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六百四十五章 闹剧开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阿山笑了,他不是在嘲笑牛卯,而是自豪的笑容。

    因为众仙馆早就已经收治,并且医好了多位胃绞的病人。

    “兄弟,放心吧,你.娘的病在众仙馆内只算是急病,不算是重病。”阿山轻轻拍了拍牛卯的肩膀。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急诊室传来铃铛声,同时一个女子在门口叫道:“下一位,三零五号,谁是三零五号。”

    阿山看了眼牛卯手中的牌号:“兄弟,叫你了,快扶着你.娘进去。”

    “啊……哦,娘,您能起来吗?我扶您……”

    “唉……哎哟……”

    阿山也上前掺扶牛卯的母亲,老妇人亦步亦趋,颤颤巍巍的走到急诊室内,脸色非常难看,看来是痛到了极点。

    “来,阿山,帮大娘扶到床上。”

    看着洁白无瑕的病床,老妇人反而不敢躺下去,虽然腹中绞痛难忍,却怕脏了床铺:“不……不用了,大夫……这么干净的床铺……要是脏了……”

    “大娘,没关系,不用担心。”水月轻声说道,玉掌轻轻的拍着老妇人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老妇人感觉不那么痛了,身体渐渐的舒缓着躺下。

    在这个时代看病和看命没什么区别,有可能是一念生,也有可能是一念死。

    特别是这种穷苦的老百姓,他们可能连饭都吃不饱,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就能让整个家庭崩溃。

    “阿山大哥,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看着。”

    “好嘞,有事你叫我。”阿山点点头:“兄弟,你也跟我出来吧,你在这里也不方便。”

    “哦好……娘,我先出去了。”

    牛卯打了声招呼,跟着阿山出去了。

    不过牛卯看起来还是很紧张,一方面是为自己的母亲担心,另一方面则是担心这里的诊金。

    虽说阿山再三保证过了,这里的诊金很便宜,可是自己的母亲没出来之前,他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兄弟,你放心吧,之前就已经有好几个胃绞痛的病人康复出来了,真没事,别那么紧张,喝口水放松一下。”

    “谢谢,这位大哥,如何称呼。”

    “我叫阿山,是我们公子的仆人。”阿山坦言回答道:“其实我也负责看一些病人,一般一些姑娘们不方便看的病人,就由我和我兄弟来治疗。”

    “阿山大哥,你也会医术吗?”

    “来把手伸出来。”阿山笑着说道。

    “做什么?”

    “伸出来,怕我害你不成。”

    牛卯连忙把手伸出来,阿山握住牛卯的手腕,牛卯只觉得一股气从手腕钻入,然后开始顺着手臂流入四肢百骸,身体说不出的轻松,仿佛所有的酸痛疲倦,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看来你也是个劳碌命,注意点身体,前段时间刚刚闪了腰吧?”

    “阿山大哥,这你也看的出来?”牛卯惊奇的问道。

    “这也不难,是我家公子教的医术,你也真是的,腰闪了也不好好的休息几日,留下了这点病根,若是继续操劳,怕是三年之后,你这腰就再也直不起来了,到时候你老.母谁来照料?”

    “啊?这么严重?”

    “放心,我刚才帮你疏通了经络,等下开两副药,回去吃。”

    “不用……不用……”

    一听说要开药,牛卯连忙摆手。

    “不要钱。”阿山太了解这样的人了,他们是宁可委屈自己的身体,也不舍得花钱。

    实在是这日子太苦了,回想当初在假象的时候,自己的老父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要钱?那就更使不得了……这药都是要记账的,若是被阿山大哥的主子知道了,怕是要连累阿山大哥。”

    “哈哈……这都是我家公子吩咐的,只要是穷苦人家的,不管什么病,都只收一文钱,你老.母那只需要一文钱,你就不用收钱了,一个是治,两个也是治。”

    “啊?真的只要一文钱?那众仙馆如何维持?”

    早前牛卯就听说了,只是一直都不敢相信,毕竟在这世道,看一次病,几百文钱都算是小病了,开一次药都要一两两银子,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家负担的起的。

    “穷苦人家自然是负担不起,可是富人却是可以负担的起,你看外面那些排队的富人,他们一次少说也要十几两银子,多的百两千两银子都有,看一次病,就足够几百个穷苦百姓的诊金了。”

    “那他们愿意?”牛卯惊疑的问道。

    “他们不想死,自然就要交钱,由不得他们不愿意,反正我们也没强逼他们。”

    “贵家公子真是大善人,只是这般做,怕是要得罪了达官显贵吧。”

    “得罪就得罪,我家公子不怕。”

    就在这时候,急诊室的帘子拉开了,水月扶着老妇人出来。

    “娘,您怎么样了?”

    “舒服了,舒服了,连以前的老毛病都没有了。”

    水月看了眼阿山:“阿山大哥,扶着大娘去后堂喝一碗粥,休息片刻再走。”

    “嗯好。”

    水月又看了眼牛卯:“这位大哥的身上有些暗疾,阿山大哥,你可帮他看过了?”

    “嗯,看过了,等下这位兄弟走的时候,我给他带一副药回去。”

    “恩人……请受我一拜。”老妇人说着便要跪下,牛卯也跟着跪下。

    阿山和水月连忙拉住两人:“千万不要跪,众仙馆有众仙馆的规矩,他日你们再有病可以再来,可是若是这一跪,以后都莫要再来了。”

    “啊……这……还有这规矩?”

    “便是以后俺不能再来,俺也是要跪的。”牛卯说着就放力要下跪,却被阿山死死的拉住。

    “兄弟,你这一跪,我就要给公子打板子了,你可千万别害我。”

    “啊?贵家公子还有这规矩?”

    “呵呵……去后面吃一碗粥吧。”阿山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只听的一阵吵闹喧闹,众人放眼看出去,只见一个婆娘在外面与医馆的姑娘发生争执。

    “我说了我有病,你凭什么不给我看病?你凭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看不起这病?是不是?你说啊?是不是?”

    “这位大姐,你真的没病,何必再往这医馆里钻呢?”

    “谁说我没病?我有病,我有病……我胸口疼,我胸口就像针扎一样的疼,谁说我没病了?谁说我没病了?”这婆娘却不听劝,依然在大吵大囊着:“我知道了,你们是治不好我这病,故意不让我进来,是这样没错吧?”

    “大姐,你这身体好好的,真的没病。”

    “我不管,你今日若是不给我医,我便不走了。”

    这婆娘说罢,便直接坐在发号桌子前,两个姑娘被这女子弄的举足无措。

    她们何曾见过如此无赖的一幕,苦口婆心的劝阻着,怎奈这婆娘就是不管那么许多。

    就在这时候,一个瘸子又跑了出来,只听那瘸子大喊道。

    “庸医,你们众仙馆都是一群沽名钓誉的庸医,你们这群小贱人,昨日收了我十两银子,你们说能治好我的腿,结果收了钱就把我赶出来。”

    原本就有不少排队的病人,听到这瘸子的叫喊,不由得露出怀疑之色。

    只是,两个姑娘本就缺乏经验,哪里知道如何应付这场面。

    “你……你信口雌黄……”

    “敢做不敢当是不是?我就说吧,你们这群烟花女人,如何懂得看病,就是靠着这种手段来敛财,好好的当个烟花女子不当,非得在这里招摇撞骗。”

    那瘸子虽说看着粗蛮,却是能言善道,说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眼睛通红。

    “你……你胡说,我们没骗人。”

    “还说没有!把钱还来,若是不还钱,今日我便不走了。”

    说罢,那瘸子直接就堵住门口,不让人进去,也不让人出去。

    “哎呦……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

    就在这时候,人群里又钻出一妇人,那妇人抱着一个死去的孩子。

    “我儿啊,都是这一群勾栏的婊.子害死了你……”

    那妇人将死去的孩子就地一丢,旁人立刻散开,那孩子却已经死去多时,身上都有些溃烂了。

    扑鼻的恶臭将人熏的连连退让,那妇人就那么扑在尸体上,又哭又喊着。

    “你你……你这是做什么?你这孩子不是我们害死的……”

    “小婊.子,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害死的,前两****带着我的孩子来看病,你们给我的孩子开了一副药,回去之后,我这孩子就一命呜呼了……你们今日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去报官!”

    这接二连三的闹剧,却让不少病人都开始怀疑,众仙馆是否真如这些人一般,只是沽名钓誉的骗子窝。

    而堂内的牛卯与他的母亲却是皱着眉头,牛卯疑惑的说道:“怪了,那不是咱们村子里的李家妇人吗,她那孩子三天前从山坳里摔下去,直接就摔死了,今日怎地抱着孩子跑这来闹了?”

    牛卯是一根筋,可是他的母亲却是看的清楚分明。

    “哼,这不要脸的女人,多半是收了谁的钱,来这里祸害众仙馆里的这些仙子的,儿啊,去,给我把那不要脸的女人揍出去。”老妇人恶狠狠的说道。

    “娘……都是一个村子的,你让我揍那李家的妇人……这是不是……”

    啪——

    “那女人现在在陷害你娘的恩人!”老妇人一巴掌扇在牛卯的脸上:“你若是不去,我自己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