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第三十四章 和盘托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怎么在这里了?”看见丁羽的时候,王建国貌似也是被吓到的样子,丁羽也就是歪着自己的头看了一眼而已,随即又是在哪里打拳,根本就没有要理会王建国的意思,王建国也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倒是后面的两个人用很是古怪的目光看着丁羽。

    三少都已经说话了,但是这位呢?就好像聋子一样,看三少的眼光跟看木头没有太多的差别,后面的两个人都想站出来了,但是看三少的样子,也是把到嗓子眼的话给憋了回去,等看到三少拿着热茶重新站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有些晕头了。

    “别看了,就照着这里的样式,给我弄一个,布局要差不多的,特别是这个周遭的环境,一定要比这个好!”

    王建国多少有那么一些纨绔的感觉,后面的两个帮闲也是赶紧的去忙了,三少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金主呀!

    两个帮闲在这里逛游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跟三少告罪之后也是离开了,而三少呢?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外面那个家伙打了一个小时的拳,好像是咏春的木桩吧!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不过三少对这位应该很是看重,不是谁都能够让三少等一个小时的。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丁羽也是收势,调息了一段时间才看向了那边的王建国,“这里好像是我的地盘吧?”

    潜意思很是简单,你是不是也太不见外?有点过分!“看看叔叔和阿姨!”

    王建国也是不客气,他倒是很愿意跟丁羽斗嘴,“我刚才已经跟叔叔阿姨说了,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对了,你打这个什么意思,太软绵绵了吧?”

    丁羽今天的心情不错,看王建国多少也是有那么一些顺眼,“我打不过你的保镖,但是杀他应该在两可之间。”

    这个话一说出来,王建国不由的感觉发毛,甚至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家伙说话的口气太过于的平淡了,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的容易。

    “后来发现练功有些错了,好在还很是年轻,所以也不算晚!至少还有机会来更改。”

    说完了以后,丁羽也是往里面的房间走去,王建国也是看向了后面不远处的中年保镖,保镖想了一阵,“我活的几率要小一些!”“为什么?能打得过他,为什么几率还要小?”

    “身份和位置不同,我需要的是防守,他用的是进攻,而且我受牵制。他受到的训练是一击致命,这个是战场上面的需要,短时间的训练就可以出效果,但是长时间的话对身体的损害太大,我打他没有问题,甚至让他一只手和一条腿都行,但是他想要杀我,顶多就是付出一些代价而已!”

    不过这位保镖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想要更改过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是需要有人领进门的,没有人指导你,你就瞎练反而更容易出问题的,但是看他的意思,明显是有这个方面的深厚基础,难不成是拜在了谁的门下?

    中午的时候一起吃饭,丁羽也没有什么讲究,没有上桌和下桌这么一说,甚至于还坐在了主位上面,自己是家里面的主人,自己不坐在位置上面,难不成让王建国坐在位置上面,这像是什么话呀!

    王建国对此也不是那么的在意。不过吃饭的时候王建国也注意到,丁羽吃饭很有规律,对于粗粮和杂粮一点都没有要排斥的意思,不过对于肉类呢?并不是特别的偏好,而且不吃咸菜,王建国看的可以说是非常清楚,那边的保镖同样也看的很是清楚。

    吃过饭之后,王建国也是有那么一些打趣的说道,“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自在其中,这个我就不多说了,衣食住行,食住行这个我也不多说了,但是穿的上面,我说你就不能够稍微的讲究一些吗?”

    “小门小户出身,懂得不多,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讲究,三代出一个贵族,这个话不是开玩笑的,我可不想沐猴而冠!不过你既然说了,我日后会改正一些。”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讽刺我呢?”听了这个话,丁羽也是抬了抬自己的眼皮,“敬谢不敏!”

    一个成语差一点让王建国气的冒烟,这个家伙还真的就是直接。房间里面就生下来了王建国跟丁羽两个人,“说起来我对你着家伙有些好奇,确切的来说我调查过你,有些事情真的很难理解,这四合院和那个房子不是能够承受的起!”

    “调查过我?”丁羽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还有呢?”

    “并没有让其他人调查你,如果真有其他的意思,就不会跟你提及这个事情了,不是说我小心,我想交你这个朋友,至少对脾气,所有有些事情需要问清楚了!”

    “记得去年中大奖的事情吗?”

    一句话说完,王建国直接的就爆了一句脏话,“衣食住行,现代社会绝对不可以被回避的话题,更为确实的来说就是和谐社会绝对不可以被回避的话题,衣食这两方面有些辛苦,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天分和兴趣,至于行吗?摊子太大了,我不觉得升斗小民能够掺和进去了,所以只能是从住的方面想办法了!”

    “有见地!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建国也是好奇的看着丁羽,“我记得当初的时候有不少人打听中奖的消息,甚至于京城方面打听你消息的人也是相当的多,真难为你能够忍了这么长的时间!”

    “控制!把控住自己的**,其实也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

    丁羽说话的时候,依旧还是那副腔调,听的让王建国也不知道应该说一点什么是好了,丁羽的这些钱呢?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就是感觉好奇而已。

    “我觉得应该跟你学习学习了,衣食我也没有什么兴趣,从住和行方面下手应该很是不错的!至少是一条路子,而且还是很不错的路子。”丁羽并没有感觉自己影响到什么,反正都是纨绔公子哥的事情,跟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至少对于整个民生来说,是不会有任何的影响的,至于他们会闹到什么程度,这个就不是自己可以关心的了,随即丁羽也是出门继续的打拳了。

    “帮我调查一下中了超级大奖的那个事情!”上了车之后,王建国也是说了一句,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的,没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得到了回馈,消息无误,并不是不相信丁羽,而是需要一个保险。

    虽然说王建国对丁羽有那么一些好奇,但是却没有要去探查的意思了,根本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必要了,而且他多少还有那么一些综合征,过于的触怒他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而且给王建国的感觉,这一次的是试探虽然说达到了效果,但是丁羽的反应却不是自己想要的,这个并不是钱的问题,钱对于丁羽来说已经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那个大奖足够让丁羽几辈子都衣食无忧了,重要的是态度问题。

    就好像丁羽第一次救大海,并没有询问自己这些人的身份,甚至都没有太多的理会,如果说不是自己硬找的,这个事情可能就过去了,第二次刚子出了问题和状况,丁羽同样的没有要去询问的意思,但是自己却率先的去问了。

    明知道可能会出问题和状况,但是自己偏偏这么的做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结果,但是自己对丁羽还是挺看好的,至少想要拿他当朋友,至于丁羽究竟会怎么的去想,这个问题呢?就看他的了,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开学季很快就来到了,第一学期的下学期,对于医学院的学生来说还真的就是一个考验,特别是临床医学的,基本上就要开始接触尸体了,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接触过,首先心理这一关就非常的难过,不是说谁的神经都非常的大条,可以肆无忌惮的。

    对于班级的其他人,这是一个难以适应的过程,但对于丁羽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首先是受过这个方面的严格训练,这个神经早就已经麻木了,再者呢?就是战场上面的遭遇比训练更加的凄惨,上两次战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决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吐呀吐的也就习惯了,反正丁羽对此可以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班级里面的男生吗?也是把女生给团团的围在了一起,女生本来就少,加上又是现在这个时候,需要彰显一下男生的气概,是男人就应该站出来的。

    略显急促的铃声和涌入的人员让整个教室都显得有那么一些惊慌失措,等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感觉麻爪了,倒是丁羽很是无所谓的上手了,还真的就很是沉重,经过一定的处理之后,还真的就发生了不同。

    质感可以说是非常的僵硬,一点弹性都没有,虽然说带着手套但是依旧还是能够感触到其中的寒意,所有的同学基本上都是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倒是心跳声非常的明显,多了不敢说,一百二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丁羽上手可以说是非常的快,所有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丁羽,大家感觉头皮有那么一些发麻,但是丁羽呢?好像没事的人一样,就算是一块木头,也不至于如此的无动于衷吧!给人的感觉太骇人了,简直就是非人类。

    甚至于那边的指导老师也是略显意外的看着丁羽,“中午吃什么,建议你吃排骨,五花肉也可以尝一尝!”

    这个话一说出来,后面的同学就感觉胃里面极其的不舒服,甚至已经开始了用些蠕动,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红烧排骨不错,就是不知道食堂的功夫怎么样?”

    丁羽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指导老师也是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丁羽的来头呢?自己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神经竟然如此的粗大,这个不是开玩笑的。

    想当年就算自己接触的时候,也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适应过来,那段时间可以说基本上就成为小白兔了,只能吃素,甚至于油性太大了都不行,自己现在也是真的对丁羽有了兴趣了,不行,自己要看看,他中午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吃下去所谓的红烧排骨。

    中午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同学全部的都盯着丁羽,当然了更多的是好奇心使然,在如此的境况之下,丁羽会不会直接的就喷了?这实在是让人极其好奇的所在,不过让大家感觉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失望,丁羽倒是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但是其他的同学呢?就稍显有那么一些接受不了呀!闻着那个味道,再看看丁羽吃的动作,再联想一下先前吃的那个东西,很多人都感觉自己的嗓子里面有一只小手在不住的拽动着,诚然原来的时候解刨过动物,但是这种感觉完全是两个样子的。

    看着陆续走出食堂的同学,丁羽也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自己对于尸体是尊重的,要让自己捐献尸体,自己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做不到,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思想还没有崇高到那个地步,不过尊重跟吃饭貌似没有任何的瓜葛吧?

    没有什么事情,丁羽也是没有在学校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就去了自己的住所那边,来到了二楼之后,看了一眼放置在那里的人体骨骼模型,随即也是去洗手消毒,然后闭着自己的眼睛开始在人体的骨骼模型上面开始摸索。

    完全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方式是丁羽自行摸索的,也无所谓是不是争取,就是一种业余的消遣跟爱好一样,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面前的这个是模型,而是真人,如果说是真人的话,自己可是可以证实很多很多的东西。

    自己在部队当中的时候,学习了不少的动作,但是那些动作呢?更像是一种结果的展示,而自己现在所追求的呢?就是一个过程?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当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兴趣和爱好是最大的老师,丁羽现在有那么一些沉迷其中了。

    毕竟丁羽在前世或者说是梦中经过无数次的练习了,现在对于这些呢?基本上都可以说是熟能生巧了,但是丁羽呢?依旧没有洋洋自得的意思,依旧从最为基本的地方开始着手,这样的人其实是尤为可怕的。

    从现实的情况上面来说,丁羽倒是不需要如此的去付出,大把的票子在兜里面揣着,现在所做的一切貌似并不怎么需要,但是丁羽依旧是这么的做了,这个可能就是丁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当然了也可能是丁羽极度不自信的一种结果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