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一百九十八章 大饥荒,幽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司州之变,虽然是表面上看让李哲军的形势更加不利,振奋天下士族人心。但是某些早已经暗中形成的天下大势,诸侯境内有些早已经形成的潜流却是依然顺着它已有的的轨道进行下去,不以某些人的意志而改变。

    202年七月至八月,冀州大荒!在整个收获季节,袁绍原先命令推广种植下的“神谷”种子不仅产量没有提高,甚至有些还出现了下降!而更有一些号称产量超千斤的红薯和土豆则是彻底绝收!

    而此刻,几次大战,加上年前袁谭进军司州,已经是将各郡县府库内完全掏空,没有半点余粮。此时前线战事激烈,寥寥收起的其它种植区的粮食根本不足以支撑。最终袁绍不得不强行征收,终于激起民乱!

    冀州境内,饥民蜂起,转眼间又是一片纷乱!

    ……

    幽州,八月,渔阳郡。

    太守鲜于辅立在城墙上,看着城外不断向城内涌来的人群,心中百感交集。

    幽州,本是大汉朝的苦寒之地,人迹罕至。可是就近些年中原战乱,瘟疫流行,幽州反而成了众流民向往的幸福!一波又一波的向幽州涌来!可知这世间,乱世犹胜于虎也!

    而今天,城外的就更是声势浩大,让人望之不禁心酸。

    顺着他的眼光看下去,只见右北平郡城墙之下,一条黑sè长龙蜿蜒曲折,不知有几十里远。一直排到天边。其中一个个全是冀州逃荒至此的难民,这些人为了逃过今年冀州的这一次饥荒,甚至不惜跋涉数百里,越走越远,来到这北面的幽州!

    在逃难的道路上,这些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不知道经历了多么大的苦难,以至于到了城下的时候,看着都是一脸的的呆滞神sè。似乎生死都已经毫无区别。但即使是这样的可怜人,还都已经是一路上淘汰剩下的jīng英,更多的人却是死在了这段路上。尸骨无存!

    此时的冀州,已经是民乱遍地,饿殍遍野!

    晚上,鲜于辅回到太守府,犹自心神不宁,在书房中就这样干愣愣的做着!

    不知什么时候,家中有一家奴来问:

    “老爷!田豫田先生来访!”

    鲜于辅猛一听到这个消息,连忙站起身来:

    “快请,快快有请!”

    “是!”家奴躬身下去,鲜于辅连忙稍微对着镜子整了整姿容衣裳。定了定心神!方才起身往客厅而去!

    “国让(田豫字)啊!好久不见,近来都去哪里了!”一见面,鲜于辅热情的很,这个田豫可是他很看重的一个郡内英杰,富有才学。足智多谋,帮助他解决了很多事情!

    英气勃勃的田豫一拱手,言道:

    “太守大人!某近一段时间却是去了中原!”

    “哦?中原?中原可有什么新鲜事吗?快来给我说说,老朽我久居边塞,早就已经是耳目不聪了!”

    “呵呵!太守说笑了!这方圆几百里内,不管是汉人。还是鲜卑、乌桓,可有能逃得过太守大人的眼睛的。大人久镇幽州,劳苦功高,德高望重这四个字不就是专门来形容太守大人的?”

    “呵呵!你小子,就是生的一张嘴甜!来糊弄老头子我!”鲜于辅那手指点了点田豫,乐呵呵的接受了田豫的恭维!

    “哪里是糊弄大人,是大人屡次教训我罢了!呵呵!不过说起来,今天来见大人,确实是有些事想要提醒大人!如今中原形势变化,太守即使是远在边疆,也是要多多关心啊!眼看着这股风cháo就要吹进幽州里来了!”

    “呵呵!你的意思是群雄围攻李哲之事,莫非……国让你有什么消息?”

    “呵呵!群雄围攻李哲之事,我却不太知道,只是围攻了这几个月了,也没听说有什么结果,反而是咱们这边出了问题了。公孙度那边海军全军覆没,想必太守已经知道了,另外就是,我从冀州回来,一路上所见——冀州已经是大乱了!”

    “大乱?”鲜于辅有些怀疑,“出了什么事儿了,为什么会大乱?”

    “袁本初不敬天道,被天师惩罚,神谷种植失败的消息,太守可知?”

    “哎?”鲜于辅一听,不以为然,“那是什么话!只是乡间野愚之言,如何能放在心上!”

    谁知这番话说出,田豫却是长身立起,神情严肃的纠正:“大人!莫要小看!这恐怕不是传言那么简单!我从冀州一路过来,到处都是乱兵,遍野都是饥民,饿殍遍野,易子相食,昔rì黄巾之乱后的惨状又已经重现于冀州了!”

    “什么?有这么严重?这……这如何是好,这么说,今rì这城下来逃难的百姓们,都是如此而来的吗?数百里之远,艰难跋涉……袁本初为何不开仓放粮赈济!”

    “这个就非我所知了,只是听说,饥民们曾经涌入县城,打破了几个县城的府库,里面都是空空如也,冀州粮仓,恐怕都已经是枯竭了!袁本初有心无力啊!”

    “这不可能!冀州富庶!这几年袁本初也整理的不错,好歹也有一些积粮的!”

    “是啊!冀州的积粮肯定是会有的,而且还不会少了。但是大人想想,兵事最是耗费粮食,从从当年的白马之战、官渡之战开始,袁本初损兵折将,粮草辎重尽数被夺,可谓是损失惨重。可是离这次用兵,南下司州,中间也不过隔了仅仅一年多时间,冀州的府库里还会有这么多的余粮吗?那可是六万正兵啊!沿路动员的民夫恐怕不会少了二十万!这几次战事,可都是动用的官库余粮,冀州即使是再富庶,可能经得起这种折腾?”

    “经不起这种折腾……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鲜于辅突然停下了继续讨论,两只眼睛紧盯着田豫,语气强硬的逼问道。

    “呵呵!我的意思是,袁本初已经不行了!大人还需尽早为自己打算,为幽州的百姓们打算!”

    “哼哼!我能有什么打算,如今的幽州,已经不是伯安公(前幽州刺史刘虞)和公孙伯圭在的那个时候了,如今之幽州,民贫力弱,终究只能是依附强者!”

    “呵呵!依附强者,那就好办了,太守大人所言真是深得我心。我这里正有一个从世间第一强者来的消息,要对太守大人问好!”

    “嗯?世间第一强者?李——哲?”鲜于辅一字一句的问道。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