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三卷【少年狂】 第五百二十五章 惊天动地的炼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遭了,众关头竟然出汉种事让不让人活了※    林耀脑子里闪过这种念头,灵魂被拉进令人又惧又爱的神秘空间,割断了与小草的联系。小草也无可奈何,她已经没有本源可以挥霍帮林耀了,“耀耀,你自求多福吧,都这时候了,搞什么飞机哟!”

    “真是不知轻重!”

    说了句无关大局的责备话,小草观察着神秘空间,灰蒙蒙的,啥都没有,探出的触须接触不到任何物体。仿佛林耀就这么没有任何支撑的悬浮在空间中央。

    无边无际小草尽其所能的探出触须也摸不着边,甚至连探查范围内任何物体都没碰上,诡异得让她都有些紧张起来。

    林耀人消失了,进入一个神秘空间,接着他的灵魂又进入另一个空间。让小草和他自己都彻底孤立小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藏青的大鼎孤零零的矗立在专门开辟出来的山洞里,旁边已经没有了林耀,却依旧有规律的出低沉的轰鸣,偶尔还震一下,看起来像是被人操控着一般。

    守着几根粗大的钢筋和厚钢板的威特公爵只稍稍有一点诧异,转瞬就将林耀消失的事情丢在了脑后,在他看来,这又是主人的一种特殊能力,自己与主人的血契联系仍在,也没感觉到危险。

    林耀的突然消失根本引不起他的惊慌,反而内心有一种骄傲,自己的主人是凌驾于天级和公爵之上的存在。至少是血族亲王境界,甚至是某个正在恢复实力的帝王!

    血族的帝王实力受损严重时,也需耍漫长的岁月恢复,对于主人咋。人实力时高时低的现象,威特公爵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轮值的孙我行和辈天行则心里一突。暗想如果自己跟林耀对上,估计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这种突然凭空消失的能力太诡异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瞬移。

    最有感触的是裴天行,他清楚的记得大长老裴天纵亲口说过,五年前在延吉易家遇到林耀时,通过天级的感应竟然没现林耀的存在,仔细回忆后确定自己有远远的一面之交。

    那时候,林耀甚至连地级境界都没达到!

    短短五年时间,竟然成长为全国天级都要仰视的境界!

    这人比人,气死人不偿命啊,,

    纷扰的符文和图案接距而至。在林耀的感觉里无数的符号图案碎片扑面而来,每一次扫过自己的“身体”都会出现一阵震动,有一种被撞击的感觉。

    时间仿佛停滞,无穷无尽的符文和图案一一扫过林耀的灵魂,震荡已经演变成严重的剧痛,脑子里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却没有时间让他仔细体会,越来越严重的疼痛不断的出现,让林耀有一种即将涣散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脑子里轰的一声,一切震荡消失了,重新有了**的感觉,持续的疼痛让他来不及有所表示,就堪堪晕了过去。

    “耀耀!你怎么啦?”

    醒过来的林耀听到小草焦急的声音,知道自己没事了,劫后余生的经历再次出现,这一次应该没有小草的帮忙,也许是自己意志力强了。或者大鼎没想让自己就此挂掉,总之平安出来了,还重新拥有了小小草。

    “耀耀,你傻笑个啥?怎么啦?刚刚我怎么感觉不到你了?。

    “刚才我又进入那个神秘空间了。幸好平安回来,脑子里多了两套功法,好像一套是炼丹的印诀和心法。另一种不知道是什么,也像是一种心法。”

    “哦小草稍感安心,“那你别乱试,咱们得想办法出去了

    “出去?”

    经由小草的提醒,林耀这才现自己和小草的处境,虽然成功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却跟小草同时被困在另一个不知名的神秘空间中,这里像是外面的世界,却啥也没有。除了灰蒙蒙的一片甚至连支撑身体的物体都不存在。

    “我们这是怎么啦?”

    “还能怎么?你就那么一下子突然出现在这里,把我也拉进来了,但我进来后又失去了跟你的联系。现在幸好你回来,只是要想着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小草的语气有些气馁,“我都探查过了。至少坠公里范围找不到任何东西,天上地下四面八方什么都没有,你说咱们这是在哪?”

    灵光一现,林耀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小草,你说咱们会不会是在大鼎里面?这东西太神奇了。我感觉好像是在它里面呢。”

    “是吗?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小草没有喜悦,这地方无论使出什么招数都没用,没参照物,没支撑点,甚至连空气都没有,让她想改变一下林耀的位置都不可能。

    奇怪的是,林耀竟然一开始就没有了呼吸,却依然活得好好的,他自己甚至也忘记了呼吸的本能。

    “等等,我好想有点眉目。”

    林耀一顿,福灵心至的想到了刚刚获得的第二种心法,“我试试那个心法。”

    “别”小草立即阻止,“等我给你一颗灵石,免得你力有不逮。”

    将储藏的一块灵石直接注入林耀的嘴里,草喃喃道:“现在咱们可穷了,除了灵石啥也没有了,连炼个丹都整出这么多麻烦,王母娘娘保估,可要让咱们平安,灭了“晨霄。的分身。”

    此时的林耀心中有了惊喜,心神沉浸在这套网获得的心法中时,立即明白了它的运行方法和作用。

    这是一个操控大鼎的心法,一“及可以让自只进入大鼎,而且迈可以摄物,将物体摄州次猜一个神秘的空间里储存,只是对生命体而言。摄入进来后就无法离开,大鼎本能的会对生命体进行炼化,犹如炼丹一般。

    摄入生命体的能力主要依靠操纵者的实力,也就是大鼎的主人自身的实力决定了可以摄入什么级别的生命体,以及摄入多少。

    这简直就是《西游记》中的紫金葫芦,区别在于紫金葫芦对生命体可收可放,而大鼎只能收不能放,收入其中的生命体除了被大鼎炼化别无出路。

    读懂这方信息,林耀运转心法,灰蒙蒙的空间立即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耀耀小心!”

    小草惊呼,眼前的一切让她倍感危险。

    先前被鼎盖吸入的一米直径的“太岁”出现在眼前,悬浮在距离十几米的空中,一片耀眼的电光围绕着“太岁”急旋转,这一片区域也不再是灰蒙蒙的,被电光照耀成了一片亮银色。

    “没事,我们不会受影响,我们是在大鼎内部呢,这里可以收进很多东西来,以后炼丹的材料就不用到处堆着了,可以收到这里面来留着慢慢炼”

    “啊灿

    小草一个长长的拖音,然后变得雀跃起来,“那我们把爸爸妈妈、姥姥姥爷、还有力力、囡囡、受变他们都装进来,跟“晨雳,分身斗的时候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不行”林耀颇为遗憾。“不能装活的东西,装进来就出不去了,会被大鼎炼死掉。”

    “哦,小草也很失望,“那应该可以将这些“太岁。都收进去吧?咱们收了“太岁”以后随便到什么地方炼成丹药,就不用担心脱不开身了,有事离开的时候这些“太岁。也不用派人守着。

    “那倒是,我试试吧,应该可以,想来这些“太岁。我应该可以收进大鼎。”

    林耀说完,心法一催,整个人立即重新出现在山洞里,眼前正是纹丝不动的大鼎。

    按照林耀跟小草的商量结果。他们没有当着外人的面炼丹,以免让人知道究竟炼出了多少丹药。一个一个的级“太岁”被收入大鼎。六名天级高手领着一众易家子弟忙上忙下,将几百吨的钢材逐一固定在山体中,并且按照自下而上的方式,收取一个“太岁”就用钢筋水泥和其它填充物将山体空间填满。

    五天后,包括“太岁王”在内的三十六个极品炼丹材料全都被收入大鼎,因此出现的几万立方空洞被各种填充物塞满,除了祝融峰峰顶的庙宇墙壁略微有些细小的裂痕外,山顶的普通人根本没感觉到异常,直到林耀等人全都撤离也没人现山峰里面竟然有如此宝贝被人取走。

    仗着“抬笑脸人”的规矩,孙家大长老孙我行完美的诠释出“人间弥勒”的形象,带着孙家二长老孙淡然赖在林耀身边不走了。

    裴家大长老裴天纵有样学样。大多数的时间犹如老僧入定,孙我行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俨然一副跟屁虫模样,却总让自己距离林耀最远。显然这种死乞活赖的方式他还没适应,只得拿孙我行当挡箭牌,坚定的跟随着林耀的脚步,不仅为了裴家谋求利益,也想多见识天级境界高手的能耐,为自己今后的修行提供方向。

    大鼎凭空而现又莫名消失,众天级高手惊诧莫名。之后为了保证收取了“太岁”后山体不坍塌,林耀不得不当着几个天级的面试用大鼎摄入“太岁”以便让他们能及时运功支撑山体,然后由易家子弟浇注钢筋水泥和搬运填充物。

    由大鼎的鼎盖生出吸力,将几万立方的三十六只巨型“太岁”逐一吸收入内,在吸入的过程中,众天级都感觉到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感觉让林耀在他们的心目中的位置生了改变。

    真正的修道之人,传说中的须弥空间。这一切,都是身为凡夫俗子的古武者所无法企及的,所以孙我行不顾一切也要恬着脸跟在林耀身后,打定主意索要这次护法的“好处”了,目的也就是为了孙家未来能够获得林耀的惠泽。

    只要林耀在多年以后选择传人时。能够稍稍考虑孙家,他这张老脸丢光了也值得!

    “耀耀,先炼丹吧,咱们不大可能独自炼丹了,你着一个二个的都跟得紧,再不炼丹要耽误大事了。”

    小草叹了一口气,为自己实力严重受损难过,虽说获得了一丝“晨雷”的灵体,可没能力炼化吸收,两年时间,如果找不到特别高级的天材地宝恢复本源,仅靠林耀的能力跟“晨霄”对决结果不言而喻,至于大鼎的摄入活物能力,以林耀目前的实力而言,摄入“晨雷”分身那是痴人说梦。

    林耀应下,且不说裴家孙家护法有功,今后也需要借助再大世家巨大的能力,仅从时间来看,他就玩不起这种拖延的游戏。

    开口赶人?这事实在做不出来。

    灵药峰,南岳七十二峰之一。个于紫盖峰左侧,同属未开的原生态山峰。

    此时的灵药峰附近的天空出现异常情况,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尚未消去,原本气候阴冷干燥,却突兀的出现了红霞满天的异状,阴冷的气温也突然变得干热起来,仿佛天空中的红霞深处是一个硕大无朋的反射式取暖器,温暖着下面的山林。

    风停树止,原本冬季萧瑟的山林突然热闹起来,无数各种各样的动物和昆虫显露日o8姗旬书晒讥齐余山,亦,活跃异常,并不约而同的向远离灵药峰的方向诗徽卜让垄远护法的五名天级高手和威特公爵惊讶万分。

    一小小时后,一股庞大的威压出现在灵药峰上的空中,易破天和裴天纵等人心神震荡,只得立即打坐运功抵御,而最受影响的威特公爵早在威压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化作一只蝙蝠,扑棱着翅膀吃力的远远飞离,他有一种本能的预感,如果不立剪逃离,接下来将受到轰杀。

    红霞深处突然出现一道金光,如果有人看到,会惊讶的现那是金色的闪电,从天而降直劈灵药峰顶,而此时林耀正在最顶峰,面前的大鼎也剧烈的震动,出急骤的轰鸣声。

    “耀耀,行不行啊?天上落雷了,竟然是金色的,但我没感觉到危险啊,怎么回事?”

    小草十分惊讶小心的探出触须观察外面的情况,金色落雷抵达峰顶后仿佛凭空缩小了体积,成为一条小蛇般的金色闪电,从鼎盖处一闪而没。

    “不知道,这种炼丹心法和印诀很奇怪,像是专门针对这些“太岁。的。”

    林耀尚有余力回应小草,睁开眼来观察着金色雷电没入鼎盖的神奇场景,小草,这些“太岁,好像跟以前的不同,里面除了你说的“生力”好像还有另外一种能力,用心神跟这股力量接触时有一种听禅的感觉,也许是佛力吧。”

    “不是!”

    小草突然高声叫道:“那不是佛力,而是信仰之力!”

    “我突然想起来了,“太岁。这种生物很神奇,它不仅无法用现代科学技术探寻具体的成分和能力,还可以吸收和储存信仰之力,这就是民间传承下来的存在“拜太岁。的原因,因为有可能一些变异的“太岁。具有初步的灵智。也就是民间说的“成了精

    “耀耀,那快点炼出来,我看这种“信仰之力。也许对我恢复本源很有帮助,当然它的名字也许不是“信仰之力”但跟我从西方的典籍、教义和传说中的“信仰之力,很像。都是来自于人类信仰,被一些特殊的东西聚集起来的,这跟“晨雷,通过“毒人。录夺人体的生命力异曲同工,而且境界上更好一层。”

    林耀明白了小草的意思,南岳衡山自古以来就是佛、道两教的重地。供奉的神灵十分复杂,其中传说祝融峰脚下的“南岳大庙”里的送子观音十分灵验,几乎达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这也许跟“太岁”蕴含的“生力”有些许关系,喝了送子观音佛像前的三小杯清水后,男女的身体机能都得到很好的调理,自然就能如愿以偿的怀孕产子。

    这个宗教名胜甚至吸引了来自宝岛台湾和香港的信徒朝拜,她的名声可见一斑,信徒们的虔诚也母庸置疑的强烈,于是这些“太岁”收集的“信仰之力”庞大无比,也许这才是神奇的“太岁”能够成长为如此令人惊叹的硕大的真正原因。

    “不好!”

    林耀突然感觉到大集内生了变化。原本只准备炼化最小的那颗一米直径“太岁”却在第一道金色闪电没入鼎盖后出现了异常,所有的三十六个“太岁”全都进入了炼丹程序,包裹在“太岁”上的电光也自动分成三十六股,围绕着包括“太岁王”在内的三十六个圆球快旋转。林耀的真气输出骤增,立即让他有一种力有不逮的感觉。

    “快给我灵石!我扛不住了!”

    “好!小草立即将两块灵石送入林耀嘴里,“我帮你提取灵力。”

    有了小草帮忙从灵石提取灵气并反送入林耀的经络,情况得到缓解。炼丹程序继续进行。

    一道,两道,三道,

    金色闪电不断的从天空的红霞里落下,起初间隔比较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密集,最后像是连接在了一起,如同珍珠项链般快落下,让控制了心神的几位天级高手看得怵目惊心。“幸好这些金色闪电可以在鼎内被电光吸收,要不然电光都不够用了。”

    林耀心里暗想,加快了手中的印诀。快抽空真气接着又被灵气快补充和转换的感觉让他有些虚脱。打出最后一个印诀,突然有了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炼丹能否成功只能看老天爷的意思了,第一次使用新的心法和印诀,他实在不知后果如何。”

    仿佛晴空霹雳,在经历了一整夜的红霞照耀下迎来黎明的灵药峰响起。远远的传出几百公里,让所有生灵震撼万分。

    天空中的红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灵药峰顶出现的万丈霞光,如同无数个五颜六色的激光束打向空中,呈射状散开,像是灵药峰顶盛开了一朵巨大的彩色特花,艳丽无匹。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小草尖叫起来,“一共是三百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颗丹药,全都是金色的,我也感觉到里面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林耀正准备用仅有的精神回应小草的开心,又被小草更大声的惊呼打断。

    “耀耀!有效果!我的本源可以恢复了!”

    听到这句话,强提精神的林耀心中一喜,软软的晕了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