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六百十二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而且它们从空间里面带出了空间里面鸡鸭一贯的优良行为。

    那就是,它们可不像老刘家的鸡鸭,总是随便的找一个干净的地方下蛋就得了。

    而它们会自己找一个窝,用了干净的枯草,铺成一个地方,然后,大家都是有秩序的过去下蛋。

    对于了这一点,新品种的鸡鸭们能不到处乱下蛋,老刘家的女人们,可是乐呵坏了。

    “嗯,娘,这一定是咱们宝宝教导的好,不然,它们怎么养成了这样的一个好习惯呢?”

    此时,老刘家的女人们,又在下午的时候在林子里面捡鸡鸭蛋了。

    现在,对于她们来说,这活可是比之前省力和轻松上了许多许多。

    现在她们大多数时候,只要是在草窝窝边弯下腰来,蹲一会,就能完成任务。

    “嗯,是啊,是啊……”

    老太太嘿嘿笑了起来。

    “这鸡鸭蛋,可真是值钱……”

    老刘家的女人们,最近的日子过的也全都是舒坦。

    原本是怀孕的老三家的媳妇,陈氏之前还因为了怀孕后,身体有些的不适,不敢轻易挪动自己身子,生怕了自己的孩子因为了万一有个啥,原本就不稳固,一下子就闹腾的掉了去。

    现在,也不知道是啥关系,老三家的在吃了几回这大鸡鸭蛋后,感觉,自己的身子现在可以说,一点都没有怀孕了的不适感觉。

    她啊。现在就是想着法子要多动,如果哪一天,自己少运动了一下,她反而觉着今天浑身是不自在。

    对于了这一个感觉。刘老太太也是最最深有体会的。

    老太太的腿脚有时候会在下雨天的时候显得不灵活。平日里也常常会有些的犯疼。

    但是,最近啊,可真的是……可以说,老太太的腿脚是身轻如燕,走哪哪都有劲。

    老太太内心里面也是在想,是不是吃了这鸡鸭肉后,有了这个效果的?

    当然,与了他们一样的其实老刘家的人还大有人在。

    只不过是旁人,也没有太明显了去,只是浅浅的感觉到了一些。因为了原本他们就没啥的大毛病在身上。

    所以。感觉也就是没有了这样的敏锐。

    ……

    这几天里。她刘宝宝还是在继续做着倒腾大买卖的生意。

    是啥?笨,那是她偷偷让了刘大牛,她那小夫郎每天都牵着牛赶到城里去做一回买卖啊……

    刘大牛最近可是会做生意了。

    上次。他与刘继祖去的并不是一个集市,所以,刘继祖到了现在都还不知道刘宝宝在偷偷蒙头发大财。

    除了家里的刘宝贝知道之外。

    在刘继祖不做了这个买卖后,因为了刘继祖也知道,现在再如果拿了这样大的这样值钱的鸡鸭去卖,那就是损失了。

    刘继祖想着要培育都还来不及呢。

    刘继祖不出来卖大鸡鸭后,城里的有钱人,可是焦急了起来。

    于是就打发了家里的家丁到处是寻找有没有其他人也在卖。可是想不到,他们几乎是没有花了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刘大牛了去。

    这不。刘大牛就这样的出现在了众人眼里。

    原本,刘大牛只是按照了刘宝宝告诉她的价格,每只三两银子就够了,虽然是,在他眼里看来,一只鸡鸭,要三两银子已经是够贵了。而且,还有些的离谱,但是,却是不想人家还抢着要来买。

    那些个尝过了刘继祖卖出去鸡鸭的有钱人们。

    现在,刘大牛可精明了一回,因为了东西供不应求,这不,他把价钱都提高了。

    十两银子一只。不然就不卖。

    当然刘大牛也是把这卖得后的钱,全部都交给了刘宝宝。

    刘宝宝当初第一次拿到刘大牛给她卖得十两银子一只公鸡公鸭的钱后,可是震惊上了一回。

    可是不过,咱们的刘宝宝,没过上多久,她也就适应了。

    这个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自己的小夫郎是要比自己爹有本事啊。

    这样的一件事上,稍微的只是做了一个对比,这不,已经是明显无比了。

    当时刘宝宝就是笑呵呵的全部接受了过来。

    也就是说,这一阵子,刘宝宝每天更加忙活,在空间里面大干了起来。

    刘宝宝现在已经是从每天运出十几只鸡鸭,现在已经是逐渐的壮大到了一百只鸡鸭。

    刘大牛虽然是奇怪,这丫头这么多的鸡鸭是打哪来的。刘大牛也不是没有疑惑。

    可是,他每天瞧着这个丫头一脸神秘,自己有意要问她吧,可是她却总是在这个时候,转身扭头离开不说话。

    这样几次后,刘大牛也就不愿意再多问。

    这话说多了,也就是没有任何的意思了。

    刘大牛笑嘻嘻的转身就是离开了此地。

    但是,这两人的事,做得多了,总归是纸包不住火的。

    这不,最大的泄露点就是刘宝贝。

    为什么,其实很简单。

    既然是刘宝宝想,自己现在有钱了,当然,也就是不能过委屈了自己的弟弟。

    再说,自己的弟弟还巴望着自己快点的给他送钱呢。

    刘宝贝正因为,自己姐姐每天都十足的大方,于是,渐渐的,刘宝贝就开始变得手头阔绰了许多。

    刘宝贝起初还是偷偷摸摸自己买上点吃的,藏匿了起来,不对了任何人说。当然,刘宝宝是除外的。

    但是,随着他每天的钱,越积越多,而且,刘宝宝他的姐姐每天还要不断的给他送过来。

    这不,这些的钱。对于了刘宝贝来说,已经是多得快要堆积到了用不完的地步。当然,也是他小家伙自己自认为的。

    所以,刘继祖后来是不知道这事也难了。

    刘继祖是最先知道自己儿子这一个异状的。

    所以在这一天。很是自然的,刘宝贝也被刘继祖叫到了他那里去。

    当然,这与他之前偷偷摸摸叫自己闺女到自己房间,问她钱是哪来的,这神似是一模一样。

    因此,刘宝贝是一听到,一看到刘继祖这番的模样神情叫自己,可就是感觉不妙。

    刘继祖可什么都没管,见了他还想逃,于是就抓了他。拎起来就提着往了自己屋子走去。

    “说说。你这钱是打哪来的?”

    果然。不出刘宝贝所料。刘继祖开口就是这一句话。

    “我姐又捡到钱了。”

    这是他刘宝贝,刚才在被自己爹拎进来的路上,就想好的托词。

    “呃……那。这一回,我闺女这是捡了多少啊……”

    刘继祖比较是好奇这个。

    而且,刘继祖也在想,这闺女,难道那一双眼睛就是一个聚宝盆吗。不然,咋就能总是别人就不能够发现的好东西呢。

    “爹,这个我可不知道。”刘宝贝还是比较精怪的。

    这爹是个傻性子,他刘宝贝还能不知道吗,如果告诉了他,这岂不是绝了自己的后路。他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过得滋润呢。

    刘宝贝人小,但是,精明可不比眼前的刘继祖差。

    这不,刘继祖看向自己儿子的小眼珠,刘继祖在感叹,自己的儿子,真的是太像自己了。这样的精明,可是,却精明与了自己要对着呢。

    这可不好。刘继祖此时就很想要了自己的儿子,这样的一份小聪明还是不要的好。

    “爹,你没事我就走了……”

    “等会……你给我回来……”刘继祖又把这小子给提溜了起来,抓到自己身旁后。刘继祖就摸着嘴巴,有些垂涎地开口道:

    “这样吧,把你从你姐手上得来的钱,全部交给了你爹我来管,你放心好了,你爹我啊,可全是要帮你存起来,等到了将来你娶媳妇的时候再还给你的。放心。”

    刘继祖呵呵笑了起来。他想自己现在不能再与了这个好闺女对着干,但是,这小儿子,却是可以的,谁让了他并没有自己姐姐的本事呢。

    这个所谓的本事,其实也就是刘继祖早以发现的一个事实。

    这事实就是,这小子每次都只是跟着自己宝贝闺女后面,而他反倒是没有任何的一点点的成效。

    这对于了刘继祖来说,两相的一比较,虽然是儿子吧……可也此时在他眼里,并不能和了自己闺女相比。

    刘继祖的认知很简单,自己闺女,现在自己是不能用了重话去说一句,因为她给老刘家还有他这个做爹的,做出来了成效。

    而,自己这个儿子吗?虽然是还小,但是,现在至今为止,还真的是没有任何事是他满意的。

    能让了他满意当然就是能给了他这个做爹的赚到钱啊。即使是赚不到,可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还偷偷摸摸的藏钱不是。

    这稍稍的在刘继祖的心里一比较。刘继祖心里就是十分的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该得罪谁了。

    如果是,此时刘继祖的心声是能让了刘宝贝来听一听的话,刘宝贝很有可能是会气疯。

    不过,还好。

    “爹,你说的这是啥话呢,我可没钱了,也就是这几天,我一下子全部把钱都花掉了……”

    刘继祖扼腕,这儿子真的是太贼了。现在已经是太聪明。

    “爹,你想得太多了,其实,这并没有多少的钱,真的呢……”

    刘宝贝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说出来。

    刘继祖火眼瞪起,看着他拍拍自己小屁股就离开。

    可想而知,刘继祖此时的眼眸里面是有多么的不甘,估计比了老爷子在得知他大房背着他蒙头赚钱,更加的让了他感觉到了气愤。

    但是,刘继祖也是个有本事的,这个本事就是。精明的学会了迂回。

    他偷偷摸摸的学跟踪,或者尾随这两个小的。

    然后,在一天,刘继祖终于抓到了刘大牛这个帮手。

    “说吧……你这些个天。帮了我家闺女赚了多少钱?”刘继祖问刘大牛。

    “你,你说什么呢……”刘大牛惊呼,自已已经是做得够仔细了。怎么,他还能知道。

    “呵呵,你不要装了,装了我也是已经弄清楚了,就看你怎么老实的与我交待……”

    刘继祖用了一种,很有深意的眼神,看向刘大牛。

    刘大牛慌了慌。他这个人,倒不是对了刘继祖有多害怕。只不过。他现在多少是有了一成的顾虑。这个顾虑就是,刘继祖是刘宝宝的爹。

    这现在如果是得罪的深了,这刘继祖他也是了解的。以后。恐怕……

    于是,没消一会儿,刘继祖就得知了全部的真相,当然,也是刘大牛能所知道的一部分了。

    “死丫头,居然有这样的好事,不给我她爹我来做这买卖,让你一个外人来做!还有,你居然是把那鸡鸭买到了十两银子一只……”

    显然是,对于了这一点来说。刘继祖是更加的吃惊。

    自己才能卖到三两银子,这其中差了多少倍,对于一向爱钱如命的,刘继祖来说,这不可谓不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刘继祖当即就是把自己闺女叫了来。

    “是不是有这个事?”刘继祖问。

    刘宝宝很是自然的就去看自己小夫郎。见他点头,还带着偷笑。

    刘宝宝知道,这家伙是全部招了。这两年多的与他相处,她自然是也知道他的性子。

    “刘宝宝,我就奇怪,你咋就还能有这鸡鸭,你不是全部都已经赶回老刘家的后院了?”

    “爹,……”刘宝宝当然是没打算要说。

    “那好,你不愿意说,那就以后,把这门生意让了你爹我来做……”

    这个可是整整一只鸡鸭就要十两银子,这一年的庄稼地里那能个有多少银子,对于了老刘家一辈子都是种地出身的刘继祖来说,还真的是很难说不是一件让了他感觉知足的。

    ……

    刘宝宝从这一天后,可算是老实了。

    这是刘继祖认为的。

    虽然是,刘继祖现在忙活无比,他每天都要偷偷瞒着老爷子出到城里面去一回,但是,时间并不长,因为这实在是有很大的市场,这不,刘继祖开始赚得鹏满钵满了。

    刘继祖完全没有关心了,自己闺女手里的鸡鸭咋就这样多。

    因为,他知道,自己闺女是有秘密的,那她既然是不愿说,可她还是老实的交出所有,对于刘继祖来说,这已经是够了。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刘继祖蒙头赚了不少的钱。

    但是,刘继祖其实赚了多少,刘宝宝现在也是赚了多少。

    只不过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刘宝宝可是要比了之前都要劳累上许多。

    因为,刘大牛又在她的指挥下,每天进城在另外的一个市场里面卖鸡鸭。

    鸡鸭的数量两人都是一样的,刘宝宝也不搞什么特殊了。

    虽然是刘继祖还是不愿意给一部分钱出来与自己闺女分成。

    可是,刘宝宝过度的劳累,终是有一天要出问题的。

    所以,在这样的操劳下,没过上多久,刘宝宝就病倒了。

    刘宝宝的病倒可真的是货真价实的病倒。

    刘宝宝这一病,刘继祖这个爹倒是心疼上了一回,不过,他心里也焦急。

    为什么,这不是问了也是白问吗?他着急自己闺女这样的病倒后,损失有多大啊。

    不过,相交与刘继祖的这样焦灼的心情,刘老爷子还真的是怕自己孙女,病情会不会越来越严重。老爷子很担心。

    刘老爷子这一回,也舍得拿钱出来了。

    刘老爷子让了老太太在自己屋里那放钱的匣子里面,抓了几十两银子,来到了老大一家的屋子。

    “给,这是你爹的一片心意,咱家现在也是有点闲钱了,所以一定也是要请一个好大夫啊,千万不要请个啥都不懂的,还骗钱骗的厉害不顶事的。”

    刘老太太对大儿子说。并且把钱递到刘继祖面前。

    这一下可是把刘继祖给臊得慌。

    刘继祖连忙是红着一张脸道:“爹啊。这,这我们也有钱,不用你的……”

    他爹有个多少钱,他们能不知道吗?他爹虽然是省了点。可是,他爹从来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而且,其实说白了,最后还不都是用在了孩子身上。

    “啊……哦,你是不是说上次你偷偷背着我去城里买鸡鸭的事?嗯……”老爷子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开口道:

    “我算过了,这也没多少钱。你还是把这钱也拿上吧……咱们家的宝宝,可是精贵着呢,可不比了城里面的小姐要差到哪去。”

    刘老爷子呵呵笑着说着话。

    “呃……老爷子……你……”刘继祖是彻底感动了一把。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这爹误会了。严格说来。他还不知道,他后来又几乎每天会去城里买鸡鸭的事。

    刘宝宝左看看右看看,她虽然是病得迷迷糊糊的。可是她却是听到了自己爹和老爷子的对话。

    刘宝宝心里感觉热乎乎的,她就知道,自己爷也是最好的。

    “爷,你过来……”病得迷迷糊糊的刘宝宝脸上带着憨实的笑。

    “嗯?咋了?”刘老爷子瞧见自己孙女病了两天,这原本鼓鼓的小脸颊,此时都瘦了一大圈下去。老爷子又心疼又心里难过。

    “爷,我,我有个秘密告诉你……”

    刘宝宝因为了太感动,所以,又打算是要把她藏了好久的秘密说出来。

    谁让咱们刘宝宝就是这样心软。又非常容易感动的丫头呢。

    “不用说,等你病好了,你再告诉爷爷啊……”刘老爷子伸出老手,哄劝着孙女。

    刘宝宝还真的就是不是这样,你越是对她好,她越能够藏事的人。

    此时病得虽然是有些迷惑的刘宝宝,可是狠狠犟了起来。

    “不,爷,我要告诉你。你过来。”

    老爷子没法,值得把耳朵尽量靠过去。

    “爷,我,我那里还有好多鸡鸭,有好多呢……”

    刘宝宝说完,就嘿嘿地笑了。笑得都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老爷子还不明白,可是,刘继祖明白啊。

    这,这一回,刘继祖可是着急了,他即为自己闺女的身体状况担心,又暗恼自己闺女咋就是这样的好糊弄呢。

    说不定,说不定,老爷子刚才做的一切,只不过全都是试探而已。

    刘继祖又开始多心了。

    可是,此时病床上的刘宝宝可真的你不让了她说,她还要详详细细的与你说个仔细。

    于是,刘宝宝就差没有把这空间在哪里说出来,其他的,她啊,都老实的交代了自己。

    刘老爷子震惊,刘继祖也是第一回听,自然更是震惊。

    外加此时满屋的围在刘宝宝病床前的刘老太太,还有刘宝宝的亲娘贾氏,二叔二婶,三叔三婶,还有过来偷听,帮自己哥哥刘大牛打探最新情况的邵林,全都是个个张大了嘴巴,显示出一副无法形容的吃惊模样。

    刘宝贝却是一旁扶额,自己的姐姐就是个实诚人啊。看来往后,他的小金库又要慢慢回归到原点了。

    不过,刘宝贝此时也是希望自己姐姐快点的好起来。其他的,他刘宝贝还真的是不期盼。

    刘宝贝红着眼,用力支撑了刘宝宝的床板,然后小身子就一屁股坐到了刘宝宝的床上。

    “姐,你别说其他的,你现在可是要快点好起来啊……”

    刘宝贝很心疼自己这个傻乎乎的大姐。

    “嗯。嗯。”刘宝宝感觉突然一下子安心极了。

    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舒泰过。这一阵子,她藏着秘密,起初心里是乐呵,兴奋上了一阵,可是后来,她估计心里承受了点压力吧……

    那一天,刘继祖在刘宝宝又一次昏迷后,连忙是让了刘大牛赶牛车,他要送闺女进城看病,找最好的大夫。

    刘大牛也是一脸焦急,在路上,不时回头看一眼这个迷迷瞪瞪,用被子裹得很严实的刘宝宝。

    进了城,刘继祖就囔囔道:“去,咱们找最好的大夫……大牛,你动作快点。”

    当那个据说是城里最有名望的名义,只是稍微的看一下刘宝宝的眼皮,还有把了一下她小手上的脉象就得出了结论。表情显得无关痛痒。刘继祖当时就急了,他在医官里面囔囔叫起来。

    “这是啥名义,我闺女病得这么重,还说是小病?!”

    人家要赶人,刘继祖自然是不愿意走,他不相信自己闺女只是小毛病,一定是得了什么大病。

    刘继祖强烈的要求大夫给自己闺女好好的看看仔细,严格来说,刘继祖是已经怀疑这个据说是很有名望的名医是不是在蒙他的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