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弃妇攻略

第一百二十一章:佟府里大乱4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佟府里大乱4

    秋梅对于这个大妾说出来的话,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即使此时是这个反应有些的慢的冬菊,也是嘴角冷笑的明白了过来,其他书友正常看:。

    冬菊想,这个大妾大概的是想要把自己做过的事,全部的都赖到她们身上来吧?

    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

    冬菊非常气不过,秋梅却还要拦着她。善问在那低头不知道想些什么?木得很。冬菊想。

    秦大人说完了这一番的惊天话语后,看了眼外头窗外头,就转眼又和与他一起而来的这些的佟府里的客人,往这个大妾目光咄咄的看去。

    此时的冬菊是已经可以料到,这个大妾的想要把这自己做下的事,全部的都赖到她自己和秋梅她们身上来了。

    可是秋梅还是拦着她,站在自己的面前,堵住了她欲要上前去辩驳的最佳位置。

    冬菊虎脸来,更加很生气,秋梅这时居然往后退了一步,故意的用脚踩了一下自己,:。

    冬菊认定了,这个秋梅此番绝对就是故意的。可也不能此时找她算账。

    “佟老爷,也该来了吧?”秦大人瞟了一眼床上的已经没有呼吸的人,这样子的说。

    “这,这里有妇人我就可以了。”大妾说完这话,两眼就去盯着那几个佟罗月的身旁的丫鬟们。大妾的眼里意味不明起来。

    秋梅还是拦着冬菊,此时她们根本不能做些什么?更何况的自己还是奴婢而已。根本就不能与这个眼前的大妾去说些什么,和做一些什么。

    秦大人听了大妾的话语心中好笑,看来,这个佟壶恩是要把这个事情交给这个自己的妾来处置。

    真的是。从来就没有这样子的人,家里真的是能由一个妾的做到这样的地步全程的招待他们,还有加上此时,这个大妾说出来的话,真的是疑窦丛生啊。

    不过此时,这些的并不是秦大人的想要做的,他又看了眼这个外头的院子。

    “想必,这里,还是该有大妾你来好好的为大家解释,在下就先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可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秦大人说着这个话,脚步慢慢就往外头走去。

    大妾欲要去拦下,可是被眼前的很多的人阻挡了去路。

    秦大人来到了外面,并没有直接的就往那间书房而去,不过在稍微的外头转了几下,几间的厢房都看了一下后,似乎是又顺道的进了去。

    站在门口,他只需这样子的稍微的瞄上一眼。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个屋子里的情况,与其他的几间屋子里的情况是已经一样了。

    看着这虽然是还算整洁的屋子,可是里面却也是空空荡荡了,其他书友正常看:。

    这家的佟壶恩和他的大妾,是不是也太心急了去。这般的快的就已经搬走了,他此行为的这些书册而来。难道,他们也是发现了?

    秦楚眯眼,但又一想不大可能,如果真的觉着有异样。知道这佟罗月这里的书册都是珍贵的古籍,那他们这个府里的人。早干什么去了。

    秦楚觉着好笑,他退了出来。

    就是连再要迈步进去的念头也都没有了。想也知道。这里已经是什么也不会留下来了。

    可是这些个书册,绝对的是被这个佟壶恩,尤其是这个大妾的,藏了起来,就是不知道,藏到了哪里去。

    一路又转了过来的秦大人,微微蹙眉,他又返回了这个此时围满许多人的寝室来。

    “大妾,你到底是在说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佟小姐的几个侍女的害了小姐?”其中的一个人,大呼惊讶道。

    “可不就是,丫鬟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做这些的事来,难道她们就不是有人授意的?”另一个从刚才一进屋子一来,就一直对佟罗月身旁几个恭敬有礼的丫鬟,还是不愿相信,这是这个大妾的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就是,就是,我看还是快点的让着佟老爷的过来的好。毕竟这里是需要他一个家主的来说出一句公道的话,总不能让着我们几个的外人,在此时闲话你们家里的这事,何况这样大的事,又不是一件小事。”

    说这话的外愿的客人,负手而立,站挺了胸膛,满脸鄙视的看向这个大妾。眼里的意味就是,刚才全是这个大妾的招待了自己,的确是让他感觉没有受到应有的对待。

    试问,哪有一家的人会这样子的让妾来招待自己这些男宾的,佟府里实在是不像话。

    秦大人走到了门口,轻扯嘴角。看了眼那些个客人之中,其中还有跟来了一个奴仆。

    秦大人微微的朝这个奴仆的招了招手,让他过了来。

    “去,把这家里的老爷给请了过来。”秦大人如此的说。

    这男仆是客人家里原本带过来伺候自己府里老爷的。他这原本就是想要为了自己的老爷去寻了这个府里的佟老爷过来,如今,有这位秦大人这样子与自己说,自然是,他更有了底气一般,立马笑脸迎了起来。

    “哎,好的,奴才我这就去。我把佟老爷寻来。”奴仆弯腰的说。

    秦楚瞧着这个男仆的还算是明白人,秦楚还加上了一句话,对他道:“你就去说,是我秦某人,让着他过来的,你就说,她的女儿的死因有问题,让他快点的过来,休要让这件事的,把它弄的越发的大起来可就不好了。”

    秦楚笑着说完,这个男仆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一听这话就明白,这位秦大人是在帮自己呢,让着自己借用秦大人的身份过去说,那样的一来的话,想必就是一定会让自己把这位佟老爷请来了。

    这位男仆又很快点跑到正在里头与这个大妾虎脸,争论的自家老爷身旁,他附耳过去,这样子的一说,自然的他家的老爷欣然的同意。

    事情很快的就如秦大人所预料的般转动着。

    秋梅的眼神悄悄从这位秦大人的身上收了回来。

    这位大人的这一番的话都是在似乎帮着自己的小姐,虽然她不知道也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不过,此时的这个时候,由着这些个都是有目的的人去争论就好。

    所以她一再的阻了冬菊,这个莽撞性子的人冲到前头去讨不到好的说些话来,其他书友正常看:。

    即使是这个大妾要把这样子的事,谋害了大小姐的事全部的已经说出来,赖到自己的身上来,那也是没有什么的。

    不是也瞧见了吗?在这的所有客人,又怎么会相信呢?所以,她们三个丫鬟的要做的,就是尽量的显得无助与渺小就可以了。

    当佟壶恩在这个跑去与自己说的佟罗月这个孽障的死因有问题的时候,他突然的一凛,心头颤动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又压下了那股的不安。

    在这个佟府里,他是相信,这个大妾的做事还是有能力的。不然这些年来,自己也不会这样子的信任了她去。

    佟壶恩快速的跑了过来。身旁跟随着两个仆人。

    佟壶恩先是一步的跨步进了这个院子里。其实说真的,他真的是不愿意来这里,里头的孽障毕竟是已经走掉了。如今他再来到这里,就说不出的让自己感觉到怪异了起来。

    佟壶恩心底的其实是很不舒服的,可是他还是强忍着这股这丝的缠绕着自己的不舒服。跨步进到了里面来。

    “佟老爷,你可算是来了。”宾客们围了上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佟壶恩首先的就是把视线调往自己的大妾身上,欲要用眼神的询问,到底的是出了什么的事。

    “佟老爷……。”很快的宾客们就是把佟壶恩的欲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的说了出来。

    佟壶恩听了自然的不敢相信的看着大家。他这样子的说:“是不是误会了,误会了吧?”

    他的声音是带有一丝紧张,可是强颜笑容的脸上,还是让人看不大出他的心里的紧张,:。

    此时佟壶恩也不去看大妾了。他心里此时又对这个大妾的有些的埋怨,他想,如果今天的这个大妾没有寻了这些的人来,只要再过上几天的,让着这些的人,在灵堂前的拜一拜也算最多了。

    现在好了,居然让人发现了这样子的事。佟壶恩不知道这事情该是如何的解决才好。

    “误会?佟老爷,这个可是你的女儿啊,怎么让我们发现,你自己的女儿被人是毒害的,我们都告诉了你,看是你却是一点的都显示不出惊讶来呢?”

    宾客之中的人,很不满意。

    “就是,该不会,佟老爷知道一些的什么?而你却是故意的不说出来?”这个说出这话来的宾客,更加的明显的表示出了自己的怀疑意思。

    “这个事情可不能这样子的解决掉。”这个第三个此时开口的宾客要比前两个更加的态度强硬。

    此时这些个所谓的佟府里的宾客,其实大多也是一些远亲和一些的生意上的合伙人之类,还有少部分的就是一直嫉妒着佟府的,嫉妒着这个佟壶恩的人在。

    在不知不觉中,这样子的,原本都是与他们没有多少的关系的事情,似乎是在这里,让着他们很多的人站到了一起,欲要对这个佟壶恩的质问清楚。

    试问,这又是一个何等大的机会,许多的人,都是期盼着。

    在大妾的反复的不愿意承认,这已经对他们来说,事实的真相愈发的明显的时刻,他们是更加的感觉这个里头的问题实在是太大。

    而他们就是愿意,深深的挖掘出里面的事情真相来。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