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两百五十六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六章:

    “怎么了?不听话,就把你丢掉。”佟罗月不给自己儿子一点好脸色,板着脸对他。

    一听这个话,这家伙又想要哭了。

    “小少爷,小姐和你开玩笑的呢?你可别哭啊。”冬菊立即上前来,又是一番哄劝这精贵的小少爷。

    “你还真以为他听得懂。”佟罗月真的快要被这自己这儿子给逼疯了。

    因为,这家伙,无论怎么看,佟罗月总是能从他的脸上,瞧出凌迪卿的影子,他就好像是一个无形的影子,无时不影响着自己。

    冬菊上前要抱起这个还没有起名的小少爷,可是小少爷就是抓住小姐的前襟,两只手抓狠狠的抓住不松手。

    冬菊也无奈,瞧着还楚楚可怜不愿撒手,就是连小姐对他说了狠话,他也不愿意就此松手,眼里蓄满了泪水,让冬菊看着小少爷,都感觉着自己家里的小少爷楚楚可怜,而且自己府里这小少爷真的是水做的,特别爱哭,刚劝了稍微有点起色,又眼里开始蓄起泪水。

    “哭吧,干嘛想哭,眼泪还不流下来啊?”佟罗月掂了掂怀里的份量不轻的份量,她现在只能把他当是能听得懂自己说话对待,谁让他的眼睛和行为似乎都是在说,他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呢。

    佟罗月见自己这话一说完,这小家伙就嗅了嗅鼻子,转开了头去看冬菊,也不要冬菊抱抱,只是单纯的窝在佟罗月怀里往冬菊那里去寻求安慰而已。

    “还是个有性子的。”佟罗月好笑,抱着他继续往前面走去。佟罗月想,既然是。这家伙看似是听得懂话,那她何不现在就开始潜移默化的告诉他一些事,省得以后,等长大了就不好教导,顺便自己也可以试探一下他是否真能听懂话。

    这时有一个农妇牵着一头的猪,往前赶路。似乎是出栏了。要赶着进城里卖掉。冬菊站到前面,挡了小姐这牲口往小姐身边靠过来,不想让小姐沾到这猪身上污秽。

    “冬菊,不用挡在我前面。咱们就在这里看看。”佟罗月让冬菊闪开一点。佟罗月指着被赶,却还在满地找食吃的肥猪,对怀里的小家伙问道:“喜欢吗?”佟罗月见他两眼发亮。瞧着这头有趣的生物直好奇,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活物呢。

    佟罗月怀里的小家伙转头过头看她。眼里也没泪水了,只是眼里充满新奇,嘴巴咧起,露出没长一颗牙的小嘴巴对她在那笑。

    “看来是喜欢的。”佟罗月点了点头,盯着这他的眼睛道:“那往后,你的小名就叫猪猪,可好?”佟罗月问他。

    见到这家伙还微微点了点头。佟罗月好笑。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听得懂自己说话的。

    于是佟罗月再不管一旁冬菊极力反对。这个孩子是她的,她都问过他了。就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

    三个人直到农妇牵着猪走后,佟罗月对自己儿子道:“猪猪。”

    冬菊可怜的看到,小姐这一声的叫唤还得到了小少爷的应承,这个可怜的娃子啊,冬菊感叹,小少爷的命运已经被他这娘给牵制住了还不知道。

    冬菊心里难过之极,不过反正此时,冬菊是还见到,位猪猪小少爷是挺高兴的模样。

    冬菊跟在自己的小姐身后,满脸黑线的往回走,原本,冬菊还指望自己喜欢看书的小姐,能从珍贵的书册上面找到一些的灵感,帮自己的唯一儿子取一个好名字,想不到,这样的出去走了一圈,小少爷的名字有是有了,但是实在是拿不出手。

    回到佟罗月在这里买下的府邸后,佟罗月抱累了这猪猪,就把他交给秋梅,自己坐到一旁,听着善问简洁的报出明天她带去佟府,给老祖母的礼品。

    佟罗月边听,边喝茶,听善问报出的一连串礼品名,她笑了笑,佟罗月想自己的这个祖母并不是在意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在祖母的身边,她并不缺什么,她只是希望儿孙都过得好而已。

    所以,佟罗月才不敢对佟壶恩下了狠手去,毕竟再怎么样,佟壶恩还是祖母的亲儿子,是连着骨头带着筋的那一种,即使是被佟老夫人赶出来,这也是事实,不能否认掉他们之间的关系。

    当佟罗月听完转过头去,往自己儿子看过去的时候,见到秋梅与围着那小家伙转的春兰,满脸的黑线,旁边还有冬菊,佟罗月想也明白,在刚才极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估计这个冬菊嘴巴真的是很快。

    佟罗月放下了茶盏,随意道:“怎么了,我是问过这猪猪的,猪猪是不是?猪猪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啊?”佟罗月朝秋梅怀里的孩子拍拍手。

    这个可怜的娃,还对她笑的很欢,使着尽要挣脱秋梅的手,到佟罗月怀里让自己的娘抱抱。

    秋梅抱着小少爷走了过来,佟罗月顺手又接到手里。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了,这家伙自己选择的,可怪不了我这个做娘的。”佟罗月一脸的无所谓说。对与这个孩子,他说不上喜欢与不喜欢。佟罗月所要做的,对与她来说,就是要从小让这个儿子,去恨那个爹,成为自己去对付凌迪卿的工具。

    这是她的心狠吗?佟罗月笑,她早已不是以前的自己。

    佟罗月笑得很冷,秋梅她们哪里是敢多说话,小姐现在的脾气可大着,只是几个丫头觉着小少爷委屈,小姐完全可以选一个更好的名字给小少爷不是吗?

    “这也只是小名而已,等到了往后,再给你取一个大名,响亮无比的,好不好?”佟罗月把猪猪抱在手里,摇晃了两下。

    而这个猪猪,似乎是只能听得懂话,却是不知道其中佟罗月话里的含义,还在那点头,秋梅几个丫头,脸上更是黑线一片,不知道拿这对母子说什么好。

    翌日,佟罗月启程,这是几个月来,她第一次离开这里,这片她重生后,生活的最久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这一片乡间田野。

    秋梅和善问在门口送着她,其他的买来的五六个奴仆,都在她们的身后,站立着笔挺。

    佟罗月瞟了眼秋梅怀里的猪猪,他又有要哭的架势,佟罗月急忙转身过去。

    这位小少爷想哭是有原因的,只因佟罗月没有抱他一起上车,让了他在下面,丫鬟的手里瞧着自己的娘亲想要撇下自己,上大马车。

    当嗅着鼻子,早已有些哭哭嗒嗒的猪猪,瞧见佟罗月的车,越行越远的时候,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即使是佟罗月警告过他,不准他再哭,可是他还是因为忍不住,忘了个干净。

    秋梅和善问在原地连哄带劝好一阵,可这一回是怎么也哄不了这个小少爷。

    冥德从外头逛了一圈回来,就见到门口这一出热闹的戏码,两个丫头极力哄劝这臭小子的戏码。

    冥德踮着脚步上前,撇嘴嘴,粗着嗓子问:“这又是怎么了?”

    “是,是小姐去阳陵城看老夫人,却没有带小少爷去,小少爷不高兴了呢?”善问抓着小少爷的小手,摇晃的说,眼里有想要替小少爷来哭一场,平日不多话的善问真是替这个小少爷可怜。

    “哼,才这么一点大,就精怪起来。”冥德早就是发现,这个让他看得碍眼的家伙,是个与别的孩子有些许不一样的。

    “要不要我带你去转转?”冥德突然有了主意说,而冥德所说的对象,就是这个秋梅怀里正抱着的猪猪。

    猪猪红着眼无意识的点头,眼里也因冥德不善的眼神,立刻收住了眼泪。

    秋梅可就不答应,秋梅红着脸,粗着脖子立马和善问双双的抱着猪猪往后。

    冥德瞧着这一出,立马不高兴,脸上难看起来:“怎么,这是要干嘛,来,把他交给我。”冥德板着脸,同时伸出手来。

    秋梅和善问哪里肯,小姐刚走,这个冥德家伙就想要打小少爷的主意,如果万一让小少爷出个什么事,等小姐回来,她们即使有两个脑袋,也是不够小姐砍。别看小姐对这个小少爷漠不关心,可再如何,小少爷也是小姐身上掉下来的肉,岂是能让冥德去迫害。

    此刻在秋梅与善问的眼里,冥德就是个大恶人,就是想要做坏事的人,秋梅抱住这在她怀里因不舒服开始挣扎的小少爷往后走,秋梅想要跨过大门,进到府里去。

    ###############################################################################################################################推荐一本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