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妾坐在椅子上,看着佟壶恩的眼神微微的闪动了一下后又恢复了过来。

    “那老夫人可是与他们两房有过联系?”二姨娘又问。

    佟壶恩低头,“这个那仆人也没说,估计是也不会,你想我那娘,连了我这个大儿子都不再理会,当年我们又接连去佟府门前闹过,早已告诉我娘,那件事可全是二房和三房合谋的。”

    佟壶恩说话,二姨娘抬头看向佟壶恩。佟壶恩当年被赶出来后,是去佟府门前每天都闹,二姨娘也估计,里头的佟老夫人是多少有怀疑,只要有了怀疑自然会查,结果虽然是会得知没有佟壶恩和大妾说的那样夸张,但是,却也**不离十了。

    也就是说,佟老夫人心里是明白的。

    也就是说,这一回佟老夫人不是与佟府的另外两房一起离开。

    “那就是大小姐了。”二姨娘排除掉旁人后,只剩下这个现在加起来,总共回到阳陵城总共一个月有余的大小姐。

    “这也就难怪大小姐要这样急于把店铺全部盘出去,似乎,她回来之际,就已经想好了,不愿意再留在这里?她是要走的,带着她的儿子。”

    “嗯,是的,是的。”佟壶恩也是惊诧的坐直了身子,他的眼里有了担忧:“那怎么办,这一回她连把阳陵城里面的店铺都转手了,估计是不打算再回来了。你说是不是?是不是?”佟壶恩越说越是激动起来。如果这臭丫头不打算回来了,那他怎么办?

    “老爷,你冷静一下。现在。你要不去寻大小姐确认一下?”二姨娘用询问的眼光看向佟壶恩。

    “确认,这个臭丫头她会老实和我交待吗?这些年来,她当年突然的离开,虽然是有这臭女人的错。可她倒是走的快得很,像是后面有人在追她一样。这样短短一天之内就走开了。这一回呢,会不会也像当初一样。干脆再也不回来了。”

    佟壶恩不是没有担心的。可是,这臭丫头从小就和自己不对盘,现在也是一样,唯一区别就在与,他与她两个人的位置,现在是颠倒了过来,佟壶恩现在心里说真的。还真有点怕她。

    “你说什么办?”佟壶恩问二姨娘。

    二姨娘想了一下后道:“要不老爷你现在就去看看,如果,如果事情真的如那仆人所说,老爷你可要做好打算了。”二姨娘站起身来,凝重的与佟壶恩分析道。

    说完话。二姨娘低下了头,其实二姨娘心里已经估摸出,如果佟壶恩打听到,并且确认是真的,恐怕佟壶恩**不离十是要缠着一起去的。

    可是,相对于二姨娘,她的娘家可是阳陵城里的柳家,只要她一直留在这阳陵城里,她多少也是能得到柳家的照拂。

    二姨娘看着佟壶恩。如果佟壶恩要走,她当然是也要跟着去,可是,万一这一路上,有个什么事,她可是再没有任何后台了。除了瞒着佟壶恩藏有的那些私房钱,万一往后,她跟了佟壶恩离开阳陵城,少了柳家暗中的助力,二姨娘是知道,自己往后真的是要靠自己,如果前提自己想要和佟壶恩一起离开这里的话。

    佟壶恩一拍大腿,站起了身,“我干脆现在就去问个清楚,省得弄得自己心烦。”佟壶恩很急切的站起来。

    “那老爷你去问大小姐,可是要注意一下言辞啊。”二姨娘凝视这个站起身来的佟壶恩,出言叮嘱。

    佟壶恩叹气,“这个事我知道。知道。你说,这臭丫头好好的这也才刚回来,她干嘛要离开了去。这是为什么,原先她一回来这大张旗鼓就把她那十几家的阳陵城里面店铺全部关闭,掌柜送了班房,她还不满意,我当初就应该是感觉出一些不对的。”

    佟壶恩皱眉,也叹气。其实,他心里因为这个才得知到的消息,心里焦急,他佟壶恩这些年来,他虽然是在以前有的是钱帛,也没有动过要打算离开这阳陵城的念头。

    一个人,让他没有任何原因的突然离开这自己生他养他的家乡,这是一件不易的人。佟壶恩不是一个爱家乡的人,这只不过是一种习惯,他不愿意远行,在佟壶恩的意识里面,这一旦离开了他所熟悉的阳陵城,这必然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

    佟壶恩一直从来就没有这个意识,想到他会有一天,有人在逼着他来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来。

    佟壶恩痛苦,却也烦恼。他回头看了眼这屋里的几个女人,佟壶恩问:“如果让你们离开这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你们可是愿意的?”

    佟壶恩盯着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他细细瞧过去。

    “我愿意!我要和她一起离开。”突然的,令得佟壶恩感觉到诧异的,他刚才并没有问那个大妾,可是大妾刚才就在一旁听着,现在连忙的来回答自己的话。此时大妾还站起身,冲了过来,到佟壶恩面前:

    “我要离开,和她一起走。我要离开。离开和她一起。”

    大妾混沌的脑子里面,突然的像是有什么吸引力一样,她开始清醒的意识到,她不能错过这样的一个机会,她不能就此等在这里,关在这所房子里面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佟壶恩却是听得这个大妾又开始咋呼,心里感觉到厌烦。

    “好了,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因为,我又没有问你。”佟壶恩自己都不大愿意离开阳陵城,他甚至是想,这阳陵城里面总要有人留在这里看守房屋的。

    这看守房屋的最佳人选就是剩下的这两个人,一个大妾和那个这些年来几乎像一个影子一样存在与他生活中的三姨娘。

    “我要去,我要去!”大妾没有得到佟壶恩肯定的回答,她焦躁的抓住了佟壶恩的手臂,一个劲的用力扯,她在告诉佟壶恩,她一定要离开,不然她会做出过激的事来。

    佟壶恩皱眉,一把把她抓住自己的手臂给甩开。

    “你好了,这样的事,往后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当心我把你赶出去。”佟壶恩也火了,这个女人,怎么这样烦。佟壶恩现在可没有功夫与她闲扯,他自己为了这个突然猜测到的原因,而烦闷和惊讶莫名。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去把事情弄个清楚,你们等我回来再说。”佟壶恩瞪眼瞅向这个快要疯魔的大妾。佟壶恩疾步往院门外头走去。

    大妾见了,眼里焦急,她也连忙像是无意识的一般,朝门口奔跑了去。

    这个时候二姨娘在大妾的身后喊住了她:“我说大妾啊,咱家的老爷可是出门办正经事,你这样的掺和了干嘛?是又要去坏事吗?”

    二姨娘打眼示意,让那三姨娘过去拦住了这个女人。一切等了佟壶恩回来再说。

    大妾被拦下来,她此时的神色在一旁阻断了她去路的三姨娘眼里,让了三姨娘感觉到很不对劲。这个大妾此时眼神里面让人感觉她木木的,似乎是少了一根筋一样。三姨娘把她拉扯的往回带,她也不反抗。

    站在台阶上的二姨娘看到了,轻轻叹了口气:“好了,快把她弄回房去。”说着话,二姨娘不愿意再往这个失神无主的大妾脸上看了。

    最近,这个女人一直很老实,自己以为她至少要学会安静上几天,可是她却今天有开始闹事。而且还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这女人到是决定做的干脆,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离开的呢?

    这大妾离开,那她就不管自己这留在阳陵城里面的女儿佟玉儿去,似乎,大妾感觉到奇怪,这几天,经过了那件事后,这个大妾对与自己的女儿,完全就没有听到她在嘴里提起过。这是为什么,抛下了自己的女儿,非要跟着佟罗月离开这里,是什么原因,有怎么东西吸引了她,让了她不管不顾这还要留在阳陵城里面受苦的女儿?

    二姨娘想不明白,这个时候,三姨娘把大妾扶到房里,送回到榻上,然后三姨娘才慢慢的转身出来。

    二姨娘就把三姨娘叫到了自己跟前。

    “她最近有没有提起过她女儿?”二姨娘直接就问。

    三姨娘抬头,她也是一脸的疑惑,似乎这才想起,以前这个大妾整日里担心自己的女儿饭也吃不下,总是想着法子的要去过问一下,或者想法子从家里弄些钱去接济一下她那女儿。可是自从大妾受伤后回来,似乎就再也没有了……

    三姨娘思绪飞转,低着头,想了许多。然后她抬起头,对二姨娘道:“没有听到过她提起,一句话都没有,甚至有一次,我在她的面前说起了佟玉儿这个词,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三姨娘突然的感觉似乎浑身的就是哪里不对劲,她甚至感觉似乎身上有股凉意,又好像有蚂蚁在身上面爬着,不舒服,就是不舒服。

    二姨娘这一回认真的抬起头看向那间刚被三姨娘关上的房间门。

    “这怎么可能,她能忘了自己那宝贝女儿?”二姨娘不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