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未来手机

精彩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等今天二章更新宗了也后。俺有此心里话想说下,唤界册北在的话,记得来看下吧,,家里人的反应,唉”

    “没破?派出所都说拿到你的伤残证明了,怎么能说没破呢。”郝云阳并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有种咄咄逼人的味道,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后也只是微微一笑,朝着王释羽扬了扬下巴:“扒了裤子,让我摸摸他的蛋,嗯,证明一下是不是真的没破,还是真的破了!”

    王释羽向来话不算多,听到郝云阳的交代后也只是微微一点头,伸手就朝着这个年轻人的腰间探去,年轻人哭了,哭得很大声:“没破”真的没破,,哇,”

    “真的没破?”郝云阳朝着他眨了眨眼皮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脑子里却在思量着怎么惩戒那个陈永康,最好还能想办法把他老子也给牵连上!既然三井物产已经冒头了,郝云阳怎么可能还会等到他下手了再被动防御?

    老话说得好啊,先下手为强,后下手甚殃!既然不想遭殃,就只能选择为强了。

    “没破,真的没破!”年轻人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地,他根本想不到这伙人竟然冲进来要摸他的蛋!吓都已经吓傻了,除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那,派出所那边又说已经拿到了你的伤残证明,怎么解释?”郝云阳回过头去递给赵父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然后老神在在的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说道:“看你年纪也不大,不懂法律吧?诬陷别人的罪名可不轻,看你小小年纪的,进去了太可惜,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或许我还能让你安安生生的,不进监狱。”

    “我”东轻人的双唇轻颤了起来,看着郝云阳似乎想在他的脸上找出一点可以让他相信的神色,郝云阳也是很镇定的看着他,略带笑意。

    “我说”足足迟疑了一分多钟,东轻人才咬了咬牙,道:“其实我就是下档被他踢了一下,痛了一阵之后就没事了。”

    “还有呢?”郝云阳扫了他一眼,问道:“你别告诉我这件事情真的只是个巧合,大家都不是笨蛋,我也希望你别把我们当笨蛋。”“知道赵永康吗?”年轻人迟疑了一阵后压低了声音:“那个什么玉环县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赵永康。”

    “嗯。”郝云阳微微点头,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追问的时机要恰当,该装的时候也一定要装,年轻人这会儿已经动摇了,让他自己说出来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好些天前他找到了我,后来找到了我爸,答应给我家三万块钱,让我去生事,只要被打一下就躺下去,然后在医院里头住几天就行。”年轻人讷讷道:“昨天赵永康来过,还把钱给我爸了,但是除了这些之外,别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还有你说的那个伤残证明,我看都没看到过…”

    “报警的人是你还是谁?”郝云阳沉吟着,衡量着一件事情的利弊,按照现在这个年轻人的说法,想借这个治他赵永康铁定不行,毕竟是地头蛇,官面上的人脉也不就算现在告了他,最后人家还是能潇潇洒洒的出来,继续做他的杰出青年企业家!

    既然没办法用这件事情当做突破口法办了他赵永康,那么,目前的要任务应该是先把赵海龙从派出所里带出来,这个事情上面,都云阳还是很有把握的。

    “是我”年轻人弱弱的说道:“我报的。”

    “现在你那些伤应该已经没事了吧?”郝云阳点点头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道:“换一下衣服,办理一下出院手续,跟我去一趟派出所销案,回头你就让你爸把那三万块钱给赵永康送去,就说你们没那个胆子继续做下去,相信他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

    “啊,”眼看着已经到手的三万块钱就这么飞了,年轻人有些不舍,迟疑着不点头,也不摇头。

    “做错事了就应该要有悔悟的决心,一错再错,最后等你包括你爸的,只能是冰冷冷的铁窗,懂吗?”郝云阳再次威胁了一句,年轻人这才咬牙点头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也正如郝云阳所预料的那般,在见到赵家人直接带着伤者来派出所销案了,他们手头那张可笑的伤残证明也不敢拿出来了,本来和赵永康约定好的就是关几天,迟放早放都一样。

    谁也不会为了那小几千块钱就沾惹上这样的麻烦事,面对赵家人强硬的态度,派出所也只能放人了,最后这件事情只相当于一起治安纠纷就了结了。

    从派出所里领着虎头虎脑的赵海龙出来,郝云阳忽然停下脚步朝着那对垂头丧气的尖子说道:“如果你们不担心心小粥找你们麻烦的话。那二万块钱也不用送回去了,就识刚女婿带着几个穿制服的人去找了你们,并且强行检查了你的”你的那里,如果赵永康一定要问是什么制服,你们就说当时吓傻了,根本没注意看!懂吗?”

    “嗯嗯父子二人对视一眼,笑了,朝着郝云阳点了点头,他们家里人都是出海打渔的,他赵永康再怎么能耐,难道还能给他们使绊子?况且说了,这不是把责任都推到郝云阳的身上了吗?

    结局,似乎算是皆大欢喜吧?可能唯一一个要郁闷的人就是赵永康了,同样赵永康还不会知道,正是因为他耍的这么一个小把戏引起了郝云阳的强烈不满,并且已经直接把他们赵家父子列入了敌人的名单。

    三井物产中国区负责人,和三井物产中国区负责人的儿子,如果能通过这个儿子找出一点有用的东西,然后把矛头直接对准赵永康他爹,好歹也是个负责人,级别应该不会太低。只要把赵永康的那些个破事闹大了,中国人最不缺的就是愤青,尤其是痛恨小日本的愤青!

    回去赵家的路上,郝云阳的眉头时而紧锁,时而松开,却是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坐在靠窗位置上的赵海龙则满脸好奇的打量着车内的一切,,

    脑子里的思绪也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接下去再在玉环呆几天,让王释羽和万宏元两个人去按集任何有关于赵永康的犯罪证据,这件事情完全可以闹大啊!

    跟日本这两个字扯上了关系”这是多大的噱头?

    日本六大财团之一三井物产中国区负责人的儿子在家乡当地无恶不作,罪孽深重,和当地政府官员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联想啊!小日本的财团负责人的儿子,跟政府部门的官员”

    阴谋?还是,,

    郝云阳笑了,因为他忽然想清楚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了,三井财团不是要找他麻烦吗?那就先让他给三井财团弄点小麻烦吧!

    电脑里的搜索结果还要很久才会显示出来,这么长一段时间当中保不准对方就会有什么动作,与其等到他找上门来了再反击,不如主动一点先给他来上那么一闷棍!

    至少也能给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隐隐约约的第六感告诉郝云阳,电脑里头正在形成的按索结果将乎他的想象,在三井财团没动手之前先给他们找点麻烦,让他们不敢乱动。

    等到这阵风头过去了,估计结果也就出来了,有了这些搜索结果,郝云阳也就有了和三井财团直接叫板的能耐,当然,是背地里的叫板,毕竟人家的财势远非都云阳可以比拟。

    既然叶欢那个***借刀杀人,郝云阳又为什么不能祸水东引呢?

    “嘿嘿想着想着,郝云阳嘿嘿笑了起来,惹得赵晨馨他们侧目而望,似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车子开回到了赵家,郝云阳和赵晨馨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得到了赵家人的认可,而赵母,见到儿子赵海龙从车上下来后更是哽咽不止,赵父虽然有心火,却也不好当着子女的面只能偃旗息鼓。

    不过从他那瞪着的大眼来看,估摸着晚上在房间里会有一场相对比较激烈的争吵,亦或者说是单方面的责怪。

    但是这些跟郝云阳都没什么太大关系了,见过赵晨馨的家人,二人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赵家人的认可,这就已经够了。

    晚餐是赵母一个人在厨房里操持的,一大盘的葱油小黄鱼似是在安慰,也似乎是在道歉。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妈,赵晨馨在餐桌上表现的也北较活跃,有心的去修善自己和赵母之间存在的裂隙。

    而王释羽和万宏元,在都云阳坐上赵家的餐桌开始吃晚餐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郝云阳交代下去的事情比较多,就算二人都是国术高手,王释羽还在非洲当过雇佣兵,处理起来也还是相当棘手的。

    吃过晚餐走到了空地上,郝云阳做了个扩展的动作,伸了伸懒腰,微微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那一轮弯月,扭头朝着赵晨馨笑道:“还去不去码头了?。

    “明天再去吧赵晨馨的心中依然存在一丝丝的芥蒂,听到郝云阳的话后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放的很低:“等我妈收拾完了,我找她聊聊天。”

    “嗯郝云阳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后却是不再开口说些什么了,赵晨馨和她母亲之间出现的裂隙,也确实需要一方主动提出,才能得到消除:“去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