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第二一八四章 结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张永很着急,他希望能早些跟永谢布部结盟,以便有更多的资本跟尾随而来的达延部兵马进行较量。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当然,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还是不交战,直接带兵返回大明。

    不过沈溪似乎对结盟的事情不那么上心,但也没直接拒绝亦不剌派来的使者,甚至开出非常过分的条件,让亦不剌递“投名状”。

    张永被马永成拉走,回二人的营帐去商议事情,至于沈溪这边则显得很轻松。

    唐寅没急着离开,摇头道:“沈尚书,您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现在这一系列操作愈发让人看不懂了……在平常人看来,鞑靼内部分化对立,您应该好好利用才是,岂能跟现在这般一来就狮子大开口?”

    沈溪摊摊手:“伯虎兄你怎么会有如此看法?难道我提出的要求,不都切合实际吗?难道你对鞑靼人就没有丝毫怀疑?这事儿来得毫无征兆,突然永谢布部派人来来说要投靠朝廷,还让我完全相信他们,这种事换作你会直接应承下来?未必吧!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方式试探一下他们的真实目的!”

    唐寅道:“看来沈尚书早就知道咱们背后的追兵是谁统率的吧?”

    沈溪点头:“乃是达延汗的二儿子,如今担任鞑靼人的济农,这个官职大意是副汗或者亲王,权柄极大,如同咱们汉人的丞相一般。”

    唐寅惊讶地问道:“沈尚书想让永谢布部出面把达延汗的二儿子给杀掉?这……这怎么可能?这个二王子既然知道大明跟永谢布部有合作的可能,必定不会上当……沈尚书如此做,完全是把原本矛盾重重的两个鞑靼部族推向合作,怕是下一步咱们就要被前后夹击了!”

    沈溪笑了笑:“那就静观其变吧!其实我也很好奇,鞑靼这次内斗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也许永谢布部头领亦不剌真的会听从我的建议,而他也真的有本事把达延部二王子给杀掉呢?伯虎兄累了,早些回去休息,今晚绝对不会有战事,等一觉睡到天亮,看旭日东升,这对你我来说将是非常惬意的事情。”

    唐寅撇撇嘴,好似在说,你的追求也太低了。

    不过唐寅的确没有继续跟沈溪找麻烦,本来这件事跟他的关系不大,以他现在的身份无权干涉沈溪的决定,就连张永和马永成两个监军最后都默认了,沈溪是给他面子才会听他建言。

    唐寅离开后,沈溪终于可以轻松些,拿起地图来写写画画,因为很多东西跟史籍以及后世的地图不同,只有亲身到过草原见到后才能对地图进行调整。

    就在沈溪专心致志绘图时,云柳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在沈溪帅案前站定,没有吭声,怕打扰沈溪的思路。

    沈溪没有抬头,语气平和地问道:“护送永谢布部使节的事情已做好?”

    云柳点头:“是的,大人,卑职派人跟随他们过河,试着查看河对岸的情况,不过这些人有很大可能会被永谢布部扣下。”

    沈溪摇头笑道:“不会,他们如果选择扣人的话,意味着合作告吹……这次选择权在我们手上,我可以决定是否跟永谢布部结盟,如果他们违背盟约,对他们来说后果非常严重,因为不需要我动手,光是达延部的压力就能让他们的部族分崩离析。”

    云柳神色迷惑:“大人如何知道现如今永谢布部内部出现极大问题,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沈溪微微摇头:“这只需用脑子想想便可,对永谢布部现在剩下多少人,我不关心,我只知道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跟达延部相比,事实上如果不是朝廷向草原用兵,永谢布部撑不过今年。对他们来说当前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跟我们结盟,要么撤兵到更西的地方,躲避达延部的锋芒……”

    云柳面色古怪,思虑了一下才问道:“那为何他们不能归顺达延汗呢?”

    “呵呵!”

    沈溪脸上又浮现笑容,“在许多人看来,草原上哪个部族衰弱了,就可以选择投靠那些强大的部族,许多时候的确如此,但对于曾经是草原决定性力量的永谢布部来说,如此只会加速自己的灭亡,因为当前达延部大势已成,绝对不允许草原上还有一支不受控制的部族力量,永谢布部投靠达延部,最大的可能是被分拆,达延汗会委派他的儿子去掌控,原先的永谢布部贵族会被彻底清洗一遍。”

    “亦不剌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他人手上,所以自封为国师,取代曾经的亦思马因掌蒙古右翼三万户,本来达延汗只需一份委任状,便大致可以让亦不剌安份,但达延汗所做事情已经说明他对永谢布部的态度,宁可安排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人当国师,也不会给亦不剌任何声望上的便利,因为达延部最终的目的是要彻底消灭永谢布部,而不是逼迫他们臣服。”

    云柳凤目圆睁,显然不能完全理解沈溪说的这番话。

    沈溪笑了笑,道:“你不必纠结什么,只需要知道,现在要么亦不剌选择刺杀达延汗的二儿子,要么选择带领整个部族西迁,此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这就足够了!”

    云柳重重地点了点头。

    沈溪没法对云柳解释太多,其实历史上的永谢布部在达延汗即将一统草原时,曾提出归顺,当达延汗派出二儿子乌鲁斯博罗特往永谢布部出任右部三万户济农时,为亦不剌谋杀,之后亦不剌在与达延汗的决战中彻底落败,选择西迁亦力把里、朵甘都司等地,并没有依附达延部。

    从方方面面的情况看,亦不剌根本不可能臣服达延汗,虽然沈溪不知道因自己出现而产生的蝴蝶效应,历史是否会重演,却在尽力安排历史往相同的方向发展。

    沈溪心想:“这个乌鲁斯博罗特根本没有他父亲的头脑,只是个近乎莽夫似的人物,如果亦不剌把乌鲁斯博罗特杀了,就可以让永谢布部跟达延部彻底交恶……就算永谢布部已不具备跟达延部抗衡的实力,但至少瓦解一个可能成为对手的势力。至于达延部之后要怎么对付永谢布部,那就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列!”

    ……

    ……

    当晚河滩之地一片宁静。

    士兵们难得过了一个太平无事的夜晚,清晨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天地间一片详和,出来晨练的沈溪很喜欢这种安宁的感觉。

    “大人。”

    荆越出现在沈溪身前,恭敬行礼。

    天亮时军中将领便起来带兵操练,此时官兵已晨练完毕回帐整理内务。因沈溪没有安排行军计划,军中上下对于下一步动向存疑。

    营地中升起袅袅炊烟,安静的氛围又提升许多,沈溪收回看向河对岸的目光,冲着身边的荆越道:“老荆,行军准备工作完成了吗?”

    荆越显得很为难:“大人,斥候回报说,鞑子在咱们后方五十里左右的区域内驻扎,如果咱们顺着这条河流往东南方行进的话,最近处距离鞑靼营地不到二十里,这……怕是不那么稳妥。”

    沈溪笑问:“怎么,怕跟鞑子作战?”

    荆越苦笑道:“倒不是怕打仗,鞑子再多咱也不怕,不过现在不是河对岸的鞑子还没消息传回来么?指不定他们就按照大人吩咐的那样,把跟在咱们身后的鞑子首领给杀了……”

    沈溪微微点了点头,没继续说出兵的事情,默默在河岸上走了一段路,才侧过身吩咐:“老荆,既然你觉得现在行军有所不妥,那就暂时按兵不动……传令三军,做好随时迎战的准备。”

    “大人,要打仗了?”荆越吓了一大跳。

    沈溪拍拍荆越的肩膀:“连你都说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当然需要主动做一些安排,就算不会真正开打,也吓唬一下鞑靼人,你说呢?”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荆越有些着急了,他没想到自己几句话就让沈溪改变主意,居然把开拔行军改成留在原地备战。

    沈溪道:“照我的话去做吧,不用紧张,这场仗打不起来。下午日落前看看是怎么个情况,有可能会连夜行军,让将士们有个心理准备。”

    荆越得到沈溪的答复,稍微放下心,但他去传令时还是忐忑不安,以至于刘序和胡嵩跃等人问他情况时,不敢正面作答,只说这是沈溪的安排。

    吃过早饭,全军将士集结,分批次进入防御阵地,纵深部位上百门火炮按照队形展开,随时准备应对鞑靼人攻营。

    沈溪亲自到各部督战,将士们士气大振,沈溪所到之处,欢声雷动。

    到了中午时,沈溪下令官兵分批次撤下来,回营吃午饭和休息。

    张永找到阵地上,对沈溪道:“沈大人,您这一连串动作真让人看不懂,咱在这里对着空气演练什么阵势?鞑子根本没有来袭的迹象。”

    沈溪笑问:“如果我们不做出点儿举措,怎么会让追赶的鞑靼人觉得我们是想在这里跟他们决一死战?进而心生忌惮?又怎么让他们笃定我们没有跟亦不剌部勾连?”

    “你……!”

    张永瞪着沈溪,就差叱骂了。

    沈溪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亦不剌顺利除掉率军跟在咱们身后的达延部大将,如果下午鞑子撤兵,说明亦不剌得手了,咱们可以轻松上路;如果他们没得手,咱就在这里等着,大不了按照张公公你所言,跟亦不剌结盟,让他们派船铺设浮桥,把我们接到河对岸去!”

    ……

    ……

    午时刚过,有斥候到中军大帐禀告,说是在营地以东二十里列阵的达延部人马先是一阵骚乱,然后狼狈撤退。

    张永和马永成等人一直都在中军大帐等候消息,听到这消息,多少松了口气,马永成问道:“沈大人,这是何意?鞑子怎么突然撤兵了?”

    沈溪放下手上的案牍,微微一笑:“或许是永谢布部成功刺杀了达延部二王子呢?”

    张永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因为暂时没有更多消息传来,中军大帐内的人只能继续等候。

    到申时,斥候来报,鞑靼人再次撤出三十里,绕过昨日驻扎的营地,继续向东撤。

    马永成此时有些信沈溪的话了:“鞑靼人那边应该是出什么变故!”

    沈溪点头:“出了变故就好,就怕一潭死水,什么动静都没有,那才可怕。先等着吧,看来今日不用急着赶路了,鞑靼人都撤了,咱们行军还有何意义?先听听永谢布部的使者怎么说吧。”

    张永好奇地问道:“沈大人确定是亦不剌动手了?万一是……”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马永成使眼色制止,毕竟中军大帐中还有他人,在将领面前质疑主帅乃是军中大忌。

    张永和马永成选择回帐休息,一直到日落时分,鞑靼人再次向东撤出三十里,距离明朝营地已有八十里之遥。

    鞑靼人原地驻扎,当天没有继续东撤的意思,如此一来,沈溪要从三角河滩地带继续向南撤兵也就不会再有任何阻碍。

    一直等到天黑,对岸的亦不剌终于派人过河来跟沈溪接洽,使节仍旧是昨日的孛来,这次同时来的还有几艘船,运了一些箱子,好似是贡品,不过代表沈溪去迎接的马永成非常小心,让人把箱子全都打开来检查过,确定没有危险品后,才带着孛来到中军大帐跟沈溪见面。

    这次中军大帐内聚拢的人更多了,连前一日未与会的王陵之等将领也都来了。

    孛来一来便兴奋地道:“沈大人,我们不辱使命,已经把你想杀的人给杀了,这是他的首级!”

    说着,孛来让人把一方木匣拿出来,打开后只见里面有一颗首级,在军中这东西非常常见,就连唐寅看到后也没有过激的反应。

    马永成上前检查了一下,对沈溪道:“沈大人,是有颗首级在里面,但不能确定是什么人。”

    孛来一听有些恼火:“这位公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没有完成沈大人的交托?我们已经顺利把巴图蒙克的二儿子给杀了,连首级都在这里,你们再有怀疑的话,就是说我们用心不诚?”

    沈溪笑道:“只是有所怀疑罢了,不过本官相信你们!”

    说是相信,不过沈溪还是上前仔细看过,但里面除了一颗首级外,的确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张永道:“杀了就好,那咱们就是盟友了,你们什么时候把船只派来架设浮桥?”

    对于张永来说,不在意达延部二王子是否真的死了,只要能跟永谢布部结盟,一切都好说,他要的是能尽快过河,鞑靼人撤兵是一回事,自己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又是另外一回事。

    孛来则显得很惊讶:“跟我们要船只架设浮桥?不是说好要一起攻打巴图蒙克派来的人马?亦不剌族长已准备领军渡河,跟沈大人联手向达延部开战,趁着巴图蒙克主力未至,我们必须快刀斩乱麻!”

    沈溪未置可否,这次马永成却提出质疑:“沈大人,现在可不能确信眼前这颗人头一定属于什么二王子,毕竟只是他们永谢布部的人一面之词。这位孛来使节,你先把话说清楚,你们是怎么把鞑靼二王子给诛除的?”

    孛来道:“亦不剌族长去信给巴图蒙克的二儿子乌鲁斯博罗特,说准备开一个联席会议,商议如何出兵攻打明朝兵马,为保险起见,约定会面的地点在大黑河中央位置,如此双方都不吃亏。”

    “乌鲁斯博罗特中计赴约,我们派出水鬼凿沉了对方的船只,又对着河面放箭,乌鲁斯博罗特不会游泳,在水上挣扎时被我们的人擒获,抓上岸后直接砍掉了他的脑袋!”

    因为孛来讲述的事情太过容易,说完连张永都忍不住皱眉头。

    王陵之诧异地问道:“杀一个鞑靼王子,有这么容易么?”

    孛来非常气愤:“分明是我们设下的计策好,总归完成沈大人交待的任务,如果再不能结盟的话,那我们就要对你们宣战!我们永谢布部的尊严不容亵渎!”

    沈溪笑着摆了摆手:“本官早就说过了,相信这就是达延部二王子乌鲁斯博罗特的人头!”

    马永成担心地道:“沈大人,还是慎重些为好,如果鞑靼人暗中商定好,用一个假的鞑靼二王子首级来蒙骗,回头等我们跟达延汗的人马开战时反戈一击,那……”

    张永道:“马公公,你可别危言耸听。”这会儿他已经不顾一切选择相信永谢布部,至于马永成则深谙兵不厌诈的道理,觉得亦不剌派来的使者说话不靠谱。

    甚至连沈溪手下将领也都觉得,杀达延部二王子没那么容易,作为一部主将,不可能这么轻易被亦不剌设计除掉。

    沈溪一摆手:“既然选择合作就不能有任何猜疑,本官给予永谢布部考验,就是想让双方建立起足够的信任,不留任何退路,既然永谢布部已完成任务,那我们的合作从现在就生效,我代表我们陛下,册封亦不剌族长为蒙古国师,统领蒙古右翼!”

    虽然沈溪代表皇帝来宣布圣旨有僭越的嫌疑,不过在这非常时期,没人觉得沈溪说这话有什么不妥。

    随即沈溪又改口:“这件事虽然没有完全定下来,但本官回去后便会上疏,事情很快就能厘定,绝对不会有错漏。”

    孛来恭敬行礼:“那在下先谢过沈大人,不知道沈大人准备几时出兵?”

    沈溪道:“本官并不暗算在这里跟达延部开战!”

    “什么?”

    孛来显得很惊愕,道,“沈大人,你分明是言而无信!我们已经投递了你所谓的投名状,把巴图蒙克二儿子的首级带来,你怎么能说不开战呢?”

    沈溪义正词严:“以本官查知,乌鲁斯博罗特虽然死了,但他的父亲,也就是巴图蒙克正率达延汗部主力往刺勒川丰州滩而来,他麾下有五万精骑,后续还会有大批人马增援,敢问永谢布部可能派出两万人马与本官配合作战?”

    孛来本来信誓旦旦说永谢布部有五万精兵,可当沈溪提出让永谢布部调两万人马配合作战时,孛来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沈溪道:“永谢布部在之前几次战事中被达延部抓住破绽,连遭败绩,损失惨重,现在一些归附的部族公然倒戈,而本官亲率人马,又是长驱直入草原腹地,这里对本官来说也算是人生地不熟……”

    孛来嚷嚷道:“但沈大人也不能说走就走,我们可是有盟约的!”

    沈溪点头:“本官说过的话,从来都是言而有信,本官说过要跟你们永谢布部结盟,就算是到我们陛下跟前,也不会更改。不过本官需要带兵往我大明延绥镇方向撤,只有等延绥地方兵马,还有我朝陛下统领的中军杀来,才有机会把达延汗击败,你们永谢布部也才能拥有草原上的话语权……”

    孛来想了下,气愤地道:“沈大人是利用完我们,甩手不管了?”

    沈溪道:“本官希望你们永谢布部能跟本官所部一起南下!沿途我们可以相互呼应,如此巴图蒙克的人马不敢贸然发起进攻,如果在这里开战,相信亦不剌国师也会看到局势对我们非常不利……请问在这里开战有什么好处?”

    孛来环视了一下在场众人,神色犹豫,显然也拿不定主意。

    沈溪再道:“孛来兄弟,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我是把你们当作自己人看待才会如此规劝……相信亦不剌国师能看到,如今这里已不适合你们部族生存,你们暂时得迁徙到距离大明更近的地区,等跟巴图蒙克的战争结束后,才能返回故土。请亦不剌国师放心,只要他这次能坚定不移跟我们大明合作,那在战后他跟我们大明都是受益者,他可以得到我们陛下的册封,甚至可以出任蒙古大汗!”

    孛来摇头:“沈大人,你说的话很动听,但你见到巴图蒙克的人便远远避开,我们如何相信你?”

    这话引起沈溪手下的极大不满,荆越出来道:“你有什么资格不信任我们大人?我们大人领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莫说是巴图蒙克的人,就算是你们永谢布部的人上来试试斤两又如何?”

    “不得无礼!”沈溪喝令。

    孛来虽然骄傲,但在明军营地里,却不敢随便发脾气,就算是被荆越威胁,也没说什么。

    孛来道:“那请允许我回去跟亦不剌族长说明情况,看他如何决定,我们永谢布部现在都听从国师吩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