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一百一十一章 结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蔡元培的一句话立时将厅中的气氛弄得紧张了起来,环绕着媒体这个政治焦点,厅中人物很快的几个不同的政治派别显露了出来。

    梁启超对媒体不喜从他的政治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他是保皇派,虽然早年也曾经参加维新革命,但后来就逐渐的淡出,逐渐的坚定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事实上他对任何的政治乱局都非常的厌恶,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他对中国社会的情况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这是一个必须是中央集权的国家,其幅员辽阔,地理和社会情况复杂,民族文化虽然是一统,但地理上却是有相当强的地域独立的倾向,政治上方向上一旦出现乱象,中央失去权威,立刻便会生出许多祸事来,以往中国的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次这种事情。

    所以明主在朝,集权统治,实行有限度的宪政,这就是梁启超以为中国最适合的路子,今朝的李哲为首的这一帮子,核心英明睿智,内部统一,组织力量强大,治政和军事上都颇有一番手腕,正是梁启超心目中的完美搭档,当期帝国蒸蒸日上的前景就是证明。

    所以现在,朝野间出现的这种过于自由化的倾向,对当局的谴责,梁启超那是相当的看不惯,光景差了,朝廷已经是无药可救,自然是大家要起来革命,但是现在一切都好好的,你们不好好的为国家效力,偏生要对自己的国家挑鼻子竖眼的,这算是什么道理。恐怕只能用天生的乱党一词来解释。

    和他看法一致的还有不少的人。张謇、章炳麟等人都是如此,这些昔日的立宪派骨干由于其思想的倾向。如今已经沦为李哲集团的最坚定的盟友。

    张謇站出来对蔡元培说道:

    “鹤卿!媒体是要有,陛下很支持。我们这些人自然是也没有强压的意思。但是你认为,这所谓的新闻自由难道就没有一个限度了么?任意的污蔑国家政策,互相指责,干扰国家正常的行政秩序,难道这便是媒体的真谛?

    我觉得,你恐怕是想歪了。

    媒体这个东西,是有很大的作用的,并不只是一味的为反对而反对,尤其是现在。咱们国家的媒体很多都是私人所有,你能保证这里面背后的人都没有私心?那当然不可能!每一个人做事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这些媒体人也是一样。

    若是每一个媒体人都可以凭着自己的意志写文章,来左右广大的老百姓的政治倾向,甚至是出卖国家利益,搅动社会动乱,那这样的媒体也要自由么?出卖国家利益的自由?

    国家对媒体控制,是为了国家安全,也是为了各行各业正常的社会秩序。这中间或许有地方政府的执行上出现了某些错误。但却绝不是新闻媒体拿来证明自己,以求挟制政府的理由!我看,如今的新闻业,是要出台一个政策来好好管管了。”

    蔡元培听了这话。心理立时觉得不妙,忙往在座的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去,竟然大部分人都是不住的点着头。对张謇的话深以为然。在这里谈新闻自由的问题,竟然在座的人没有自己的同盟军!这下子他彻底急了。在这个问题上。在座的人竟然是如此守旧。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昔日的革命党领袖啊!

    蔡元培在一霎那间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孤独!

    蔡元培没有想到。其实人总是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昔日的革命党的领袖们,既然已经如愿以偿的登上领导地位,屁股坐的位置不同,自然看法就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奴隶们翻身做了主人,那看待问题的目光自然就成了主人的角度。对政府来说,媒体的新闻自由天生的就和自己对立!这世间哪有千方百计善待自己的敌人的道理!政府没整天针对媒体已经是很不错了。

    而蔡元培的态度之所以仍然是没有转变过来,却是他个人的性格品质,以及他所掌管的部门有某些凌驾于政府管理机构之外的意味了。教育这东西,天生便是属于全社会的,和国家政府的立场却有些很大的不同。若是万事从政府的角度看问题,那这个国家的教育却是万万办不起来的。

    他和他的同僚们,不知不觉间,在政治立场上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看着会议形成了僵持的局面,蔡元培这个温文尔雅的君子,在这一刻显示出了非同一般的固执,硬是力战群舌,坚决不退缩,帝国在这一个小小的问题上,竟有些党争的趋势。

    荀攸忍不住出口道:

    “大家都不要再争了,我认为刚才大家的说法有些道理,媒体的新闻自由自然不是无限的,无限的自由在这个世界上跟本就不存在。新闻立法是必然的。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没有争议!”

    内阁上大多数人听到了这句话立时便是心中一喜,心知荀攸恐怕还是和大家的立场一样。而蔡元培听了此话,却是猛地一堵,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心里却是想的更多——难道每一个政府都是要一上台就剪除异己,隔绝上下,一步步的走进以往曾经历史证明过的治乱循环吗?

    “但是……”荀攸说到这儿,突然来了个转折,让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是猛地一突,“媒体的作用也不可忽视,对沟通舆情,上情下达,社会监督有着革命性的意义,这是现代社会社会政治文明的一个伟大的进步!

    我个人认为,其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的意义是怎么样强调都不过分的。我们绝不能为了政府认为媒体碍手碍脚就试图去控制他,甚至是扼杀!那样,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都会失去最宝贵的自我更新的能力,从此走进不断衰亡腐朽的恶性循环!

    事物总是有着两面性的,做事总是要权衡利弊!

    新闻自由,绝对不是无限的自由,但是新闻立法的管控,却是要尽量宽松,我个人认为,这其中,应该尽量的讲究社会的参与,将社会中的各位贤达都尽量的发动起来,而不是政府独断专裁,毕竟政府在这里面的立场很不合适,世上哪有自己监督自己的事儿!

    至于具体如何做,还需要大家接下来细细商议……”

    荀攸的发言一锤定音,为争论定下了格调,只是这其中的意味毫无疑问让众人大吃一惊,大家真的没有想到,身为执政党的复兴党竟然有如此的心胸!(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