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份请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余红虽然说没有再露面,但是却让人一直的都盯在医院这边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就是让余红等到了,毕竟安杰不可能一直都不来看自己的女儿,至少这个时间还是有的,不过来的时候呢?也是到了中午,看情况,安杰在现在这个时间段,也不是一般的忙!

    “安管家!”从医院这边出来的时候,余红也是恰好从车上面下来,安杰看了一下自己手表上面的时间,“车上说吧!”自己的时间还真的就是有些赶,余红也是吃惊和哑然,这个就让自己上车,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太随性了?

    不过对于这个邀请,余红还真的就没有办法拒绝,车上面的司机对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态度彰显,就好想是木头一样的坐在了那里,在安杰说了具体的地点之后,也是发动了车。

    “余四哥有事?”

    余红现在多少已经清楚了安杰为什么会让自己上车了,时间紧迫只不过是一个说辞罢了,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呢?安杰对于自己的定位可以说是非常的清楚,可能背后有什么顾虑吧!所以也是把自己交到了车上面来。

    “先前的时候多亏了羽少宽宏大量,但是大家觉得这个事情还是有愧羽少,不过贸然的上门,肯定是有着诸多的不妥,大家商议来说也是委托我,向羽少表示诚挚的道歉!”

    是不是听明白了?余红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个环境当中,毕竟不是就自己跟安杰两个人。还有一个司机在,所以自己需要说的更加的委婉一些。自己希望安杰能够听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在自己看来。安杰应该会听懂的。

    安杰还真的就听懂了,不过听懂了是一回事情,怎么表述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想了一阵,安杰才慢悠悠的说到,“余四哥,车祸的事情呢?已经过去了,大少爷未见得会放在心上面,让那些孩子们知道知道教训也就可以了。大少爷不会在这个方面浪费太多的精力!”

    安杰同样表达的很是含蓄,这个也是实情,因为大少爷真的不会在这个方面表示太多的关注,但是大少不关注,并不代表着其他人同样的不关注呀!问题需要区别的来看,至于余红是不是理解,看他的面部表情就知道了。

    在安杰表示了想法之后,余红脸上面的表情也是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子,他多少已经想明白了。丁羽是不会追究这个事情的,做错了事情,那么受到了惩罚也就是了,但是丁羽不追究了。至于其他人会不会追究,这个问题不好说了。

    “安管家!”余红的神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急迫,丁羽不追究了。这个是好事,但是其他方面如果说真的要是追究起来的话。恐怕麻烦就是天大的。

    安杰也是摇摇头,“余四哥。不是我不帮忙,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管家而已,帮不上什么忙的,打铁还需要自身硬!”说这句话的时候,安杰也是对余红点点头,情况很是简单,自己也表达的很是清楚了,“老爷子和老太太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等车停下来的时候,安杰也是冲着余红点点头,“余四哥,我还有其他的事情!”端茶送客的意思,至于你是不是明白,无所谓的事情,余红下车之后,看着离开的安杰,脸颊上面的肌肉也是不住的耸动着。

    上了自己的车之后,余红也是打了两通电话,“我刚才的时候试探了一下安杰安管家的看法,丁羽丁医生对于这件事情未见得会放在心上面,但是他背后的势力对此可能会有一些看法,甚至会影响到您的,我的意思是小帅不要在家过农历新年了,让他现在就过来!”

    “现在就过去?”电话的那边,也是传来了一阵叹息的声音。

    “现在就过来,至少表明了对于认错的态度上面,还是比较积极的,丁羽丁医生的名声是不显,但是就我了解到的情况,四九城这边还没有太多人会不给他面子的,这其中还包括了玉家,甚至于玉家的人在知道了消息之后,还主动的上门了!”

    “我让他今天下午坐飞机回去,剩下来的事情你来处理!”电话那边的这位,也是第一时间就做出来了决断,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

    丁羽是真的没有那个闲心来关注这个方面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刺激虽然说是近些年来为数不多的一次,但是很显然这样的刺激不足以让自己的神经跳动起来,甚至于连所谓的开胃菜都算不上,如此,也就好像是吃过了早餐一样,消化了,也就没有了。

    “这是什么?”接过来金递过来的请帖,丁羽也是好奇的问了一句,话是说了,但是丁羽手上面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金呢?也根本就没有要应答的意思,这个助理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沉闷,等看清楚了里面的内容,丁羽的眉宇的跳动了一下。

    “英男的意思?还是那位黑人总统的意思?”

    “应该是那位黑人总统的意思,或者说是他背后幕僚的意思,毕竟先前的接触呢?只是表层的,他宣誓成为总统呢?总需要相互的接触一下,至少是需要在某些方面达成一定的合作,还有就是试探一下彼此的态度!”

    丁羽琢磨了一阵,“他什么时候宣誓?”

    “20号,不过在这个之前呢?会有一个内部的小宴请,就是你手上面的这张,就我得到的情报来看,得到邀请函的人绝对不超过二十个!但是能够确定身份的人呢?绝对不会超过一巴掌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想不到的‘普通人’。”

    丁羽也是笑了笑,“宴请这些人呢?绝对是有原因的,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发出来这个邀请呢?对此我倒是感觉有些许的兴趣。英男怎么说?”

    为什么会问金这些问题?因为这些事情呢?是没有办法通过电话来交谈的,电话是不保密的。这是一定的,甚至于这些问题呢?都是金亲自跟孙英男面谈的。现在只不过是通过金表达出来罢了,所以才会有了丁羽的这个问话。

    “就现在得到的情况来分析,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就是宣誓就职总统,不能够就是喊两句口号的,肯定是有着自己一揽子的计划,经济是首要的问题所在,特别是次贷危机的情况之下,第二个吗?是撤军的计划。这个是幕僚方面透露的!”

    下午的时候,丁羽离开的比较早,不过却没有回四合院,而是跟金一同的离开了,这个情况还真的就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去的地方一点都不特殊,就是金的住所罢了。

    “这么的说来,我们是被怀疑的对象了!”坐在椅子上面的丁羽,倒是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之所以没有坐在沙发上面,是因为沙发会让自己过于的放松,而现在放松现在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自己需要冷静的来思考一些问题。

    “被怀疑只是一方面。毕竟我们的动作已经是相当的小心了,就算是被怀疑,看到的也只不过是微不可及的一部分罢了。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势力可能膨胀的有些快了,而且您站在了背后的位置。恐怕已经让美国方面感受到了压力!”

    “英男对此是什么意见?”

    “去见一见不见得是什么坏事,我们的转移大致上面已经完成了。给那位新上任总统一个面子,也是未尝不可的事情,至少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我们支持他上台,总需要相互的接触一下,放弃些许的利益,是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

    “如果说不是对我们所知颇深,那么就是想要对我们有所了解,毕竟英男这些年的发展有些快,我想这位总统可能更想知道,站在背后的人呢?就是是我自己,还是说代表了国内?这倒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过撤军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金也是点头不已,“毕竟代表着不同的党派,留下来的烂摊子,我想上任的黑人总统是不会视而不见的,军火商乃至他们背后的财团在战争当中大发横财,但是留下来了无数的坑给这位新上任的总统,每个人对于这样的事情都会有些气愤的!”

    “气愤恐怕只是一方面!”丁羽也是有些好笑的说到,“还是担心自己的实力不够吧!所以才会召集了一干人等,不过他就不怕大家不卖他这个面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摇摇头,“哎,小家子气了,大家应该会卖他这个面子的!”

    “就情况的判断,这位总统的上台,有可能在一些方面表示的比较强硬,甚至会出现清算的情况,那边党派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不过很多的时候,大家会把这个记在前任总统的账目上,毕竟留下来的确实是烂摊子!”

    “我会提前两天的时候到!”丁羽也是做出来了决定,随即金也是拿出来了收集到的情报,没有电子版的,完全就是文字版的,丁羽看过了一项,金就会做全权的处理,放置到碎纸机当中只不过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随即用特殊的液体侵泡,等完全成为纸浆之后,再做下一步的处理。

    完全就是彻底销毁的那一种,就算是得到了这些纸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根本就恢复不了的,丁羽看过了这些资料之后,也已经是相当的晚了,回去的路上面,丁羽也是一直的都在考虑着这个方面的有关情况。

    丁羽跟金的会面呢?还是引起来了一些人的注意,虽说丁羽的助理不少,但是核心方面的人,貌似只有金一个人,因为只有他接触到了丁羽的核心机密,他完全就是丁羽的心腹,这一点是大家都公认的。

    他虽然说是在丁羽的身边,但是却没有住在四合院,甚至还刻意的跟丁羽保持了一定的位置,甚至跟四合院也是保持了一定的位置,这个让国内方面感觉不是那么的满意。但是不满意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至少是不能够对金动手的。

    晚上丁羽跟金的见面肯定是涉及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反正到现在位置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动作,丁羽跟金见面了之后,各自都离开了,从丁羽的身上面是找寻不到任何的东西,但是从金那里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金已经离开了住所,但问题是里面干干净净的,碎纸机里面没有任何的残留,甚至于马桶那边也没有丝毫的残留,处理的太干净了。绝对是这个方面的老手。

    但越是这个样子呢?就越是说明问题稍显有那么一些严重,丁羽回来之后,也是把请帖放置在了自己的书桌上面,自己还是在考虑着去美国的事情,这个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但是见面之后呢?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呢?

    丁羽没有在意请帖的事情,但是王阳来到书房的时候,倒是注意到了,自己不是有意的。主要是过来拿两本书,看到桌子上面的请帖,也是感觉挺好奇的,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貌似自己的老哥受到的邀请不少,但是真正参加的呢?好像也就是玉家的婚礼了吧?

    不过请帖上面呢?全部都是外文,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话。王阳可能还真的就看不懂,不过王阳也就是看了两眼而已。就是一个请帖,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王阳也没有放在心上面,随即拿着自己挑选好的书,直接的就离开了书房。

    元旦的时候,丁羽也是询问了一下安杰,虽然说中国人对此并不是非常的看重,但好歹也算是新年吧!自己问询的就是礼物方面的一些问题,安杰倒是很好的处理了有关方面的问题,没有任何要含糊的意思。

    丁羽也是给泰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你不过来吗?我一个人可是有点小孤单!还有你送给我的礼物,貌似有点不妥吧!为什么两个小家伙的礼物比我还要多!”

    “欧巴!”电话那边的金泰熙也是哭笑不得,这个不是典型的小孩子一样吗?自己也知道是故意的,自己先前诚挚的道歉过了,不是自己不想过来,而是有着诸多的情况,不过自己已经保证过了,农历新年的时候,一定提前!

    “好吧!原谅你了,对了,我过两天的时候可能要去一趟美国,处理一些公务方面的事情,你要一起吗?”两个人在电话里面腻歪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当然了其中也少不了两个小家伙的,他们这段时间貌似有些很‘放肆’。

    “元旦了,要过来吗?不要总是跟你们家的那个曹振混迹在一起,出来见见光也好!”

    “没有兴趣!”丁叮很是直接的就表示了拒绝,让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无话可说,至于这么的直接吗?好歹给自己留那么一点面子吧?不过丁叮都已经这么的说了,丁羽还能够怎么样?倒是丁叮听着自己哥哥叹气的声音,也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哥,不至于吧!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我是真的有事情,要不我找个时间给你补上?”

    这边的丁羽也是翻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听到我的心声了吗?细碎!”

    “是吗?没听见呀!”丁叮也是丝毫的不含糊,想要打自己的注意,门都没有呀!“我跟曹振这边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打扰老哥你了,有什么事情的话,电话联系,哦,先要跟你说一声新年快乐,这个话应该还是有的!”

    听着丁叮要挂电话的意思,丁羽也是赶忙的说到,“行了,不跟你扯淡了,给老爹和老妈打一个电话,省得你忘记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要是忘记的话,这个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放下了电话之后,丁羽也是不由的笑了起来,这段时间她过得可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神秘,不过都已经是大丫头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看着走进来的安杰,丁羽也是放下了电话,安杰也是把咖啡放置到了丁羽的面前位置,“看你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

    “小帅回来了,一行人也是全部的都进去了,具体的事情也都已经处理完毕了,速度好像有那么一些超乎想象了!”说这番话的时候,安杰还是表示的很是谨慎,“先前的警告呢?好像起到了不菲的作用!”

    丁羽愣了一下,这个事情早就被自己抛之脑后了,不过自己也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的,要么就是那边感受到了什么,要不就是家里面施加了压力,就是这样,不会有其他的原因。

    随即丁羽也是摇摇头,“让他们在里面吧!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次改正的机会!家里面的事情呢?我也说不清楚,不过大过年的,我貌似也没有地方去!”其实丁羽对此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别扭,但是不管怎么别扭,这个关系都摆在了那里。

    更何况家里面这么的去做呢?也是担心自己的缘故所造成的,所以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