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第一百一十一章 碰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从古至今,强弩就是华夏民族最犀利的武器。东汉时期的蹶张弩,shè程普遍在一百五十步上下,换算成现在李哲推广的米制,大约是两百四五十米左右!先登死士在一百五十米距离上的抛shè,威力已经是达到了最大。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空中的那片乌云升起,然后在空中似乎停留了一下,又终于向这边雨点一般落了下来,蹦蹦蹦的密集的声音中,碰到了刀盾兵大盾的防弹玻璃钢板,但其中也夹杂着不少的噗噗噗噗**被穿透的声音。立时前阵之中变成一片惨状。

    赵云前军即使是大部分已经张起了大盾,但是缺乏对敌经验的士兵们仍然是有几十个倒霉蛋没有护住自己,被从天而降的弩箭穿透,有几个一声不吭,瞬时间失去了生命,还有的就比较凄惨,一时间还没有死透,只能佝偻着身子苦苦哀叫!

    这哀叫声凄惨之极,立时引起了新兵们的同病相怜,许多人看到这般惨状,心惊胆战,连脚都站不稳了。

    “惑乱军心者!斩!”赵云铁青着面孔,高声喊道。然后随后一枪,刺死了一个哀叫的士兵,毫不顾这人是他曾经手把手教起来的亲兵兄弟。

    斩!斩!斩!斩……

    老兵们一声声的将将军的军令传了下去,遇见自己下辖的士兵,便也是铁青着脸,毫不留情的将受伤哀叫的军兵们脱出阵来一刀刺死,浑然不顾和这人平时是多么好的生死兄弟。在战阵之上,所有人的身份就只有两个——死人和将死的人。这一番屠杀之下,阵中霎时间一片肃杀。

    这一次先登营的强弩攻击,虽然伤亡不多,但是对新兵们的士气打击太大,这些丢下锄头拿起刀枪的新兵们,即使是经历了再多的训练,从心态上来讲,也还是一个农夫!面对从天而降无法阻挡的弩箭。一惊一乍之下,士气沮丧至极!

    而借着这一阵弩箭的打击,对面的大戟士沉稳如山的阵型又缓缓压来。铁甲厚重,长戟如林,带来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

    形势危急!

    正在此时,突然从龚都部那里传来一阵歌声。悲怆而又苍凉,起始时声音不大,但很快的就阵中传开:

    “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听着这歌声!昔rì的黄巾贼军们,昔rì的每rì里生死间苦苦挣扎的小民们,生活在地域一般的人间的百姓们,心底里泛起了无边的悲哀!那一幕幕的生死不如的场景,那一幕幕自相残杀的图画,那自己的亲人们在饥饿的驱使之下在身边辗转反侧,无声的撕嚎着乞求一死的画面!

    这就是人间!这就是犹如地狱一般的人世间!

    大汉朝廷!在百姓们的心底里,已经如同一道无边的黑幕。早已经人们的所有生存的希望剥夺。连挣扎的权力都已经失去,到了这时候,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

    这条贱命!早已经就没有了!从那个身边所有的亲人们都死去的那一刹那,这个人都已经不存在了!留在世间的,就只有行尸走肉一般的魔鬼!

    活在这人世上,还有什么渴求。打烂这人世间,就如同打烂一道枷锁。失去的只是过去,得到的却是未来!

    痛苦的回忆在一转眼间。侵蚀了所有人的心灵!所有的黄巾贼军们,一种歇斯底里的情绪彻底从胸中泛起,眼中放出红光,像野兽一样,张开了利爪獠牙!

    “冲啊!”龚都当先一马跃出,手中长矛挥舞,

    “苍天当死!黄天当立!”

    “苍天当死!黄天当立!”

    就如同地下潜藏已久的火山,沸腾了起来,汹涌奔流,朝着对面冲去。

    ……

    跨越百十米的空间,轰然一声,两军对撞!

    冲在最前面的龙枪兵,扛着四米六长的龙枪,直直的冲进了大戟士阵中!

    大戟士们挥舞着手中的长戟,劈飞了一只龙枪,第二排的龙枪又接踵而至,一排又一排,一波又一波,排成三排的龙枪兵们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嘿哈声中,将满腔的仇恨,都孕育在了这一次次的穿刺里。

    大戟士们左支右绌,拼命格挡,努力的想要冲进对方阵中,却无奈龙枪实在是太长,只是三排龙枪兵的海浪攻击,就将长戟兵们挡在了阵外。而偶尔的长戟兵钻了进来,却又迎面遇见手持着巨盾的刀盾兵,以身子抵着长戟的冲击,只以一只短刀,从盾牌的缝隙中近身格斗,大戟士们的块头,根本冲不过这一片铜墙铁壁去。

    一碰面之下,却是张颌的大戟士备受损失。

    防又防不住,够又够不着,大戟士们饶是满身武艺,碰见了这等情形,也是徒呼奈何。

    龙枪兵,本就是冷兵器时代中的一根作弊器。

    嘿!哈!嘿!哈!

    李哲的龙枪兵们喊着号子,有节奏的一呼一吸,一收一放,循环往复,连绵不绝。李哲军的民兵们竟然是凭着这种如海浪一般的枪阵,硬生生的挡住了张颌率领的天下雄军。

    而大戟士们,在一**如林一般的刺枪战术中,竟然有些遮拦不住的感觉。

    张颌心中焦急,忙整理亲兵,做好准备正yù亲自冲阵之时,突然从赵云部的后阵之中,扬起了黑压压的一片乌云。

    弩阵!

    作为袁军中的心腹大将,张颌如何不知道,这便是强弩抛shè的箭雨!而且看这架势,敌军中的强弩弩力丝毫不弱于蹶张弩,这漫天而来的箭雨一时之间竟然是只看到起头,看不到结尾。

    这!怎么可能!

    难道敌军中的弩机不需要上弦么?

    张颌愣在那里,心如电闪!出身于河间一个世代相传的武将世家,张颌从小时起就jīng通各种军械战术,对弩机这种屠杀利器自然是不陌生,这时候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弩机,越是力大,便越是难以上弦,而即使是其中最容易上弦的马上用的短弩,那也是只有一击之力,在战争之中,根本不可能拥有上弦的时间,而蹶张弩这样的,就更是如此。

    如若不然,若是弩机都如弓箭一般用法,这世间哪还有刀枪棍剑这般的武器,早都不知道被淘汰到哪里去了。

    而对方,这眼看着,连绵不断的乌云,黑压压的无穷无尽,这!这难道便是敌军天师施展的妖法儿么?

    就在张颌还在思索的时刻,无数的弩箭已经是带着尖啸,疾风暴雨般的落入了阵中。就像一阵飓风,瞬间清扫了后阵。(未完待续。。)

    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