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再说,爹你真的是糊涂了,他们家的一屁股的债,你想帮他还不成?”

    杨东杰感觉这个简直就是在开玩笑了。

    “怎么不可能!”杨定喜听了这样的话,他就不高兴了。

    杨定喜就在想,这样的事,有什么不能的。这如果自己儿子把这舒盈盈纳个妾,他们杨家可以就把这个舒盈盈家的钱,一下子全部划掉,那也就是说,舒家已经是还清了他们杨家的钱。

    那可也是在阳陵城里面的独一份了。

    这样一来的话,绝对是杨家不会再落于人后的。

    这严格说来,这是一个狠招。对于了谁来说,这样的招数,对于了他们,他们是一定是要找个时间去做的。

    杨东杰皱眉,他先是人真难的看了一眼自己爹,然后,杨东杰,感觉到了,这一回,自己爹似乎是与自己这样说,还是真的,他并不是像是在说谎话。

    对于了这个回答,杨东杰感觉到了麻烦。

    真的是麻烦。

    杨东杰此时脑子里面,已经是开始想象一下,那个舒盈盈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这丫头凶悍,不是一般的凶悍。当然,人前的时候,她时常会在人多的时候,认定自己会输的时候,会假装很害怕人家,表现的十分的弱小。但是,事实上,这个舒盈盈,狡猾就是狡猾在了这里。

    舒盈盈不是如此。

    杨东杰笑了笑,他记得自己之前就老早发现这臭丫头这个大家并不知道的事实。

    对于了这个事实,杨东杰只有感觉到头大的。

    那是一次在街上,舒盈盈欺负一个买糖葫芦的小贩。小贩是刚刚第一次出来,代替他爷爷卖糖葫芦。所以。整日里都在街上溜达的舒盈盈,一眼就是看出这个小贩是个生面孔。在舒盈盈了解了这个生面孔就是想要来卖糖葫芦后,舒盈盈就展现了她无赖的本事。

    后来,舒盈盈是美滋滋的尝到了两根冰糖葫芦。

    小贩只有可怜的看着她挥舞着拳头,还在对他威吓一般的傻里吧唧的躲在一旁。

    杨东杰叹气,如果自己爹这个想法不打消掉,可能。这个舒盈盈真的是会立马的转身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揍上自己几拳也是说不定的。

    杨东杰叹气。这样的事,对于了谁来说,都是他不愿意见到的。尤其,那个即将要倒霉的人,就是他。

    杨东杰开始着急了。

    他绝对不希望自己的爹愿意如此,同意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个想法,简直是对于杨东杰来说,糟糕透了。

    “爹你。你还是好好想想吧……这个丫头,并不适合咱们……”

    “你忘了,忘了她还欠了我们一屁股债,这样对她岂不是太便宜了。这,这可不行,真的。爹,那样一来的话,咱们家真的是要亏大发了。”

    杨东杰。感觉真的是不行啊……

    “咋就是不行,这样事,对于了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个傻儿子,这事,你如果不同意,我就和你翻脸。”

    这做爹的突然的一下子翻脸了。

    杨东杰有些的傻,对于了这一点,他是绝对都没有想到的。

    杨东杰认为,这样的事。如果是万一让了阳陵城里面的人还知道,那倒霉的可是他。可是他。

    “你个笨儿子,这一件事。可不能听你的,我已经是决定了,而且全嚷嚷开了,要给阳陵城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才好。”

    杨定喜已经是决定了。

    杨东杰着急的脸都红了大半个。

    “爹,你这不是想要看自己儿子笑话吗?”杨东杰死都不同意。

    “笑话个屁,这可是好事,你不愿意,你以为,经过了咱们几天前的那一闹腾,把阳陵城里面三大家族的排名都打乱了,难道是能够成的?这不要笑话了……”

    阳陵城里面的事,万万都不会是如此简单的,杨定喜认为自己的儿子实在是见识太浅,才会如此的以为。

    杨定喜笑了笑。看着这儿子灰头土脸,反驳不了自己。他高兴。

    倒也不在他这个做爹的要害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这个儿子,还有这个舒盈盈,他们此时也是年纪相当。以前,舒盈盈是舒家的人,可能,阳陵城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愿意接受她的。但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阳陵城里面的人,都是有这样想法的,杨定喜认为,以后会是越来越多。

    而且,这些的突然多出来的人里面,自然全都是那些舒家的债主。

    你不要看,舒家是外面一屁股的债务,但是,你也要看到,舒家能带给你家族的利益是什么。

    杨家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愿意把这个舒盈盈给自己家的儿子纳为妾的。

    虽然,这妾其实也是抬举了她舒盈盈,但是,这多少也是一种对外面的表示。

    舒家的人,如果能解决掉这样大的一笔债务,对于了谁来说,都是一件很好的事,不是吗?

    舒家,现在,就是需要这样的一个契机。杨东杰是如此的认为的。

    但是,最后,对于杨东杰来说,他也是有委屈的。

    杨东杰头大,而他的爹还是在一旁,对自己敲紧箍咒。

    杨东杰红着脸的离开。

    这个事,他爹休想他会愿意。

    舒盈盈此时正在街上溜达,寻找着下一个她可以占便宜的摊贩。

    这两天,接连的两天,她在街上,吃了好多的早饭后,似乎,再要寻找到这样的好人,就已经有些的困难了。

    所以,今天早上,她和弟弟又出来寻找了一圈这样的目标。但是,却是一无所获。

    正巧。舒盈盈在刚刚还有些绝望的时候,她见到了一个熟人。

    嘿嘿……

    舒盈盈抓到这个好时机,舒盈盈就上前去。

    舒盈盈美滋滋的道:“呦喝,杨家的大少爷啊……咋了,今天这样的有空,居然是和我一样是在遛马路……”

    “咋,我看你是从酒楼里面出来的呀……难道是和我一样。知道这酒楼里面的饭菜太贵,所以,所以就出来了……也对,也对的,你呀,你呀,真的是……”

    舒盈盈说到了这里,其实她的意思已经是很明确的表到给了这个冤大头,而且还是对于舒盈盈来说。是送上门来的冤大头知道。

    舒盈盈笑了。她就是知道,这杨东杰现在是不敢拒绝自己的。现在,果然是在她说出这个要求,这小子就乖乖的听了自己的话了。

    舒盈盈笑的很甜蜜,还真的是很甜蜜的。

    舒盈盈想,这样的事。对于了谁来说,可能都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了她来说,就是一件绝顶的好事。

    一想到此,似乎,舒盈盈已经是预见到,往后,她似乎是每天只要是缠着这一个人,她和那个便宜弟弟,就有的是饭吃了。

    这,这法子真是太好了。

    俗话说的好,真的是太好了。人啊。千万是不要有把柄落到了旁人手里,这一但是有这把柄被人丝丝抓住,那么。倒霉的日子,就要离着很近了。

    而,舒盈盈就是知道,她眼前就是站立着这样的一个倒霉蛋家伙。因为,她以及是决定好了,往后的日子,都要把这个小子,牢牢的抓在手里,绝对的不会让了这个小子,逃离掉自己。

    这事,不是如此的简单的。

    这事,她也绝对是不愿意让了旁人知道。

    如果这个小子乖乖肯听自己的话再说。

    舒盈盈抓起了杨东杰的手。

    “你,你干嘛……”杨东杰脸红红的,刚才,他的爹还在与自己说,要让了他把这个凶悍的女人给纳了进门,而且,他不同意也要同意,反正是必须的。

    可是,现在,杨东杰才刚刚一脸忧郁的跑出了酒楼来,刚刚出了酒楼,居然是好死不死的又让了他遇上了这样的一个小丫头。

    对于了这个丫头,杨东杰唯一想要做的,想要说的话就是,真的是自己太倒霉了。可以说是倒霉到了家了。

    杨东杰,现在就是想要做的就是逃离这个女人。他要快点的逃离才好。他不能够这样的下去。

    杨东杰不喜欢如此的一种感觉。

    这样似乎是让了他感觉到了一种担忧啊。

    “你才干嘛呢,请客去……你想逃,没门……”舒盈盈模样,盯着这个赖皮男。

    你可不要把我逼急了,一旦是把我逼急了,我可是什么事都是能够做的出来的。

    舒盈盈此时的眼神,就是在表达了这样的一种情绪,舒盈盈真的是很犹豫,她的犹豫就是,她不该是这样好心的让这小子去小摊上面请自己吃饭,她应该,应该是让了这小子,回到这香满楼请自己吃饭才对。

    这里的饭菜,再如何也是要比了外面,随便的街上做出来的小炒要好吃。

    嗯,决定了。

    舒盈盈转身,又啦着这个想要逃走的杨东杰往回走。

    杨东杰被一下子,舒盈盈呆着,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杨东杰立马就是查觉出,这个臭丫头似乎是要带了自己回到了前面去吃饭。

    杨东杰可是说什么都不愿意的。

    “回来,回来,停停下……”

    杨东杰开始担心。

    “干嘛要停下来!”舒盈盈虎起脸来。鼓着腮帮子的她,虽然容貌不是特别的优异,但是,还甚在可爱十足。

    也是一张小清新的小脸蛋。

    “你不能去?”舒盈盈听到这个话,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

    吃他一顿饭,他都不肯是不是?舒盈盈如此定论后,她顿时黑起脸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舒盈盈心里很鄙视这样难看的男人。

    而反观杨东杰,他此时瞧着这变脸迅速的臭丫头,他心里更加对舒盈盈了解的透彻。

    她心眼之小,可见一般。

    杨东杰摸着下巴,斜眼看着这个臭丫头。

    舒盈盈眯眼的更厉害。

    不管。不管,她才不管。你不让了我进这酒楼,我就不进吗?笑话了。

    舒盈盈转身,立马就踩进这酒楼。

    哼哼……瞧,我不是进来了吗?

    舒盈盈美滋滋的想。

    舒盈盈的脑袋,歪着头,她在想。自己还回头去看看这死小子时,谁知道他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猛然间的就冲了进来。

    舒盈盈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死小子……”

    “你不想活了,放开,放开我!”舒盈盈的火爆脾气,再也不想掩藏。

    杨东杰死命抓住这死丫头的手,他认为自己这样做,全是为了她好。希望了她能够识相一些才好。

    瞧着眼前,比自己还横的杨东杰。鼓着腮帮的抓着自己手,把她强行带离。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等的待遇。舒盈盈有些的傻眼。但是,这傻眼的功夫,也极快的就醒悟了过来。

    要知道,舒盈盈本身就也算是阳陵城里面的名人。舒盈盈大喊大叫,闹出这样大的一番动静。又岂能够是不会让了旁人查觉到的。

    所以,舒盈盈立马就吸引来了不少阳陵城里面走在大街上的人。

    杨东杰现在的脸色是十分难看,愤恨一张脸写满了不愿意罢手。可此时又没个什么好办法,所以他的脸色是更加阴郁。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离开,省得惊动后面酒楼里自己的爹,让了他急着奔跑下来,出自己的洋相。

    杨东杰心里想,他都是为了她好,可是,明显的,舒盈盈是不能够体会啊。

    阳陵城里面的人,瞧见舒盈盈被人欺负。又是杨家人。听说杨家人,昨天就是舒盈盈被逼的没办法,才不得不还钱给杨家。其他两家人,谁都没有还。

    如此一想,阳陵城里面的人,都已经是对这个小子,死死抓住舒盈盈手腕的小子,有了不小的意见。有好事的孝,动作麻利的已经是跑到舒家去,通知舒悠乾这个消息。

    “你个自私无赖的,世界上没有你这样小气的。”舒盈盈委屈的狂叫。

    “不就是打算要你请吃你一顿饭吗?至于吗?小气成这样?不吃你也放开我啊,这样的拉拉扯扯,你想要干嘛,你要拉,也去拉别人啊……”

    舒盈盈的话其实已经是说的够彻底的了。旁人,站立在两旁,视线集中于他们两人身上的阳陵城的路人,无不都是聚精会神。

    “咋,什么时候,这两个人的关系这样好了?”有人在发表疑惑。

    “好什么?没听盈盈在说,人家黑心黑肺,盈盈想吃一顿中饭,人家也不给吃吗?盈盈真可怜啊,早知道,前天的那钱就不要还给杨家好了……”

    “就是,就是,才刚刚还了去,自己都没有饭吃了,你瞧,人家还如此凶悍。真是的,这么娇小的一个姑娘家,这小子怎么就是下的了手啊……”

    舆论几乎就是一边倒的。

    舒盈盈耳朵特别的尖利,早就是听到了旁人,尤其是大众们的呼声。

    舒盈盈嘴角偷偷咧了咧,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因为她此时脸上,还在装着她的委屈。

    当舒盈盈的弟弟,舒悠乾风火轮般的跑来后,舒悠乾的脸色完全就是黑了大半。

    这姐真是不靠谱,下次绝对不放她一个人上街,瞧,这才上街一会,又给自己搞出事来了。

    “姐,你这是又咋了?”舒悠乾跑的急,此时站立到舒盈盈面前,还是上气不接下气。舒悠乾虽然是在问自己不争气的姐姐,但是,眼神却是一点都不友善的直盯抓住舒盈盈的手腕不愿放下来的杨东杰。

    舒悠乾瞪他。见他没有反应,舒悠乾再瞪他。杨东杰一点都不能够领会舒悠乾的心思。舒悠乾泄气。

    “放开我姐……”他直接就是二话不说,从他手里抢过自己姐的手腕。他姐也真是,人家要抓她,她难道是不会反抗。真的是……

    舒悠乾如果此时内心里面的想法,要是让了一旁,站立在他身后。此时有如看着救星一样看他的舒盈盈知道,自己弟弟此时内心里面这般想法,舒盈盈一定不会轻易饶了这弟弟,晚上把他踢下床睡才是。

    “弟弟,他欺负我,你帮我教训教训……”舒盈盈捂着手腕,揪着小脸。有如看到救星一般的看向自己突然又冒出来的弟弟。

    “好疼啊。死家伙,还真用力,瞧,都红了一大片。他想要怎么样?”舒盈盈还在一个人委屈的嘀咕。不时的,让了旁人瞧见,她还心疼的,小心翼翼低头对自己的手腕处吹上两口的气,似乎,显得巨疼无比一般。

    舒盈盈脸色并不好看。在舒悠乾来了后。在舒悠乾把她解救下来后。舒盈盈此时就是干脆整个人躲到了自己弟弟的身后去。

    舒盈盈站立在舒悠乾的身后,不时看向杨东杰。

    “敲他一顿竹杠,弟弟……”舒盈盈不忘了要占便宜的初衷。她来古代打酱油的通知,一切的便宜能占自然不能错过。最好是打酱油打到有一天开一家酱油坊才好。

    舒悠乾回头,把这姐的脑袋往后塞了塞。

    “知道了,知道了。”舒悠乾叹气。“你别再多事。”

    “好了。杨家少爷,我姐又怎么招惹了你,瞧她把你给气的……”

    舒悠乾学着身后舒盈盈眯眼的小样。斜着下巴,一脸唾弃的看着这不像男人的男人。试问,干出这样的事,这总人,还算是人吗?

    舒悠乾还哼哼唧唧,舒盈盈在后面配合的哼哼唧唧。不停的向路人,向此时所有的阳陵城看到这一幕的人,告诉他们,这家伙,不是个男人。即使是。也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绝对是跑不掉了。

    杨东杰气怒攻心。

    “你们这帮子的人,我,……”

    “姐。你怎么样,呀,瞧,你都受伤了,这,这要让了他赔点医已吧?”舒悠乾完全不给杨东杰一点的辩解机会,即使他要说,可舒悠乾也没有功夫愿意听。

    也因此,舒悠乾在这样的一惊一乍,喊出这一声巨响后,在阳陵城的所有人,视线全部集中到,舒盈盈捂住手腕处,似乎刚才那一只被杨东杰用力拉扯的手,此时已经是快要接近与断裂的状态一般,舒盈盈弯着要,一脸的痛苦不堪的模样。

    “弟弟,我,我好疼,我估计是被他拉断了……我,我可怎么办啊……呜呜……”舒盈盈躲在舒悠乾的身后开始大哭。

    舒悠乾此时也不安慰自己姐,反身走到了杨东杰的正对面。

    “好了,你说怎么办吧?”舒悠乾掷地有声的反问过来。

    此时,舒悠乾说出这个话后,阳陵城里面的人视线是更加的盯了过来。

    直接就可以说是,把这舒悠乾盯得看死死的。

    “你想怎么样?”舒悠乾,对面的杨东杰的脸色也难看。

    事情是不是有如此舒盈盈表现的那般严重,除非今天他脑袋被撞了,他才会相信。死丫头,真是有种啊,还好自己没有,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娶,哦,不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纳她为妾。要是让了这死丫头知道,那还得了。她更加是要无法无天,没有人能够收拾她去。

    现在都已经如此,那往后自己的日子,想来更加的会烦闷上许多。

    杨东杰一定是刚才荤了头,在跑出酒楼后,见到舒盈盈第一眼还居然脸红了红。杨东杰此时为了自己曾有过这样的一个行为而感到脸红不已。

    非常的脸红。杨东杰就是不知道,这个舒盈盈这样的会和自己闹腾。以前他就已经是知道一点,对,只是一点,相较于今天这个舒盈盈如此猛烈的对待自己的攻击而言。

    杨东杰可以说,心里此时是郁闷到了要狂暴的地步。他又没有说不请她吃饭,何必这样非到这家酒楼。这死丫头就不知道,这里面还坐着自己的爹吗?

    他爹的目的是什么,舒盈盈到底知不知道?

    哦对了,她不知道,他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这,这也不能够怪了他去。

    杨东杰叹气,对于眼前的事,他一点的办法都是没有。

    现在,事情的格局已经不是吃不吃饭的问题了。

    杨东杰感觉到,现在的问题已经是晋级到了自己欺负舒盈盈的地步。

    天地良心。他杨东杰平日里是有些的械,但是,但是,绝对也是一个好人。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