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一百八十六章 荆州之眼花缭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荆州的情形,如今是一团乱麻。()

    二月六rì,刘表突然病危,不省人事,几天之后就暴毙身亡。帐下人群龙无首,蔡瑁借着蔡夫人的原因又卷土重来,和蒯氏兄弟争夺权力,而荆州中另一重臣大将江夏黄祖则是自顾自置身事外。荆州时局不清,有陷入内乱的可能,士人们眼看时机不妙,纷纷逃外,刘表治下立刻进入瘫痪状态。偏又恰在此时,荆南四郡突然爆发内乱,长沙人韩玄突然宣布奉天子令讨伐叛逆刘表,驱逐了刘表任命的地方官,自任长沙太守。

    一时间,荆州已经是乱成一团。

    趁此时机,蒯氏趁机启用暗中早已经和李哲建立的联系,准备多时的南征计划启动,李哲大军浩浩荡荡的南征战役开启序幕。

    二月十一rì。

    镇南军以苏武为首,还没有整编完毕的镇南军主力两万兵先期南下。在新野和文聘军大战连场,曹纯所帅的镇南军铁骑营在野战中大发神威,冲散文聘大军,一代名将文聘力战不敌,最终没于阵中,连两天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到。

    镇南军收拾战场,稍后继续南下,于邓县再度遇见荆州北上支援文聘的援军,苏武纵骑军一冲即过,荆州军全盘溃散。镇南军就地停下收拾兵马,整理战场,到了此时,襄阳已经是不设防了。

    襄阳城中,就在镇南军大军压力之下,蔡瑁不得不和蒯氏兄弟达成协议,向李哲投降,蒯氏兄弟如释重负。

    “呵呵!徳珪,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此才不负我等胸中所学,你我两家。以后还是同殿为臣!何必搞得那么尴尬呢?”

    剑拔弩张之势缓解,眼看大势得逞,蒯良也是心中畅快,说话间不免就有些随意。

    蔡瑁也是悔之莫及,连忙对蒯氏兄弟拉关系,“异度!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和好!只是当初,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明王,又屡次错过和明王交好的机会,这之后。就只能如此了。这如今天下大势。眼看着明王即将坐稳江山,我又何尝想和明王作对。哎!悔不当初啊!”

    “呵呵!原来如此。只是徳珪,汝大可不必对这事太过烦恼,左右不过是一些小事而已,那是你我也是各为其主。尽心尽力,明王怎么会怪罪?徳珪啊!你这可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明王其人,乃神人降世,心胸气魄何等浩大,这般的小事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且放宽心就是!”

    蔡瑁心中虽然仍有余虑,但是此等情形,也只得点头称是。

    正在众人心中大快,以为是大局已定的时候。突然,宅院外隐隐的传来声音,似乎全城都在sāo乱,不多时甲胄声响起,兵刃格斗声从外及里绵绵不绝。众人惊慌失措之际,大群的铁甲兵士进了院中。将众人团团包围!

    这!这到底什么回事!

    蒯良记得自己早已经布置好城防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一个人挥着折扇,笑吟吟的从众甲士烘托中踱步而出。

    “几位叔父!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众人一看,却是早已经被贬到江陵一年多的大公子刘琦!

    蔡瑁和蒯氏大惊失sè,往左右一看,又有几个昔rì熟悉荆州豪族的小辈,现出身来,伊籍,马良,简雍!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着刘琦,然后一员全身披甲威风凛凛的大将从兵阵后走出,一身鲜血,顿时震住了场中——关羽关云长!

    不知何时,这些人竟然走到一起了!蔡瑁和蒯氏兄弟惊骇莫名!

    关羽!张飞!刘磐!伊籍!马良!简雍!

    不知什么时候起,被贬到江陵的大公子刘琦就不声不响间在蔡瑁和蒯氏兄弟的眼皮子地下联络了这样一帮子猛人,控制了襄阳城的局势!

    原来,这些都是往常对刘表的政策不满,一直被蒯氏兄弟和蔡瑁压制的荆州豪族们。在一个人的暗中牵线之下联合起来形成的势力。

    而这个牵线的人,却正是和蔡家有亲戚关系的庞家中的人杰——庞统!

    卧龙诸葛孔明,雏凤庞士元,这是自论道大会和科举考试一举成名之后,天下给予这两个荆州俊杰的美誉!

    只是这两人对于时局的看法却是有所不同。

    两人虽然由于道统和立场的原因,都不愿加入李哲军,但是在未来大势的判断上,却又有着很大的分歧。

    雏凤认为,只要群雄合纵,一致对付李哲,就还有局势僵持的希望,等到未来出现某种变数,因此力主继续抵抗!但是卧龙却是在越来越多的李哲军的消息之下,被打击得心灰意冷,认为天下诸侯都已经没有希望,纯粹是李哲军砧板上的菜罢了!

    这次拥立刘琦,串联荆州潜势力,就是庞统做出的最后努力!

    利用庞家的声望和人脉潜力,庞统暗中串联了大量的荆州豪族,暗中统一了认识,想要暗中蓄势,伺机窃据荆州,借用长江防线和李哲军对峙!只是刘表的突然暴毙,逼得他们不得不跳出来粉墨登场!趁机掌控住了局势,虽然计划成功,但是这时机对荆州可是大大的不利。

    接下来,控制住局势之后,刘琦军开始了大规模的搬迁行动,几乎将襄阳的物资资源搬个底掉,还有襄阳的百姓,全都强迫开始凄惨之极的数百里的大迁移,到南郡长江对岸的江陵城。

    庞统则和关羽张飞领兵两万,在襄阳城继续停留,迟滞李哲军南下的脚步,防止其撵的太快,将众人在半路上就截住了。

    襄阳城下,一场硬仗即将展开!

    ……

    离襄阳城北区区几十里的邓县,镇南军大帐中,苏武接到了麒麟卫传来的消息。

    “什么?蒯氏兄弟失手!襄阳城已经进不去了,城外南门大群百姓们正在逃跑?”苏武愣了半晌,突然哈哈哈哈大笑道:“怎么样?子孝!我就说了。这yīn谋诡计怎么可能那么可靠。这襄阳城,终究还是要靠我们镇南军将士自己的力量去打!”

    曹仁在旁边也是大吃一惊!

    “怎么会这样!刘表不是暴毙了吗?蒯氏兄弟掌控荆州多年。如何会失了手!也不知这襄阳城内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到底是何路人杰出手,竟然是这般厉害!襄文,荆州人杰辈出,依我看,这次南下我等还是要谨慎小心的为好!”

    “呵呵呵!子孝!你太过小心了。荆州人杰地灵,我是知道,汉升老哥和文长不就是荆州人吗?只不过如今都成了我军中的大将了!至于其他,我还真不知道都有什么人物?哦!你所说的,莫非就是那名叫卧龙凤雏的两个小子吗。这几个月。这两个人的大名听得我老苏的耳朵都快起了茧子了。莫非真有那般厉害!我可不信!我军自天师降临崛起以来,纵横天下,未逢敌手,我苏武作为早年跟随天师的第一大将,执掌镇南军。可决不能被人给比了下去,如今就是我苏武为自己正名的机会了!”

    曹仁yù待再劝,苏武却已经再不听了。

    镇南军随即开始动员,大军启动,南下攻城。

    虽然是近在咫尺,苏武仍然是严格按照cāo典放出了斥候。护住左右,大军行动之要旨,就是以稳重为要,苏武深得其中三昧。一rì间行军不到三十里。还没有到襄阳城,就不再赶路,就地停下扎营!

    当夜,有人袭营,被暗哨发现惊走,凌晨。又有人sāo扰,苏武一概按住大营不动,只凭轻骑驱逐了事。

    大军浩荡,直奔城墙而去,直接破城而入,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这就是苏武的战略!

    第二天,大军重新启动,行了不到半晌,到了襄阳城下,果然好一座雄城!城高近二十米,长宽都是几里多,比许都还要广大,刘表之富庶果然不是虚的。

    当即摆开阵势,扎下大营!

    李哲军攻城也是有自己的套路,一般都是要靠重器械营来发威,城墙则是黑火药来炸破!只是如今苏武军重器械营的后军没有赶上来,就只好在城下干等。另一方面,派兵掌控周围,绕到南门,看看情况如何。

    期间,荆州军屡次出城出击,都是被苏武轻松击退,就这般磨了三天,重器械营赶到。

    上百座配重式投石机,上千座弩炮一溜儿摆开,对着城墙猛轰。两天之后,城墙千疮百孔,摇摇yù坠,露出许多缺口来,镇南军云车、云梯齐上,搭上城墙,弩箭兵覆盖,开始进攻!刘表军死伤无数,终于抵挡不住,一哄而散逃命去也!城门瓮城被攻破掌在手中。眼看内城门也已经是摇摇yù坠,破城只在旦夕之间。

    “哈哈哈!我军威武,终究还是不负所托,襄阳终于落入我手了!”苏武仰天大笑!

    曹仁曹纯等人也是欣喜莫名,襄阳城是多年的荆州治所,经济文化中心,拿了此地,荆州的财富辎重,就最少到手了一半了!

    此地,位于汉水重地,位置重要,是荆州的战略中心,北部的新兴郡、上庸郡,东南江夏郡,以及南部江陵等地,都是以之作为交通枢纽。拿了此地,基本就掌握了荆州最少三分之一了,最起码上庸和新兴郡已经是稳稳在手。

    苏武正yù顺势入城,突然南边斥候传过消息,说南门正有逃跑的士族军兵裹挟无数百姓,向南逃跑。

    “什么?到了我眼皮子底下,还敢逃跑?还裹挟着百姓!能跑到哪里去?愚蠢之至!曹仁曹纯!”

    “在!”二将凛然听令。

    “给我带铁骑营迅速绕城南去,截住了敌军!务必将敌军将领拿下!”

    “遵命!”二将领命而去。

    苏武这才反身回首,收拾大军,片刻之后,带着军兵从已经敞开的城门进去,城内,可以看见镇南军的军兵已经清理了外城门和瓮城,正在往更里面的内城门猛攻,城门上下,到处是两军在厮杀,敌军的抵抗软绵绵的,几乎已经没有!

    苏武志得意满!仰天长啸!

    正在此时,变故突生!

    苏武突然感觉大地一声雷鸣!在城门中,突然感觉天翻地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自己挤压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