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一百四十六章:打发府里下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打发府里下人

    “你,你胡说,其他书友正常看:。”这个驭夫没有了刚才的冷静,他犹如看到一个魔鬼一般的看着这个自己面前不远处的佟罗月。

    佟罗月至于为什么非要这般着急的说出口。自然是有了她的考量在里面,她总是要去给自己收尸吧?

    说来真是可笑,说来也够渗人的。自己给自己收尸,这听来真的是无稽之谈。

    可是却是必须要做的。她凭什么这一年来,落尸荒野,凭什么,没有一个人的给自己去寻一个地方好好安葬。

    佟罗月瞟向这所有的人,这些个的奴仆此时看自己的目光犹如看妖怪一般。

    “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会知道的?”佟罗月站在那里带笑的问着下面的人。

    “是王雨冰托梦给了我,你们相信吗?”

    佟罗月在上面如此这样子的一说,下面的奴仆无不身上突然的感觉到一寒,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感觉,:。

    如果说,这个新来的主母是说的假话,那又如何的说得出来,这她刚进这个府里,能喊出来这么多的人名呢?凌府里的人,都是与她第一次见面,她甚至佟府里的一个随从都没有带来。

    今天第一天就是如此的这般对着他们。

    现在唯一可以尽快证实的就是去,这个新来主母所说的地方,去查看一二,就知道了。

    “要不,我们寻个人去看看?”一个凌府里,往日得过王雨冰不少恩惠的老妇,对着旁人说。

    “嗯,这个主母失踪了一年多来。想必是总要有个说法的,如今新来的祖母都说是托梦一说了,想必是真有其实。”

    另一个仆妇,她是从来都是相信这些的鬼神之说的,她也赞同。

    很快的,许多的人,都吆喝的要站起了,去查看一二。

    “把刘大给绑了,带到那里去。”有人提议。

    佟罗月听了好笑。不知道这些的人里面,说的有多少人是真话。

    佟罗月让了几个人。寻去了那一座的悬崖下面,午时过后,就便得到消息,说是,在那出悬崖下面,果真是有一女子的尸首,只是早已入出了白骨,甚是渗人。而且死状凄惨。

    众人恍然,无不都是纷纷把视线调往这个刚从到现在还是一直争辩的驭夫。

    佟罗月看了看一旁,那个早已让人喊来的王寡妇,她站在一旁并不声响,只等着事情的明朗后,生意上门。

    佟罗月阴寒的目光往这个曾经杀害了自己的驭夫那里看去。

    “说说。你是为何要杀害了这个王雨冰?”佟罗月问,带着阴阴煞气。

    她等了多久了,此时她终于要好好逼问清楚他。当年他杀害自己的时候,只凭他短暂的那几句话。她还是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在凌迪卿。让他来害了自己。

    “这,这不关我的事。是,是老爷让我如此做的。”驭夫从刚才开始,狡辩了多时后,此时在感觉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还是说出了幕后的主使。

    “夫主?是吗?”佟罗月不显惊慌,因为,这个说法这个驭夫曾经也是这样子的对她说过。

    可是,她只是要知道原因,没有其他的。

    “夫主为何要杀了王雨冰?”佟罗月带着笑意,让人看上去,似乎是在责怪这个驭夫的说谎一般。

    “他,是他让我如此,我一个下人,我的生杀大权都是在他手里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不去听了他的话呢?”

    “哦。”佟罗月只得是这样的应答,可是她还是不知道原因。

    佟罗月示意了那个一直制服住这个刘大的凌耳,这个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

    “给他点的教训,让他快点说出实话。”佟罗月如此的说。

    凌耳也是有两把刷子,在这个打人方面,只见他捋起了手臂上的衣袖,露出了里头结识的臂膀上的肌肉,抽出了腰间的皮鞭。

    “让你胡说,让你胡话满天飞,咱们府里的老爷,怎么可能去让你谋害了原来的主母,定是你胡诌的。想要把自己的这做下的事,全部的赖到了咱们的老爷身上,你这个黑心的,你这个黑肺的王八。”

    这个凌耳骂声不绝于耳。似乎是都在告诉大家,这个驭夫刘大他所说的都是谎言而已,让着大家不要去相信。

    佟罗月坐在上头,看着这血肉从驭夫身上飞出的惨烈状况,丝毫在她的心田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恻隐。如果要有,那也是一年前时候的她了,那时候的她是那般的傻,那样傻的会被人随意的一两句乞怜的话语,说动了心,然后会网开一面的轻易放过了他们。

    如今想来,结果又是怎么样,那般的可以被人任意的辱损,这些年来,嫁给了这个凌迪卿以来,他又到底是给了自己多大的屈辱。

    从上次游船上面,他对于那个嫡妹王雨若两人的私会,从昨天,他在自己的新房,他的丫鬟可以随意的当着自己的这个当家主母,给自己脸上难堪,如果不是被自己立马的强烈制止,他到底是要做到何地步?

    给了自己与自己前世同等的当家权利,如果说,这佟府里的当家权利,与这个凌府里的当家权利让自己选择的话,那么她宁愿选择这凌府里的当家权利,

    这一世,这一回,她不会那般的傻,给了自己的当家权利,却还要去看这些人,这些下人的脸色度日,小心的过着每一天,她不要,她不要以前的那个傻瓜一样自己!

    这一世她要让自己疯狂上一回,这一回既然是你凌迪卿又主动的把这当家的权利交还到了她的手上,这一回,她绝对的不会手软!绝不!

    “把这个奴才给我往死里打,但却要给我留着一口的气,我要让他当着你们老爷的面,让他亲口对他说出这番的话来。”佟罗月说。

    众多的凌府里的仆人,都是看着那早已经是被凌耳打的血肉模糊的刘大,有的胆寒的已经是不敢再往那里看去。

    “好了,王寡妇。”佟罗月转头与她,“今天你带了多少的人来,:。”

    “回,回主母的话。”任是她见惯了大府里的这种肮脏的事,可是她也是听见了,听清楚了,这个佟府里的刚刚嫁过来的佟府的嫡小姐,凌府前面一位主母与她托梦说的这个事。

    那个可是已经是死去一年多的人,以前的这个府里的主母。这个寡妇,此时再这样的再对上佟罗月的眼神,现在她多少的也是感觉到一丝的害怕的。

    “回,主母,这回带来的人不少。”只因,每一个府里,都是有这样那样的规矩,这个刚来的佟府祖母,到了这个凌府里,自然是要整顿的,所以,她一听到刚才跑去喊她过来的婆子的话的时候,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因此这回是带足了人来。

    如果不够,她还可以让自己的姐妹回去喊着些人过来。且那些的卑贱的奴隶,在这如今的年代,寻不到一个好的主家的时候,可是会经常连着饭都是吃不饱的。因此,都是极力的想要过来。

    王寡妇快速的抹去了刚才佟罗月那般坐在上头,让她感觉到渗人的感觉。

    王寡妇挤出一张的笑脸,对上佟罗月在上头冰冷的一张的脸。

    只听得上面的佟罗月这样淡淡款款的说道:“那就好,去,把人给我全部带进来,我要选几个人。”

    然后佟罗月就把视线调到了这帮子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仆人身上。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灵珠。

    灵珠身上一抖,立马的知道,这个佟府里的嫡长女并非是在与自己开玩笑。

    刚才她狠辣的手段,活生生把一个平日里强壮如牛的驭夫挥打成了一堆烂泥一般。

    可是,可是如果真让她从这里走了出去,多少的总要让凌迪卿的回来,毕竟,她,并没有说出,或者做出那般的杀害了前主母的事来,:。

    所以,这样子的事,她是一定要为自己拖延一下的。

    佟罗月伸出手来,甚至连下面站着的凌府里的奴仆看都不看,报出了十来个人名。

    然后佟罗月道:“这些的人,卖给了你,我一分钱都不要,但要让他们永远的回不了这个阳陵城来,打发的越远越好,最好是……”

    下面的话,想必是这个做惯了这门子生意的寡妇,是会一定明白的。

    “嗯,好的,我明白。”王寡妇听得了这般的说,心里十分的激动,她抬眼往那十来个人看去,这些的人,甚至是不用自己去再多分辨,就可以轻易的寻出他们来,因为,刚刚还与他们站在一旁的,一处的那些的凌府的下人,为了好让这个王寡妇的区分容易一些,纷纷站离开了他们去。

    这样一来,就让得王寡妇很是轻松了起来。

    “去寻了王麻二来。”王寡妇对这身旁刚才自己带进来的人说。

    很快的,这十来个人,在一片的哭爹喊娘声音之中,轻易的被这个做惯了这般生意的王寡妇,叫来的人给狠狠收拾了妥当。

    佟罗月坐着,听着那些的哭声,喊声,对她来说,根本就像是没有一点的影响一般。

    她端起了茶盏,掀开上头的盖子,还是她喜欢的红枣养颜茶,丝丝甜甜,却也不腻味,在佟府里喝惯了,到了如今,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了,不受这个阳间阳气的灼伤了,可是她还是偏爱喝这个茶。

    她就要等着凌迪卿的回来。看看这个凌府里,在他离开后,翻天覆地的变化。到了那时,不知道他的脸色,会是何般的表情呢?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