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 他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终于,在睡了三十分钟后,莱特再次醒过来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他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白晨,然后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白晨,你戏弄我!”

    白晨耸耸肩:“我没戏弄你,我是帮你快速的进入梦境,怎么样,这个方法很有效吧。”

    “莱特,别和白晨斤斤计较,吃亏的永远都只会是你。”嘉丽文提醒道。

    “你在梦中看到了什么?现在还记得吗?”

    “这……”

    “要不要我再帮你进入梦乡?”

    “你不要乱来,我现在后脑勺还在痛,你下手太重了。”

    莱特心有余悸的躲开了白晨的身边,依然还摸着后脑勺。

    “不要浪费时间了,把你记得的说出来。”

    “奇怪,为什么我这次记忆有点混乱,之前我只是有点记不清楚梦里所看到的,可是这次却感觉混乱,似乎与记忆有冲突……”

    “这不奇怪,因为未来已经发生了变化。”

    “可是,我依然看到了血淋淋的画面……未来并没有改变太多。”

    “也许你所看到的是我杀人的画面。”白晨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除此之外呢?你还看到什么?”

    “一双眼睛注视着我,那眼神让我害怕。”

    “难道是我注视着你?”

    “不是你,你的眼神再凶恶我也不会害怕。”莱特摇了摇头说道。

    莱特说了这么多,可是就是没有说到线索。

    突然,白晨看向窗外,指尖一弹,一个身影飞速的逃离窗外。

    莱特跑到窗前,向外看去,窗户上留下一个指头大小的窟窿,这是白晨造成的,不过玻璃上还残留着一片血迹。

    很显然,刚才白晨的攻击对那个人造成了伤害。

    “白晨,刚才是什么人?”

    “不知道。”白晨眯起眼睛,陷入沉思中。

    莱特摸了摸脑袋,又露出恍惚之色,过了十几秒,莱特转头看向白晨;“他死了。”

    “什么?谁死了?”

    “刚才那个在窗外偷窥我们的人。”

    “我没下杀手。”白晨说道:“难道是被他的同伙杀死的?”

    “不是,看起来像是失血过多而亡。”

    “怪了,我没下那么重的手,你确定他死了吗?”

    “我看到他临死之前的画面……他的胸口不断的渗血出来,然后摇摇摆摆的倒下……”

    这时候,白晨的电话又响起来,是奥德里奇打来的电话。

    “白晨,庄园内又死人了,是我的一个贴身保镖。”

    白晨看了眼莱特,然后就去停尸房,不过白晨没打算让莱特出房间。

    那个奥德里奇的贴身保镖的尸体,已经被送到这里来了。

    “白晨,死者的胸口被开了一个窟窿,被钢珠之类的打到身体里去,很像是原始的枪械造成的。”

    “是我杀的。”白晨说道。

    “什么?你杀的?你为什么要杀我的人?”

    “我没打算杀他。”

    “可是你还是杀了他。”

    “平常你儿子如果激怒你了,你会打他吗?”

    “偶尔会,要看是什么事。”

    “你平常打你儿子的时候,会下死手的打吗?”

    “废话,换做是你会下死手吗?”

    “所以,我刚才也没对那个人下死手,他的死在我看来是个意外,不过又不是意外。”

    “什么意思?”

    “他出现在你儿子的房间外面,偷听我们的谈话,我用石子把他打跑了,原本我是打算暗中跟踪他的,可是他却死了。”

    “是被人灭口?”

    白晨摇了摇头:“他身上唯一的伤口是我造成的,没有受到过二次伤害,而且我看了一下尸体,是失血过多死掉的,指头大小的伤口,又没有击中内脏,你觉得正常情况下会死吗?”

    “可是他现在还是死了。”

    “所以我才觉得蹊跷。”

    “难道是败血症?如果他有败血症的话,应该不会来当保镖的吧。”

    败血症的种类很多,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大部分的败血症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如果对比地球上的医疗水平,大概也就是发高烧那个级别的。

    不过败血症也是比较难治疗的一种病症,其中一种缺少血小板的败血症,这种病人如果身上有一个小伤口,就会血流不止。

    而一个保镖,平常除了执行任务之外,还要训练,大伤小伤都是家常便饭,所以这种病人是不适合成为保镖的。

    “他没有病,他很健康,有没有败血症,从他的肤色就看的出来。”

    “可是现在……”

    白晨突然看向门外:“门外站着的是你现在的保镖?”

    “是,我临时挑选的两个,暂时跟我身边。”

    “让他们进来。”

    “冈博、森纳,你们进来。”

    两个保镖进来,站在奥德里奇的面前:“老爷。”

    奥德里奇看向白晨:“你叫他们进来做什么?”

    “他们听你的话吧?”

    “废话。”奥德里奇翻了翻白眼。

    “能让他们暂时听我的命令吗?”

    “只要你不让他们杀我就可以……你们两个,现在他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冈博和森纳点点头:“是,老爷。”

    “现在,拿出你们靴子里藏着的刀,切掉自己的指头。”

    冈博和森纳都愣了一下,不由得看向奥德里奇。

    奥德里奇也是迟疑的看着白晨:“你要做什么?”

    “我想看看,他们会不会也因为一点小伤就死掉。”

    “那好吧,听他的命令。”奥德里奇重新对两人下令道。

    冈博拿出自己的佩刀,又看了看白晨和奥德里奇,然后切断了自己左手的食指,一时间血流涌注,冈博立刻用随身携带的纱布缠住断指前面一截。

    白晨又看向森纳:“到你了。”

    森纳拿出佩刀,可是却不是斩断自己的指头,而是朝着近在咫尺的白晨劈砍过来。

    白晨双指一夹,挡住了刀锋。

    “森纳,你干什么?”

    冈博这时候朝着森纳攻去,即便他刚刚自己切断了一根指头,可是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力。

    森纳胆敢违背奥德里奇的命令,而且还贸然对白晨攻击,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滚开。”森纳随手一扫,冈博被扫飞出去,看似无力的挥手,居然能够将冈博震飞出去。

    可是白晨却在下一刻夺走了森纳的佩刀,同时朝着森纳的手指劈去。

    瞬间,森纳的指头被削断了,森纳转身便想逃出房间。

    可是白晨手上的佩刀却是破空而出,刺入森纳的右脚脚跟,整个人扑在地上。

    冈博一把拿住森纳,拖到奥德里奇的面前。

    “老爷。”

    “嗯,你做的很好。”

    冈博踢了一脚森纳:“你为什么要背叛老爷?”

    地上的森纳似乎是被冈博踢疼了,身体开始微弱的颤抖起来,脚跟的血也在不断的流着。

    冈博看到森纳的样子,不似作伪,连忙蹲下身子查看森纳的伤势。

    可是他感觉到森纳的气息正在不断的变弱,越来越弱,呼吸也非常的紊乱。

    “老爷……我……他……”

    “不关你的事,站一边去。”白晨挥了挥手道。

    森纳的血越流越多,脚跟的伤口似乎遏止不住的往外流血。

    奥德里奇看了眼白晨,脸色越来越严肃。

    森纳脚后跟的伤口显然不是致命伤,可是森纳的反应却像是濒死一样。

    而且那伤口就如同败血症一样,不断的流着血。

    没过几分钟的时间,森纳就流血而亡,冈博看的脸色苍白。

    冈博是见过死人的,可是却没见过这样死的。

    刚才这个男孩要他和森纳切掉自己的手指,就是为了印证自己会不会流血而亡?

    冈博摸了摸自己的断指处,深深的看了眼白晨。

    就在这时候,森纳脚跟伤口处似乎有什么黑色的东西蠕动。

    那好像是一只虫子,大概也就指头的大小,那黑色虫子先是探出伤口,然后猛的朝着冈博冲去。

    只不过,这只虫子跳到一半,已经被一只手截住了。

    白晨捏着这黑色小虫子,奥德里奇和冈博都是满脸的愕然。

    “白晨,这是什么?”

    “他心。”

    “什么?你是说这个虫子的名字吗?”

    “这是妖虫的一种,钻入人的身体里,取代人的意识,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识。”

    “被这个虫子寄生的人都会因为一点小伤口流血而亡吗?”

    “也许现在半个庄园里的人,都已经被这种虫子寄生与控制。”

    奥德里奇和冈博的脸色都变得惊疑与惶恐,他们只要一想到,这种黑色的虫子钻入他们的身体里,就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而更让他们惊惧的是白晨的话,半个庄园的人,都已经被这种虫子寄生与控制。

    也就是说,在不知不觉中,庄园里已经被改头换面了。

    “冈博,立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我要把这些被寄生的人全都挖出来。”

    “先等等。”白晨挥了挥手:“他心虫是有母虫的,这种方法只能找出普通的寄生虫,找不到母虫,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如果找不到母虫,你即便清理了一遍,用不了多久,母虫又会重新把你身边的人都寄生了,而且下次母虫一定会更加小心。”

    “那怎么办?怎么分辨出母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