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四百十九章:面条好吃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祝诸再看向冥德:“面条好吃吗?”祝诸对于冥德来说,冥德总归是比了螟蛉要亲近些。虽然,他和自己娘不清不楚的。

    “还行。现在不能和以前比了。如果要在这里活的好,可要先弄到了钱再说。”冥德叹气,“似乎一切都是要从头开始了。”

    螟蛉嗤笑:“你真傻,咱们要在这里赚钱还不容易?”

    “怎么说?”冥德吃了一口面条,抬起头问。

    “我刚开始,我是不敢,对于直接敲笔钱还有些顾虑,现在,我可是对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了解透彻了。所以,事情就变得很简单,简单一句话,在这里,我们想过的有多好就能有多好。”

    冥德是总算听出来了。

    这个螟蛉,他想不到,会是这样的人,也许,他骨子里其实就是如此的人吧。

    冥德点头,并不做声,有什么好去责怪的,其实,他多少也是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没有他表现的那般的明显而已。

    这样的一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所以,在他什么都不会,没有的前提之下,这一切如果要得到,如果还想要过的像以前一样的好日子。那是必须要出去冒一些风险的。

    所以,这是必须的了。

    祝诸吃完了晚饭,自己就去房间睡觉。冥德也要休息了。

    反正这里够大,房间还很多。

    冥德想不到,这两个家伙,借用了这样大的一所房子。

    按照刚才,祝诸的话说,是他要等找到娘亲后,让了她一起过来住的。然后。再想办法离开。

    如果能离开,他当然愿意,如果不能离开了,他也不介意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

    但是,前提就是要找到他的娘亲。

    冥德洗漱过后,到了床上。

    明天,他要和祝诸一起出去找这女人。

    他在想,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可是在哪里,他完全不知道。

    ……

    此时的佟罗月坐在阳台,看着这所谓都市里的风景。

    凌迪卿在厨房忙碌。洗着碗碟。他回头扫了眼这女人坐在那里,坐在阳台上想心事。

    凌迪卿回过去继续洗碗,洗完后。一个个晾干。

    凌迪卿才拿着手里的一碟子水果到了阳台上找她。

    “给,吃水果。”他盯着她说。

    佟罗月弯曲了一下腿,坐在躺椅上斜看像他。见了他眼底里的火苗,才慢慢的接过来,放到了自己腿上吃了起来。

    凌迪卿转身进屋。拿了一个椅子过来,坐到了佟罗月的身旁。

    陪着她看阳台外的风景。

    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再开口。

    似乎,外面的所有的景物,此时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异样的吸引一般。

    但是,事实上。却完全不是如此。

    两个人心里都有心事,这样的心事,放在外面。被了夏日里,外面的凉风一吹,兴许这两个人都能心境都能平静上许多。

    佟罗月慢慢的吃,斜靠在躺椅上。今天,那个背影。她认为,即使不是。她也认为,那是自己的儿子。

    要说,她与自己的儿子关系融洽也就是这几个月来,她不再像从前一样对他要求那样的高。

    可是,现在,她喜欢,刚刚才喜欢上了这个儿子的一颦一笑,却是,让了两人之间出现了这样的事。

    “凌迪卿,明天我要去找我儿子。”佟罗月说。

    凌迪卿猛得回过头去,他的眼神有开始变得冰冷了。

    “找,他又不在这里,你少浪费时间。”他口气不善,瞪着一旁的佟罗月。

    “浪费时间,凌迪卿,那你告诉我,如何回去,我回去也好确认,你肯吗?你能告诉我吗?”

    佟罗月坐直了身子,冷笑。

    她找以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知道如何回去,但是,他会说吗?笑话了。

    以着今天他这样的表现。她早已是估计到了,他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一定是要让了这个男人,知道,你不让我回去,我就要在这里找。

    找一直找下去。

    佟罗月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佟罗月意志坚定的看着远处的夜空。

    “你明天想出去,你试试看。”凌迪卿站起身来,盯着她看。

    他的话里,已经是透入出,他绝对不会如了她的愿。

    “呵呵,那你晚上也守在门口好了。”佟罗月站起身来,越过了他。直接朝楼上走了去。

    “你回来,你把话说清楚,你这样迫切的是不是想要去找冥德。”

    凌迪卿早已是知道,她心底里的算盘,即使今天那个背后的身影是自己的儿子,那只能给这个女人一个讯息,那就是这个女人,已经是预感到,冥德也这这里。

    凌迪卿在今天的街上,看到了那个身影的时候,又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事实呢。

    所以,凌迪卿着急的跑了过去。

    凌迪卿就是要告诉这个女人,她休想这样自私的过去,寻了她的野男人去。往后,这个女人,所有的一切,即使是她的思想,他也要掌控住。往后,他绝对不允许她的脑子里,再有这样的一根悬,记住了这个男人。

    凌迪卿站起身,看着她。眼里的火苗蹭蹭的往上面冒起。

    佟罗月是谁,她只可以是自己的妻子,这一世是,下一世也是。

    他绝对不允许,她心里再有另外的一个男人。以前,他是没有办法,他寻不到机会,他甘愿想要在她的身边,他想要接近了她,但是,现在,凌迪卿不是这样想了。因为,这一切对于眼前的女人来说,完全就是没有任何话的用处。

    既然没有任何的用处,那他还估计什么,他不再顾忌了。

    所以,凌迪卿对此时的他来说,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她不能让了她离开。

    看着她的眼,看着她脸上震惊的表情。

    最起码,现在的她,眼底的愤怒是为了自己燃烧,最起码,她此时眼底的怒火,都是为了自己,所以,他至少的感觉到高兴和满意的不是吗?

    凌迪卿笑了,他抓住这个女人的下巴,他邪恶的丢下了话。

    “你听着,我不会放了你离开,永远都不会,我要禁锢住你,让你永远住在这楼上,下不去,呵呵,到了那时,我看你还能如何的去找人。”

    凌迪卿话语阴狠,他感觉,他此时已经是完全没有必要,再对她忍耐了。越是忍耐,越是丢自己的脸。

    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其实也是如了眼前的女人,心底早已是阴暗无比,所以,既然是大家都阴暗,那让了他们一起抱着沉沦下去又如何。

    凌迪卿邪笑着,他抚摸着这个女人迷人的下巴。他手里的力道用力无比。

    他就是想要让了这个女人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这一阵子,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委屈,他都是为了挽回她,可是,她既然是不珍惜,无所谓了。他不在乎。

    他知道,有一种东西,吃了下去,能让了她失去记忆。

    凌迪卿靠近她。

    禁锢住,她的身子,他用力的抱紧她,他让了她失去所有反抗的动力。

    他吻上了她的唇,细细的慢慢的品着。即使是她用力咬下来,他也浑然不在意。

    让了他的血绊在她的嘴中,让她吞咽下去。

    凌迪卿的手,慢慢地伸展到了她脖颈后面,然后,用力的劈下。

    呵呵,看着这个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失去意识的女人,他感觉到了欢喜,虽然是伴着一丝他自己都不想要知道的痛苦。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不在乎,他要的就是这个女人,她是他的全部,往后都是如此。

    即使,从今天起,她将要失去之前所有的记忆,那又如何,往后她的眼眸中,她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爱她,所以,他必须是如此。

    必须。

    他这样的告诉了大家。

    他喜欢她。他只是喜欢她而已。

    轻轻弯腰,轻松的把昏迷的她抱起,回房。

    他走在通往楼上卧房的楼梯上,他看着这楼上的两间房间。

    他毫不犹豫的,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往后,这里,只准有一个卧室,不会再有第二个卧室。

    即使是有,那也要等了他们第二个孩子降生的那一天,兴许他会好心的给他一个单独的房间。

    他也许是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的。

    他想。他看着这个沉睡中的女人,此时她是异常的安静。

    她再也不会对自己的话语来反驳,她再也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的嘲笑眼神。

    他安静的帮她盖上被子,同时,盖上自己的被子。

    他要等着她明天醒过来,淹没中全是自己。

    他搂着她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她的容颜,慢慢的沉睡。

    他嘴角带着笑意。这样,他就再也不怕任何的人,来干扰,即使来了。那又怎么样,她不会再记得从前。

    她的记忆里,只有自己的影子。他让了她服下了自己的一丝精魄,伴着他的血液服下。

    凌迪卿猛然的坐起,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的眼神看向并没有关上的卧室房门。

    这房门外头,那一间卧室。

    凌迪卿轻轻把手从她的头下面抽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