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者为王

第五百六十一章 自我放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五行老祖深深看了萧浪一眼,意味深长,缓缓摇头道;

    “不是。”

    不是?

    萧浪愣住了。

    把五行老祖困在这里的,不是听潮侯?

    萧浪真的相当惊讶,这个答案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主要是因为五行老祖对听潮侯的表现实在是太苦大仇深了,让他不得不产生这样的联想。

    可是。

    五行老祖可是世界之主层次的大能!

    除了听潮侯之外,在这个世界上,谁还能战胜他?

    就连现在被离火大世界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天魔主也不是五行老祖的对手吧?

    “那是谁?”

    萧浪忍不住追问。

    可是这一次,五行老祖却没有像刚才那样直接的道出他想要的答案,只见他一双浑浊的眼眸仍然落在萧浪的身上,眼神深邃,充满追忆,仿佛压根就没有听到萧浪的追问,突然感叹道;

    “哎,真年轻啊!”

    “想当年,我又何尝不像是你们一样,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嗯?

    五行老祖突如其来的感叹着实出乎了萧浪等人的意料之外。

    这是要回忆的节奏?

    萧浪嘴唇喃动,却没有打断五行老祖的追忆。

    从五行老祖的回忆中,他们兴许能知道点些许东西。

    钟无艳、墨煦铭等人也是如此。他们对五行老祖的好奇并不比萧浪少多少,甚至于要多上不少。

    因为他们和五行老祖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

    这片大陆是五行老祖创造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五行老祖就是他们的主人。前者对五行大陆有绝对的控制权,就对他们有同样的掌控力,说是奴仆也一点都不过分。

    于是乎,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大殿之内一片寂静,只听到五行老祖的感叹声徐徐传来:

    “当年,我所在的时代,宗门林立,其中最强大的,就是詹台宗。我的命运比较好,我出生的家族,就是詹台宗归属下的一大家族,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詹台宗的一份子……”

    詹台宗?

    萧浪没想到,五行老祖一上来就爆了一个猛料。

    五行老祖竟然出身自詹台宗!

    “怪不得!”

    “怪不得当初五行老祖哪怕成为了世界之主,也没有一家独大,允许了詹台宗的存在。按照修炼界的惯例,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他已经成为了世界之主,有铲除詹台宗的力量,却依然没有动手,竟然是这个原因!”

    萧浪心神起伏。

    从这一点上足以说明,五行老祖的心性还是不错的,起码,他知恩图报,就不可能是大恶人!

    但是萧浪并没有打岔,继续听着。

    “……我本以为,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只要我成为世界境,就可以加入詹台宗,从最底层的弟子开始混起。但是我相信,我这一生的成就绝对不会差,有朝一日,我定然会成为詹台宗最强大的武者!”

    想到昔日少年时的梦想,五行老祖浑浊的眼底突然闪烁起精芒,容光焕发,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一刻,正值少年的他。

    但是下一瞬,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踌躇和纠结:

    “但没想到,那一年,我遇到了他!”

    听潮侯!

    活着的听潮侯!

    萧浪立刻竖起了耳朵。

    他得到的消息,听潮侯已死。对于后者,他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但是五行老祖不一样,他曾见过活着的听潮侯!

    萧浪心中的好奇突然多了几分。

    五行老祖口中的听潮侯是什么样子的?

    听他刚才口中的怨毒和仇恨,听潮侯莫非是个恶毒之人?

    但让萧浪万万没想到的是

    五行老祖的确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但绝对不是萧浪想想的那样凶神恶煞,气急败坏,只见他双目放光,似乎穿透岁月的长河再度看到了听潮侯,神色震动,更多了一丝崇拜和兴奋,哪里还有方才的愤怒?

    “他太强大了。”

    “我的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他很独特……哪怕是今日,他站在我面前,我仍然看不透他……”

    五行老祖不由摇头,声音断断续续,似乎难以找到合适的辞藻来形容听潮侯。

    可是,他虽然没有明说,只是这些旁敲侧击的暗指,就已经让萧浪足够惊骇了。

    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如今身为世界之主的五行老祖连形容都难以做到?

    绝代风华?

    他只是暗暗心惊,却绝对不会怀疑五行老祖的说法。

    因为在他的想象中,听潮侯也是如此。

    超乎这个世界的存在。

    甚至超乎不朽境、世界之主可以揣度的存在,谁能描述的出来?

    大殿内沉默了一会儿。

    五行老祖陷入追忆中无法自拔,似乎思绪也停留在了那一刻。

    终于,萧浪打破平静。

    “然后呢?”

    萧浪已经准备好了,听完五行老祖的这个故事。

    五行老祖被惊醒,抬头深深看了萧浪一眼,诧异道:

    “你没见过他?”

    五行老祖似乎从萧浪的神色变化上就看出了这一点。显然在他看来,只要是见过听潮侯的人,定然不可能不对他的描述产生波动。

    但是,萧浪做到了。

    所以,他立刻判断出,萧浪是没有见过真正的听潮侯的!

    萧浪点头,并未隐瞒。

    “我只是进入了他遗留在世的洞府,不曾见过他的真身。”

    五行老祖深深看着萧浪的眼睛,似乎终于断定,萧浪并未说谎,才感叹道:

    “那倒是可惜了……”

    可惜?

    萧浪对五行老祖的这种说法不置与否,但是从五行老祖的描绘中,他也切真感受到了,听潮侯对五行老祖的影响之深!

    五行老祖感叹后,继续道:

    “我看到了他。”

    “但现在想来,应当是他在等我。他看中的,是我的五行体质……”

    “从那之后,我就跟他一直修行了……可以说,那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段日子,每天,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强大。只是短短百年时间,我就证道不朽,成就君主之位了。”

    “我始终记得,那一日,我是多么的开心……不朽境君主,哪怕是在詹台宗,也可以名列前百之列……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一天,会成为我命运的最大转折点……”

    五行老祖突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转折点?

    萧浪闻言精神一凛,下意识追问:

    “他对你做了什么?”

    “选择。”

    五行老祖闭上眼睛,似乎无法直面昔日的自己。

    “他让我做了一个选择。”

    “成为那个时代最强者的选择。”

    “他给了我一块石头……”

    石头?

    萧浪眼瞳一缩。

    “世界之石?!”

    联系五行老祖所说的命运转折,萧浪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他说的石头是什么。果不其然,五行老祖蓦地睁开眼睛,讶然看向萧浪。

    “你竟然也知道世界之石?”

    “现在它在你的手里?”

    萧浪摇头。

    “不,我只是知道,并未见过。但是前辈既然说那一天改变了你的命运,定然就是世界之石了吧?”

    五行老祖又盯着萧浪看了好一会儿,但还是选择相信了他,叹息道:

    “不错,就是世界之石。”

    “他告诉我了世界之主境界的存在,更告诉我,只要炼化了世界之石,就可以成为这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一旦炼化了世界之石,我将永远陷入这一境界,再也无法攀升!”

    五行老祖闷声低吼,眼冒怒火!

    “世界之石,只是他的手段而已!”

    “他想用世界之石弥补我的损失,但是我的大道,却再也不得寸进了,都是他!!!!”

    五行老祖怒不可遏,振声如雷,墨煦铭等人胆战心惊,可是,萧浪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五行老祖正是利用这一点猜想,这一切都是听潮侯的计谋?

    太武断了吧?

    修炼界有句话说的好,想要多大的收获,就要作出怎样的付出。

    听潮侯没说,难道你自己想不到么?

    斩断大道?

    不见得吧。

    你不是还可以利用五行大道本源之力么,谈何斩断一说?

    这世界之石的副作用,不正是和一些破境丹相仿么?

    萧浪的心里冒出怀疑。

    直言不讳:

    “但是前辈你现在不是还有世界之主的实力么?”

    五行老祖怒视萧浪:

    “可是我无法进步了,你懂得这意味着什么么?”

    “我突破不了了!”

    “若不是他没有给我说明这一切,我又岂能落得如此地步?我又何必把自己的肉身困于此处,防止本源湮灭,神魂破空,前往别处寻求机缘?”

    五行老祖,入魔了!

    亿万年来,他的心里早已生成魔障。

    认定,听潮侯就是害了他一生的罪魁祸首!

    然而,对于他所说的这些,萧浪不置与否,让他震惊的,是五行老祖后面的那些话

    把他困在这里的,竟然是他自己?

    眼前的五行老祖,只是他的肉身?

    他的神魂已经不在了,留下的只是一道意念?

    萧浪惊呆了。

    这样的真相,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更感到无比的震惊。

    大魄力!

    封禁自身,逃脱此地,寻求超脱!

    五行老祖也有常人难有的大毅力!

    普通人,谁能做到这种事?

    萧浪这才明白,镇守元神之路的老人为何说五行老祖已经不在了。

    他说的也没错。

    五行老祖的真灵的确不在了,留下的只是他的肉身,镇压和维系着整个五行大陆的存在!

    但是,五行老祖去了哪?

    骤然,四个字从脑海中浮起

    “永恒大陆?”

    传说中,处在宇宙最中央,也是最神秘的一块大陆!

    吐出这四个字的瞬间,萧浪的目光瞬间落在五行老祖的身上,只可惜,后者神色一片正常,没有产生任何波动。

    “我不知道。”

    “或许是吧,自从我的真身离开之后,就已经和我失去了联系。”

    不知道?

    还是不愿意透露?

    萧浪眉头微缩,却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作过多的纠结。因为相对这些,他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需要解惑

    “前辈,既然前辈的真魂可以离去,那么五行大陆上,定然有离开的出口或者甬道吧?”

    “敢问前辈,此路在何处?”

    离去!

    回家!

    这才是萧浪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