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第二百零三章 肆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随即丁羽又一次的用脚把这个家伙的手臂给抬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旁边的警察不干了,在自己的面前明目张胆的行凶。而丁羽随即也是看了过来,“副科级?”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笑了笑,“高哥,你一个局长现在到正处了吗?”

    “副处!”高捷也是笑了一下,笑的多少有那么一些恣意的味道

    丁羽也是点点头,“副处呀!其实也不容易了,咱们这些战友里面,除了一些人之外,恐怕也就你这个家伙混迹的不错了!你说这帮家伙在这里闹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理会,而这帮人被打了之后,警察第一时间就来了,这个正常吗?”

    “一定要掀老底吗?”高捷也是明白了丁羽的意思,随即也是点点头,“掀老底的话,也不是那么的困难,我这两天也是调查到了一些情况,别忘了,我就是干这个的,顶多就是这个副局长不干了,你还能够让我要饭不成!”

    “你还是当你的局长吧!我那里可是养不起你!”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把眼前的事情当做一回事情,随即丁羽也是看向了说话的那位领导,“这个事情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你一定要掺和到这个浑水里面,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意见,出去找人吧!”

    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往上找,找的越大越好,我倒是要看看。朗朗青天之后,究竟有多少的败类!我不管是故意的违法犯法。还是包庇,但凡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我让他怎么把屎拉出来,怎么给我吃回去!我说的。”

    说完了以后,丁羽看了一下门的方向,然后回头又是一棍子下去,那位的手腕断了,他跪在地上面也是欲哭无泪,本来老大让自己来,就是来吆喝助威的,但是那里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状况。这个实在是要了自己的老命。

    站在那里的几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很想管眼前的情况,来的时候也是有人打过了招呼,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呢?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像是说假话的,如果说真的要是掺和进去的话,到时候真的倒霉的,算谁的。

    随即也是对后面的跟班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率先的往外走去,后面的跟班也不傻,但还是有一个茫然的被留下来顶缸了,这位也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靠门口的位置。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懊恼,自己怎么会这么的傻?刚才为什么没有反应过来,跟着一起出去?

    “把墙上面的血舔干净了!”丁羽还是先前的那个话。跪在地上面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前的时候没有这么的去做,但是什么后果。他们也看见了,随即两个人也是直扑墙边的位置,不管是舔的还是其他的什么手段,反正墙上面的血迹正在慢慢的消退。

    丁羽随即也是来到了病床的前面,一个中年的妇女正抱着一个孩子坐在了床上面,眼睛还是红肿的,丁羽也是叹了一口气,“老鬼是我们的战友,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预料到,嫂子,我们来晚了!”说完了以后,丁羽又一次微微的鞠躬。

    “老高,这个是?”和着大半天的时间,依旧不清楚丁羽究竟是哪一位,高捷也是点点头,“我们都是一起换命的兄弟,都是一家人,嫂子不要见外就是了!”

    “老鬼已经下去了,嫂子,事情究竟要如何的处理,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放,不能够让老鬼还这么的硬挺着,入土为安!”丁羽已经不是刚才的暴虐了,高捷也是在旁边点点头,“羽毛,医院方面不让动,说是上面有这个方面的命令!”

    “事情我来办就是了,没有问题!”丁羽的态度相当的坚定。

    说话的时候,地上面躺着的那个小头头也是慢慢的醒了过来,看着两个手下正在墙上面舔着,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恶心,想要磨磨蹭蹭的起来,但是身体还是感觉有些疼,而且越发的有那么一些严重了,丁羽也是看了一眼过去。

    不过这个时候房地产公司那边的经理已经接到了电话,医院里面发生的事情他已经有所知晓了,死人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想到,下面的人下手有点狠了,不过这样的事情呢?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要不闹出来太大的风波就无碍。

    更何况死者的家庭呢?就是很普通的家庭,也没有听说有什么非富则贵的亲戚,所以欺负了也就欺负了,顶多给躲一点钱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状况,但是从今天得到的消息来看,情况貌似跟自己想象的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呀!

    “老卢,事情出现了些许的偏差,来的这位呢?架势太足了,要不你们好好的谈一谈?”打电话的这位正是先前时候出去的那位警官,这样的破事呢?自己也懒得管,更何况这里面牵扯到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己也感觉有些闹心,有些亏对身上面的制服和头顶的帽子。

    放下来电话之后,卢明也是想了想,让会计给自己开了一两支票,随即也是驱车去了医院,在自己想来,用最短的时间把事情给压下来就好了,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什么难事,闹得这么大,所谓就是想要多要一点钱而已,难道不是吗?

    医院方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乱,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保安都已经来了,房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不知道,毕竟房门是关着的,丁羽看着已经挣扎着要爬起来的小头头,也是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我兄弟死了,不是死在战场上面了,而是死在了你们这些杂碎的手里面。你放心,这个绝对会成为你这辈子的噩梦。我保证!”丁羽说话的时候,也是捏了一下自己的手。随即也是把这个家伙给拎了起来,也就是两下,随即这位也是瘫坐在了地上面。

    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已经站不起来了,两条腿都已经断了,“闭上你的嘴,我不介意把你满嘴的牙全部都给敲掉了,还有这些只不过就是利息而已,大头还在后面呢?你们他妈的竟然敢欺负人。还是一个为国家流过血的人,我这一次就是要让你们尝一尝,这究竟是什么味道!”

    本来在舔着的两个人,这个时候也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害怕舔的不干净,还可以的用衣服擦拭着,进来的这位实在是太凶狠了,原来之后他们就已经是相当的肆无忌惮、甚至是无法无天了,但是那里想到。还有更狠的。

    王阳这个时候也没有在走廊里面待着,而是来到旁边的楼梯,倒是有人在这里抽烟,算是医院这边比较特殊的一个地方。王阳倒是没有抽烟的意思,就是找个地方稍微的清净一下,“军叔。你行吗?”

    盛军直接的就摇头了,自己是练过。但彼此之间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自己完全就没有那样的爆发力。就算是让自己去踹,也踹不了那么远,这个力道完全就不是人呀!“大少的这份功力恐怕没有谁了,还有就是刚才那份暴怒,也没有谁了!”

    王阳也是点头,确实是这个样子,自己跟哥哥接触的事情虽然不长,但还真的就没有见他这个样子过,这种感情自己还真的就很难理解。自己还真的就没有看见过自己哥哥生气的样子,不过今天真的是见识到了,果然是不一样的那一种呀!

    就在王阳在感叹的时候,电话也是想了起来,自己母亲打过来的,“不是,老妈,你竟然回来了,这么快?”随即王阳也是明白了,肯定是老妈从什么地方听闻了这个消息,所以第一时间也是赶了过来。“我跟哥哥出去办事了,老爹早上的时候可是露了一下,现在就等老妈你了!我相信老妈你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苏元也是嗯了一声,“妈妈刚到家,家里面也没有太多的准备,你跟你哥什么时候办完事?中午的时候你爸可能回不来,要不晚上吧!正好莉莉也回来了,她上午也有事要处理一下,你哥那边是什么状况?”

    “那就定在晚上吧!我想哥哥是可以理解的!”看见盛军盛叔叔跟自己打招呼,王阳也是赶紧的说到,“妈,大哥叫我了,我不跟你说了,晚上的时候多做一点好吃的!”

    挂断了电话,王阳也是在盛军的示意之下看了一下走廊的位置,一个略显瘦弱的中年人走向了门口的位置,穿做倒是有那么一些商务精英的味道,带着一副金丝的眼镜,王阳的脑海里面并没有什么印象,盛军也是摇摇头。

    “你好!”卢明打开门之后,看着房间里面的情况,眉毛也是跳动了两下,很显然发生的事情并不在自己的预料当中了,丁羽则是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根本就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而地上面除了两个依旧在那里躺着的之外,另外一个已经瘫软在那里了,另外两人还在那里舔着墙上面的血迹,非常的用力。

    丁羽用手擎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来人,卢明也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微微的一笑,“大家好,我是云海房地产公司下属的部门经理,我代表公司方面对家属表示诚挚的问候,并且予以道歉,对于先前时候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会表示衷心的歉意!”

    随即卢明也是从自己的手包里面拿出来一张支票,“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一百万!”说话的时候,也是放在了床头柜的位置,丁羽依旧没有任何的言语,就是那么注视的看着而已,随即也是从兜里面掏出来一盒香烟来。

    香烟并不是非常的高级,丁羽也是把香烟叼在自己的嘴上面,不过却没有抽的意思,对高捷示意了一下,看见高捷摆手拒绝,丁羽也没有任何的勉强,“我不要钱,我要我的丈夫,把我丈夫还给我!”

    丁羽也是对高捷示意了一下,随即用手敲了敲旁边瘫软坐在那里的混混头头。然后用打火机把自己的香烟给点着了,小头头有那么一些不太明白。这位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即也是醒悟了过来。然后伸出来自己的双手,接烟灰。

    “挺聪明的,怎么就做糊涂事呢?”丁羽也是笑了起来,随即也是弹了两下烟灰,“一百万买条命,你觉得合适还是不合适吗?”丁羽根本就没有对面前的这位经理说,而是对着旁边的小混混说话,看那个意思,态度有些轻浮。

    小混混看了一眼经理。自己又不是什么傻瓜,这样的问题还是不要开口说比较的好,丁羽也是哼笑了一声,“当个混混可惜了!”随即丁羽也是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经理,“杀了人,一百万想解决所有的问题,那么你的命值多少钱?”

    看着要说话的高捷,丁羽摆摆手,站在那里的卢明看着丁羽。自己很是确定自己以前的时候没有见过丁羽,但是这位的气势呢?就算是董事长的身上面貌似也没有的,没听说死的那个家伙还有这样的关系,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对不起。我们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对此我们愿意负责!”甭管怎么样,先把眼前的事情给糊弄过去了。接下来的事情慢慢的谈,自己解决不了这个事情。但是并不代表着背后的人同样的也解决不了,一级压一级的。

    “是呀!你们负责!呵呵。现在我要让人活过来,你们也能够负责吗?”丁羽摇头不已,随即也是把烟头掐灭在了小混混的手里面,“如果说老鬼死在了战场上面,我无话可说,但是人死在了你们这些杂碎的手里面,这个问题我就忍无可忍了!”

    说话的时候,又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丁羽看了一下进来的这个人,也是冷冷的一哼,“哦,背后撑腰的来了!”看这个意思,也是根本就没有要把进来的这位放在眼里面的意思,竟来的警察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

    “我接到报案!”

    丁羽抬起来自己的手,“报案不报案的事情另外一说,我问你一件事情,死者死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警,因为什么?不要跟我说什么狗屁的调查,我身边的这位就是警察,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究竟是因为什么?”

    “你无权问我这个事情!我也不需要回答!”来的这位态度貌似也是挺强硬的。

    丁羽听了之后也是笑了起来,“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情如果说跟你有一丁点的关系,哪怕有人刻意的暗示过你,你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所以你不做任何的处理。

    我让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翻不过身来,不仅仅是你,哪怕是你儿子,你孙子,上至你祖宗八代,我一个都不会绕过。别跟我说你的关系究竟有多硬,咱们可以明着来,我让你先出手,我就在这里等着,如果说我今天不把你这身皮给你扒了,今年不把你给毙了,我跟你姓!”

    进来的这位,那个垂在那里的手臂微微的哆嗦了一下,这个也是被丁羽给抓了一个正着,这位的说话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骇人了,丁羽看着这位的表情,也是点点头,“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到时候想说就晚了!”

    丁羽的话并没有说话,“你只有一次说话的机会,记住了,你只有一次说话的机会,这件事情谁跟你暗示过,你一个屁大的官撑不起来这个帽子,说出来,我只扒了你的皮,要了你的小命,到此为止,但是我让你全家都活着。我保证背后的人都会跟着你陪葬,你不说,我要了你全家人的命!听懂了吗?”

    进来的这位嘴角有那么一些抽动,自己过来可不是为了透露消息的,眼前的这个家伙是疯子吗?自己被他的说话呢?多少也是说得有那么一些恼怒的感觉,随即也是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看着他的样子,丁羽点点头。

    “嗯,看来你是做出来了选择,那就不用说什么了,外面站着吧!我这个人虽然有些难以自己评价,但有的时候还是讲道理的,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自己没有珍惜,这个就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丁羽看了一下他胸前的警号,也是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来,“喂,调查一下xxx,我要知道他祖宗八代的事情,包括他的领导、下属,甚至是派系,我给过他机会,他自己没有珍惜,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不好意思了。

    国内的事情不用管,国外的关系我来处理,顶多就是欠一个人情而已,我相信会有人愿意看到这个事情发生的!”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放下来手中的电话,然后把目光放在了卢明的身上面,“现在轮到你了,你跟我说一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