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三百七十五章他想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银发男子,眼睛看得不是佟罗月,视线而是注视着缓缓从她手中流下来的泉水。

    他的脸上,写满了无比的可惜,似乎,有一种的冲动,催使着他不顾尊严的低下头去,吸食她手里的泉液一般。

    银发男子,忍着心里无比巨大的难耐,他才艰难地忍了下来这一丝丝发自他体内的冲动行为。

    佟罗月抬头,看向他。这是她所想要的答案。佟罗月笑了。

    “那你去舀一个碗来,我舀给你。”佟罗月说,她笑着看向他。对于她来说,这样的泉水,完全都是要多少有多少。何况,昨天,自己的儿子,还在那一池子的水里面,浸泡了许久。如果把这个事实说出来,恐怕,这个男子非气疯了不可。

    佟罗月想,自己还是好心的不要和他说了。

    “当真,你可说话算话?”他一脸惊讶,满满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能这般的容易就到手。

    这,这一些在她手掌中缓缓滴滴答答流落而下的灵泉,对于他来说,这是他生命的源泉。他苦苦追寻几千年,可是,也抵不过,在这阳间逐渐日渐衰老的身躯。

    所以,他不得不靠下面的人,每天帮他到外面找寻适合的女子,来满足自己日渐衰落的身躯,但,这并不能完全的抵消阳气对他的灼伤,只是稍微的能延缓一下而已。

    现如今,这个女人,出现的莫名,她来到这里。带着这样神秘笑意,居然开口就说出要给他渴求已久之物。

    他内心里的惊颤,是莫名的无法言说。银发男子,盯紧这个眼前女人。还有她那幼小儿子,他们两人身上的秘密太多……

    “你要是不要?我不会再问第二遍!”佟罗月站在原地,抬起她高傲的头颅。现在,他与她,两者的地位,已经从她被动的被抓来,到现在已经完全颠倒。

    她说过,她并不害怕,因为她不怕死。她不是没有死过,她身上的秘密,能永保阎王对自己丝毫没有办法,所以,他收不了自己。但是,她唯一要顾及的,只是自己的这个幼儿。

    现如今,她给出这个男子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刚才也说了,只要自己开出条件来,这个条件,她会慢慢的开。

    佟罗月嘴角似笑非笑,而且。她知道,这仅有的一碗,对于此时的他来说,那是甘露,而却并非是能完全恢复他这一身千年以前的法力,所以。他还是很被动。

    所以,她更加是不会告诉他,那一处灵泉的位置。

    当然,他如何的在人间寻找,也是寻不到的。

    佟罗月嘴角泛起丝丝冷笑。这样一个男人,死在他手里的人,何其少,如果有一丝的可能,她都要利用干净。

    现在,对于她来说,那一个老徐的府里看门人,很有可能是凌迪卿。所以,她急需要几个帮手。

    原本的试探,想不到今天能让自己偶然间有这样一个意外的收获。

    佟罗月在他这一张俊美的脸上扫了一圈,他并不比冥德更俊美,但是,却带有比冥德更妖邪的味道。

    她要用尽他所有,她要用他来当自己手里的武器,她要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手里的一把刀,狠狠掷向凌迪卿。

    是,她是现如今对付不了他,但是,如果,有这样的几个人为自己所用,佟罗月笑意浓烈起来,那一番的战局,也就未必自己会输得很惨了。也许,还很有把握,也许还能有更加意外的收获。

    从刚才这个男子,随意的举起手来,手中蕴含而出的那一束蕴含宇宙间无数生命源泉光芒来看,她,佟罗月已经肯定,他比冥德,一个地府的小书记,更有这个能力。

    佟罗月对于现在如此虚弱的他来说,她是会帮他度过这一难关。

    这一碗灵泉,最起码,能帮助他能力恢复到十年之前。

    现如今,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她绝对不可以错过。

    还有,佟罗月扫视了一圈这里密集,他的手下,这一些的人,全都是听他差遣,所以,她知道,这样的一个男人,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驱使的人。

    那么,佟罗月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那么,她想,她会慢慢的诱惑他,这样的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对于他如此嗜杀成性的人来说,只是一碗灵泉,你说够吗?

    怎么可能!那是不可能够的,如此贪婪的一个人,当他喝下了一碗,效果立显后,他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急需要第二碗,第三碗,第四碗,他的贪婪会逐渐的扩大化……

    还有,佟罗月认为自己要对付这样的一个人,自己是需要小心谨慎的。绝不可以行错一步。

    当然,对于此时这样的他来说,在见到自己手中慢慢渗出,流落到地上的灵泉,对于他来说,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他不会有!

    佟罗月已经是从他一脸渴求的双目当中瞧得十分清楚,因而,佟罗月对于此行,她变得更有把握。

    “我说话算数,只要你舀来一个碗即可。”佟罗月淡淡的说,语句很是轻柔,似乎,他们此时不是在这阴暗带有浓烈到腐臭气息的地界,他们只是在一片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地方。

    “那好。”银发男子点头,他盯着佟罗月的眼,他认真的审视,虽然是他看不清这个女人的前世今生,但是,他是真得顾不得了。

    光只是站在她伸出手来一步之远的地方,他内心里的渴望,已经是叫喧得肆无忌惮起来。此时的他已经是顾不得那般的多了。

    他急需要纾解这一身的疲乏,他需要这珍贵的灵泉,来帮他纾解自己失去了多年,现如今只是残留下来极少一部分的法力。

    银发男子,朝后头大手一挥,后面的人,很快的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并且,立即去执行。

    只是,当银发男子后面的人,舀来那个盛具的时候,佟罗月眯眼,她扫视了一眼这个银发男子的脸庞。

    此时佟罗月发现,他也脸红了起来。

    佟罗月嗤笑,这不是一个碗,她想,刚才她自己已经是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诉他,她只是同意,给他一碗!但是,他的好属下,真是贴心之极,帮他居然舀来了一个桶!

    是的,这个贴心的属下,也一定知道,这个可以装近许多东西的是一个神奇的空间储物袋,所以,他一定知道,这一桶,其实并不多。想必与空间储物袋里面的东西来说。

    但是,佟罗月怎么会如了他们的意。

    佟罗月似笑非笑,她慢慢扫了一圈在场所有人,他们此时的视线都是集中在自己的缓缓伸到储物袋里面的手上。

    然后,佟罗月缓缓的,动作极慢的,从储物袋里面掬起一拳头的灵泉,滴滴答答,不时掉落到地上无数,然后,佟罗月才慢慢的,终于是把手伸到了这个“忠心”好属下端在手中的木桶里面。

    佟罗月扫了一圈这木桶,这个环境里面的木桶,能干净可想而知。上面一成的灰垢,想来这个“忠心”的好属下是并没有耽误多少工夫,以着他极快的速度,只是从后面不知道哪里挑选了一个容量极大的盛具来。

    灰垢就灰垢吧。佟罗月想,反正也不是自己喝,这样的水,对于自己有些许洁癖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而现在,她就在慢慢的分开五根手指,慢慢地把手里的灵泉,以更快是速度倾斜而下,让它们成垂直状的低落到这个脏污的木桶里面。

    咻得,佟罗月感觉到头顶是视线,骤然是一寒。

    这冰寒的视线,从哪里来,可想而知了。但是佟罗月丝毫没有理会,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这个他属下舀来的木桶里面,有多脏,她只是知道脏而已,并没有一个很肯定的大概。因为这里,实在是太阴暗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不是吗?佟罗月继续等待着自己伸出来的手,在她手中的最后一滴泉液低落到桶里后,才慢慢迎上这个银发男子的视线。

    “好了。你可以喝了。”佟罗月说得真诚无比。好似,她正在劝慰他快点的来喝十全大补汤一般。

    “你是故意的?”他居然在问。

    “我不明白,这桶不是你手下自己弄来的吗?瞧,他端得有多认真啊?”佟罗月扫了一眼,这个已经开始全身开始颤抖的“忠心”好属下。

    “你是在暗怪他贪心,舀来了一个木桶?”银发男子逼近一步。

    浑身带有一股的恶臭,虽然是他的面容还是那样英俊,但是,佟罗月几乎是想要立即就呕吐出来。

    佟罗月迅速的把刚才掬起灵泉的手放到自己鼻尖,因为这样很有用。这样能让她立即恢复过来,甚至是不用当然对着他身上一阵的干呕。

    果然,这灵泉浸泡过的手,果然是能立即让她恢复过来,她心里骤然,感觉周围的能适应了不少。

    佟罗月瞧瞧就往后退了一步,带着自己可怜,并没有能闻到灵泉香味的儿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