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散文诗词 ->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第十三章 衣带诏引起的遐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对刘大耳,李哲没有什么好印象。在后世李哲最恨的就是这种嘴皮子艺术家了。

    可衣带诏却是好东西,说起古董这一行,便是李哲这样不怎么懂的人也明白,一件古董若是能和皇室沾得上关系,那便身价倍增了。而若是能和历史事件沾上边,尤其是那些能够证明历史上很有争议的事件真实xìng的东西,那就更是价值连城。

    比如说这衣带诏,三国演义里面说的是言之凿凿。环绕着衣带诏,还发生了若干标志xìng的事件,董承王子服之类的大臣横死,刘备袁绍马腾之类的军阀造反,都和这事儿搭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堪称是三国史上最重要的物件之一。

    只是历史上究竟真的有没有这一件衣带诏呢?很多人对其存疑。因为没有真正流传下来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个诏书真的存在,而三国演义毕竟是后人写的东西。所以,真正的学术界上是拒绝承认这个所谓衣带诏的真实xìng的。只认为是各地军阀为了打击曹cāo政权的正统xìng,而编造出来的故事。

    但是如果真的有这件诏书呢?如果把这件诏书拿到二十一世纪去呢?想到这里,李哲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这可是即将改动学术界认识的超级古董啊!而且改动得还不是一点半点,三国的历史在中国民间的影响力那是极其巨大,一个不知真假的曹cāo墓的挖掘都惊动了整个中国,这要是这衣带诏自己能走私到二十一世纪……想想,都让人兴奋!

    这价值,这影响,只是这一件古董就足以让自己赚翻了。

    不过兴奋归兴奋,还要冷静下来细细考虑问题,这诏书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话,自己是否能弄出来,即使是弄出来了,以自己的身份,适合将衣带诏公开出去吗,显然不行。自己只能找专家进行炒作,进行相应的包装,才有可能从中获取最大的收益。这些都是以后想办法cāo作的事情了。

    李哲笑吟吟的,露出的大灰狼一般的微笑问着糜竺:“不是我不信刘皇叔,这诏书的事情,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若是皇叔能让我亲自看一看这当今天子的讨逆诏书,我才敢起兵响应皇叔,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我三十里铺上万人的身家xìng命啊!”

    糜竺一听不疑有他,李哲的说法也算靠谱,毕竟只是一介草民,胆小一些也是正常。其利用的价值也是有限,李哲这样表态也算有了一个明确的态度,便也松了口气下来。

    “公子此言有理,我这回去就禀报我家主公,公子勤于王事,主公定不会让公子失望。如今袁车骑百万大军正和曹贼在北边鏖战,jiān贼领地内部不稳,正是我等起事的好时机。公子可一定要抓住这等机会哦。为天子扫清叛乱,这立下的大功……封妻荫子指rì可待啊!”

    “这是自然!只要证明了诏书的真伪,我等草民自然是愿意跟着皇叔共享盛举的。”李哲还是死扣着诏书不放。

    糜竺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这其中没有问题,就连忙应下,“公子放心,等公子到了平舆,我家主公一定请出天子大诏让公子细细查看。”

    李哲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这诏书是否存在的事情是没问题了。接下来就看自己的手段了。想到这,李哲笑吟吟说道:

    “其实我对玄德公也一向是久仰的,若不是这里事务繁杂,早就想过去投奔!子仲兄回去可一定要为我在玄德公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这等客套话,糜竺不知早已见了多少,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哪里哪里!玄德公那边也是对公子多有赞誉,既然公子有意,那公子就等我的消息吧!接下来我还要和公子谈些其他的事情,听说公子手中有仙家器物自然“神火”,玲珑剔透,迎风可燃,这东西可是真的?”

    “这是自然是真的,我这是当年仙师传授与我家先祖,让我家以之传宗接代的神术,如何不是真的。”

    李哲当即取出一只打火机,自己演示了一下,就交给二人。

    二人学着摆弄了一会儿,其间的惊诧做作略过不提,总之是惊为神物,非常满意。

    接下来再次出口说话的糜竺脸上就露出了李哲十分熟悉的笑容,和二十一世纪的顶级商人一模一样,追寻超级利润的那种贪婪的笑容:“不知公子可否将一些自燃“神火”交予我家贩卖,至于这价格定不会让公子吃亏。”

    其实李哲也早有此意,这“神火”的贩卖,靠自己这里一点点的推广市场实在是太慢了。一点也没有效率,这种东西,只能追求暂时间的高利润,短时间过去之后,终究还是要靠低利润的倾销来扩展市场。

    至于这时代糟糕的交通条件的限制问题,这糜家不是正好凑上来了么?这种世代从事货殖贸易的商家,对本地不同疆域的市场扩展最是富有经验,这种超级商家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超级物流和超级市场啊!

    “哪里哪里,我虽然身怀奇术下山历练,但却岂是为了区区铜臭之物才贩卖“神火”的,不过是看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为了遵循祖训,立志拯救苍生罢了!我答应给予你家一些“神火”去发卖,但是无需要金钱布帛,只须拿流民和牛马牲口粮食之物来换就是,这天下苍生,能救得一个便算一个啊!”

    这番高风亮节一出,众人立即拜倒。

    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能拿自家的东西换活不下去的流民的xìng命,这怎么说都是一场大功德。现在的汝南郡,到处都是频临饿死的流民,大家都没有粮食,能维持自家治下子民的生存就不错了,哪儿能顾及那么多呢。

    那些遍地的豪族坞堡土匪,说起来也都是团结起来抢别人的东西,勉强维持自己生存,都是在这乱世里苦苦的抢夺一线生机罢了。从于家堡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其号称附近最强的势力,堡中也有一大半人吃不饱饭,又哪里有传说中那么**。

    就是刘备的治下,能吃饱饭的也只有少数的军兵,其他的大多数都没得吃,饿死人的事每天都在营外发生,但凡是稍微有点儿人情味儿的,看了又哪有不心里悲痛的。

    但是大家都没办法,救人先需救己,若是自己都保不住,怎么可能还有去救济其他人的想法。

    李哲此举,简直就是乱世中的圣人啊!

    两人不得不拜,就是先前一直看不惯李哲的赵云,也开始反省自己有哪里不对,眼前这样的道德近乎于圣人的人,怎么自己就硬是看不惯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