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三百七十一章:他是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佟罗月看看天色,现在已经是不早了。她在想,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了这个老徐如此不惜天黑也要到外面去寻找。

    佟罗月对此是十分的好奇的。

    佟罗月不吱声,她继续去看冥德。

    祝诸对此就不满意了,自己回报给娘亲的,娘亲连一句赞扬的话都没有。

    冥德笑了一下,如此直接道:“他在找那一口井。”

    冥德说完话,就不说了,他看向佟罗月。

    佟罗月听了后,似立即就明白了,她直起身子,再也不是闲情逸致的一番好摸样了。佟罗月惊诧莫名。

    “他在找那一口井?!”佟罗月双眼瞪大的问,心中已经肯定了这怪异的源泉出在哪里。这似乎是一下子全部的都说得通了。

    “是的,就是那一口井。”冥德带着神秘地笑,瞅了一眼祝诸,对于此事,冥德知道,佟罗月还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子,冥德似乎是特别的高兴,似乎是比了这个臭小子,多了一些此时得意的筹码。

    “他是如何知道的?还有他为何要找那一口井?是谁告诉他的?”佟罗月连着问了三个为什么,她问完后,看向冥德,脸上冰融一片。

    冥德摇摇头:“对于这一点,我恐怕是也不会知道。”他这样说,但是,此时的佟罗月与冥德之间都是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是真的。

    这一个想法有些怪异,但是,这却是佟罗月一直以来所担心的事。

    佟罗月盯着冥德看。“你是说他是……”

    “有这个可能。”冥德很快的就如此说道。

    “你不能肯定?”佟罗月又问。皱眉看他。

    冥德摇头。“不能。你上一回把他给得罪狠了,现在,你要他如何再能相信你,让他告诉你。他就是……”冥德说道这里。抬眼就去看一旁一直唬着脸,听得一知半解的祝诸。

    冥德只是看了祝诸一眼,他紧接着刚才的话道:“他这一回绝对是会学乖的,如果他真的是……,是凌迪卿的话……”冥德说话此话,果然,那个臭小子的眼里,露出一抹奇怪的光芒来。

    “娘亲,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老徐为什么是凌迪卿。凌迪卿不是被我弄死了吗?”如此的小儿,说出如此的话来,原本是可以的当作是童言的。但是,他说得话,却又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佟罗月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一件事,自己并没有与他说,自从她发现大妾就是凌迪卿后,她也一直没有说,原本在大妾死后,她自己亲自下去验证过后,佟罗月想。这一件事也许就不必再与这个小儿说了。

    可是,现在,恐怕是不能不说了。

    佟罗月道:“这事情,说来话就有些的长了……”

    “娘,那你也得和我说清楚。”猪猪坚持己见。

    佟罗月扫了眼抿嘴笑的冥德。点了点头。最终。佟罗月是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出来。

    祝诸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却就是千真万确曾今发生过的事。

    “那,那娘是现在怀疑。他就是凌迪卿!”祝诸站起来,握拳的到佟罗月面前问。

    “是的,应该是有这一层的怀疑,但是,咱们却是没有任何的证据,现在他是绝对不会再如此轻易承认自己就是他了。”佟罗月说。

    祝诸小眼一眯,他计上心头。有时候,佟罗月说他腹黑,这话其实一点都不会错。但是,唯独,他的腹黑是对于佟罗月以外,或者佟罗月不愿意见到他用这样腹黑的手段去对付自己不愿意的人时,祝诸也是不敢的。

    可是,此时……

    祝诸的眼睛里面闪着矍铄的光芒,他的左边嘴角轻轻扯动。

    佟罗月奇怪的看着这个儿子,她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的看着,期间,她扫了一眼冥德。冥德也奇怪的看着这个臭小子。现在似乎是反过来了,刚才,冥德对于这臭小子不知道自己反而知道的事,还沾沾自喜,现在,却是来了一个颠倒,这个小子不知道会去做什么?

    冥德等着他说出原委,但是祝诸完全忽视冥德好奇的目光。

    “娘亲,走了,咱们去看看佟壶恩去。”佟祝诸如此的说。

    佟罗月不知道他喉咙里面卖得是什么关子,但是,佟罗月还是往了前面走去。

    期间,冥德自然是也想跟,但是,祝诸怎么可能愿意。

    祝诸带着娘亲来到这里的时候,佟壶恩正在自己一个人,搬着一把椅子在外头晒太阳呢。

    佟壶恩美滋滋的,虽然是佟罗月对于他用多少的银钱上面有所苛刻,但是,这府里,他一应的开销,却是大方的。所以,佟壶恩想吃什么,都只要随便的吩咐下去,立马就会有人给他做好的端来。即使府里没有,也有人会去给他买来放到他面前。

    佟壶恩此时嘴里叼着的是这里最贵的一种零嘴,吃到嘴里满口留香,使人能吃了一个后,紧接着就想要吃下一个,似有些上瘾的味道。许是太好吃,许是这东西本就是让人吃了后就会如此的欲罢不能。

    佟壶恩毫不介意,他此时往自己嘴里丢进剩下为数不多的几颗后,就见到那个臭丫头领着自己的儿子过来了。

    佟壶恩有些好奇,有些奇怪,但是,他也有些的不高兴,这个女儿,他住到这里后,管得自己太严了。不准这,不准那,好似她才是自己的老子一般。

    所以,此时佟壶恩收起了脸上的好奇,他一脸毫不感兴趣的撇了眼这里两人。

    “什么事啊,我可是很忙的,没事就不要来缠着我。”佟壶恩躺在躺椅上,悠闲自在的如此说着自己很忙。

    佟罗月对这样的一个佟壶恩很无语。佟罗月不搭理他。她扫了一圈这个分给佟壶恩和二姨娘住的院落。佟罗月发现二姨娘此时没有见到,估计是处理府中事物。

    “佟壶恩,你躺在这晒太阳有什么意思,陪我出去走走吧?”佟祝诸如此的说,过去笑得欢颜,拉佟壶恩的手。

    “走?去哪?”佟壶恩听到了这个外孙如此的说,立马就来了极大的兴趣,他刚才就是听说,这个佟罗月陪了他娘出去了转悠了,所以他此时见到这个佟罗月心里还带着气呢。

    “不管是哪,你去是不去,不用你花钱。”佟祝诸似乎是对于这个老家伙很能投其所好。

    “去,去,为什么不去。你等等我,我进去换件衣裳,这就跟你出去转悠一圈。”佟壶恩如此的说。

    在佟壶恩进去的当口,佟罗月就盯着自己的这个儿子看。

    “娘,你甭管,不会有事。你等会和我一起出去,可好?”祝诸如此的说。

    佟罗月点头,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佟壶恩很快的就出来,一身的衣鲜光亮,精神也极好。好似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

    “好了,好了。走,咱们现在就出去。这要不要叫一辆府里的马车,咱们是去哪,远不远啊?”佟壶恩如此兴奋之极。

    “不远,一点都不远。”佟祝诸说着话,连忙就去招呼佟壶恩,他此时的小身板已经是靠近院门口了。

    佟壶恩见到自己的外孙儿如此的积极,岂能不也动作迅速的跟上去。

    一行三人,这一回是当着这个老徐的面前,他们一起出去的。

    佟罗月在经过这个老徐的时候,她稍微的留意了一下他的神情,似乎都一切很正常,此时看去,完全没有一丝异样。

    佟罗月朝前,站在门口,她扫了一下佟壶恩,然后佟罗月道:“还是坐马车出去吧?”佟罗月的话是对佟壶恩说的。

    佟壶恩没有意见,佟壶恩转身就是去吩咐了一旁这个站在那里原本是打算要送他们出府门的老徐。

    很快的,老徐把马车给牵出来。佟壶恩原本是想要这个老徐赶车,但是,佟罗月没有同意,佟罗月在老徐快要踏上马车,已经在老徐伸出一只脚的时候道:“还是算了,并不远,父亲,我看还是你来赶马车吧?”

    佟罗月坐在里面,淡淡地对佟壶恩说。

    佟壶恩听着似乎感觉这个女儿故意为之,这是想让他劳累呢。

    但是,佟壶恩为了出去,佟壶恩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佟壶恩赶着马车,然后就出发了。

    ……

    傍晚的时候,却是佟壶恩一个人急急忙忙的赶着那辆马车回来。

    佟壶恩一回来,就是一脸着急的模样,他是先见到了这个在此等门的老徐。

    “老爷,这是怎么了?”老徐说着话,然后见到马车里头,在佟壶恩着急万分,火烧火燎的跳下车后,后面马车的帘子并未掀动分毫,似乎是里头并没有人在。

    “出事了。出事了。”佟壶恩丢下了这两句话,就疾步朝前头跑了去。

    佟壶恩一回到佟府,他首先就是去找的冥德,而并非是那个自己的娘亲。现在对于佟壶恩来说,能说得上话的,恐怕是只有冥德,或者是在佟壶恩潜意识里面,冥德就是能办此时的人。

    “怎么了?”冥德见到这个往日里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佟壶恩,此时却是一脸着急的模样赶了过来,他不得不如此的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