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农场有条龙

第九百九十七章 就是一顿普通的宴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国际海洋协会的考察组在考察完首尔和东京后终于出现在了云东市。

    做为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的雷欢喜,表现出了难得的大方,充当了一次热情的东道主。

    考察组在各个城市都是有经费预算的,而且核准的非常严格,绝对不允许超标。

    不过这一次,他们就能够感受到什么叫宾至如归了。

    欢喜哥把他们安排在了云东市的五星级锦绣大酒店里,所有的费用都由方寸公司来承担。

    所有的费用:

    包括住宿吃饭以及他们在这里的一切开销。

    也就是说不用动用到考察组的一毛钱。

    要知道这对于一贯小气的欢喜哥来说可是不多见的。

    在考察组到达云东入驻酒店稍事休息后,欢喜哥很快将他们请到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里用餐。

    考察组的组长是法国人加里纳多,更加重要的是,他还是雷欢喜好朋友戴蒙德的好朋友。

    早就听戴蒙德说过这个雷欢喜看着小气,其实是个很好客的朋友,现在亲眼看到了果然如此。

    在电梯前,欢喜哥特别安排了几名保安,带队的就是那个保安小宝。

    至于为什么要安排保安,恐怕只有欢喜哥才知道了。

    在包厢里,除了客人外还有一个雷欢喜专门请来的客人:

    环海集团总裁梁雨丹。

    同时也是这次监察长候选人之一的梁雨丹。

    当欢喜哥一介绍完,加里纳多皱了一下眉头:“雷先生,按照这次考察的原则,在这样的场合下我们是不方便与候选人见面的。”

    欢喜哥笑嘻嘻的:“有没有硬性规定不能见面?”

    “这个——”加里纳多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有硬性规定,只是一个自觉遵守的的事情而已。

    “那又没有硬性规定怎么怎么的。”欢喜哥还是笑眯眯的:“梁雨丹女士不光是这次的候选人。而且还是我的母亲,我请你们吃饭,让我的母亲来作陪没有什么吧?”

    呃。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还有,还有。”欢喜哥好像想起了什么:“斯诺潘秘书长怎么说来着?来云东都挺我的安排?”

    加里纳多又点了点头。

    是的,斯诺潘秘书长的确交代过,考察组到达云东之后。一切都听从雷欢喜的安排。

    第一,雷欢喜是这里的主人;第二,雷欢喜是国际海洋协会的全球荣誉大使。有这两层身份已经足够了。

    欢喜哥端起了酒杯:“所以这次只是我举办的一次代表个人名义的欢迎宴会,和什么评选什么监察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私人请你们而已。欢迎大家来到云东,这是个国际化的都市,也是个美丽的城市,希望你们在这里过的愉快。”

    梁雨丹也举起了杯子。

    加里纳多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和所有考察组的人一起举起了杯子。

    上的都是很有特色的美食,有的这些第一来到国内的老外们别说吃过。听都没有听过。那精美的造型甚至让客人们都不忍心下筷子。

    而且我们的欢喜哥绝口不提任何和这次竞选有关的事情,说的都是一些云东的旅游景点以及这个城市发展的历史。

    渐渐的所有的客人都完全放下了心!

    一个热情并且健谈的主人,让客人们享受到了最好的环境,吃到了最精美的食物,而且和自己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还有比这更加舒服的事吗?

    梁雨丹也不时的插上几句话,说一些云东过去和现在发生过的趣事。

    “啊,我想起了一个人。”加里纳多这个时候忽然说道:“这也是我这次来到云东。我父亲特别交代过我的一件事,他想这里的一个朋友。”

    “哦?加里纳多先生。你父亲在这路还有朋友?”欢喜哥看起来很有一些好奇。

    “啊,是的。”加里纳多笑着说道:“我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但我的父亲在很多年前就来过中国了,而且在云东前前后后待了几乎一年的时间。他在这里认识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并且迷恋上了一种美丽的花卉。”

    说到这里加里纳多停顿了一下:“这种美丽的花卉叫兰花。”

    听到兰花的名字,欢喜哥和梁雨丹交换了一下眼神:“加里纳多先生。你的那位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也许我们可以帮你找到他。”

    “很难找到了。”加里纳多叹息了一声:“这位朋友很多年前就失踪了,我的父亲曾经努力的想要联系到他,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他念念不忘他的这位老朋友,总是说受到他的影响,我父亲也变成了一个兰花迷。他在家里养了很多的兰花。当听到我这次要来云东,拜托我一定要想办法打听到这个朋友的下落,尽管机会几乎为零。”

    然后加里纳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叫乔关山,当然比他这个名字更加出名的是他的外号,乔疯子!”

    乔关山——乔疯子!

    欢喜哥朝加里纳多看了看:“加里纳多先生,如果你一直在寻找乔关山先生的话,恐怕要失望了,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改了一个名字。现在他的名字叫,乔远帆!”

    “乔远帆?”加里纳多怔了一下,接着猛的醒悟了过来:“你,你认识乔先生?”

    “我何止是认识他?”欢喜哥摸着鼻子笑道:“而且我和他特别的熟,熟的我叫他爸爸,他叫我儿子。”

    啊?

    加里纳多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雷欢喜居然是乔关山的儿子,乔关山是雷欢喜的爸爸?

    不对!

    加里纳多猛的看向了梁雨丹:“那么乔先生是您的?”

    “他是我的丈夫。”梁雨丹微笑着说道:“我儿子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先生现在改名字叫乔远帆了。”

    “怪不得我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乔关山这个人。”加里纳多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接着又欣喜地说道:“这太好了,这太好了,没有想到我来云东的第一天就能够有这样的收获。雷欢喜,梁女士,请一定帮我转告乔先生,在遥远的法国,他的一个老朋友一直在想念他。”

    “这个嘛,恐怕我们做不到。”

    看到加里纳多愕然的表情,欢喜哥不慌不忙地说道:“这话还是你当面和我爸爸去说吧。”

    加里纳多笑了:“谢谢你,谢谢你,雷先生。请帮忙安排一次我和乔先生的见面,啊,今天晚上我就会通知我的父亲这个好消息的。”

    欢喜哥也笑了。

    我亲爱的朋友加里纳多,其实这些事情戴蒙德在你来之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了,就算你不说出乔疯子这几个字,我也会想着办法引到这上面的。

    恩,必须要好好的谢谢戴蒙德,这家伙和加里纳多家族走的非常近,而且给自己的资料也非常的详细。

    朋友多了好办事,这话说的一点也都没有错啊。

    这事既巧也不巧。

    巧的是加里纳多的父亲正好和乔远帆是很多年以前的朋友,但如果没有戴蒙德的帮忙,要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也很难。

    如果有了正确的安排,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成可能。

    有了乔远帆的这层关系,酒桌上变得更加的热闹了。

    很多考察组的人都没有听说过乔疯子的故事,说老实话,即便是加里纳多知道的也不是态度。

    而乔远帆的过去从梁雨丹的嘴里娓娓道出。

    乔疯子过去是如何的威风凛凛,如何的痴迷于兰花甚至把儿子都弄丢了,然后又是如何的一家三口重新团聚。

    客人们听的啧啧称奇。

    这完全就是一个电影剧本啊。

    “不,这比电影更加丰富。”加里纳多叹息着说道:“很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崩溃的,可是乔远帆先生并没有。让我难以想象的是,在失去亲人的这些年里他是怎么渡过来的?”

    “他有很多朋友。”梁雨丹微笑着说道:“朋友在许多时候都能够帮助你渡过难关。”

    “是啊,是啊。”加里纳多若有所悟:“梁女士,关于这次监察长的评选您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有很多的想法。”梁雨丹从容地说道:“但是我不会在这里说。我的儿子说过了,这只是一次私人的宴会,和监察长的评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今天我来这里,是做为雷欢喜先生的母亲的身份。”

    “您让我觉得尊敬。”加里纳多认真地说道。

    欢喜哥喝了一口酒。

    恩,自己的这次安排真的太好了,让考察组的人在到达云东后的第一时间里见到了梁雨丹,对她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从理论上来说这次宴会和监察长的评选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当然是理论上的。

    酒桌上的气氛变得非常热闹,这个时候雷欢喜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电话听了一会,然后抱歉地说道:

    “我出去办点事情,很快,十分钟就回来。”

    加里纳多听乔远帆过去的故事正是入迷的时候,听到雷欢喜的话也根本没有在意:“啊,雷先生,您去忙您的事就可以了,我们和您的母亲聊的很愉快。”

    不光是一个加里纳多,客人们全都在专心致志的听着。

    这让我们的欢喜哥觉得自己在这都是多余的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