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三百八十八章该发生些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佟罗月喜欢欣赏,她想,许是这些年来,他常年日久如此吸食女子的血液,才造成他如今在他男子的面貌上,略带出阴柔的一面吧。

    那是一定是。怎么可能不是呢。

    佟罗月看着远方,她转过了身。她轻声道:“你该走了。万一让了冥德见到了可不好。”佟罗月说的很随意,她淡笑的脸上,一脸的薄施粉黛,远远这样看着,异常的美。

    她站在窗口处,看着外面的景色,似乎,这只是一道美丽的画,而非真实。

    螟蛉看得有些晃神了。

    他不了解这个女人的底细,但是这一刻,他虽还不了解,从她这身后的背影,从她这站立笔挺的身礀可以看出,她的来历一定是不凡。

    螟蛉看得有些晃神了。他不了解这个女人的底细,但是这一刻,他虽还不了解,从她这身后的背影,从她这站立笔挺的身礀可以看出,她的来历一定是不凡。

    螟蛉静静地在佟罗月的身后看着,似乎,他可以预见,这个女人,那不一般的身份。

    她到底是谁?她绝非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女子,这一点他敢肯定。

    这一点,似乎就是连那冥德也未必清楚。

    螟蛉试探过他,但是,他总是会以冷冷的眼神,警告他:别动这女人的脑筋。

    冥德与她,这几年来是患难与共,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能与自己这个刚刚与她见面的人相比。

    冥德知道她的一丝不凡,却不能说出大概。

    还有,就是连凌迪卿。螟蛉都没有探查出他身上有何种来历。凌迪卿的前世今生,呈现在他面前的照样是一片空白之极的画幕。

    凌迪卿与这女人,难道都有不凡的来历,螟蛉此时不得不多想。螟蛉盯着她许久。都没有动静。

    佟罗月回过头去看他,她的笑意浅浅,“你怎么还不走。”佟罗月问。

    “走。走到哪里去。”螟蛉嘴角似笑,换了一脸邪魅的端凝她。阳光从她的背后照射上来,穿透了她的发丝,如此看过去,她更显得有些妖艳的美丽。

    佟罗月不愿意去与他在这样呈口舌之快。佟罗月冷下了脸来。不再去看他。

    后面的螟蛉似乎是知道自己惹怒到了她,这才慢慢悠悠从座位上起身。现在他也一切都恢复如初。

    螟蛉想走了,却是想起一件事。刚才这个女人,对自己说过,架子上面有一个瓶子,里面装有泉液。

    螟蛉一凛,他转过了身去看。果然。让他看到了这一个小小细腻的瓶子,可惜如此小,这都只够他喝几口的。刚才他那般的卖力,难道还没有取悦她吗?小气的女人。

    螟蛉咕嘟嘟的仰头,一口喝干了,就是剩下瓶子壁上的水,他也喝得精光。不愿意浪费一滴一液。

    喝完后,他把瓶子放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面去。

    螟蛉就站着,又看了她一会。不敢不愿的离开。

    离开前,他转头突然对佟罗月道:“你如果想下次再继续,可不要忘了找我,我随时都有空闲。”他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还对佟罗月眨眨眼。

    佟罗月笑得眯眼,也对他点了头。并没说话,这些彼此之间,有时候,说得太多,透得太多,似乎是一件十分不必要的事。

    螟蛉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佟罗月站在窗口,看着他离开,转身,她轻轻地走到架子上,看到了那一个瓶子,这瓶子里面,此时早已是没有泉液了。

    她又从空间储物袋里面,到出来一瓶,刚刚好,不多不少。

    似乎,这是她引诱某人犯罪的元凶。佟罗月笑。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可未必能好掌控,她不了解他,当然,再给她一点时间,可能就会了解的多一点。

    那样似乎是可以……,佟罗月嘴角的笑意更深。这又如何,对于她现在做任何对于凌迪卿来说,都能让着他感觉到气愤的事,她佟罗月是都会愿意去做,而且很愿意去做。

    何况,事实上让她发现,她真的是认为这样做,感觉不错。为何常年来,束缚在自己身上的礼教,强烈的约束着自己,但是,却从来似乎不会对男子有这样的制服与约束。

    这是不对的,这是极具有讽刺意味的。最起码,从今往后,她不愿意如此。

    她要畅游人生,她要感受生?p>

    锩恳淮缑烂畹墓庖酢K褪且涞萌绱说幕笕耍驹诟吒叩牡亟纾曰笏腥恕U馑坪跏且残枰臼碌摹?p>

    佟罗月带笑,轻柔之极,她来到自己的梳妆镜子前,她从这一张倒映着自己面目的镜子里面,她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此时,她脸上的神态,似真的不是从前了。是得到这样的启发后,她的身心都已经得到巨变,或是因为,以前她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同样是具有这样一张惑人的面目。

    佟罗月侧着头,慢慢抚摸着,她笑了。因为,都是极美。以前对与这样的一切,好身材,自己独自带有与生俱来的好条件,她从来似乎都是嗤之以鼻,现在,她极为高兴,让她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要变得如此,以前她记得,凌迪卿即使是自己以着佟罗月月这一张面貌嫁过去的时候,他留驻在自己身上的停留的时间,其实是也不长的,但是,现在,她敢肯定,那就是这个男人,他是受到自己这一样一张面貌吸引的。

    昨天就是如此,他站在自己身后,她甚至是能听到他加重的呼吸,似乎,他昨天站在自己的身后就已经是在克制了。

    当然,他对上自己眼神,他在对自己说话的时候,都是在指责自己,不该与冥德这样。他在控诉自己。但是,同时呢,同时在他的眼底,还有他的动作,都是极为想要与自己一样的疯狂在一起。

    佟罗月为此感觉到高兴了。她为何不高兴,她居然是找到了凌迪卿这样的一个弱点。这个弱点,对于佟罗月来说,是异样的,在另外一个她能制服住这个男人,她能让这个男人得不到,却痛不欲生的惩罚手段。

    原先,她怎么就是没有想到呢。这有是自己一个有力的武器啊。

    她原先只以为,这个男人,在见到自己与众多男子交往是,他会产生愤怒,但是,此时,却是让佟罗月又发现了这一点。这,这可真好啊……

    呵呵……

    佟罗月大笑出声来。

    这所有的所有,都是让了佟罗月十分的满意,她感觉到十分的满意之极。

    为什么不满意呢。

    因为在这里,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这个男人此时在她看来,如此的好控制。

    为此,佟罗月居然是此时内心里面,激动之极。她想要过去,再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是如此受不了蛊惑。

    佟罗月走出了房内,她径直就是到了府院的门口。在这里,这门房旁边,蹲守在地上,一脸似乎抬头在看想远方的男人,果然是在这里。

    “凌迪卿。”佟罗月轻轻的呼唤他,脸上带了笑意。

    凌迪卿嗖得站直了身子,他回过了身来,“你,你找我有事。”他的眼里有诧异,他的眼里有不相信佟罗月会来找他。

    但是,同时,他眼底里,似乎是旋即就是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并非是如此。她怎么可能是如此呢。这简直不是就是笑话吗?

    笑话,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她现在笑意浅浅的对向自己,她如此是为了什么。

    “佟罗月,你来找我,干什么?”凌迪卿不得不小心的应对。

    这个女人,前一世都是自己牵制住她,这一世,似乎是自己永远被她掌控在手里,不得不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

    他见不得她有意一丝的危险,就好比如昨天,他听到她从那个银发男子口中,说出她和自己的儿子已经是死了后,他满身都是愤怒,这愤怒,凌迪卿自己自然是明白不过。

    因为,他在意她,他接受不了她有任何的危险,何况,从银发男子嘴里说出的话来,是凌迪卿昨天最害怕听到的。

    她担心,这个女人,又一次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但是,这个女人,这一回是不是来找自己,她这样的目的是要干嘛。她脸上此时对自己款款的情意又是干嘛。

    她是故意如此的吗?答案显然在此时还算清明的凌迪卿脑子里面,他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这个女人,她找死了。

    凌迪卿一步上前。他搂上了她的身,她没有任何的挣扎之意,似乎,他还在此刻她的身上,嗅到一股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凌迪卿顿时气了。“你刚才和螟蛉在一起?”他言辞咄咄的问过来。

    佟罗月眨眨眼睛。她一脸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身上哪一点,让了他有了这样的怀疑。佟罗月感觉,自己所以的一切,都很完美啊。他是从哪里判断出来的。

    佟罗月自认为自己虽然是与螟蛉稍微的亲密了一些,但是,该发生的并没有发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