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两百五十四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四章:

    佟罗月等这小家伙吃饱后,才道:“春兰,等会让个老妇去买上两头羊,以后就给他喝羊奶吧。”佟罗月晃了晃这吃饱后,正在打饱嗝的家伙道。

    “哦,好的,那我这就去办,也别等会了,我好像听说,我们府里有一户的人家,正巧要卖羊呢?这不是赶巧了。”善问转身就要走。

    春兰从小姐的院子出来,刚走到大门外头不远处的小径上,也是巧了,遇到正好是牵着羊回来的老妇。春兰顺着这条小路看去,这老妇看来是要回自己家去呢,春兰从小姐那里出来,要找的就是这个人,春兰怎么可能让老妇走呢。

    “羊没有卖掉吧?”春兰问。

    “哦,是春兰妹子,还没有,这不刚刚从集市上回来,只卖掉了一小罐的羊奶,赚了两文钱。”这个老妇知道春兰是少奶奶身边的大丫环,所以,对她很是恭敬。

    “那,没有卖就好。”春兰就与她把这件事,少奶奶想要买她羊的事说了。

    这个老妇一脸的喜意,原来,这个羊奶还比整头羊头要值钱。

    老妇很高兴。一边与春兰往前走,一边和春兰说,她家里其实还有一头羊。

    春兰笑,“那就一起牵来吧,等全牵来了,你就往后专门照顾这两头羊,可别让它们生病。”

    “不会的,不会的。”老妇保证。于是这个老妇又说起了刚才有一个丫头到自己摊位上买羊奶的事。

    春兰听后细细一问,居然就是那个花叶子。

    原来,这丫头如此的狡猾。

    ……

    快到村口的时候。花叶子远远的就瞧见她的娘,又坐在了一座小山头上面。花叶子想,今天倒是没有走神在想事。

    上面的罗素月也是瞧见了花叶子回来了。于是在那上头朝花叶子招手呢。

    花叶子走了过去,她娘也下来。

    “怎么回事。一大早上的。就跑不见踪影,这是跟着柳婶子去了哪了?”花叶子的娘,笑着朝柳婶招呼示意。

    “跟我进了一回城里。”柳婶子出来帮腔说话。

    “是吗?跟你进城了?”花叶子的娘,罗素也明显有些怀疑,她略显得不信。眼睛就往一旁的大水牛身上看。意思是不言而喻,难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她还会不清楚?

    罗素月是不相信的,必然是有什么事,这个丫头的没让柳婶子说出来。

    罗素月想等回了自己家再问。于是就和着他们一起的往村里头的走。

    花叶子暗自吐了一口气,悄悄向柳婶子眨眼示意,表示感谢。毕竟她的娘可是强烈反对自己的去给做下人的,如果。这个娘的知道了她去那个府里,必然是要生气。

    可现在有什么好生气的,毕竟这个事,还没有下文,就是说了,还惹她生气,就没有这个必要了。花叶子这样的认为。

    此时他们的对面,走来了那个牛大。牛大这几年一直对花叶子的这个娘不死心,常常有事没事的纠缠,甚至这一年来,越发的厉害了起来。

    花叶子一眼就远远瞧见了,暗怪自己娘一句,可又有柳婶子在,她也不好多说自己的这个傻娘。

    花叶子朝上翻了个白眼。今天不知道,怎么打发了这个牛大去。上次这个牛大居然敢说,和自己的娘相好了有一阵子了,亏他说的出来,自己怎么不知道,她娘的事自己哪一件的不知晓,居然敢在这个村子里,给自己的娘声誉抹黑,花叶子越想越气。

    今天他又慢慢悠悠的往这里赶来。一上来,两眼就死盯着花叶子的娘不放。这使得花叶子的十分的恼火。

    “牛大,你这是干什么,田里活做完了?”开口的是罗素月,她看了眼自己女儿冒火的小脸,感觉好笑。自己又不喜欢这个牛大,这个丫头这么的紧张自己干嘛。

    “呵呵,是,刚下地回来。”牛大见这个罗素月与自己这样子的说,心里敞快了许多。于是微微低头,两眼一眯。他直接开口就说道:“素月,我和你的事,我们啥时候办一下?我看你们家今年可是真要难熬了。”

    “喂,牛大,你这是啥话呢,我家今年过不下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的嘴说出的是啥事,我娘根本就和你没有一点的关系,你不要这样乱说。”

    花叶子火了,真看不出来,这个牛大的脸皮是越发的厚了起来了。

    “什么叫没有关系,这些年来,我可是你们家的地里没有少帮你们的忙。你娘如果对我没有意思,会让着我帮忙?”牛大突然的板脸,如此的说来,脸上是也想今天要把这个事的弄大了才好。

    “你这个人真是无赖,我娘的事,和你帮了几次忙种地有什么关系,那都是你自愿的。当然我也知道,你帮我们的忙,我们因此也过意了不去,每次都给你烙几张的饼子送给你尝的,你不是也说好吃来着。这都是乡里乡亲,大家互相帮个忙这也没有什么?谁像你这样子,帮了忙,居然还惦记着我家里的娘,我告诉你,世上可没有你这样子的好事?”

    花叶子扯开喉咙的一阵子的说。

    “呵呵,你这张嘴的到手越大越是厉害了起来。”牛大两眼一眯,眼里有了阴翳,瞟了眼这在一旁边的欲要上前拦他的柳婶子。

    他是个男的,自然是这个事不怕闹大了说,如果这个罗素月的不喜欢自己,可这些年来,自己对她的示好,就不该这样子的让自己不明不白的往里头的陷。

    既然这个事今天是已经把这个话说出口了,牛大就要把这个事,弄个明白,如果真的不能如了自己的意,那,那他就要搞臭了这个女人,和她的这个油嘴的女儿。

    “素月,你倒是说说,你对我是不是也有那么点的意思在里面?”牛大直接的问,一点的不感觉唐突。他就是要把这个事情弄得人尽皆知的才好。

    牛大心里十分的不痛快,他恶声恶气的问。

    “呃,我,牛大,我想你真的是误会了去。”这个男的,怎么就这么不死心,罗素月心里十分不愿与这种小气男人对话。

    不就是每年的帮了自己家里干了几次的活吗,现在想来大概是故意的,如今看来,他其实内心里就等着自己今年田里的受灾,粮食打不出,日子过不下去吧。

    罗素月也不是吃干饭的,一想明白这点,心里就有股子的火气起来。可是罗素月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个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牛大,就跟人急上了。他扯拉着嗓子:

    “误会,也真亏了你说的出口,误会,会一误会这么多的年,你说,你耽误了我这么多年,你这个死女人到底的是个什么意思,你一定要把这个话的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一定和你没有完!”

    牛大本就是大嗓门,他一个中年的汉子,又故意的拔高了嗓子的说,此时刚才田间地头往家赶的村里人,远远的就听见像是吵架的声音就好奇往这走了过来。

    村里的人近看原来真的是,顿时他们眼里都闪着八卦,谁让村里人,平日里,实在是闲着无聊的紧呢?这个好不容易的有了这么的一次机会,自然的就像是听戏一般的,很愿意聚集过来的。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村里人是越聚越多了起来。

    住在靠山村的村民,是好事的,平日里的大概是娱乐项目的特别少,因而一旦是被大家碰上,遇上哪家子有事,有戏可看,就会每一个人都特别带劲起来。

    一旦有谁家,在哪里发生一点的事情,很快的大家都会,互相转告一番,接着就是兴匆匆的往那个地方赶去。

    此时,花叶子的娘罗素月,被这个牛大的堵在了田间地头。花叶子刚说了两句,这个故意来寻自己娘麻烦的牛大,就生怕人不知道,一个劲的在那鼓动腮帮子,像是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着急的想要与大家给他说理。

    在见人群越聚越多的时候,还特意的向一干来这里的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村里人一番的解释。

    “好了,我说牛大,你也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何必就是要与这个小孩子过不去呢?”柳婶子一直就在旁边,从头看到了尾,怎么不明白这个牛大的心思呢?

    此时柳婶子走了过来,上前到了牛大正对面,与这个中年汉子的说,意思是不要她把这个事情闹大。

    花叶子看了眼自己的娘,罗素月紧咬牙关,脸上十分气怒。

    “我说牛大,你要脸是不要脸,我和你有什么事,是也你自己先开这个口的帮我们娘俩的,村里的人也是看得见的,如果是旁人也是会帮上一些,大家说是不是?”罗素月问这一干等在自己一旁许多要看戏的众人。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