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两百七十一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一章:

    “小姐,昨天那个送老爷回去的小厮回来说,老爷十分精明的把那一车你送给他的粮食高价卖给了阳陵城里面的贵人们。”秋梅小声的说。说完抿起来嘴,这个佟壶恩也真是的,也真亏了他想得出来。

    佟罗月听了笑,她此时真的是佩服这个父亲,为了从自己这里弄前,如此的法子他都想得出来。真的是难为他了。想当初,他还是佟府大当家的时候,佟壶恩是何等的风光,可是现在呢?简直沦落到与市井小民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过,佟罗月也是佩服他的。他能舍下自己的老脸,又去阳陵城各各府上做一番的推销。这样的事,一般像他从高处一下子落到地上的人,是不能这样马上就恢复过来的。

    “卖了多少钱?”佟罗月瞟了眼冬菊给猪猪换衣裳,那个小家伙不愿意把弄脏的换下来,拿眼不时往这里看呢。

    “听那小厮说估计是有二十两左右,但具体多少,小姐你也是知道老爷脾性的,他恐怕就不会再与他细说。”秋梅捂着嘴笑的看佟罗月。

    “想他佟壶恩往我这里跑一趟就有近二十两,必然是昨天尝到甜头,今天还打算要过来弄一车的回去。”佟罗月淡淡的说。今天佟壶恩还来,自己会给他吗?佟罗月笑,不会了,给过一次,哪里有这样的给法的。何况自己在佟老夫人明面上面也是交代的过去了。

    下面的看门小厮,在昨天得知那个嚣张无比的人是妇人的爹后,也就歇了他的小心思。他现在只是做好自己的活,就好。现在他还站在外面等着要去给佟壶恩回报,可是里头就是没有一个声音传来。

    里面佟罗月与丫鬟的对谈,对于在外面的这个传信小厮是听不到的。所以他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让这个佟壶恩进来。

    他也不敢再像昨天一般的过去对着佟壶恩瞎指一通。在没有办法,不明情况之下,他宁愿在这里等一等,也好省得等会的做错了事情。

    没有过一会,秋梅出来。后头跟这善问。

    秋梅对着善问道:“还是你去吧?”秋梅看着善问。

    善问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唤了一声这个门口的小厮。两人没有多久,就出现在佟壶恩的面前。

    “怎么弄的这么晚。”佟壶恩今天是有求与佟罗月,因此见到昨天对自己说了不敬话的善问,也忍下了心中的怨气。只是这样的抱怨了一句。

    佟壶恩从刚才门房小厮给他准备拿来的椅子上面站了起来。

    “走吧,这就带我去见见你家小姐。”佟壶恩说。让后就直接自己就走在了善问的前面。

    善问示意,让了这个小厮留下来,自己往前跟了佟壶恩走了去。两人快要到园内拐角处的时候。善问在后面轻声道:“老爷,小姐让你先到前面的饭厅吃点东西再过去。”

    善问如此说完,看向佟壶恩。

    “吃东西?”佟壶恩状似考虑了一下,然后他立即摇头:“不用了,我找她还有要紧事要办,哪有这个功夫。”佟壶恩不愿意耽搁,就想直接把心里的事给解决了。让佟罗月给自己几个店铺,或者把那些她名下的店铺全都交给自己来管理。岂不是美哉,然后,佟壶恩打算在到手后,就拿了这些的店铺到刘定东那里去炫耀一番,这就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是轮流转,他佟壶恩现如今也是转运了。而且此时他手上的店面全是当初刘家的。这一口气,如果要出掉的话,不可谓不痛快。

    佟壶恩也十分的期待那一天及早到来。

    “老爷,小姐现在没有空呢,老爷还是去吃点东西吧?”善问又过来,拦住了佟壶恩的去路,阻挡了他如此说道。

    “她能有什么好忙的?”佟壶恩显然是有些的生气,这三番两次的让一个丫鬟来阻挡自己,不知道那个臭丫头此时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

    “老爷也是知道,咱们府里的小姐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她当然是还有小少爷要照顾,也就不是什么时候想见就能见,何况老爷昨天就已经是来过一回了,我们的小姐可没有料到老爷今天会又来。”善问见佟壶恩的情绪转坏,她的口气也开始变得不好。

    佟壶恩气急,可又不能今天和这个臭丫头弄僵了去。他今天来此可是有目的,不像旁人。

    “那好,饭厅在哪里,这就带了我过去。”佟壶恩很是不情愿的,让善问领自己过去。

    善问低头,冷目,看似很恭顺,慢慢朝前领着佟壶恩往前行。

    另一边,大妾与佟玉儿,此时窝在里佟罗月这出府邸不远处,门口一颗歪脖子树后面。

    “娘,我瞧着爹刚才进去了。那椅子现在也是收了起来。呀,门口还有人看守,你,你说我们怎么进去。”佟玉儿看到那个刚去给佟罗月传话,说佟壶恩来的小厮,现在一本正经的站立在门口处,双手叉腰,不放过一个人的进去。

    “咱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再说。”大妾并不着急。她左看看,又瞧瞧,就见这四处都是一片的农田,几乎连农舍都不多。有的也是离着有上几十米远处的一处农庄。那里有二十来间的农屋。

    这时,有一个小身影从旁边踮着脚从此路过,其实,这个小身影状似行踪诡秘与大妾与佟玉儿是有得一拼,当然是此时大家都遇到了人后,都开始假装一番看风景,或是很正紧的只是从此路过而已。

    来的这个小身影,她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几次三番被佟罗月赶走的花叶子。

    花叶子毕竟是老江湖,相对于大妾和佟玉儿两人从来就没有来到过乡下的来说。花叶子一眼就瞧见这两个人不是好人。现在到了近处是更加这样认为了。

    “喂,你们是打哪里来的。干嘛哩?”花叶子瞧着这两人的穿着,看着十分的好看,她从来就没有在农村里面看到过。花叶子十分的眼红,却又不表示出来,只用凶凶的眼神,这样的虎视眈眈瞅着她们。

    “我们散步正好路过这里,小姑娘你今年几岁了啊?”大妾一张以前保养的很好,近一年来几近几乎都没有再保养,已经是有些老态的脸上,故作出如此亲切一幕,真的是让花叶子,十分的倒尽胃口。

    “几岁和你有什么关系?”花叶子会相信这个老妖怪的话才怪。不过从大妾的话里,花叶子是也可以肯定,这几个人是真的不是这里的人。

    “娘,你别去理她。”佟玉儿这样的说,一脸的对花叶子投去鄙夷的眼神,似乎是自己的身份与这样的一个穿着破烂的丫头说话,实在是有些的掉身份。

    “哼,我还懒得理你们呢?”花叶子毫无顾忌的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转身就大步朝前走。

    花叶子此行隔了进大半年的过来,也是有原因的,只因,上次在佟罗月这里,佟罗月给她的那十两银子已经是用完了。她与娘现在又是饥一顿饱一顿。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花叶子就只有再来到这里来。

    花叶子丢下那两个在后头对她反复在身上看来的视线,花叶子不喜欢,但是她知道这两个外乡人和自己没关系,更不是山这边里的村民,所以,花叶子很是有恃无恐。

    而花叶子身后的大妾和佟玉儿见到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走掉,并不关心她们两人在此干什么,也就都松了一口气。

    这两人打算继续在这里蹲守看看情况。如果佟壶恩立即出现就更好。

    前面的花叶子这一回可没有上次一样莽撞的直接就找上佟罗月去要求她留自己。花叶子连门也没有进,她先是在佟罗月大门外头开始绕圈子。

    府里的佟罗月自然是不知道,不但是让小厮请进门的佟壶恩在算计她,还有一对大妾母女也在算计着她。

    佟壶恩让善问请到了饭厅,照样的如昨天一样的好酒好菜一顿的招待他。佟壶恩很满意,看来这臭丫头还是有点顾及的。佟壶恩想。当然原因也就是此时佟罗月这里来了佟老夫人的原因。

    佟壶恩想,早知道会如此,他就多抬一下自己在佟府里不出门的娘,也好对佟罗月多多的施压,得到她身上的好处才是。

    可是一顿饭,佟壶恩吃的很满意的站起身,本想这回总归是可以见佟罗月去了吧?

    善问又道:“老爷,这里有一壶的好茶,小姐知道你喜欢品茶,你要不要在这里喝上两口?”善问在问他,眼里其实已经从佟壶恩的脸上看到了他的欣喜若狂。

    “这,这茶为何如此的香醇,还没有打开来,就已经如此了?”佟壶恩是个爱喝茶的人,远远的当秋梅从一个丫鬟手上接过来一罐用竹灌密封好的茶时,他就笑得合不拢嘴。

    “那老爷是要不要喝这个茶呢?”善问冷了眼,淡淡的问。其实已经不用她问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