愤不平,就要往李大壮家那里敢去。

    “别大娘,我们现在去讨不到好的,何况弟弟还小着。”

    “我不怕。”岚娘的到来无疑给这小子又燃起了去找李大壮报复的信念。

    “我怕,我是你姐,你听我的!”二妮站起身,面向岚娘福了福,满怀感激却又正色道:

    “大娘,不是我不想,可是没用的,不是我不愿意去讨我娘留下的东西,我娘走后,我俩跟李大壮非亲非故了……。”

    二妮把弟弟搂在怀里,目光十分坚定,她不能去,至少是现在不能,现在去硬逼他,也许反而会害了自己和弟弟,何况李大壮已经说过,再也不会养她和弟弟,还放出了话来,再呆在那不走,他会把自己和弟弟卖掉的,凭他们现在的处境只有忍。

    “那你俩以后可怎么办?”岚娘听了她的话也明白,虽说她想帮帮这姐弟俩。

    ……

    少顷,岚娘牵着俩个孝出现在知晓面前。

    知晓蹲在地上挖坑种菜,抬起头来,她刚认的便宜娘一脸慈爱的牵着俩小的出现在她面前。

    知晓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些害怕起来。

    前世,知晓父母去世后,知晓被舅舅一家收养。

    知晓认为舅舅他们对她很好,她也慢慢走出失去父母的阴影,接受了他们。

    可知晓一直跟舅舅家的两个孝兰欣,兰伟一直矛盾不断。举凡家里刚买的衣服,鞋子,文具什么分别送与他们三个孝,转眼等他们大人一走,再不然就是过不了多长时间,知晓的东西不是没了,就是坏了。不然就会在两个大人走后。他们看的好马上抢过去。

    这些知晓一直忍着,毕竟也只是孝子之间的摩擦,不足为道。

    兰欣是知晓的表妹,与知晓同年。住到家后,她被舅舅安排转学到和兰欣一个学校就读高中,而且分在一个班上。

    因为是高三,最后填报志愿非常重要,一不留神填写不当或者临时考场发挥不好都会影响一生。

    知晓记得当时舅舅和舅母俩人从她女儿房间出来,问正看电视的知晓志愿表填的怎么样,脸上满是慎重和紧张。

    知晓很在乎这份关心,自从父母去世后,平日往来的亲戚却都好像变的陌生,脸上都是敷衍的面容。可是舅舅舅母不会。

    最后在舅舅和舅母的意见下。她改动了自己的志愿表,由原来的经济管理改成了服装设计,因为知晓自己也发现,在父母走后自己不太再愿意与人打交道,自己好像是有些孤僻。

    他们见知晓改好后。像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了一眼,又回到他们女儿房间。

    在高考结束后,发下成绩,知晓才五雷轰顶,因为她落榜了。

    知晓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即使没考上第一志愿。那还有第二,第三志愿可分配,就在这时,知晓又得知自己的表妹考上了服装设计专业,正笑着围绕这她父母和一旁的兰伟跳作一团。

    知晓发现舅舅舅母这时丝毫不关心自己有没有考上,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和考前的殷殷关心,嘘寒问暖,提茶倒水,补充营养反差极大,她不得不怀疑了。

    结合填志愿是的那晚。在他们参加下改了志愿,后马上迫不及待的又去他们女儿房间许久才出来,知晓记得从那时起,兰欣好像就没那么针对她。

    知晓以为她懂事了,虽偶尔兰欣会投来神神秘秘的笑容,知晓当时不解。

    现在她不得不起疑,这是不是一个局,她的成绩是不是被篡改了!

    因为她的成绩一直很好,这点她自己十分清楚,而且在考场里考的好坏自己是最清楚的。

    知晓从没担心考不上,考前都很放松,因为所要考的服装设计专业的大学,她当时还特地查了往年的平均分数线,要考上还是很轻松的。

    一个人默默地想了很久,她还是没想通,就偷偷拿了兰欣的身份证去查了她和自己的志愿表。

    原本志愿表上自己的名字已经改成了她的名字,而填写自己名字的那张志愿表上并不是她自己所填的那张志愿,后面第二第三志愿都空空如也,什么都没填。

    再去查两人的考卷,也是一样,名字都改了,知晓当时只想大笑,怪她自己太傻,太容易相信别人,其实她应该有所察觉才是。

    考前的那一天他们母女俩在房中的谈话,无意间被正要到厨房倒水喝的她听个正着。

    “妈,知晓那么讨厌,为什么我们还要领她回来?”兰欣嘴里叼着零食,靠着她妈妈身上问。

    “你以后对她好点,别有事没事去招惹她,也怪可怜的。”

    “她可怜,她得了她父母的一大笔赔偿金还赖在我们家不走,现在亲戚们都对她冷言冷语,谁还会和她套近乎,一个孤儿,都躲还来不及,你们倒好现在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我和弟弟都不自在的很,平日说话做事都不方便,看着她就碍事,妈你把她赶走吧?”

    兰欣撒娇的摇着她母亲的身体。

    “她可以帮着你,听话,别孝子气,先好好跟她相处着,等到时你就知道了。”

    “那她这讨厌的人到底要住到什么时候,总不会一直住下去吧?妈,你把她赶走吧!”

    “等高考结束再说吧,她现在正关键时期,你别去打扰她。”

    当时知晓以为是不愿意耽误她高考,影响她的成绩才如此说,现在回想起来,舅母当时的话是有深意的。

    知晓查清楚后,回到家,把兰欣的身份证放回到原处,当天就收拾行李搬了出去。

    对,当时她是有钱的,至于为什么在兰欣和兰伟连番的恶整她都没让她搬走,只不过是当时她的心里。还是希望得到些关爱的,可是这到头来也只是一场更可怕的欺骗。

    知晓害怕,甚至恐惧,父母一离开后。什么都变了,周围的人在她面前都像是披着一张面具,让她都不认识。

    知晓从不愿去回忆这段埋藏在心底的记忆。

    可是现在看着自己的娘亲,亲密慈祥的领着两个孝到她面前时,知晓痛苦了。

    “娘,这两个孝是谁?”现在的心情可以想象的愤然,可是她又故作轻松不在意的笑着问。

    岚娘拉着二妮和慕天上前,“这两个是可怜的孩子,被哥嫂赶出门,现在没地方去。娘想先带他们到我们家住一阵。”

    “住哪?”这个问题很重要,别我被赶上山他们却住到自己以前的房子里,知晓心里暗暗思忖。

    “知晓妹妹,我们不会总久的,我还要麻烦刘叔帮我们打听去我们外祖母住的锦州的镖车呢。好去投奔,在那还有我们的舅舅。”

    “知晓娘想先带他们过来见见你,然后打算带他们到山下自己家里先住着,你看可好?”岚娘询问女儿的想法。

    “不好!”知晓跳起脚来,言辞灼灼,一口否决,天知道这是她最在意的。她还来问她。

    别先是要住下,然后慢慢的剥夺自己父母对她的爱,她一个亲生的却反而住到山上,这两个却如获珍宝般的要待他们住往山下,时间一长来个挑拨离间,这她遇见的多了。绝不能让他们如意。

    知晓承认自己是小人之心,但那又怎么样?

    知晓紧盯着这两人的脸,从他们脸上哪容易看出什么,而且她又那么笨,在这方面。只会去被人欺负的份,哪还有能力欺负别人。

    可她不去欺负他们,自保总成吧。

    “知晓别孝子气,你看他们都无家可归了,娘可不忍心,哪像你这般狠心的,听话。”岚娘规劝。

    “什么,我哪里狠心了,你要收留他们你去好了,从今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

    简直莫名,她也只是不同意他们住而已,这认识不到一天的娘就说自己狠心,那她就狠心好了,总比到时候自己被人卖了的强。

    她绝不同意。

    知晓坚决的下定决心,严防死守。

    “知晓,你说的是什么话,你皮痒是不是,我可要揍你。”

    岚娘火冒起来了,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这话都从这丫头口里说出不止一遍。“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是给我说说看。”岚娘伸手要去拧她的小耳朵。

    “你敢打我,你就不是我娘。你不信你就试试看!”

    知晓可不怕她,不就是一个娘吗,她虽然渴望着那一份爱,可如果这爱是有伤害性的她怎么会要,不要也罢,何况她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你……你……”岚娘气得说不出话来,“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两孩子露宿街头吧?”

    岚娘见着这丫头眼里的绝然,突然害怕起来,这丫头从来也都是个犟脾气,她知道,可如今这眼前的她,让她有些害怕,害怕失去她。

    岚娘突然感觉到,知晓这话似乎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

    知晓看向这娘领回来的两个孩子,因着她和娘的争吵,瑟缩着不敢开口,可怜味十足,抿着唇,不吱声,她现在就等着看她娘怎么做。

    “那怎么办?总不能再把他们赶走吧,现在他们可真的没处去,女儿你说怎么办?”

    岚娘又把问题丢给了知晓。

    知晓心道,人是你带回来的,怎就要来问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反正她是这回要看看这娘是怎么做的,再决定是不是……

    她是无所谓的,都那么多年过来了,重新一个人的生活也没什么,总比往后不知哪一天的被人背后捅一刀的来的好。她不会去害人,但她要会防范吧。

    知晓甩头不理。

    “臭丫头,你倒是说啊,人家都还没吃饭呢,要不先在山上吃了再说?”岚娘征询女儿的意见。

    直过了好久,知晓都不答话,正着身子站在他们对面,也不往这方向看来,不吱不响。

    岚娘似乎是看出些什么名堂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事,自己只要一对别的孝稍好一点,她就会吃干醋,不会这回也这样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