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如今看来,又听得老太太如此说,看来,这一位店铺里面的老掌柜,果然是与否最有缘的,不然,还真的是不好说。

    “那,那就请每天老爷子多给咱们家老爷子一桶这样的水如何……我们家老爷一定会给钱的……”

    在得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水后,大家自然而然的开始十分敬重。万不敢有任何的得罪之意。

    昨日里,他们偷梁换柱的那水,估计是老爷子在店堂里面实在是忙不过来,才会是没有念经开光,便是如此吧……

    老刘家的老太太抽了嘴角。自己都如此瞎扯,旁人居然还会相信,真的是……

    老刘家的老太太稍微一琢磨。

    “这个开过光的水,制作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每天产量不多……”后面的话,老太太想,这些人就应该是明白了……

    可是不……他们极力的想要,一定要买到手。

    老太太就板着脸与了他们说,“那就明天吧……半吊钱一桶如何?”

    “没问题,我先回去问过老爷子,想来绝对没有问题的,老爷子都把这水当成了药了……如果这与价格昂贵的药来比的话,还真的是很便宜的。”

    说完这话,这一行人就离开了。

    刘老太太怔愣了,自己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唉,人家也不是为了治病吗?虽然是做法有些的欠妥当,但是,也并没有让了他们太过为难。

    刘宝少看到那一伙人走后,继续小嘴里面忙不停。

    刘老太太回头看看这大曾孙子,心里特别的美。刘老太太看他小嘴馋的,时刻嘴里都想要吃东西,刘老太太也想给。可是他娘不然啊……

    刘老太太也没有办法。只有让了自己这大曾孙继续嘴馋下去。

    当刘老爷子过来看看粥铺的情况时,刘宝少正好自己小身子正在从椅子上面爬下来。

    “咋了,要拿什么。太爷爷给你拿……”刘老爷子连忙上前。

    “唔唔……我,我要让了大舅舅给我再偷偷做点瓜子了。我都快吃完了……”

    刘宝少皱眉,他伸出手,小包包里面现在只有剩下他的一小拳头不到的瓜子,昨天就已经不多了,他今天早上起来都忘了和自己大舅舅说了。

    还有,自己娘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他也抽不出空来。

    刘老爷子一听这话。顿时心疼极了。

    “去太爷爷那房间,我那柜子里面还有一大包呢……都是给你省下来的……”

    刘宝少激动。握着拳头连番谢过老刘家老爷子后,就蹭蹭蹭跑去取了。

    老爷子看着这小身影离去,心里也难过。“咱们家又不缺吃的。咋就这样委屈了孩子嗯……”

    刘老太太在一旁白眼。“你这老头说的好没道理,要不是你前阵子说这小子长得太快,会不会出问题,咱孙女会开始担心吗?这都是做娘的苦啊……她还不能对旁人说,只有让了自己儿子尽量的少吃些。别长得太快了……”

    “哦哦,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什么……快别唠叨了。……”这老太婆说着都要红眼睛了。

    老爷子可真的是看不惯。

    刘宝少跑到后院,小脸上面全都是紧张。

    又到了太爷爷的屋子前面站定。小脑袋往后瞧了瞧,发现没有自己娘随时都出没的身影,顿时小嘴咧开成为一朵鲜花。

    可他也即是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生怕自己太兴奋,也会把自己娘引出来……

    “儿子,你在太爷爷屋前干啥呢……”

    刘宝银好巧不巧的正好要到前院去,正巧就看到这鬼精灵的儿子这番举动。冒着小腰,偷偷靠着墙边行走。脑袋抬起,四处转悠,似乎随时就在观察有没有敌情。

    可他忘了看他屁股后面有没有人了。

    刘宝银又不是白痴,这儿子估计是又要来弄点吃的了,估计也是老爷子允许的。

    “过来……娘给你蒸两个豆沙包吃……”

    “唉……唉……”刘宝少比起不顶饿的瓜子,更喜欢顶饿的豆沙包……

    “娘,豆沙包里面有豆沙吗?”刘宝少小腿蹭蹭蹭的疾步跟着娘,虽然是走都有些不稳,晃晃悠悠。但是,好在他不傻,还想要问清楚。

    上次他娘也说给他吃肉包,可是,肉包里面那里有肉,就是连一点菜都没有,娘说,让了他自己去幻想一下这肉是什么滋味。

    刘宝少没办法,还真的是开始幻想。不过,好在这馒头也是个顶饱的。所以,今天,刘宝少多留了一个小心眼。

    “有的,不过不多,只有你吃饭的小勺子一勺的豆沙……”刘宝银叹气。她其实那里也有特意给儿子做的馒头的,可是,瞧着他可怜,她还准备了放了很少量豆沙的豆沙包。

    刘宝少和娘到了小厨房,瞧见娘从柜子的顶端的一个盘子中拿出两个小包子,虽然不大,但,也不错了……

    “娘快点,儿子饿了……”

    刘宝银瞟了他一眼,此时这儿子双眼锃亮无比,就是盯住这两个包子不撒眼。

    “你不是刚吃过早饭吗?咋就又饿了……”刘宝银还是问着。

    “娘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耐不住饿啊……”刘宝少也头大,旁人都和自己吃的也差不多,他娘说了,他这么小不用吃太多,吃太多反而会吃坏肚子,可是,他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吃。吃完了,没过多久就又饿了。

    “娘,你说我这是不是得了一种病了……”刘宝少突然的问。

    刘宝银飞速转头,去看自己儿子。

    “谁和你说的,你只不过是嘴吧馋了点,消化的快一点,你没病……”

    刘宝银大声告诉儿子。

    “嗯,那就对了,我说呢。我能吃能睡,咋就能生病呢……”

    刘宝少丝毫不再担心了。可是,刘宝银这个做娘的就开始愁了。

    刘宝银帮儿子蒸好豆沙包……就又带着儿子去空间。

    “儿子。你不是饿吗?往后,你如果饿了。就去抓两只兔子,自己亲自去抓,抓到后,娘就给你做你想吃的……怎么样?”

    刘宝银认为,这样的锻炼估计是不行。

    毕竟加大锻炼啊。

    “嗯,嗯。可是,我还太小。跑过去,总是兔子早就逃走了,我又没有弓箭……”

    刘宝银笑道:“这个好办。”刘宝银弯腰,低下头捡了几块称手的石头。

    “看到这石头了没有。你只要是抓着石头,用力砸出去,砸中了兔子,震晕了它的脑袋,往后。娘每天都给你加餐……”

    刘宝银认为,这儿子还太小,还是多动动的好。再说,他能抓到兔子?此时看来还太小,他的小手臂一点力气都没有呢……

    先让了他锻炼一下再说。最好是减肥到正常孩子差不多重量,这样最好。不过,稍微的胖点也没关系……

    可怜的刘宝少感觉这个主意太好了,往后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吃东西了。不用每次都躲着他娘,害得他小心脏扑腾腾跳个不停,还感觉到一丝丝的愧疚之意。

    这天开始,刘宝少开始几乎整日里都在空间。

    老爷子,老太太想找他都不容易。还非要到了空间里面转悠一回。

    不过,几日下来,刘宝银感觉自己儿子还真的是瘦了。偷偷的带了自己儿子到铺子里面的大称上面称了一下,还真的是……

    刘宝银的这一幕,可是让了刘大牛气坏了。

    一天夜里,刘宝银把隔壁屋里的小家伙安排好睡下。刚走进自己屋来,刘大牛就鼓着脸问了:“你咋这样黑心呢,咱儿子都瘦成那样了……”

    刘宝银想说,瘦成哪样了。

    可是,这男人眼神凶恶的很,刘宝银也就没去反驳了。

    “知道了,明天给他加一餐就是了……你可真会为你儿子担心……”

    第二日,当刘宝少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只兔子,匆匆拎着一只不比他轻多少的野兔子出来找自己娘。

    “太爷爷,看到我娘了吗?”

    小家伙小脸上满脸幸福。

    “没啊,呀,这是你抓到的?”

    老爷子吃惊,这只野兔子可不小啊。

    “对啊,爷,你看,这只野兔又多种……”

    “嗯,少说要有二三十斤种。”老爷初步估摸了一下。

    “哦,是吗?那可太好了。”

    小家伙继续拎着野兔去找刘宝银。

    在外面听到了自己娘去前面街上买东西去了。于是,趁着老刘家人不注意,自己拎着野兔去寻了。

    前面的一条道上,这荒年过去后,行路的,做买卖的,更加是多了不少。

    刘宝少各自小,在这样的人群中,还真很难找到自己娘。

    他逮到人就问,“你看到我娘亲了没有?”

    也有认识刘宝少的,知道他是后面一条街上的小少爷。

    “嗯,就在前面。”伸出手,还帮他指路。

    “嗯,嗯。谢谢……”

    刚要朝前冲去,就撞到了一个老头身上。

    这个老头精神饱满。虽头发全部银白,但,一看就是知道,是个走南闯北的。

    “咦,你手上拎着的是什么?”

    老头挡住了刘宝少的去路,不愿意离开。

    刘宝少焦急要找娘,“野兔,野兔……我要去找我娘……”

    “哦,这野兔是要卖吗?”

    “卖?”刘宝少歪着脑袋想了下,他们店里抓来的野兔都是卖的。

    平日里,大舅舅他们抓到了,还能从老爷子那里得到不少的钱呢。

    “嗯,是的。你要买吗?”刘宝少想给自己家介绍生意了。

    这老头听了一愣。“那你这野兔如何卖?”

    “我,你要买这个可不成的……这是我抓到的,我要去给我娘看看,让了她给我做一顿好吃的……”

    刘宝少的话让了这老爷子误会了。

    “是吗?”

    “嗯,对的,我要去找我娘了……”

    这老头子不管身后的随从焦急的眼神。

    “给,这钱给你。我把这野兔买了……你可以拿了这钱,去买你想吃的任何东西……这就不用你娘辛苦的给你做好吃的了……你还可以用多余的钱来买其他的好东西,给你娘尝尝味道。”

    这段府里的老爷子如此的说着。

    刘宝少歪着脑袋。还真想了一下就同意了。

    “嗯,给。给你……”

    “那往后,你抓到了野兔也直接卖给我好了,我家就是前面的段家大宅。”

    刘宝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哦,那里,我以前住过的。我以前住过的,我娘和我说过呢……”

    那是,刘宝少还太小。所以,全都是听了他娘对他说。

    段家的老爷子刚刚才从南方回来。听了此话,他微眯了双眼。

    “住过?那为什么不住了?”

    “我不知道?”

    “哦,……”

    “我走了……”

    “嗯。走吧……以后记得抓到野兔就给我送来啊……”

    “嗯,嗯。”

    刘宝少挥挥小手,打算快点先去买吃的,再然后在找娘。

    刘宝银穿梭在一家家布行,想给自己儿子做身便于行动的小衣服。却是看到了儿子从这家布行路过。手里提着,拎着,嘴里忙着塞着小零嘴。

    刘宝银惊讶了,这是谁给了这小子钱啊……

    老刘家的人,都是得到了自己再三的关照。不能给这小子随便任何东西吃,对于这一点,刘宝银是不大肯定家里人全部都能够做到的,但是,对于不给这小家伙钱,这第二天,刘宝银是知道,老刘家人还真是会听自己话。

    “这小子……”刘宝银结完帐,手里抱着一匹布,跟着这小子。

    “娘,你在哪里?娘,你在哪?刚才不是听说在这里呢?怎么我找来找去,就没找到你啊……”

    这小子嘴里塞着吃,左右晃着脑袋。嘴里还嘀嘀咕咕着。忙活啊……

    刘宝银知道,这是他在找她呢。

    刘宝银心里一暖,干脆两步上前,一把就把这小家伙抱起来。

    刘宝少突然感觉有人要抢走自己,立马丢下了手里的东西要去打后面的坏蛋。

    “我不能被卖掉的……小心我爹打死你!”这小子爆发出粗大的吼声。吸引了好多目光个。

    “你爹还要听我的话呢,你这话不对我不作数!”

    刘宝银忍着笑,在儿子脸蛋上面咬一口。虽然是最近瘦了点,但还是肉嘟嘟的很啊。

    “呀,娘是你啊……”

    “对啊,是我啊……你咋就在这里瞎逛悠呢……”

    “娘你不知道,我刚才抓到了一只野兔,想来找你……”

    “野兔呢……”

    “娘,这野兔被人买走了,那个人是段府的老爷子?我第一次见,真是个好人,给我不少钱,他说有了钱就能买好多东西,瞧见了没有……”

    刘宝少连忙指给自己娘看,他刚才丢在地上的好多东西。

    这东西大多都是用油纸包的严实的吃食。

    “嗯,看到了,看到了。”

    刘宝银皱眉:“咋,那个神龙不见摆尾的老爷子这是回来了?”

    “嗯,反正他是这样说的……我还看到,他身后有好多辆马车,这浩浩荡荡的可是威风呢。”

    “哦,是这样啊……”刘宝银估摸着,这估计就是了。

    “他给了我五两银子呢……”

    刘宝银皱眉,“那不是亏了吗?咱们家的兔子一只少说也要七八两呢,你抓到的是只小的吧?”

    刘宝少咯噔了一下,虎眼一瞪:“啥啊,娘,我抓到的是只大兔子,比我都要重呢……”

    “……”刘宝银没话说。

    “娘真的,真的……我太爷爷他们都看到了……”

    “那,那你就是被骗了,瞧,娘平日里怎么和你说的,外面的人,就是贼精贼精的,让了你小心不要被旁人拐了去。你现在人是没有被人拐了去,可是,你看你。这还是被人给骗了。”

    “呜呜,那。那可怎么办?”刘宝少着急了。

    “那还能怎么办啊?”刘宝银点了一下儿子的小鼻子,又咬了他一口肉嘟嘟的脸颊。“下次注意,千万不能再上当了,咱们老刘家的人,你看过有吃亏过吗?”

    “没有。没有。”家里的太爷爷整日里,都提醒着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事都不能便宜了旁人。所以,他居然犯了这样一个低级的错误。

    “娘,我记住了。”刘宝少见娘帮自己把掉在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喜滋滋的又开心的连忙告诉娘:“这包。娘是我给你买的呢?”

    仰起他的小脑袋,一脸的献殷勤。

    “嗯,知道了。知道了。儿子真乖。”

    这儿子刘宝银还真满意,就是长得稍微快了点。在外面,旁人都还以为是已经有两岁多了。可儿子实际上只有一岁多啊……

    ……

    段府里的今日段府的老爷子回家。

    段家老太爷如今已是六十高寿。称得上是老当益壮。四十岁的时候跑到南方去作生意,从此就在那里扎了根,儿子媳妇一大家子都扔在老家不管。

    段家老太太几次要去寻段老太爷,让了家里的几个儿子纷纷去找他,哄他回来。可是,他任是不回家来。

    没办法老太太只有在这段家老宅苦等。

    这一等就是十几年啊。

    段家的老太太还以为这一辈子都是等不来这老爷子回家来看他一眼了。

    可是,今早,快要晌午的时候,这门外传来敲门声,说是老爷子回家来了。

    这一下,段家的老太太坐不住了。起先她还不相信,可是,老爷子身边的大总管,这些年来也经常稍东西回家来。

    所以,段家的老太太是相信了。

    连忙是在两个儿媳妇的搀扶下,换上了最新最亮颜色的大褂,就要出门迎接。

    听了大总管说是,这几年来,老太爷在南方的生意是越做越大,段家老太太是也相信的。

    因为每年他往家里送回来的银子也是越来越多,段家老太太虽然自己想着这老头子,可是,也没有办法,这宅门里的女人,只有是一辈子如此的命啊……

    现在老了老了,这老爷子还记得回来。她心里也是欢喜的。最起码这老头子还想着要与她埋在一起不是。

    段家老太太几乎是热泪盈眶的走出门去迎接。就见到一个身板硬朗的老头,头发虽然全白,但,爽朗的笑声,震慑了所有的人。

    段家老太太一看就是老太爷啊……

    这性子还是如此。一如当年那一般还是壮年离开的时候一样……段家老太太眼睛都红了。

    “老爷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段家老太爷手里还提着那只从刘宝少那买来的便宜兔子,他这是明知道,这兔子买下来自己赚了一笔,他才买的。这忽悠被自己赚到钱,不管是年纪多大,老太爷都感觉就很高兴。这就是商人的本色。

    “回来了,回来了。这一回我就不走了,打算在这和你一起过上几年好日子了……”

    后面的话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一次老爷子回来就是想要与了这段家老太太一起走的。

    “唉……”老太太很高兴。

    “呀,爹,你手里这只兔子哪来的?”段家的三老爷,上前问老太爷。

    “买的,路上遇上了个小不点的小子,我从他手上哄骗了过来的……”

    老爷子笑眯眯。

    段家的人,听了这个话,全部都是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不过,段家三老爷家的二少爷,一看这老太爷手里抓着的兔子品种,就知道是在老刘家买来的。

    可是,老刘家的谁,被了这老爷子糊弄骗了一把?对于这个事,谁都不知道。

    不过此时大家也不是问这个话的时候。

    老爷子笑眯眯的到了一旁,把手里的兔子往了儿子手里一甩,“给我去把皮拨了,皮子留着给我做个护膝,还有围脖,剩下的肉做一顿好吃的兔肉火锅。”

    “哎哎……”

    段家段府里的人全部开始忙活了起来。

    三房的儿子都眼里高兴,当然最高兴的估计是他们知道,老爷子这从南方是赚了大钱回来了。

    这后面一箱箱的估计里面装的都是钱啊……

    在第二天,刘宝少就气嘟嘟的找上门来了。

    昨天他实在是没有空闲,自己嘴里吃不完的东西,娘也没让了他得空再出门。

    今天可是不一样了。

    刘宝少又抓了一只小兔子,这段府里的老爷子不是说要买兔子吗?他这送来了。但比昨天小了一大圈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